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蜀臣 > 第114章、势穷

第114章、势穷 第1/2段

    张郃的本部,有万余人。

    为了保障士气,在不计伤亡的战法中,他将本部混编在曹真别遣的兵卒中。

    一开始,战事如他所预料。

    四部清障四部死士,阵亡者十之有六七。

    付出了两千余人的代价,将进攻的道路清出来。便让各部士卒,以轮换的方式,开始昼夜强攻汉军的武钢车横阵。

    攻一日,己军死伤千余,弗可拔。

    攻三日,己军死伤累计四千有余,汉军武钢车毁了十之有三。

    第五日,右扶风郡兵运各县的大黄弩、石砲等攻坚利器送至。再攻之,己军死伤累计六千有余,而逆蜀军武钢车十损其五,强弩阵不可再组。

    第七日,双方士卒尸首盈道,寸步难行。

    乃取烧汉军武钢车所用的油脂,泼而焚之,火半日不熄,臭闻十里。

    当夜再战,两军皆无障体可依托,乃白刃交接,战损之数双方无差别。

    是时,己军死伤累计近七千。

    军心有所不稳,士气略显低迷,乃立令。

    曰:三日之内,若不冲破汉军阵,全军各部,上至司马下至都伯,皆斩正职,以副职代。五日之内,不破汉军,全军上杂号将军,下至校尉,皆斩之!

    第九日,攻破汉军阵,全军山呼万岁,奋勇而进。

    是时,军累计近伤亡者,已近万矣!

    军追百余步,士气溃。

    军中士卒,或有张口结舌者,或有摊地捂脸大泣者。拔刃作激昂再战者,十不存三。

    盖因逆蜀竟修筑别寨,落于后耳。

    休整三日,再战。

    以部曲督领亲兵为先登,攻之。

    逆蜀军新设营寨,类同鹤翼阵,中军大纛所在设强弩阵。

    其弩,可连发弩箭十支,五十步内,无有生还者。

    连攻三日,我军死伤再增两千有余,逆蜀军营坚若磐石。将士士气皆溃,已不堪再战,故退兵归营。

    若无新军来,街亭弗可拔;新军若不携霹雳车来,攻之无果。

    轻轻搁笔于案,张郃吹干军情布帛的墨迹,便递给下侧的扈从,让他疾驰送去于郿县的曹真过目。

    目视那扈从背影时,心中亦悄然叹息。

    事关陇右得失的驰援之战,以他死伤惨重、兵无战心的失败,而暂告一段落。

    自讨伐黄巾时应募从军的他,历经过无数次战事,胜负皆有之。

    然而,这一次,他败得无比憋屈。

    受制于地形,他的数千骑卒,无有用武之地。受限于军械,他面对汉军的强弩阵,竟无计可施。

    连不及死伤都莽夫手段,都使出来了,亦落个惨败而归。

    而依着地利而守、倚军械之利的逆蜀士卒,伤亡之数,不足三千!

    尤其是,他率军至此,已然半月有余矣!

    哪怕大将军曹真再度遣援兵来,想攻破士卒近两万人的逆蜀丞相诸葛亮,至少也需要一月的时间。

    再拖一月之期,深陷重围的郭伯济,尚能坚守否?

    陇右之地,尚能夺回来否?

    效力曹魏三世的张郃,既是忧战事得失,又是愧疚己之战不利。

    悲愤交加之下的郁郁,再加上督战十余日的心力憔悴,一时之间,竟隐隐了有些胸闷气短之象。

    唉.......

    他年齿已六旬有余矣。

    终究不复年轻时,连战数日而毫无倦色的强壮体魄了。

    待信使赶至右扶风郿县,曹真看罢军报后,便陷入了沉吟中。

    对于张郃部战事不顺,他倒没有什么可指摘之处。

    巴蜀丞相诸葛亮亲临督战,以两万大军塞道扼守,换成他亲自去攻,战果亦不见得多好。

    然,心中有些怅然,乃是必然。

    盖因打通陇关道,如今成为了,支援陇右的唯一希望。

    近几日,凉州等各地军报也陆续传来。

    在平襄城被逆蜀魏延部,扼住驰援道路的凉州刺史徐邈,抱着试探之心,以步卒佯攻,遣骑兵绕道走长离水谷道时,被一直汉军骑兵所伏击。

    然也!

    彼那贼将魏延,竟早有所料。

    先遣了近两千骑伏兵,在长离水谷道设伏。

    万幸,汉骑所乘战马皆产于武都,速度与耐力皆不如河西四郡所产的战马。

    将军鹿磐所领之骑,仅在猝不及防时,被当场冲阵战损二百余骑,便利用马速甩开了蜀军,小败而归。

    而取道陇西郡入天水,亦行不通。

    汉军虽被陇西太守游楚狡言劝退,却在武山一带设防,扼死了通行的道路。

    连佯攻骚扰一番,让汉军分围困上邽之兵,来增援都难。

    趁势叛乱的羌人首领唐泛,彻底占据了枹罕、河关二县,如今正往大夏县进发中。太守游楚已然率军去布防。

    且,陇西河首之地,与湟水河谷(西平郡)接壤。

    去岁西平郡叛乱,首恶麴英虽被斩杀,然而那些羌胡部落且没有尽数被灭。

    如今,竟隐隐有死灰复燃之象。

    凉州刺史徐邈无奈,只得遣将军郝昭率兵,再度前往西平驻扎威慑,防患于未然。所剩兵力,能牵制住蜀将魏延部,不让其归去与其余蜀军合力,便是万幸了。

    亦是说,凉州援军,已有心无力矣。

    而安定郡的杨条叛乱,将军魏平与之战,倒颇为顺利,已经将其逼入月支城。

    然,想攻破城池诛杀之,却非一日之功。

    且魏平遣人来报,声称萧关道外,蜀军亦然有兵扼守矣。

    最令人心忧的,乃是临渭城,被蜀军攻破了。

    蜀将高翔、吴班与陈式,合兵近两万,昼夜攻打,而临渭城守军不过两千,本就甚危。

    且城内豪族见近月而无援军至,便数家合谋,聚部曲僮客以协助守城为由,夜里趁机夺了城门,与蜀军里应外合,让临渭易手。

    此消息,乃是临渭些许僚佐及士卒传来的。

    城破之际,他们不愿投降于逆蜀,便逃往城南渭水,顺流东来右扶风。

    只是水流湍急、山道险恶,以至数百人的逃亡,至右扶风时仅有数十人存活。

    临渭城被夺,上邽县成为孤城,虽驻军约莫五千、粮秣辎重充足,然已被困近月,恐亦危矣!

    毕竟,西北动荡多年,豪右比比皆是。

    临渭城被豪族叛变而破,上邽县内,是否亦会人心思异?

    唉........
未完待续

蜀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穿越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蜀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