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都市生活 > 稳住别浪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这锅,我不背】

第一百一十四章 【这锅,我不背】 第1/2段

    【大章,写的长,所以多花了点时间,更新晚了一个小时,见谅!】

    ·

    第一百一十四章【这锅,我不背】

    夏夏。金陵城市中心某高级会所里的红牌妖精。

    年纪已经二十三岁了,但因为生的脸嫩,五官又精致,所以看上去比实际年纪要小一些。若是化个淡妆再穿个连衣裙的话,走到大街上冒充一下高中女生也不会有什么人怀疑。

    你可以说这真的是祖师爷赏饭吃——如果她这行真的有祖师爷的话。

    从二十岁开始混迹这个行业,短短三年时间,夏夏就先后成为了两家会所里的红牌妖精。

    这就不仅仅是长的好看这么简单了。

    在欢场之中,长的好看的妹子不罕见,但红牌妖精罕见。其实说穿了,还是看内在。

    要当一个红牌妖精,相貌颜值身材那是硬件条件,而软实力方面才是分水岭。

    夏夏这个妹子,用一句话来形容:宜喜宜嗔可甜可盐,同时还心狠手辣脸皮厚。

    心狠手辣脸皮厚,在这个行业绝对不是贬义词,而是妥妥的褒义。

    会勾男人,懂得撩男人,精通男人心理,同时还能压低自己的做人底线……这就是欢场红牌妖精上位的不二法门。

    出手狠辣准确果断,该抢的客户,可以拉下脸来和一起上班的小姐妹说翻脸就翻脸。抢到手之后,毫无道德底线的疯狂割韭菜,不把男人钱包榨干绝不罢休。撒谎演戏十八般套路,说来就来样样精通。

    遇到有价值的金主,豁出脸皮去,什么尊严面子架子都统统扔掉,伏低做小,摆出最正确的姿态,你要清纯我给你摆清纯人设,你喜欢冷艳我给你玩高冷御姐……然后把男人哄的晕头转向乖乖上勾——所有的这些手段,夏夏这个妹子,一概不缺!

    可惜,这个妹子也就是早生了二十年。

    若是晚个十几二十年的话,绝对是直播行业的红牌大主播,可以参加年度盛典的那种。

    可以说,二十三岁的夏夏已经站在了金陵城欢场的金字塔尖的那一小群妹子的行列了。

    拿一个例子做类比:曲晓玲和夏夏年纪相仿,还在一个比夏夏上班的场子档次低了一个台阶的地方上班,而且还远远没当上红牌,平日里也就打打车,租着破旧的小房子住着。

    而夏夏已经一年前就在金陵城市中心买了一套面积不大但是位置极佳的精装单身公寓,而且还买了一辆十几万的车,妥妥的在金陵城成了有房有车一族。银行里还有几十万的存款。

    这才2001年!!

    而她只是一个高中都没念完的小县城郊区乡镇里走出来的妹子。

    而夏夏今晚,觉得自己撞到铁板了。

    其实对这个张林生的兴趣,就是来自于前天晚上。

    随随便便扔出八千块来装个逼的客人,夏夏不是没见过……但是很少!

    进这行三年多,也就见过寥寥三五个。2001年的消费和收入水准不是二十年后。

    之前遇到的几个,夏夏都把握住了,其中一个大佬,就是夏夏贡献了如今她那套单身公寓的主力。

    而那天晚上,一开始看到张林生的时候,夏夏并没有太过在意……原本以为经理只是看在光头磊的面子,把自己叫来临时应付一个眼光很挑剔的客人——这种事情很寻常。

    但从张林生一脸冷漠的扔下八千块掉头走人的那一瞬间,夏夏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就仿佛一个出色的老猎手,看到了一颗肥硕的金光灿灿的韭菜!

