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都市生活 > 稳住别浪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掌控者的鸿沟】

第一百一十五章 【掌控者的鸿沟】 第1/2段

    第一百一十五章【掌控者的鸿沟】

    在江北远离金陵城市中心的一个地方。

    周围的农庄已经在近年来的经济开发之中,变成了一片片的工业园区和厂房。只是因为开发的不平均,有些地方还暂时搁置闲置着。

    江北是金陵城的石化工业所在,也是重工业所在的地方。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前,这里还是一派老国企的气象:一个大型的国企,就仿佛是一个城中之城。生产区里上万的工人每日进进出出,生活区里一应俱全:大到医院商店,小到理发店幼儿园。

    每一个大型国企就是一个独立的小社会循环体。

    然而在九十年代后,这里渐渐的没落下来。

    很多老的国企的地皮和厂房,后来在改制的浪潮中纷纷专卖或者是并购,成为了一个个新兴的工业园区的一部分。

    一处已经略显破败的老国企生活区里,墙壁上左边的白油漆刷的“起重机械厂”,右边则是“大干三百天”。

    字迹已经斑驳不清,有的地方油漆剥落,就连墙体的红砖也掉了不少。

    路灯十盏里倒有八盏是不亮的。

    生活区里,当年热热闹闹的卫生院商店理发店什么的都关了大半。偶尔有开着门的,也都是租给了私人,开着小饭馆,但生意看着也是惨淡。

    远处的锅炉房里,倒是还咕嘟咕嘟的烧着火。

    这锅炉房后,是原本厂区的大澡堂子,如今自然已经关门了许久。

    澡堂子里一片漆黑,但往里看,气窗里微微的透着一丁点的灯光。

    里面深处,在最背的一个房间里——这里原本是供应热水的中转房。

    房间正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水泥池,里面大约一米多深,十几个平方的面积。

    此刻注满了水,房间里黑漆漆的,也看不清什么,只能看见水面仿佛还在咕嘟嘟的翻滚着。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水面上的翻滚忽然骤而停止,方才还翻滚的水花,顿时就变成了寂静如镜面一般。

    很快,水分,水下深处一只手来,探出水面后,轻轻的扒在了旁边的水泥池子的边缘上。

    一个身影从水里冒了出来。

    巫师全身精赤,从水里缓缓的坐了起来后,一双微微闭着的眼睛里,似乎射出寒芒,张开嘴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这口气绵长而深远,吐出来后,巫师整个人原本挺直绷着的上半身,才忽然就松弛了下去。

    而随着他这一口气吐出去,房间里的空气里忽然风起云涌,就听见卡卡几声,墙壁上顶端的一层玻璃气窗上,玻璃出现了几条裂纹,而水泥池子上,也仿佛又几处出现了龟裂,池水顺着裂纹就开始流淌了出来。

    原本的水泥地面上,顿时随着泄露出来的水,而变成了一片泥泞。

    巫师这一口气吐出去,脸上的表情似乎也终于松了下来,眼睛里寒光,也渐渐消退……只是整个人看上去,却仿佛苍老了几岁,原本还算光洁的面皮,眼角和嘴角的皱纹,似乎就明显了几分。

    就在巫师的身上,他的肌肤下,隐隐有几处仿佛藏在皮肤下流淌的仿佛闪电一般的光芒,也终于随着这一声吐气,而消散了出去。

    身下的水,静静的流淌着,巫师坐在池子里,就这么靠着,然后闭着眼睛。

    “星空女皇,果然不愧是星空女皇。”

    巫师仿佛自言自语,终于湿淋淋的从水池里站了起来。

    轻轻伸了伸手,远处挂在一个钢架子上的衣服,忽然就自己飘了过来,然后一件件的自动套在了巫师的身上。

    头发上的水珠,自然而然的分离了出来,然后一粒粒的飘散在空气之中,随后四面八方的散去。

    巫师的身子走出水泥池,双脚就这么悬空距离地面大约二十公分的样子,从这件房子里缓缓飘了出来,最后落在外面的时候,一双皮鞋和袜子也自动飞来套在了双足上。

    门外,门开,一个驼着背的老头子晃着肩膀走了进来,抬头看见了巫师,脸上露出了畏惧而惊恐的表情:“这位,这位老板,你出来了?”

