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五章 前奏(7000)

第五章 前奏(7000) 第1/2段

    当晚,武林盟举办了一场晚宴。

    主题有两个:庆祝老祖宗出关、答谢许银锣仗义援手。

    此时堂内,许七安、楚元缜、天宗卧龙雏凤、恒远大师、慕南栀、苗有方坐一排。

    曹青阳等武林盟干部,以及九位附属帮派的门主、帮主,坐一排。

    中间主位,则是银发如霜的老匹夫寇阳州。

    因为主峰坍塌,百废待兴,所以晚宴没有大办特办,也没有邀请歌姬舞姬助兴,酒菜颇为简单。

    不过,这不代表晚宴枯燥无味,相反,气氛极为热烈。

    武林盟最不缺的便是三教九流之人,混江湖的,都有才艺伴身。

    说学逗唱,呸,说书唱戏,再有万花楼女子们展示才艺献歌献舞,节目不断。

    就连贵为一派之主的萧月奴也亲自下场抚琴,并唱了一段曲儿,许七安那半首《一诺千金重》。。

    嗓音宛如天籁。

    四座叫好声不断。

    厉害,琴艺不比浮香差........许七安抚掌微笑,不吝啬赞美之词,随着众人一起叫好。

    傅菁门光喝酒不吃菜,眼下就有些飘,拍案道:

    “这是许银锣的词儿啊,萧楼主对许银锣如此仰慕,不如让老祖宗出面做媒,把你许配给许银锣。”

    四下顿时一静。

    萧月奴作为剑州明珠,仰慕者不计其数,此刻却没有人站出来反驳傅菁门。

    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让人服气。

    唯独许七安,大家只会觉得萧月奴高攀了。

    寇阳州坐在主位,看一眼天生丽质的萧月奴,颔首道:

    “小女娃皮相不错。”

    倘若许七安看得上萧月奴,便顺水推舟成全好事。

    一下子,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许七安身上。

    萧月奴矜持的微笑,眼波柔柔看他一眼。

    拒绝的话,姑娘家的脸上不好看,不拒绝的话,南栀又要跟我赌气翻脸了..........许七安正犹豫着,便听身边的慕南栀淡淡道:

    “萧楼主天生丽质,惹人怜爱,倒也配得上许宁宴。

    “若是不嫌弃,当个妾室倒也可以。”

    语气、神态,就像高门大户里的大妇,要给男人纳妾。

    萧月奴眉梢一挑,含笑道:

    “这位婶子是........”

    婶子?!

    慕南栀柳眉倒竖,左手下意识的捏了捏右手腕上的菩提手串。

    她刚想宣誓主权,打压一下这个江湖女子的气焰,眼角余光瞥见李妙真在盯着自己。

    顿时记起白日里,自己信誓旦旦,就差指天为誓的和许七安划清界限。

    天宗的这个小贱人就等着看我笑话...........深吸一口气,慕南栀笑吟吟道:

    “我是宁宴的娘。”

    她一脸慈爱的看着许七安:“乖儿,萧楼主进咱们许家,当个妾室是极好的。娘说的对不对?”

    在场众人大吃一惊。

    没想到许银锣出门在外,竟随身带着母亲?

    他们没有立刻怀疑,因为眼前这个妇人的年纪,确实符合。

    .........许七安嘴角狠狠抽搐。

    楚元缜和李灵素努力憋笑。

    萧月奴目不斜视,语气冷淡:

    “许银锣是跟着叔婶长大的。”

    众人闻言,恍然想起关于许七安的情报——自幼父母双亡,叔婶养大!

    那么这个自称是他“娘”的妇人........

    傅菁门等人看看慕南栀,又看看许七安,有些茫然。

    “乳娘!”