    而让随后夏夏仔细观察到的两个细节,让她做出了果断的决定,把主攻目标制定为了:搞定这个小子。

    第一个细节是:光头磊对这个小子非常的客气——那是一种隐藏在表面上的亲热,但其实隐隐的有一种近乎巴结一样的客气和热络的态度。情商极高的夏夏,在欢场里见过太多的牛鬼蛇神,这种态度一眼就能看出来。

    第二个细节是:那个小子扔给了自己八千块就走了,而光头磊屁都没放一个……若是换了别人,恐怕没准买单的时候,这八千块钱会被客人要回去。

    可光头磊没有!

    就因为,那个小子临走之前留了一句话:这钱,给自己了!

    光头磊是什么人呢。一个有点钱,有点势力,同时最近还混的很不错的半黑不白的一个老大。

    以光头磊作为参照物的话……那么,这个叫张林生的小哥哥,就被夏夏判断出来了:这绝对是一条大鱼!

    虽然张林生穿的很普通,佐丹奴的外套,真维斯的牛仔裤,耐克基本款的运动鞋……

    但夏夏早就脱离的基本趣味:不以貌取人!

    这方面她是有过教训的。很多时候,有钱有势的人,穿衣品味和生活习惯,真的不能一概而论。

    张林生的好人卡,还有毫不犹豫的掉头离开,让夏夏在当场愣了足足有半分钟。

    然后,这个姑娘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非但没有半分沮丧的残留,反而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还充满了兴致勃勃的战意!

    大鱼!

    绝对大鱼!!

    对自己这种红牌妖精都无动于衷,说明啥?

    说明人家生活里可能根本不缺漂亮女人!

    这种大腿就在面前,岂能错过!!

    舔!必须舔!

    豁出去也要舔下来!!

    这辆开了还不到一年的伊兰特,夏夏早就想换了,能不能换成一辆双门小跑……没准,就要着落在这个少年的身上!

