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都市生活 > 稳住别浪 > 第三十章 【心死】

第三十章 【心死】 第1/2段

    第三十章【心死】

    刘打工人哼着曲儿,把一堆东西放在了柜台上。

    超市收银员看了一眼,拿起扫码枪一个个瞄。片刻后,抬起眼皮看了刘打工人一眼:“还有吗?”

    刘打工人眼神扫了扫柜台上摆香烟的橱窗:“来条金陵。”

    “红的?”

    刘打工人想了想,很有气势的一摆手:“金的!来一条。”

    平日里刘打工人自然不会这么奢侈,不过嘛……今儿出门逛超市前,忽然想起了还有一张超市购物卡没用。

    要换平时,刘打工人也就抽抽红金陵这种烟了,金的是抽不起的,价钱贵一倍呢。不过今天吗,奢侈一把,就当是陈诺那个小子赞助了。

    刘打工人是掐着数字买的,一张超市购物卡,刚刚好用光。

    “加上烟,一共五百零六块。你是现金还是刷卡?”

    刘打工人把一张500面值的购物卡拍在了柜台上:“用这个,用这个。”

    收银员没说话,拿起卡来在刷机上拉了一下,然后在收银电脑前敲敲打打了一下,重新抬起眼皮:“额度不够。”

    “嗯,我知道,差六块对吧,我付现金。”

    刘打工人美滋滋的掏出十块钱来。

    收银员没收,看着刘打工人:“差五百零四块两毛。”

    “啥?”

    刘打工人呆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卧槽!这个购物卡里有多少钱?”

    收银员扫了一眼屏幕:“余额一块八毛。”

    “…………”

    这他妈是人干的事儿吗?!

    陈诺你做个人吧!

    刘打工人心态崩了!

    金陵烟又换回了红的,再把买的一堆东西摘出来了小半,刘打工人咬着牙付完了钱,灰头土脸出了超市。

    心里正运着气,忽然就看见了路上一个熟悉的身影。

    “老孙?”

    刘打工人正要打招呼,喊一声,却发现老孙有点失魂落魄的。想起了上午在学校的那档子事,犹豫了一下,没喊第二声。

    眼睁睁看着老孙进了街边的一个装修颇为豪华的酒店。

    咦?这大晚上的,老孙怎么跑去酒店了……

    卧槽?

    难道是……开房?

    一时间,刘打工人心中顿时生出了八卦之火。

    老孙啊,看着浓眉大眼的,瞧不出来嘛。

    鬼使神差的,刘打工人下意识的朝着酒店方向迈步过去。

    ·

    假日酒店,是区里去年引进的项目,有外资背景。算是全区目前最高档的一家酒店了。

    老孙走进酒店大堂,和服务员询问了一下,顺着楼梯来到二楼的中餐厅。

    刘打工人站在大堂门口,亲眼看见老孙顺着楼梯上去,想了想,摇摇头。

    这老孙,不知道干什么呢……害,我也是吃饱了撑的,管别家事儿干什么。

    迈步就离开,可眼角的余光却顺着大堂侧面的灯光,仿佛看到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陈……”

    再仔细一看,可人又没了。仔细又看了几眼,哪有人在?

    刘打工人纠结了一下:难道是自己心里气那个小子,看错人了?

    ·

    老孙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来到一个包间门外,服务眼打开门,客客气气的请老孙进去。

    老孙走进门,身后的服务员已经退了出去,把房门也合上了。

    宽敞的包间里,装修的富丽堂皇。

    一张摆满了各色菜肴的大圆桌前,一个剑眉星目的中年男人坐在那儿,面前放着一盅佛跳墙。

    中年男人手里拿着勺子,正细细的品味着,抬头看了一眼老孙,放下勺子,笑了笑:“胜利,来了?坐吧。”

    老孙犹豫了一下,坐在了中年男人的对面:“姚蔚山,这么晚的约我来,你想怎么样?”