    李灵素忍不住了,笑哈哈的说道:

    “这位夫人是许银锣的乳娘,许银锣打小就离不开她,这次离京游历江湖,便把乳娘也带上了。”

    楚元缜连忙低头喝酒。

    李妙真“噗嗤”笑出声。

    慕南栀脸蛋酡红,恶狠狠瞪一眼李灵素。

    这一连串的打岔下来,就没人在提婚事了。

    不过傅菁门、乔翁等粗鄙武夫,时不时看向慕南栀和许七安的眼神里,总觉得多了些莫名的深意。

    尤其是,他们觉得这位乳娘虽然姿色平庸,但举手投足间,竟颇有魅力,是个极有韵味的妇人。

    许银锣自幼丧母,缺乏母爱..........

    傅菁门把脑子里大胆的念头驱散,高举酒杯,道:

    “现在盟里都说许银锣是高祖皇帝转世,咱们敬高祖皇帝转世一杯。”

    英雄不问私德,许银锣虽然随身携带乳娘,但他还是大家的好银锣。

    .........

    酒足饭饱,许七安等人告辞离开。

    返回暂住居所的途中,李灵素挑了个话头,说:

    “我有事要处理一下,几位先请。”

    李妙真皱眉道:“干什么去呀!”

    身为师妹,干预和关心师兄的私事,天经地义合情合理。

    “容后再说。”

    李灵素随口敷衍一句,袖中窜出飞剑,他翩然立于剑脊,呼啸而去。

    望着李灵素消失的背影,李妙真哼哼道:

    “鬼鬼祟祟的,他很古怪,晚宴上安静的有些反常,都没撩拨萧月奴和万花楼姑娘们。”

    许七安摸了摸下巴,道:

    “说起来,我们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李灵素在武林盟的老相好是谁。妙真,你知道吗?

    “我记得李灵素说过,犬戎山离天宗圣山不远,你们下山后最先游历的就是剑州。”

    飞燕女侠先是肯定的点头,而后说道:

    “李灵素在剑州似乎没有红颜知己,反正我不知道。不过,只要是我和他结伴游历,途中他结交的红颜知己,我基本都认得。因为他不会在我面前隐瞒。”

    许七安和李妙真相视一眼,齐声道:“大有问题!”

    楚元缜问道:

    “也许,是真的没有呢。”

    许七安和李妙真又默契的“呵”了一声,前者看向名义上的跟班,道:

    “苗有方,还记得来剑州前,你追问他在万花楼是不是有相好,李灵素是怎么回应的?”

    苗有方模仿许七安摸了摸下巴,道:

    “他当时支支吾吾的,似乎有难言之隐。”

    听到这里,楚元缜也来了兴趣,分析道:

    “以李道友其他两位红颜知己的作风,见到情郎出现在武林盟,恐怕早就跳出来了吧。不可能隐忍到现在。”

    恒远也插了一嘴:“除非她有什么顾忌?”

    众人默默看向恒远大师。

    “阿弥陀佛!”

    恒远双手合十,忏悔自己的八卦。

    这时,抱着白姬的慕南栀突然说道:

    “李灵素肯定去见相好的了,你的那面镜子,不是可以隔着数千里监视吗,用他看看呗。”

    她在报复李灵素酒席上的调侃。

    众人眼睛一亮。

    许七安低声道:“先回去先回去......”

    一行人返回落脚的院子,默契的进了屋子,点上蜡烛,然后坐在桌边,齐齐许七安。

    倾倒地书碎片,取出浑天神镜,许七安压低声音,语气透着一股神秘意味:

    “魔镜魔镜告诉我,你能定位李灵素吗。”

    浑天神镜抗议道:

    “我是神镜,另外,你为什么总喜欢窥探男人?明明我给你标记了好几个美人,你却从未偷看过她们洗澡。”

    你在反向夸我是正人君子吗……许七安催促道:

    “莫废话,快说。”

    “自然可以,他的元神曾经被我收入镜中,我已经标记了他。”

    浑天神镜说完,让自己的青铜镜面转化为透明的玻璃色,镜面先是如水波般荡漾,继而平复。

    出现一幅画面。

    众人看见了李灵素御剑飞行的身影。

    他的方向是犬戎山西边山脉。

    是去见老相好吧?可是见个老相好,需要飞这么远?

