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都市生活 > 稳住别浪 > 第十章 【别怕】

第十章 【别怕】 第1/2段

    (这章算很长吧,六千字~因为是一个完整的情节,不想分了。)

    第十章【别怕】

    一群黑衣人飞速的撬开了府邸的大门,鱼贯而入闯入院子里。

    皮鞋把原本修建整齐的花圃践踏的一塌糊涂。

    轰的一声响后,房屋的正面,连门板带玻璃已经被打碎!

    女主人的惊呼声,少年的怒吼声,少女的尖叫声有,先后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当房门被强行砸开的第一时间,家里的三个人仿佛都愣了一下,反应最快的是李颖婉的哥哥。

    少年原本跪坐在地上,飞快的爬了起来第一时间烂在了自己的母亲妹妹和陌生人的中间。

    但是很可惜,他很快被一脚踹翻在地上。这个时候女主人才仿佛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惊呼着去抱起自己的儿子,而正在喝汤的李颖婉则打翻了汤碗,发出一声尖叫。

    陈诺没有动,他的身子如同壁虎一样趴在外墙上,从窗户静静的看着房屋内。

    闯入李家的黑衣人们缓缓散开,很快有人冲到了二楼的房间,挨个房间开始搜索,片刻后,确定了家里再也没有外人后,三个明显是领头者的男人,在手下的簇拥下,从门外走了进来。

    陈诺认了出来,走在最前面的男人,头发花白,叫河正宰。他看上去似乎年纪很大,但其实在这个时候,只有四十岁。

    也就是上辈子自己初次见到李颖婉的时候,被上辈子的李颖婉一枪打穿了脑袋的那个家伙。

    至于河正宰身边的另外两个男人,看上去稍微年轻一些,相貌颇为相像,按照陈诺上辈子所了解的情况,这是一对兄弟。哥哥叫车太勇,弟弟叫车京勋。

    李家的灭门惨案,河正宰,以及车太勇车京勋兄弟,这三人正是罪魁祸首。

    这段恩怨的整体情况大体可以这么来解释:

    河正宰和李颖婉的父亲,早年一起合伙做了航运生意。二十年的苦心经营,加上恰逢南高丽经济起飞的黄金二十年,在2000年的时候,两人经营的海运生意已经颇具规模。拥有十多艘邮轮,并且运输网遍布了整个东亚并延伸至了澳洲和北美。

    可以说,在这个时候,两人完全可以说是海运新贵,在一些场合里,也偶尔会被叫做“船王”这样的戏称。

    公司里是以李颖婉的父亲为尊。李颖婉的父亲拥有股份更多,担任会长,而河正宰担任社长。(大体相当于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关系)。

    然后,就在这一年,两人发生了矛盾和分歧——也许两人的矛盾和分歧在长期经营里早就埋下,只是这个时候爆发了出来。

    爆发的导火索则是车太勇和车京勋兄弟。

    这两人,嗯,怎么说呢,用一个简单的词来形容就好了:人渣。

    这兄弟两人的生意包括:包揽工程建筑,垄断建材运输……当然这些只是明面上的掩护,暗地里,他们做高利贷生意,同时也贩卖DP,以及,人体器官。

    XD的人从他们这里购买DP,久而久之没钱后,就像他们借高利贷,然后无力偿还后……很简单,用你的器官来抵债吧!

    简直产业一条龙。

    很眼熟对吧,南高丽有部电影《大叔》里,有类似背景的设定。

    而两兄弟看上了李颖婉父亲和河正宰的公司,准确的说,是看上了他们的航运线。

    不论是贩卖DP,还是贩卖人体器官,航运线都是这对人渣兄弟非常需要的。

    于是,河正宰最先被拉入伙。但是事情到了李颖婉父亲这里,卡住了。

    因为上辈子陈诺参与这件事情的时候,李颖婉的父亲已经死去了好几年,所以无法得知,当初李颖婉的父亲,拒绝和这三个人合作到底是为了什么。

    也许是李颖婉的父亲是一位正直的商人,拒绝做这种散尽天良的买卖。

    也许是他们协商后利益分配的比例没谈拢。

    不得而知。

    偷偷说一句,陈诺个人的看法倾向于后一种。

    因为从了解的情况来看,河正宰和那对人渣兄弟在很早就试图拉李颖婉的父亲入伙。如果李颖婉的父亲是因为正义感和良心而拒绝的话……他完全有时间报警。

    他没有,而是选择了沉默甚至是隐瞒,所以很有可能,双方只是利益没有谈拢。

    这一点,陈诺上辈子没有去深挖……人都死了,没必要再去深挖这些,否则的话,万一挖出来的结果,李颖婉的父亲也是一个原本打算同流合污的人渣……那么对唯一还或者的李颖婉没有任何好处。

    而就在上个月,李颖婉的父亲前往澳洲洽淡一个海运航线拓展的生意,然后死在了澳洲。

    凶手是那对人渣兄弟。

    陈诺重生回来的时候,按照时间线来说,李颖婉的父亲已经挂掉了,所以他也没有机会改变什么。

    ·

    啪!

