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都市生活 > 稳住别浪 > 第一百零一章 【假演戏浩南巧装大哥,送真金堂主重获双腿】

第一百零一章 【假演戏浩南巧装大哥,送真金堂主重获双腿】 第1/2段

    第一百零一章【假演戏浩南巧装大哥,送真金堂主重获双腿】

    清晨一大早,磊哥就被电话叫醒了。

    一手搓着脸,一手拿起手机来,一看来电显示,磊哥顿时清醒过来。

    “诺爷,这么早,什么事儿啊?”

    电话那头,陈诺的声音似乎有些纠结:“那个,这么早,打扰你睡觉了吧,磊哥?”

    “没事儿!”磊哥说的很痛快:“这么早找我肯定有事吧,你说!”

    沉默了几秒钟后……

    “你帮我,弄几件女人的衣服。”

    “……哈?”

    “不要新的,要旧的,款式别太老气,好看点的。嗯,要外衣,内衣不用。尺码么……大概是165左右的。嗯,还有鞋子36或者37码,女士的,皮鞋高跟鞋运动鞋什么的,都来几双,都要旧的,不要新的!”

    磊哥愣住了。

    我去?

    跟着诺爷混,这日子是越来越新鲜了啊。

    上次是给个KPI,打人按照医药费打。

    今天又让自己去弄女人的行头……

    不敢多问,磊哥压着心中的疑惑:“女人的衣服,鞋,内衣不用。年轻点的款式好看点的,身高在165左右,鞋是36或者37……要旧的不要新的,明白了!我尽快弄好给你送过去。”

    “行……”

    电话挂了。

    磊哥握着电话,心中一团疑问。

    165?

    孙可可那丫头貌似……没有165吧?

    ·

    电话是在楼下打的。

    陈诺挂掉电话,长出了口气,然后腾腾腾上楼。

    到了家门口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又有点心虚的看了一眼对门……

    赶紧拿出钥匙打开自己家大门进屋。

    房间里,鹿细细已经在洗手间里刷牙了。

    陈诺喊了一嗓子:“我买了早饭回来啊,油条和豆浆还有白粥。”

    鹿细细探出半个脑袋,甜甜的对着陈诺一笑,嘴里还有牙膏沫子。

    这一夜,两人就这么安静的在沙发上抱着睡了一宿……天亮起来之后,鹿细细再看自己的这个老公,心中的那种亲近的感觉,一下就多了许多。

    鹿细细洗漱完毕,两人就坐在餐桌前,这辈子第一次,一起坐在一张桌上吃起了东西。

    “老公啊……昨天的事情……”

    “嗯。”陈诺想了想:“你想说什么?”

    “对不起啊,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陈诺心想:不是麻烦不麻烦,就是老这么来心脏有点受不了。

    “昨天很奇怪的,那个阿姨上门来找人,说找她老公,结果是走错门了。然后我看她很奇怪,可能精神不太好。”鹿细细皱眉道:“我不放心啊……就跟着。”

    “我明白,你是看着她,就想起了你自己,所以同情心起的作用。”陈诺很善解人意的样子。

    “对啊。”鹿细细眉宇间有些阴霾,叹了口气:“我的记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所以我看着她,就觉得她好可怜呢。”

    陈诺不说话了。

    “然后就遇到了那几个坏人,然后……”

    鹿细细飞快的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陈诺假装一边听一边吃早饭,时不时的还故意插嘴问两句。

    “老公啊,最后你为什么不推门进去见那个阿姨和孩子啊?”

    “老公啊,那个阿姨的老公是不是后来找来了?你为什么抱着我躲起来了啊?”

    嗯,问的好!

    好问题!

    道道都是送命题啊!

    幸好陈阎罗经过了一夜的时间,已经打好了腹稿。

    沉吟了一下,陈诺叹了口气,看着鹿细细:“其实,我也正要和你说这个事呢。”

    “嗯,老公你说!”鹿细细立刻坐好坐端正了,一副准备接受教育的样子。

    “你我都不是普通人。”陈诺语重心长道:“但是在这个世道,越是藏着本事,就越要小心谨慎些。猥琐保命,从心莫刚。你明白么?”

    “不明白。”

    “哎……”陈诺故意叹了口气:“你我虽然有武功在身,但是……当初咱们在江湖上,也不是没有仇家的。我们现在隐姓埋名,在这里过安生的小日子挺好的。所以万事就要谨慎些。

    如果太过高调,怕是又会引来江湖上那些腥风血雨。让有心人察觉了,万一传出消息去,让从前江湖上的那些有恩怨的人找上门来,都是麻烦。”

    鹿细细听着,眼珠转了转:“所以你昨天戴着头盔,连面都没露,就是怕人找上门来吗?”