    中年男人,姚蔚山,看着老孙,笑容不减,轻轻的转了下桌上的圆盘:“尝尝这澳龙刺身,新鲜的。”

    老孙没动,看了一眼被转到自己面前的澳龙刺身,然后抬起眼皮继续盯着姚蔚山。

    “老孙,胜利啊。我们有多少年没有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姚蔚山摸出一盒黄鹤楼来,抽出一支点上,又抽出一支,扔给了老孙。

    老孙犹豫了一下,还是接着点上了。

    “……十几年了吧,自从你出国之后。”老孙吸了口烟,语气很复杂:“我是没想到,你还会回来。”

    “其实去年下半年就回来了……杨晓艺没告诉你么。”姚蔚山笑了笑:“我回来投资一个项目,刚好和杨晓艺的单位有些来往。”

    老孙抬头盯着姚蔚山,目光里带着点火:“刚好?那还真是巧了!“

    “行行行,几十年的交情,没必要说那些个虚套的话。“姚蔚山点头:“我承认,我是故意把项目放在本地。然后和晓艺碰了面。”

    “所以,圈套也是你设下的?”老孙惨笑:“你设了局,让晓艺一头栽了进去?”

    姚蔚山轻轻弹了下烟灰:“你这么说,可就是诛心之语了。我只是指点了晓艺坐了点金融上的投资,让她赚了点小钱而已。”

    “然后呢?”

    “然后,她很有兴趣,我就帮她开了一个M国的账户用来投资啊。”姚蔚山摇头:“我也没想到,她会胆子那么大,一下往里投了那么多。老孙,期货市场诡谲难测。晓艺是真的欠考虑了!”

    老孙颤声道:“是她胆子大,还是你故意设了局!”

    顿了顿,老孙咬牙道:“她不懂期货,你带她赚了一笔,给她吃了甜头,还一手一脚的帮她开了户,让她自己去做?那是期货!!M国的期货市场!!”

    姚蔚山不说话。

    “然后呢,她越陷越深,最后平仓之前,发现自己扛不住了,又找你求救。”老孙沉声道:“你呢。你是怎么‘救‘她的?你用投项目的合资公司的账户,让她支走了几十万!姚蔚山!你做的好局啊!!一个备用金的名义,她就能支出几十万!你这个老总不签字,她能拿到钱吗??现在,财务上她是支款人,备用金是她签字拿走的!

    然后呢?她刚把钱弄去平了期货的亏空……

    一过完年,忽然你们公司就要盘查账目?

    哪家公司是过完年之后忽然还要盘账的???

    你一步一步,步步为营,就是为了把她往死里坑吗?!!”

    姚蔚山依然不说话。

    “晓艺的性子是冒进了些,但也没大胆到自己就能做出这么混账糊涂的事!”老孙咬牙:“要不是你当初根她说,你有内幕消息,是稳赢的事情,她敢一下子就把钱都砸进去吗?她……她是信你。“

    姚蔚山忽然把烟掐灭了,冷冷看着老孙:“孙胜利,没证据的话,就不必说了。”

    顿了顿,他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那你觉得,她为什么那么信我?”

    这下轮到老孙不说话了,他死死咬着牙关。

    “若是十几年前,她就跟着我出国,如今也就没有这么复杂的事情了。“姚蔚山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两个中年男人都沉默了会儿。

    老孙沉声道:“既然当年都那样了……你如今为什么又要回来!”

    姚蔚山缓缓叹了口气:“金陵……有我割舍不下的人啊。”

    啪!!!

    老孙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拍案而起,指着姚蔚山厉声喝道:“姚蔚山!你不要无耻!晓艺现在是我老婆!!”

    姚蔚山镇定的看着老孙,缓缓道:“你觉得,我说的是晓艺么?“

    “…………“

    老孙愣了一下,几秒钟后,仿佛思索了什么,他陡然脸色大变!

    指着姚蔚山,老孙颤声道:“你,你……你说,你说什么……我,我不懂你说什么!”

    说着老孙一屁股坐了下去。

    姚蔚山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胜利者一般的笑容,缓缓道:“你看,老孙啊。当年我就说你其实是很聪明的一个人。

    你脑子很好使的,就是做人上,总有一股子傻气,拘泥不化。

    其实,你已经懂了。不是么?

    或者说……其实,这些年来,你自己心中可能已经早就想到了,只是,你自己从来不敢去深想,不敢往深了去琢磨,对不对?”

    “你,你别说了,别说了……”老孙的眸子里,流露出了一丝软弱和哀求:“你别说了,别说了!”

    “不说?”

    姚蔚山笑了:“怎么能不说呢?老孙啊!我等了这么久,等来了今晚的这个局面,我怎么可能不说呢?你,逃不过的!”

    他拿起桌上的一瓶红 未完待续

稳住别浪》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生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稳住别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