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都市生活 > 稳住别浪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点意思啊】(大章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点意思啊】(大章求月票!) 第1/2段

    (八千字大章,比不上爆发,但也比正常更新要多了。)

    ·

    第一百二十二章【有点意思啊】

    何蓉晚上倒是心情挺好。

    下午去看了一圈大庆和莹莹,两家人都还在倒霉。

    反正看见别人好,何蓉就不好!

    看见别人不好,她心里就舒坦!

    你也没法说这种人渣在世界上是怎么形成的,但不得不说,这个世界就是有不少这种人存在。

    何蓉,只是其中比较极端的那一小群。

    但偏偏,她又有了为非作歹的本事。

    ·

    何蓉躺在床上,手里拿着遥控器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其实心中想的是,明天要不要偷偷去看看那个姓孙的小丫头?

    哼,倒是可惜了自己的一粒种子。

    这个能让人倒霉的神奇果实,自己一共也没多少,而且还要自己养在身体里慢慢给它养熟了才行。

    这几年来,也就最近一共成熟了三枚。

    一枚给了大庆他爹——那个老家伙之前开了个饭店,敲锣打鼓放鞭炮的,得意个什么!而且自己以前还喜欢过大庆,听说他还不同意?

    呸!

    第二枚给了开小卖部的莹莹,哼,从小到大就讨厌她!比自己长的好看身材也比自己好,更比自己讨喜。看见她那张脸,就恨不能抓花了她的!开个小卖部,人缘好,附近的街坊邻居都去照顾生意……我能让你好起来么?

    呸!!

    至于第三枚种子,原本何蓉的目标有俩,一个是同一个小区的那个上重点高中的女孩。

    学习好了不起?上重点高中,以后出人头地么?我就让你惨起来!我才开心!

    另一个备选目标,是上班的地方车间的一个班头,那个老女人仗着自己是班头,没事就挑自己的毛病,迟到早退被她打考勤扣了好几次工资。还假惺惺的教育自己要好好用心工作,装逼什么!

    原本何蓉是想把成熟的第三枚种子,用在这俩人其中之一的。

    但前几天去了林晓娜家玩,遇到了孙可可,何蓉一个冲动,就给用在孙可可身上了!

    那个姓孙的女孩,凭什么长的那么好看!身材还那么好!!!

    听林晓娜说,她爹还是她们学校的教导主任,而且马上要提副校长了?

    呸!

    这种东西,她怎么不去死啊!长的好看身材好,学校里受人欢迎,爸爸还是校领导?

    全天下的便宜都让这种人占了!

    这人死了就好了!

    于是当天何蓉一冲动,就把第三枚种子,用在了孙可可的身上。

    反正看见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人,何蓉就是那么打心底里不舒服,不开心,不舒爽!

    瞧见这样的人倒霉,她才觉得心里想起来就高兴。

    这种神奇的力量的觉醒,其实何蓉从小就有了。

    但是一开始力量还很微弱,她只是隐隐的感觉到自己捕捉到一些自己不清楚,但是玄之又玄的感应。

    但直到前两三年,她在一次睡梦之中,无意之中就进入了意识空间。

    接着,几次三番后,她明白,自己恐怕是掌握了一种了不得的本事。

    在她的意识空间里,平日里各种负面的邪念,最终慢慢的就孕育出了一枚枚的种子,每天里,慢慢的,每次做梦,都能感觉到自己意识空间里的种子,一枚一枚的滋养,壮大,一点一点的,就像孕育着什么东西。

    直到几个月前,第一枚果实【成熟】,何蓉忽然发现,自己在进入那个神奇的梦境里,居然可以用自己的想法去操控这枚果实了。

    醒来后,她甚至可以召唤出这枚东西,在自己的手里把玩——只是不能让它离开自己的身体,离开自己的身体这枚果实就会立刻萎缩下去。

    何蓉第一次发现这枚果实可以使用,是用在了大庆的父亲身上。

    她偷偷的用身体接触,拍了拍大庆父亲的肩膀,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这种无形的果实注入到对方的身体上……

    就这么一碰,就消失在了对方的身上!

    然后,何蓉就开始暗中观察。

    没几天,大庆父亲,就在饭店里炒菜的时候,被热油烫伤了胳膊。

    那次休息了好多天。

    之后,大庆的父亲又有一次,收钱的时候算错了账,导致当天饭馆里的生意等于全部白干了。

    何蓉渐渐的掌握了自己这个神奇力量的运用之处!