    “对啊。”陈诺点头,一脸柔情的看着鹿细细:“当初是你说的,厌倦了那些江湖恩怨,厌倦了那些惊心动魄,厌倦了那些江湖风雨……然后我们才决定回归普通人的生活,在这里隐姓埋名的过普通人的日子啊。”

    “啊?我说的吗?”鹿细细瞪大了眼睛看陈诺。

    “对,你说的。”

    鹿细细懵逼了。

    我说的?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鹿细细怎么听都觉得有点怪异。

    自己厌倦了那些江湖事?厌倦了那些惊心动魄?

    厌倦吗?

    可自己现在想一想,就很激动就觉得很有意思是怎么回事?

    想一想就觉得好兴奋好想搞事情是怎么回事?

    好吧!

    我失忆了,你说了算。

    ·

    吃过早饭,陈诺拉着鹿细细出门去了。

    他可不放心让鹿细细一个人在家里带着。

    家里太多东西对不上号,万一留着鹿细细在家里,这女人一翻箱倒柜,那就全是疑点。

    借口带着鹿细细出门买东西,拉着她逛了会儿超市,然后又买了两件衣服,最后路过一家美容院的时候,陈诺停住了脚步。

    “咦,老婆你看,这里在搞促销活动啊,哇,办卡一千送两百啊!”

    “哈?”

    没反应过来,鹿细细就被陈诺拉进了美容院。

    再一愣神的功夫,陈诺已经和柜台后的小妹聊的热火朝天了。

    再再一愣神的功夫,陈诺已经付钱把卡办了!

    “??老公??”

    陈诺看着鹿细细,柔声道:“我看你最近越来越憔悴了,脸色都不太好的,来来,女人嘛,总是需要保养的。”

    旁边的小妹热情洋溢的开始介绍,什么水光嫩肤,什么毛孔缩紧,什么皮肤保养,什么香薰按摩……

    鹿细细听的一头雾水,糊里糊涂就被带进了里面的包间,躺在了一张美容按摩床上。

    然后两个美容师女孩,已经走进来,戴着口罩,拿出来了一堆瓶瓶罐罐。

    门口,陈诺对鹿细细摆手:“老婆啊,你在这里做美容,我先去菜场买个菜啊。”

    “啊?”鹿细细本能的有点不安,起身就要坐起来。

    陈诺赶紧上来,把鹿细细按着重新躺下。

    “别怕,我就去买个菜,你这个美容要做挺长时间的呢。我去把菜买了,然后回来接你,我们再一起回家做午饭。”

    “可是……”

    “你就在这里啊。千万别乱跑……那个,钱我已经付过了。有事情给我打电话啊。号码你记得嘛?”

    “记得……”

    “记得就行了,我去买菜了,中午想吃什么?红烧肉还是糖醋排骨?”

    “……排骨。”鹿细细下意识的吞了一下口水。

    “行,糖醋排骨,我再买条鱼做汤,再炒个西兰花,就差不多了吧。”

    “噢……”

    眼看陈诺摆摆手离开了,而两个说话声音很恭敬客气的美容师已经靠了过来,拿出那些瓶瓶罐罐的东西……

    鹿细细糊里糊涂的重新躺下不动了……

    咦?怎么总有一种……好像自己被绕进去了的感觉?

    ·

    出了美容院,陈诺立刻马不停蹄的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学校!

    为啥?接陈小叶啊!

    昨晚半夜陈诺抽空给老蒋发了个短信,说自己店里有事情,半夜有一批新车要到,没办法走开。和老蒋约定了今天早上去接陈小叶。

    赶到学校,下了车,直奔教职工宿舍楼。

    来到304,敲开门,就看见老蒋板着脸站在门里。

    “师父。”陈诺赶紧点头哈腰。

    “进来吧。”老蒋叹了口气,让开门。

    陈小叶已经梳洗打扮好了,宋巧云正在给她梳头,然后背上了小书包。

    “哥!”小叶子扭头朝着陈诺喊。宋巧云赶紧把她的脑袋扶正了:“等一下再叫,辫子没梳好呢!”