    不会是有夫之妇吧?

    众人脑海里闪过各种猜测,愈发的来了兴趣。

    尤其慕南栀和李妙真,双眼炯炯发亮。

    不多时,李灵素按下飞剑,在一处山头降落。

    他四下顾盼,见周遭无人,忙从怀里摸出一柄木梳,刻意把整齐的发髻稍稍打乱,让两缕额发垂下,凸显出浪荡不羁的气质。

    接着,李灵素摸出地书碎片,从中取出一件黑色为底,绣金银线的长袍。

    于是浪荡不羁中,又有了几分贵公子的气质。

    他把飞剑归入剑鞘,抱在怀里,靠在一颗树干上,整个人藏入阴影,微微低头,一动不动。

    你好骚啊,你干嘛穿品如的衣服........许七安目睹李灵素的操作,差点不受控制的嘣出这个词。

    李灵素这个天宗败类.........李妙真默默捂脸。

    过了许久,一道人影踩着树梢,翩翩而来,轻功极为了得。

    是一位穿着素白长裙,秀发高挽,体态丰腴的女子。

    她在枝头疾掠,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素色长裙的女子在山头立定,飞扬的裙裾归于平静,她眼波流转,扫了一眼四周。

    “你来啦!”

    低沉的声音从树下的阴影里响起,她循声望去,只见一位浪荡不羁的男子,斜靠在树干上,怀里抱着剑,微微低头。

    半张脸藏在阴影里,半张脸露出。

    他脸颊的轮廓还是那样的俊美,一身黑袍华贵,风姿依旧。

    “是她?!”

    看清楚那名女子后,满屋子的人惊呼出声。

    许七安惊呆了,怎么都没料到,李灵素的红颜知己,竟是蓉蓉师父。

    他曾经以为是万花楼主萧月奴........

    柴杏儿也就罢了,毕竟丞相的信徒千千万,可蓉蓉师父的年纪,给圣子当妈都足够了,简直,简直.......许七安看了一眼身边的慕南栀........嗯,圣子没错,圣子爱的奔放,爱的坦荡。

    李妙真楚元缜瞠目结舌。

    恒远大师也微微发愣,有点懵。

    画面人,两人似是起了争执,李妙真惋惜道:

    “可惜听不见声音。”

    楚元缜当即道:“我精通唇语。”

    ...........

    “我说过,我们之间是露水姻缘,不可能会有结果,甚至不能公开。你何必再来找我?”

    素色长裙的女子正是蓉蓉师父,丰腴美艳的妇人。

    她冷着脸,微微侧头,不去看李灵素。

    “可我派小鬼传话,约你到此处见面,你不一样来了吗。”

    李灵素轻叹一声:“梅儿,年纪不该是我们相爱的阻碍,如果你畏惧流言蜚语,畏惧同门和弟子的看法,那我可以带你走。”

    美妇人微微动容,但还是狠下心肠,淡淡道:

    “李道长,我的年岁,当你娘亲绰绰有余。再过十几二十年,我衰老不堪,而你依旧风华正茂。

    “你我之间,只是彼此人生里一位过客,今日把话说开,你我一刀两断,不要再有任何瓜葛。”

    李灵素笑嘻嘻的缠上去,一手搂腰,一手握柔荑:

    “我自幼无父无母,被师父养大,也想知道被娘亲疼爱是什么滋味。你既不愿意我做你情郎,那我就做你儿子。”

    美妇人又羞又气,秀眉紧蹙,似是想要发怒。

    李灵素忽然抓起她的手,按在自己胸膛,表情和语气诚恳且隽永:

    “梅儿,你能感受到吗,一腔热血是为你而沸腾的.........”

    美妇人怔怔的望着他,眼里似有泪光闪烁。

    李灵素称热打铁,捧住她的脸,低头稳住红唇。

    两人靠着树木,动情的深吻,动作越来越大胆,尺度越来越大........

    啪!

    许七安反扣浑天神镜,摊开手: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