    ——所以说,这人啊,很多时候就怕心思太多太复杂。容易把简单的事情想的太多弯弯绕,然后把自己陷进去。

    自我攻略,最是要命。

    ·

    张林生提着东西一路溜达回家,路上的时候就把那个红牌妖精叫夏夏的妹子直接扔到脑后去了。

    这个年纪的少年还是比较单纯的,心中有了一个认定的并且跟自己有关系的妹子后,就仿佛整颗心都被填满了。

    若是换二十年后的浩南哥,恐怕就一颗红心两手准备,送上门来的先狠狠咬一口再说了……

    反正啥都不耽误嘛。

    张林生回到家里,放下了东西,磨磨蹭蹭的在家里挨到了十二点,中间又给曲晓玲打了一次电话,这次开机了,但是没人接。

    可能是生气了。

    张林生心中做出了判断。

    时钟一过十二点,张林生算着时间,出门前去曲晓玲上班的KTV。

    做清洁工的母亲夜里两点半下班。自己这个点过去,若是曲晓玲下班早的话,可以趁着母亲下班之前,有时间跟跟曲晓玲谈一会儿——浩南哥是这么计划的。

    骑了自行车来到了KTV外,把车停好了,张林生走进大厅,和认识的保安以及大厅服务员点头打了招呼。

    然后在大厅里溜达了两圈,先去了走廊尽头最里面的一个包间门口看了一眼:这里是小姐休息室,没上台的小姐一般都在这里候场。

    没看到曲晓玲在里面,倒是遇到了一个认识的女孩,随口一打听,知道曲晓玲上班了,在一个包间里。

    张林生点了点头,出了大厅,站在了外面的停车场,找了个背风的地方靠在那儿抽烟。

    大概一点不到的时候,大厅里,走出来了几个人。

    一个年纪不小的中年人晃晃悠悠出来,然后一个跟班样子的走过去接过了包和外套,去了停车场。

    中年人站在大厅门口抽烟,抽了半支的样子,台阶上,曲晓玲穿着一件红色连衣裙,踩着高跟鞋,扭着腰就下来了。

    男人立刻转身迎了上去,伸手就揽住了曲晓玲的腰。

    曲晓玲似乎扭了两下,但最后干脆没躲了,反而笑着轻轻推了一下那个男人。

    不是真的推,打情骂俏的那种。

    曲晓玲脸上带着笑,其实心里一点开心的想法都没有。

    眼前的这个男人姓李,都叫他李总,听说是做建材生意的一个不大不小的老板。名字叫李荣达……应该是这三个字吧,其实曲晓玲也不确定。

    这个李总最近摆明了就是馋曲晓玲的,连着给曲晓玲订了四五次的包间了,就是捧她,每天晚上包间里消费都有个三四千,出手不小气。

    出台的事儿,李总开口说了三次……今晚是第三次。

    而且人家挑明了:这是最后一次开口问了,如果再拒绝,就没下文了。

    没下文的意思是:以后订包间不会再找曲晓玲了,包间的消费抽成,也没她的份了。

    这李总是老江湖,根本没给曲晓玲任何施展花招的余地,就直接扔了句话过来:场子里姑娘那么多,我随便挑一个,都愿意做我的小可爱。你不肯,有的是人肯!

    连着四五天上班,都有老板定好了包间,不用跟别的妹子一样排着队,一个个包间的试台,不用跟个货物一样站在前面让人挑选,还得自己主动自报家门。

    包间有老板订好了,消费也有老板托底,这种事情,在欢场里,就是妹子们中的牌面!

    你今晚要是再不肯的话。

    对不起,明儿起,这个牌面你没有了!

    大爷有钱,给别人的姑娘撒去,牌面,也就归别人了。

    而且这个李总今晚玩了一手很漂亮的手段。

    买单的时候,先刷卡付了包间的消费,然后从包里拿出厚厚一叠现金,直接扔给了坐在他身边的曲晓玲。

    “包间里的妹子,小费你来发!都在这里……发剩下的,都是你的。”

    晚上包间里一共四个妹子。加上公主服务员和领班妈咪的,一圈小费打完,那厚厚的一叠现金,还有个三四千的样子。

    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许许多多原因吧。

    可能因为最近跟张林生闹了别扭,心态失衡了。

    可能因为自己也总是心焦年纪不小了,要快速的多赚钱。

    可能因为这几天的牌面实在太舒服,不想放弃。

    可能因为这个李总确实有实力,值得自己去傍。

    总而言之吧,曲晓玲投降了。

    站台大堂门口,曲晓玲没抗拒李总搂过来的手,对方的手绕着自己的腰,巴掌已经拍在了自己的屁股上,曲晓玲也就是笑笑没说什么。

    李总笑着低头在曲晓玲耳边说了句什么。

    其实曲晓玲心里有点乱,没听清这个老男人说的什么。

    但其实也不同听清,看他脸上的笑容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多半又是什么荤段子。

    李总拍了拍曲晓玲的屁股,然后丢了一句走开了。

    这次听明白了:尿急,去洗手间。

    曲晓玲站在原地,摸出烟点了一支,但是很快,她看见张林生从角落里走出来的时候,曲晓玲的身子还是僵了一下。

    张林生脸上没什么表情。

    “你……”曲晓玲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很难看,但还是硬着头皮。

    “我想告诉你,前两天我没生气,我……好吧,我确实有一点生气,有一点想不开。”张林生语气听起来居然出奇的平静。

    “浩南,我……”

    “不,还是叫张林生吧。”张林生摇头:“我还想告诉你的是,我昨天没回你短信没接你电话,因为我遇到一点事情,人在外面,手机也没电了。我今天回到家里才开机,才看到你的短信,然后我给你打了电话,但是你关机了。”

    “我,我昨晚喝多了,回去睡觉忘记充电,手机没电关机了。”

    “嗯。”张林生点头,语气居然还是很稳——但恰恰是这种稳,反而流露出了一丝古怪和不寻常:“我还想和你说的是,我这两天想了很多很多,关于咱俩的事情。”

    曲晓玲用力咬了咬嘴唇。

    张林生嘴角一挑。

    他笑了。

    他居然笑了!

