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都市生活 > 稳住别浪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那些变故】

第一百六十三章 【那些变故】 第1/2段

    第一百六十三章【那些变故】

    就在陈阎罗在RB,陪着邪教扛把子一起探索海底遗迹的时候……

    金陵城……

    算下来,高考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天的时间。

    张林生每天看似日子过的平静,其实心中也有些浑浑噩噩的感觉。

    成绩还没能查,但是他自己心中估算着,父母心心念念的那个机电学院,多半是考不上的了。

    自己考的怎么样,只有自己心里知道。

    父亲张铁军其实已经把大学的学费都凑好了。这个中年男人已经做好了再吃苦几年,把儿子读书供出来的准备——但也毕竟不傻,自家清楚儿子是什么材料,也做了第二手准备。

    高考结束后一个多礼拜后,张铁军就让儿子跟着他一起去了他工作的那家4S店的修理部。

    名义上,是说儿子暑期来做个打杂的兼职,每天管上两顿饭,每个月有个一百五十块的所谓“补贴”。

    就这么让张林生每天都在修理车间里跟着,学一些简单的机械修理。

    父亲嘴上不说明,但明里暗里,也用话点过张林生。让他好好的表现,在工友和斑组长面前好好表现,好好维护一下人际关系。

    这就是张铁军给自己儿子准备的后路了。

    若是考上了,万事大吉,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就可以让儿子不用再来厂子里吃苦,好好的过完暑假最后的一点时间,准备迎接大学生活了。

    若是没考上……

    那张铁军也准备好了一份厚礼给班组长,到时候,就用“实习”的名义,把儿子张林生留在厂子里,当一个修理工,慢慢的培养,慢慢的学手艺,学技术。

    总是一口干净饭。

    张林生对此没有表现出抗拒和异议。

    虽然并不喜欢在车间里干活,但毕竟心中存了一点对父母的愧疚。

    同时,虽然觉得自己可以未来跟着陈诺混,但最近陈诺出差后,就一直没回来,找也找不着人。

    就暂时安静的在修车车间里待了下去。

    张林生最近这大半年来,因为各种际遇,性子倒是和从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十八九岁的少年郎,整个人的言行举止,却已经看着有点大人的模样了。

    说话做事,气已经能够沉了下来,不似乎其他很多这些个年纪的半大小子,一个个都还在拼命的彰显着自己的张扬和叛逆。

    外加上跟老蒋练拳也有些日子了,再加上陈诺的作弊手段。张林生在养气的本事上其实已经颇有一点小成的意思。

    有时候,看着自己的儿子在车间里,安分踏实,不多嘴不争抢,沉沉稳稳的做事说话的样子,张铁军心中颇有一丝老怀欣慰的感觉。

    却又也有些遗憾:这小子,若是能早个两年开窍,该有多好!

    这天中午的时候,来了一个急活儿。

    一辆车被拖了来,车胎爆了。

    中午其他工人都去吃饭了,张林生年轻,也肯吃苦,班组长就直接让张林生陪着另外一个修理工给人换轮胎,还捎带了一个保养的活儿,换机油什么的。

    张林生没吭声,默默的接受了,张铁军也没说什么——老一辈的人都有这种认知:刚来单位的时候,多吃点苦,哪怕稍微吃点亏,维出一个好人缘来,让上上下下的同事和领导,都留下一个这个小伙子【能踏实苦干,不争不抢】的印象,终归是好事。

    于是,就由着张林生耽误了午饭,跟着工友在修车位上,架起车来换轮胎,然后保养换机油之类的活儿。

    一干就干到了下午两点左右。

    食堂的午餐自然是没了,张铁军心疼儿子,早买了四个肉包子装好了,用自己的一件工作用的换洗下来干净的工作服包着,给儿子预备着。

    张林生忙活完了回来休息的时候,张铁军拿出包子里,往儿子手里一揣,就走出了休息室……

    外面有人叫他去给一辆车做钣金的活儿。

    张林生打开被父亲用衣服包好的纸袋子,里面的包子还热乎着,热气儿都没走多少。

    心中有些复杂,看了一眼父亲的背影,也不顾手里还没洗干净,抓起就咬了起来。

    旁边是父亲平日里喝茶的茶杯——是用一个几年前买的罐装蜂蜜的玻璃缸子,洗干净了当茶杯用,上面有盖子。

    里面是浓浓的茶水——不是什么好茶叶,碎沫子居多,茶水橙黄,喝起来,有些苦涩。

    张林生却没吭声,就着这一杠子茶,一口气把四个包子全干了下去。

    心中却也不免生出另一个念头来。

    考不上大学……哪怕就是不跟着陈诺混,就这么在这个修理车间里带着,每天陪着父亲一起干活——只要父亲高兴,家里放心。

    其实,这日子也没什么不好的。

    正想着呢,手机响了。

    从贴身的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号码。

    张林生犹豫了一下,看了看休息室里也没人了,拿起来接听。

    电话一通,那头传来了一个客客气气的声音。

    “浩南哥?您这会儿不忙吧?”