    “嗯。”巫师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老头子眼睛里满是敬畏:“这两天,可是耗费了三锅炉的燃料啊。”

    巫师静静的看着这个老头,然后摇摇头:“我给的钱难道不够么?”

    “够!够够够!够的!”老头子用力吞了口吐沫。

    其实给的钱,何止烧三锅炉,哪怕烧上十天半个月都够的。

    老头子绝对忘不了前两天的那个晚上,这个人忽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锅炉房外,破门而入!

    当时老头子以为是遇到什么坏人了,吓得哇哇乱叫。

    结果这人只是勾了勾手指,老头子就整个人飞了起来,悬在半空一动不动,脖子越来越紧。

    就在他快要窒息之前,终于,这个人又晃了晃手指,老头子落在了地上,拼命的喘着气。

    随后这人扔来了厚厚一叠钱,还有一句命令:“烧水!!”

    老头子是留守锅炉房的厂工……其实已经半退休了。退不退倒也无所谓,厂子早就停工好些年了。

    心中带着畏惧和忐忑,烧了水后,热水注入水泥池里,这人居然就直接脱了衣服跳了进去!

    当时把个老头子吓得差点没心脏病发作!

    那可是刚烧好的开水!!

    而这人跳进了水里后,却仿佛脸色的表情从原本紧绷着,顿时就松快了几分。

    扭头来,对老头子丢了一句话。

    “继续烧!水温不能落下。还有……说出去,你就会死。”

    整整三天的时间。

    老头子吓的没敢出门半步,就一直留在了锅炉房里。吃饭就弄了点挂面随意煮了煮。

    不是没想过喊人,不是没想过报警。

    但想起那人勾勾手指自己就飞了起来……

    但想起那人扔下了厚厚一叠钱……

    老头子终究是没有叫人,没有声张。

    巫师穿戴完毕,在房间里找了一片只剩下半扇的破镜子前,抬手理了理自己额头的乱发。

    这一战,自己受了伤不算,最重要的是魂器也损毁了一个……总的算下来,等于自己的实力一下子就损失了一成半。

    水中疗伤三日,算是把星空女皇的闪电之力,接着水的导电性,终于排了出去。但是伤势虽然愈合,可实力的损失,没有个一两年,怕是补不回来。

    如今没了魂器,实力又损伤……

    巫师心中虽然有许多怒气,但是还是做出了一个决定:离开!

    若是在遇到星空女皇,或者遇到一个和自己同级的高手。

    实力损失了一成半,加上魂器的损毁……再来一场掌控者之间的对决。

    自己甚至有可能会当场陨落。

    报仇是心气。

    但前提是,先要能安全的活下去恢复巅峰实力。

    掌控者之间不轻易爆发战争,那是在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前提下!

    自己被那个可恶的小子阴了一下,在受伤的情况下遇到星空女皇,一场大战伤上加伤……那就真的会有陨落的危险了。

    当晚不能远走,因为伤势爆发,如果不赶紧找个地方疗伤的话,强行压制伤势,怕是损失会更大。

    如今……

    巫师站在镜子前,叹了口气。

    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个烧锅炉的老头子,忽然笑了笑:“你肯定很害怕,对吧?”

    “呃……”老头子战战兢兢的后退了半步。

    “别怕,我不会碰你的。”巫师摇头:“里面的水池被我弄坏了,你去修好吧。记住,这几天的事情,别对人说。”

    “好!好好好!”

    老头子松了口气,然后拿起扫帚就往水池房里走……

    巫师眯着眼睛看着这人走了进去,直等到i里面忽然传来了一声闷哼……

    巫师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我不碰你……

    可是,我刚刚释放出来的那无数道来自于星空女皇的打入自己身体里的闪电之力……此刻还蕴集在里面的房间里和水气里……

    那些力量,岂是一个凡人能抗拒的?

    巫师摇摇头,转过身去,身子轻轻飘飘的离开了房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

    这一夜,李青山夜不能寐。

    有几次,他甚至就想赶紧收拾东西,尽快离开金陵城去外地躲避一阵子。

    但又不敢!