    “哦~”小叶子乖乖的坐正了。

    老蒋让陈诺坐下,想了想,叹了口气:“行了,别畏畏缩缩的了,我又没怪你。我知道,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平日还要打工赚钱,不容易的。昨晚你忙,没法过来接叶子,我理解的,你不用担心我生气。”

    陈诺乖巧的陪着笑。

    老蒋点了点头,叹了口气:“你也不容易啊……”

    嗯,确实不容易!这两天简直太不容易了!

    老蒋对陈诺丢了个眼色,两人来到了厨房里,把厨房门也掩上了,老蒋才问:“小叶子的爸爸,是怎么回事?”

    陈诺顿时脸色一变,义愤填膺的怒道:“师父,你说起这个,我可就真的忍不住火的……”

    说着,陈诺简单的三言两语,把顾康的事儿大概和老蒋说了一遍。

    老蒋听了,也是脸色难看:“这么不是人的东西?”

    “可不嘛!”陈诺怒道,随后又拍着胸脯:“昨天他去接叶子,就是没安好心吧!想把孩子抢回去……幸好您把叶子接走了……欸对了师父,昨天你怎么回去幼儿园接叶子的?”

    “……不是我接的,是你师娘接的。”老蒋嘬了嘬牙花子:“昨天也是……哎,你师娘又犯病了,不巧我刚好没在家,她自己糊里糊涂就跑去了幼儿园,去接叶子。然后,就刚好和你说的那个顾康,撞上了。”

    “然后呢?”陈诺装傻。

    然后?

    老蒋一皱眉。

    然后……其实老蒋也不太清楚了。

    昨晚接了宋巧云和小叶子回来后……宋巧云用了药后,渐渐清醒,但是对于当天发生了什么……具体也记不得了。

    至于小叶子,一个五岁的孩子,更说不清了。

    在小叶子的理解里,根本不知道自己昨天险些被自己的亲爹绑架。也根本不知道亲爹是想做什么。

    小孩子就是很单纯的认为:爸爸和干妈宋巧云都来接自己放学,然后带自己出去吃饭,还约了哥哥,可是哥哥一直都没来。然后吃了一半不知道为什么干爹蒋伯伯也来了,然后把自己和干妈一起就接走了……

    小孩子就这么理解的。

    宋巧云知道的稍微多一点,但也只限于:早上起来她发现老蒋的画眉鸟回来,担心老宋出事,然后喂了鸟食,等鸟吃饱了后,就一路放了鸟,跟着来寻老蒋。

    宋巧云记得自己找到了一户人家,但是开门后,是个陌生的年轻女人,生的很好看,但是自己却是找错地方了,根本没有老蒋……

    再然后的事情,宋巧云的记忆就开始糊里糊涂了……

    老江湖的老蒋,还是发现了一个关键之处:那个女人。

    根据陈小叶的说法,一起去吃饭的,有一个很好看的大姐姐。那个大姐姐是跟着干妈一起的。

    那么显然,就是宋巧云找错地方的那个女人了。

    宋巧云对于自己发病那段时间里的记忆很凌乱,但也大概记得,那个好看的女人,是出于好心,看出了自己的情况不对,就一路跟着。

    但是后来怎么回事,就说不清了。

    这事儿,透着很邪乎啊……

    老蒋皱眉。

    一个看上去出现的很违和的女人!

    说是好心吧……但总觉得出现的太过巧合了。

    而且……在遮风堂的时候,老蒋可是看见了,院子里地上躺着三个身上带血带伤的人呢!

    然后小叶子又提供了一个线索:那个很好看的大姐姐,后来被人带走了。

    被一个戴着摩托车头盔,穿着皮衣的人带走了。

    事情听到这里的时候,老蒋心中顿时就很敏锐的判断出:那个戴摩托车头盔的人,必定有问题!

    戴头盔……

    怕不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跟人朝相!

    然后小叶子又说,听见那个好看的大姐姐,喊那个戴头盔的,喊老公。

    喊老公?

    那就是两口子了?

    老蒋就更一头雾水了。

    ·

    “师父?师父?”陈诺眼看老蒋愣神儿,喊了两声。

    “啊!”老蒋回过神来,看了陈诺一眼:“后来的事儿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打电话给你师娘,然后我就去接了她们娘儿俩回来。你说的那个小叶子的爸爸,我没见到。”

    陈诺做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

    老蒋想了想,什么三个身上带血的人……这种事情,就别和陈诺说了。一个还在念高中的半大孩子。

    别吓着他。

    老蒋摆摆手:“这事情有点复杂,但是有一条我可以确定,那个顾康去接走小叶子,必定是没安好心的!要不是你宋阿姨阴差阳错撞上了,怕是小叶子就给人带走了。”

    陈诺也做出沉思的表情:“那个顾康确实不是好人,小叶子绝不能给他的。”

    “你说之前他跑上门找你勒索了几千块钱?”