    这是怎么样的笑容哟……

    平静,自嘲,甚至带着一点点的不符合年纪的那种超脱和无奈。

    “我想的最多的一个问题是:如果我让你不上班的话,我有没有能力照顾你。真的,我想了很久很久,唯独有一件事情我没有去想,就是……我在意不在意你的工作。

    可能,我们认识的时候,就是这么认识的,所以我很早就默认了不在意这个的。

    我想的更多的是,以后好好的就行了。

    我想,你如果不上班了,我能好好照顾你。

    我最近可能多了一个活儿,有人会找我做事情,我……应该能赚到不少钱。

    嗯,以后应该能赚到一些钱吧。

    能不能比得上你上班赚的,我不清楚。

    但我会很努力的去做事,很用心的去做。

    赚的多少……正常生活肯定是够的。

    我今天白天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和你聊这个……但是你关机了。

    我晚上在你上班时间之前,又给你打电话,也是想和你聊这个……但是你没接。”

    曲晓玲脸色苍白的吓人。

    她的呼吸也有点不稳,用力咬了咬牙:“我……你一直不理我,我生气了,所以我不想接你电话……”

    “嗯,我明白了。

    但是……晓玲姐,我其实有一点,是我不懂的。

    就是,我们之前那天的那点矛盾,虽然是你上班的特殊情况。

    但不管放到哪里去说,我一个男人,有理由生气是应该的。

    但再怎么说……

    没做错事情的人有理由生气发火。

    做错事情的人,凭什么反过来对人发脾气?

    这在我这里,我觉得很荒唐,也想不明白的。”

    从头到尾,少年的语气,都很平稳。

    一点没有发火,一点都没有失控。

    尽管,此刻张林生却很清楚,自己的胸膛里有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着。

    “你不接我电话,我就干脆过来了。我今天来的时候,还有刚才在这里等的时候,其实一直都在想着,今晚要问你一个问题的。”

    曲晓玲身子抖的更厉害了:“你,你想问什么?”

    其实这个问题,两年前一个叫周星驰的男人,在电影里说过一次了。

    那句台词是:“不上班行不行,我养你啊?”

    但此刻,张林生选择没说了。

    ·

    张林生摇头:“不,我现在要问你的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少年反而退后了半步,看着站在台阶上的曲晓玲:“刚才,你从里面出来,和那个男人一起……你今晚打算干什么?”

    i

    曲晓玲用力咬着嘴唇,说不出话。

    女人的脸色瞬间,一变,再变。

    忽然,曲晓玲怒了。

    那种分明很心虚,但是却虚张声势的怒。

    那种分明自己输的一败涂地,却非要倒打一耙的怒。

    那种怒,怒的很无耻。

    “你管我要做什么!你是我什么人啊!!我做什么跟你有关系吗!!

    你两天不理我,我就不能生气吗!我不过是跟人一起吃个饭,你就至于发那么大脾气吗!我跟人吃饭犯法了嘛!

    张林生,你要真喜欢我,你体谅了我的难处吗!

    你至于我跟人吃个饭你就生气吗!

    你生气了可以不爽可以不理我。

    我生气了我爱做什么就做什么!跟你有关系吗!”

    张林生没分辨。

    甚至于,他连“我没生气不理你,是真的有事手机没电了”这种话都没有去抗辩。

    相反,他静静的听着这个女人的无能狂怒,静静的听她把那些荒唐的话喷完。

    然后……

    “嗯,明白了。”张林生点头,语气很缓慢,慢吞吞的问了一句话:“所以,你的意思是,因为我们两人闹矛盾了,所以你今晚就决定出台,是么?”

    “…………我,我之前不出台的!”

    “嗯,所以因为我们吵架了,你就出台了?”张林生点头:“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以后,假 未完待续

稳住别浪》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生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稳住别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