    若是真的走了……那岂不是坐视了自己是“知情人”了?

    原本对方可能还没打算杀自己灭口,自己一跑……

    而且,就凭浩南哥的手段……他的师弟,本事能差得了么?

    跑的话,万一跑不掉,被他找到的话……

    老头子在汤山的温泉别墅里辗转反侧了一夜的功夫。

    直到后半夜的时候,李青山忽然冥冥之中有所感应,陡然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长发飘飘,一身白色帽衫的卫衣。

    借着窗户外透进来的微微的光,那张千娇百媚的脸庞,落入李青山的眼睛里……

    李堂主此刻哪里有半点欣赏美色的心情,顿时就觉得全身从脚趾尖到后脖子,都是冰凉!

    (我要死了!)

    李青山躺在那儿,全身上下一丝力气都用不出来,牙齿咯咯咯的打架,嗓子仿佛被堵住了,一个字都喊不出来。

    鹿细细站在床脚,静静的看着李青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你认识我,对不对?”

    “没没没,我,我不认识……”

    “不,你不认识。”

    “不不不!我真不认识!”老头子差点没落下眼泪,忽然身上有了力气,李青山一个轱辘就从床上滚了下去,在地面上爬起来,也不敢站起来,就这么跪在地上:“我,我,我可以当不认识!我今晚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你看到了。”鹿细细眯着眼睛。

    “我……”李青山心中抓狂。

    鹿细细轻轻叹了口气:“我该拿你怎么处置呢……”

    李青山陡然一个激灵,脱口而出:“我绝不敢乱说的!!您和陈诺先生的事情,我就烂在肚子里!一个字都不敢说出去!!”

    说着,李青山连连磕头哀求:“小嫂子!您和陈诺小先生之间的事情,我老头子真的不知道啊……今天撞上也是无意的!

    我,我这人嘴巴最严了!一个字,不不不,一个标点符号我都绝不敢说出去的!!”

    “哦,我和陈诺什么事情啊?”鹿细细似笑非笑的问道。

    这……

    这让我老头子怎么说出口吗?

    说出来可不就死了?

    “……”

    李青山哭丧着脸,也不敢抬头,就这么低头,脑袋点在地上,大声道:“您和陈诺先生是一家人……你们的事儿,我不知道,不清楚!!真的不清楚!!我什么都不知道!!!”

    良久,不见又回应,李青山才畏畏缩缩试探着抬起头来。

    房间里空空荡荡,哪里还有那个女人的身影?

    李青山心中狂跳,房间里却只有自己粗重的喘息声。

    过了会儿,李堂主身子一软,一股劲儿终于松掉了。瘫在地上,额头上身上全是冷汗……

    但心里,终于松了口气。

    没杀我……

    命保住了!

    ·

    陈诺静静的坐在客厅的地上,茶几已经被他挪开到了沙发边上。

    半夜的时候,外面仿佛起了点风。陈诺微微睁开眼睛,念头闪动,原本半开着的阳台的玻璃钢窗,就轻轻的自动合上了。

    自己的实力,恢复到了“破坏者”的巅峰了。

    回到这个时空,满打满算半年……算是恢复的很快。

    但不知道为什么,从一开始的突飞猛进,到了恢复到破坏者的巅峰状态……

    之后,就再无寸进了。

    否则的话,也不至于遇到了星空女皇和巫师,自己会这么被动。

    可是,卡在这个点上,却再也无法寸进,确实让陈诺有点不甘的。

    虽然自己这一世,未必想去招惹前世的那个世界……那些高手。

    但就像一个原本可以考一百分的人,一下只能考个八十分,总是不甘心的。

    何况……说是避开避开,终究来说……真能避开么?

    鹿细细不会真的和自己为敌。

    巫师那人虽然是个老阴比,但为人谨慎惜命,若是真的拿命去拼,巫师也是不肯拼命的……虽然坏,但不够狠。

    可地下世界的大佬,除了这两人……

    难保这辈子不遇到其他的那些。

    总有那种心狠手辣,肯拼命的。

    遇到了怎么办?

    闭上眼睛,仔细的感应着自己的意识空间。

     未完待续

稳住别浪》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生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稳住别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