    唯一让她不满意的是……

    这个果实的孕育速度太慢了!

    太慢太慢了!

    只能一粒一粒的孕育成熟。

    这个世界上那么多活的好,活的开心的人!自己真想那些人全部统统都倒霉!

    全部都去死了才好啊!

    无师自通,力量觉醒。

    从这个角度来说,何蓉也算是天赋异禀的天才中的天才了。

    但从她这种性格和心性来讲,对这个世界而言,若是让这种人真的成长起来,绝对是一个灾难。

    何蓉直到后半夜才睡着。

    这一次睡梦之中,她再次进入了那个神奇的意识空间——对她而言还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她只能懵懂的称之为:神秘梦境。

    梦境之中,何蓉的意识空间里,赫然有一团奇特的浑沌存在。

    那就仿佛是一个树形的东西,上面千丝万缕的意识力量,结出了一粒粒孕育中的“果实”。

    何蓉开心的“看”着这场的场面,看着其中一粒果实距离孕育成熟已经越来越近……

    梦中……忽然,何蓉就感觉到有一股力量陡然就从外引入,横冲直撞的就冲入了自己的梦境里!

    那股仿佛从天而将的力量,如同一团潮水,席卷像了自己的“果树”,然后一层层的纠缠上去之后……

    何蓉在梦境之中试图呼喊,但是这里是意识空间,哪里能喊出声音。

    她心中焦急,却不知道如何去阻止,自己的意识里,一团团的意识被那股力量轻易的荡开冲开,然后何蓉就觉得自己的感应越来越微弱……

    “啊!!!!”

    终于,一声尖叫,何蓉从梦中醒来,直挺挺的坐了起来!

    睁开眼睛,何蓉忽然再次尖叫了出来:“啊!!”

    四周,哪里还是自己家里的卧室?

    头顶是黑漆漆的夜空,夏日里晚上凉风阵阵,身子下是坚硬的水泥板……

    旁边不远处,还有热水器的外置设备……

    何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楼顶的天台了!

    这个女人疯狂的爬起来,四周看了一圈,满脸惊恐。然后陡然想起了自己梦境之中的经历。

    她立刻闭上眼睛,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自己的意识空间,睁开眼睛后,面色顿时边的苍白。

    “哪儿去了!!哪儿去了啊!!怎么没有了!!!”

    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传过来:“找这个么?”

    何蓉豁然转过身,就看见身后,一个少年静静的站在几步之外。

    少年的手里,手掌摊开,掌心上,一团烟雾缭绕的雾气里,赫然是一个犹如树形的浑沌存在!上面挂着一粒粒的孕育之中的果实……

    何蓉陡然瞪大了眼睛,然后尖叫一声:“还给我!!”

    她张开双臂扑了过去,但是少年只是轻轻一步,就躲开了她,然后飘到了何蓉的身后。

    何蓉大声鬼叫,连续几次试图扑过去都落空——除了这种近乎于【诅咒】的能力之外,何蓉的其他方面和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陈诺故意引她发怒,然后让何蓉扑了几次后,心中确定了这一点。

    离开了这种暗中害人的本事,她就是个普通人。

    手指轻轻一晃,何蓉的身体顿时就被一团念力裹住了,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陈诺站在她面前:“你的能力觉醒了多久了?害过多少人?”

    何蓉脸上表情扭曲:“你,你是什么人!什么人啊!!把我的宝贝还给我!!!你是来抢我宝贝的对不对!你还给我!!”

    “还给你,让你这个歹毒心肠的人,再去害无辜的人么?”陈诺摇头,冷笑道:“我倒也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力量,很新奇么。”

    何蓉冷静了下来,她瞪大眼睛躺在水泥板上看着陈诺。

    陈诺手掌里捧着那颗自己从何蓉的意识空间里连根拔起的“树”,想了一下,就再次分出厚实的念力,将它一层层裹住。

    陈诺感觉到,这个东西接触到自己的精神念力后,仿佛一下就接触到了某种养分一样,顿时就迸发出了生机。

    同时也在细微而缓慢的,溶解和侵蚀着自己的念力。

    依照之前的经验,陈诺用念力结出厚厚的茧,将这个东西一层层的包裹了起来,然后收入了自己的意识空间里去。

    何蓉眼看陈诺掌心里的东西没有了,脸色更是难看:“你,你还给我,那是我的!我的!!”