    “嗯。”

    老蒋想了想,做了个决定。

    “这样,最近这些日子,小叶子先别跟你回家,就先住我这里!你一个半大孩子,还是个高中生,那个顾康一听就是个混社会的,万一上门找你要人,我担心你一个半大孩子,弄不过他的。

    叶子呢,最近就先跟我家里住着,反正你师娘也喜欢叶子,拿她当自己亲女儿看待的,你也不用担心。

    幼儿园的寄宿先不住了,我反正放学的时间自由,我每天没课,就早下班和你师娘去接叶子回家住。

    咱们先这么着。先过几天,如果没事儿,你再把叶子接回去。

    如果顾康找你麻烦,你就和你师父我说!”

    陈诺一愣。

    这不是……

    这不是……

    这不是正瞌睡,老蒋你就主动送了我个枕头嘛……

    而且……

    老蒋确实是好人啊!

    陈诺心中有些感动。甭管是不是真的帮了自己忙,但这份关心是真真切切的!

    浮生同志,以后芳心纵火犯绝不坑你了!

    聊完了后,陈诺本来要送叶子去幼儿园的,老蒋却给拦住了。

    “你别去了!好好去忙你的!该上课上课,该打工打工!我上午没课,我和你师娘送叶子去幼儿园,你别管了。”

    陈诺想了想,也好。

    今天上午自己的时间确实有点紧的。

    ·

    从老蒋家出来,陈诺直接去了学校。

    蹲在校门口,陈诺给张林生打了个电话,让他到校门口找自己。

    不多功夫,张林生来到了校门口,看见了陈诺就蹲在门房,正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和秦大爷瞎聊。

    “找我什么事儿啊?怎么不进学校里说?”

    陈诺看了看张林生,上下打量了一下。

    哎!

    从今天开始……浩南哥,你怕是要出名了。

    “你上午逃课吧,找你有事。”

    “啊?什么事儿啊?”张林生对于逃课倒是毫无抗拒,就是好奇陈诺找自己做什么。

    “带你去人前显圣!”

    “啥?”

    “带你去装B!”

    ·

    陈诺当着张林生的面,拿出了王老虎的手机给李青山发了条短信。

    然后拉着张林生离开了校门口。两人来到了一条街外的一家茶社。

    上午没什么生意,进门口陈诺要了个包间,然后拉着张林生进了包间里。

    随意点了些茶水饮料,然后让服务员把门关上。

    “浩南哥,咱俩聊聊吧。”陈诺先给自己倒了杯茶,又给张林生也倒了一杯,笑得很自然:“也差不多,咱俩该好好聊聊了。”

    张林生心中一顿,有些含糊的看陈诺。

    陈诺笑眯眯的把茶杯推到了张林生的面前,然后轻轻的说了一句。

    “浩南哥啊,其实……你记忆恢复了,对吧?”

    “……!!!”张林生瞪大了眼睛,紧张的看着陈诺。

    沉默!

    房间里,两个少年都沉默了好久。

    张林生觉得嗓子有点干涩:“你……你看出来了?”

    “看出来了啊?”

    “看出来多久了?”

    “好多天了啊。”陈诺笑嘻嘻的。

    张林生吞了口吐沫,然后沮丧的叹了口气:“所以……你是打算把我的记忆,再抹掉一次,是吗?”

    浩南哥看着这个安静的包间。

    僻静,没人。

    刚好动手是不是?

    陈诺不说话,就眯着眼睛笑着看着张林生。

    张林生哭丧着脸:“那个……抹去记忆,会不会把我弄成傻子啊?我看过电影和小说,里面说了,抹除记忆这种事情,做多了会伤脑子的。”

    陈诺还是不说话。

    张林生急了:“你!你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大哥!我最近可没得罪你啊!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了,你让我跟老蒋学打拳,我也老老实实的学啊!我,我,我……我还是你师兄呢!”

    “是二师兄。”陈诺笑眯眯的补充。

    “二师兄也是师兄啊。”张林生哭丧着脸:“你可不能同门相残啊!”

    陈诺乐了,拿起一个开心果剥开了扔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笑了起来。

    “哎!”陈诺拍了拍张林生的肩膀,语气很感慨:

    “本来打算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相 未完待续

稳住别浪》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生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稳住别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