    刚从地上试图爬起来冲向河正宰的少年,被一个耳光扇倒在地上。

    少年瞪大了双眼,眼睛里几乎要喷出怒火。

    女主人正在大声斥责和对河正宰质问着什么。

    陈诺趴在窗户边,没有动。

    哪怕是那个人渣兄弟里的车京勋,强行将李颖婉反背着双手从地上拽起来拖到女主人的面前,似乎大声威胁着什么……

    看着李颖婉疼的小脸惨白,陈诺也只是拧了一下眉头。

    他看了一眼房间里墙壁上的时钟。心里计算了一下时间。

    眼看车京勋脸上露出了恶意的笑容,脸都要凑到李颖婉的面前……陈诺的手指搭在了玻璃窗上!

    i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急促的鸣笛声,两辆消防车呼啸而来,闪烁的灯光在夜色中非常醒目。

    陈诺捏紧的手指缓缓松开。

    守在李家府邸外的一个黑衣人迅速跑进了宅子里大声汇报后,河正宰和人渣兄弟互相看了一眼。

    车京勋走到窗前一把推开窗户——陈诺瞬间身体缩了上去!

    他甚至可以低头看见车京勋的脑袋从下面窗户里探了出来。

    “有消防车来了!”车京勋回头飞快道。

    车太勇和河正宰互相看了一眼后,车太勇眼睛里抹过一丝恼火,挥手:“这里没法动手了,都带回去!”

    几个车太勇的手下蜂拥而上,将一家三口抓了起来,少年郎似乎想抵抗一下,但是挨了几拳后,被架出去了,随后是李颖婉父母,他们一起被强行带出了家门,然后塞进了一辆黑色商务车里。

    众人一窝蜂的离开了李家府邸,然后纷纷上车,在夜色之中飞速驶离李家。

    而就在这个时候,两辆消防车已经出现在了远处的路口朝着这里开来。

    消防车自然是陈诺引来的,他只是潜入了李家隔壁的一栋无人的豪宅里,然后用打火机对着房间里的消防温度感应器烤了几下,消防警报器被惊动后,附近的消防机构果然立刻就来了。

    就在那伙人的汽车拐过路口后,李家府邸的车库门打开,陈诺发动了一辆属于李家的轿车,飞快开出车库,追着前面的车队而去……

    ·

    复仇不是目的。

    杀光那些人渣也没有什么太难的。

    但陈诺此行的目的是改变历史,改变李颖婉噩梦一样的人生。

    那么,动手的地方,就最好不能在李颖婉的家里。

    否则的话,杀光那些人渣是容易,可杀光了人之后呢?十几具尸体留在李颖婉家里,只会给孤儿寡母三人带去大麻烦。

    陈诺驾车一路跟随,他并不是很担心中途会发生什么意外——如果真的发生意外的话,那么他随时可以改变计划强行动手。

    ·

    河正宰觉得自己今晚心脏跳的厉害。

    他以为自己是紧张……但仔细想想又似乎不对,前些日子弄死李东赫(李颖婉父亲)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心跳发慌过。

    那可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有一起打拼了二十年的好兄弟。

    自己当时亲手用一个铁锤子,一下一下的砸破他的脑袋,然后把人丢在铁罐子里,再封上水泥,扔进海里的时候……自己那个时候,一直没有紧张过。

    非但没有紧张,甚至还带着一种隐隐的被压抑了很多年的快意和畅快!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恨李东赫的?

    是从两人第一次在生意上爆发矛盾,他当着众人的面,像教训自家的狗一样训斥自己?

    有一部分,但并不完全是的。

    是很多年前赚到的第一桶金,他利用自己的不懂财务,在计算方面涉及了很多坑,占据了更多股份?

    也有这个原因,但也不完全是。

    那么……就是那个女人了!

    该死的李东赫,明明是我先认识她的!而她最后却跟她结了婚,还生下了两个小崽子!

    河正宰咬牙切齿,盯着前面的那辆囚禁着一家三口的汽车。

    车太勇和车京勋两兄弟把河正宰咬牙切齿的模样看在眼里,两人在黑暗中交换了一下眼神。

    “怎么?心里还有不平吗?”车太勇点燃了一根香烟,狞笑道:“一会儿到了地方,那个女人今晚是你的,你想怎么处置她,就怎么处置她!”

    河正宰冷冷看了一眼车太勇。

    车京勋在旁边笑得如同一条毒蛇,主动递给河正宰一支烟,亲手给他点上。

    河正宰 未完待续

稳住别浪》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生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稳住别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