    陈诺一挥手,何蓉闭上眼睛,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陈诺哼了一声,伸手在她的眉心上轻轻一点!

    一股磅礴的精神力注入,在何蓉的意识空间力横冲直撞,将一个普通人的精神力冲击的四分五裂乱七八糟,几乎所到之处,都一路碾压!

    随手又操控着念力,把何蓉从楼顶天台丢回了她的家里房间,陈诺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第二天早上,XX小区附近的居民就目睹了一场闹剧。

    住在小区里的那个胖胖矮矮的叫何蓉的女人,疯了!

    这个女人一大早就冲出了小区,在大街上又喊又叫又是咆哮。

    跑去饭馆门口对大庆父子破口大骂“开饭馆了不起啊!迟早被油锅烫死啊!出门就摔死你啊!”

    然后又跑去小卖部,对正栽收拾残局的莹莹又笑又叫“烧死你,烧光烧光!让你美什么美!最好脸都破相才好啊!”

    最后这个女人就在马路上开始疯疯癫癫的哭喊大叫,甚至开始要脱自己的衣服。

    终于被围观过来的附近的街坊邻居给按在了地上,很快就有人打了电话报警也打了120。

    最后听说这个女孩,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

    早晨的时候,陈诺在自己的家中静坐。

    意识空间里多了一棵“厄运之树”。

    陈诺明显的感觉到,当这棵厄运之树被自己植入自己的意识空间后……

    他对这个世界的【感应】,仿佛就多了一层变化!

    隐隐的,在原来自己的感应之中,再看这个世界,看这个天底,似乎多了一种原来没有的存在。

    很稀薄,很难以捕捉,但是却能隐隐的感觉到了。

    那种若有若无的感应,虽然不是很清晰,但陈诺可以确定,确实自己从前绝不曾有的能力!

    “这算是……夺了那个女人的异能么?”陈诺皱眉。

    其实具体情况还要复杂一点……

    何蓉的天赋是这个能力,所以她自己天然的可以免疫她制造出来的“厄运”。

    但是陈诺却不能免疫。

    所以他只能用自己的念力将这个“厄运之树”层层裹住,里面的东西每时每刻都在腐蚀,而陈诺的念力每时每刻都在加强这个牢笼。

    只不过因为陈诺的念力太过强大,腐蚀的速度远远要低于陈诺加强的速度。

    具体如何运用这个能力……

    还要看以后。

    ·

    上午的时候,孙可可在家里。腿已经好了许多……走路已经不怎么感觉到疼了。

    原本伤的也不算太重,又加上陈诺暗中相助。

    老孙和杨晓艺都出门上班后,陈诺很鸡贼的掐着点就来敲门了。

    孙可可开门,看见陈诺一脸笑容的站在门外。

    女孩眼睛里也满是甜甜的笑意,嘴上却说:“你怎么又来了啊?”

    陈诺不回答,直接拉着孙可可进门,坐在了沙发上,才拿出手里的一个纸袋子:“我路上买的早点。”

    “我早上吃过了,我爸上班前给我做了早饭的。”

    陈诺眼珠转了转:“可以再多吃点啊,胖点好,胖点好。”

    孙可可跟陈诺在一起这么久,早就知道了这个坏小子嘴巴里说的“胖点”到底是意指何处了,闻言半嗔半羞的推了这个家伙一把。

    却不留神就被陈诺顺势就拉进了怀里,在姑娘的嘴上亲了一下。

    孙可可吓了一跳,拍了陈诺一下,羞红了脸:“你,你干什么啊!”

    “怕啥,老孙上班去了,我在楼下猫着,看着他走了,我才上来的。”

    陈诺笑眯眯的松开了孙可可。

    亲亲抱抱,已经是极限了——两人如今的关系,尺度也就是这么大了。再想做点别的,陈诺不想那么快,而孙可可也因为被父母严厉警告过,不敢越雷池的。

    拿起一袋豆浆递给了孙可可。

    虽然已经吃过早饭,孙可可还是接过,插了吸管,小口小口的喝着。

    趁着孙可可喝豆浆的功夫,陈诺仔细的暗中观察孙可可。

    拥有了“厄运树”后,陈诺的感应方面多了一层新的技能。隐约的能感觉到了,孙可可的身上,确实有一点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力量存 未完待续

稳住别浪》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生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稳住别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