    张林生心里一动。

    声音认出来了,有些苍老,但还是能认出来。

    “李堂主?”张林生嘴里说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休息室的门外。

    李青山似乎松了口气:“是是,是我,李青山。您可别叫我什么堂主了,在您面前,哪有什么堂主的说法。”

    张林生迟疑了一下:“你找我什么事儿?”

    李青山的语气有点刻意热络的意思:“事情呢,其实没什么事情的。这不是,最近这些天,我听说您应该是刚刚结束了高考了。前些天呢,我想着,您刚考完,一定是很疲惫的,就没敢打扰您,您先休息些日子。

    这不是过了些天,我估算着,您也应该是休息妥当了,这才敢打电话叨扰。

    我呢,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着您这样的人物,高考一结束,少年青葱岁月的一个仪式总要有的。

    我就张罗了一个席面,您看看,您今天有空没,我想给你庆祝一下这个高中生涯的结束。

    我听说现在年轻人都流行弄个什么成年礼,老头子也想凑个热闹。”

    张林生呆了一呆。

    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这位李青山李堂主,这是上门来拍马屁来了呢。

    高考结束,请自己吃饭,算是给自己弄个庆贺成年的意思?

    本想就拒绝了,但是听着李青山话里话外的意思,仿佛还有一层没说明的东西,就迟疑了一下。

    李青山的这层关系,虽然说穿了,自己是借着陈诺的一身皮,李代桃僵,狐假虎威来着。

    但,张林生感觉到,陈诺似乎是有意识的和李青山保持着联系,或许是有什么未来的考虑。

    自己其实在李青山面前就等于代表着陈诺的身份。

    这样一来,倒是也不好和李青山把关系弄的太冷漠僵硬了——其实也就是张林生多虑了。

    以李青山对陈诺畏惧如虎的态度,就算张林生这会儿冷冷拒绝,李青山怕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的。

    “那……行吧,你说个时间地点,我过去。”

    “不敢!您说个地方,我派车去接您。”

    张林生看了看这个修理车间的工人休息室,果断拒绝:“不必来接了,你把地方告诉我,我到时候过去就好了。”

    “成!我一会儿给你发个短信,把地方告诉您。”

    挂掉电话后,张林生叹了口气。

    可不敢让李青山来接。

    万一让父亲看到知道了,又是一堆不好解释的话。

    只是,两分钟后……

    叮的一声,一条短信发送到了张林生的手机上。

    一个吃饭的地点,和时间。

    这个地方张林生认识,只是看了一眼,就有点咧嘴。

    室内的一家五星级的酒店的中餐厅。

    这家酒店,张林生有些牙酸——正是那个叫夏夏的女孩上班的那个夜总会所在的酒店。

    不过……只是去酒店吃饭,又不是去夜总会里喝酒,应该碰不上那个女人吧。

    ·

    夏夏两点钟的时候其实还在睡觉。

    昨晚她服务的那个包间里,客人喝到了夜里两点多,虽然消费颇为客观,自己消费加抽成也赚了不少,但回到家里洗漱睡觉,已经是天亮之后的事情了。

    两点多的时候还没睡醒,就被电话吵醒了。

    做她这行,睡觉可不敢关手机的,连静音都不敢的。因为随时会有熟客打来电话,联络感情,或者是预定包间什么的。

    两点刚过没多久,夏夏被电话吵醒,还是打起精神来接了,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接通。

    只是电话那头,却是公司里带组经理红姐的声音。

    “什么事儿啊红姐。”夏夏一听是红姐,语气就没那么客气了,抱怨道:“我还在睡觉呢。”

    “祖宗哦!”红姐的声音有点着急也有点激动:“行了你赶紧起来吧,晚上有事情。”

    一说有事情,夏夏自然就懂了——肯定是又有什么重要的客人要陪。

    “晚上呢,这才下午两点啊!我睡到五点起来也来得及啊。”

    “不行!”红姐飞快道:“客人晚上要在酒店里吃饭,让我预备几个人陪着一起,饭桌上调调气氛。”

    夏夏有些抗拒:“吃饭我不去行不行啊?晚上我到包间里面等就是了。”

    小妖精实在有些没情绪——陪客人吃饭这种事情,虽然是每个红牌妖精的必修课,但是做到她这种层面的红牌妖精,陪客人吃饭其实也可以稍微挑选一下了。

    而且,有些客人小气的很。

    晚上在包间里陪一场,也是那么多小费。

    陪着多吃一顿晚饭,也不会多给一毛钱。

    还要多耗费一两个小时的功夫,还要多喝不少酒。

    已经站在从业人员顶尖位置的夏夏,实在没多少兴趣再做这种水磨功夫。

    她又不是赚不到钱,没必要做这种努力却不一定有回报的事儿了。

    “不行!今晚的饭局很重要!”红姐毫不犹豫的拒绝:“ 未完待续

稳住别浪》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生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稳住别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