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零一章 威压百官(6000)

第一百零一章 威压百官(6000) 第1/2段

    许七安?!

    这个名字回荡在群臣脑海里,让人忍不住脸色微变,想起了很多不好的回忆。

    堵午门开群嘲;堵午门杀国公;斩先帝.......

    看着他上蹿下跳,耀武扬威,偏偏无可奈何。

    以前是有魏渊庇护此人,才让他这般嚣张跋扈。后来魏渊死了,当时朝堂很多人都在等元景帝清算此人。

    坐等他满门抄斩。

    嘈乱的声浪一下子起来,诸公面面相觑,相互低声询问着什么,有人不停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得到相应消息。

    许新年站在队伍的末尾,听见最多的就是“他不是离京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天杀的狗才回来作甚”这类言语。

    大理寺卿等党魁脸色一沉。

    张行英愕然的扭头,看着刘洪。前魏党的几名成员同样如此。。

    许七安回来了?

    他们竟没收到半点消息。

    那家伙回京了,回京就好.........这一刻,前魏党成员心里,居然是无比的踏实。

    永兴帝嘴角一挑,用眼神示意太监保持沉默,刻意没打断诸公的喧哗。

    一群老狐狸,治你们的人来了........永兴帝神清气爽,只觉得这些天的郁气,统统一扫而空。

    等殿内喧哗稍歇,永兴帝这才缓缓开口,道:

    “据朕所知,许银锣早已离京,游历江湖去了。怎地又回来了?”

    刘洪高声道:

    “许银锣游历江湖,目睹百姓生计艰难,心中悲悯,每每回忆魏公的教导,不禁潸然泪下,于是停止了游历江湖。

    “想代魏公执掌打更人,还朝廷一个朗朗乾坤。”

    众勋贵、诸公,脸色狂变,纷纷高呼:

    “陛下,不可!”

    “许七安一介武夫,如何能执掌打更人。”

    “此子桀骜不驯,当初在衙门任职时,便敢闯皇宫,若是他执掌了打更人,朝野上下,将不得安宁。”

    当场,殿内诸公超过一半,表示反对,情绪之激烈,比强迫他们捐款要夸张很多倍。

    勋贵之中,几乎全员投出反对票。

    可见那姓许的武夫有多不得人心。

    当然,诸公中赞同者亦有,比如前魏党成员,比如一部分王党成员。

    后者的心情要复杂很多,许七安是魏渊心腹,毫无疑问属于魏党,换成以前,王党豁出命也要阻拦许七安执掌打更人。

    可是现在........

    所有人都知道,许二郎是王首辅的未来女婿。

    有了这层关系,这个嚣张跋扈的武夫似乎又可以成为盟友。

    许七安这狗东西回来了..........刑部尚书脸色堪称五味杂陈。

    他对姓许的武夫,可以说又爱又恨,爱是因为此人利用价值极高,恨是因为这狗东西写过诗骂他,以前还屡屡坏他好事。

    老仇家了。

    但不得不承认,眼下只有这个狗东西能压住满朝文武。

    “啪!”

    太监甩动鞭子,抽打光亮可鉴的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永兴帝扫视群臣,淡淡道:

    “打更人纠察百官,守护皇宫和皇室,由谁统领打更人,是朕说了算。

    “何时轮到诸位爱卿越俎代庖?”

    他话刚说完,就看见定国公从勋贵队伍里迈步出列,沉声道:

    “陛下三思。”

    定国公年约五旬,头戴八梁冠,身穿赤罗衣,玉带束腰,佩云凤四色花锦绶。

    尽管已是半百年纪,双眼明亮有神,气血旺盛不见老态,一看便是有不俗的修为傍身。

    定国公声音中气十足:

    “陛下岂可任命一个弑君之人执掌打更人。”

    见有人触及到这个禁忌话题,殿内众臣为之一静。

    定国公继续道:

    “父为子纲,先帝毕竟是陛下的父亲,陛下任命许七安执掌打更人,百年之后,史书记上一笔,对陛下的名声恐怕不好。

    “朝野上下,必将生出非议。”

    他这话说的很委婉,意思是,你任命一个杀父仇人当大官,这事传出去,怎么都不好听。将来史书上也会记下来,让你受后人诟病、非议。

    永兴帝最在乎的就是名声。

    “陛下,定国公言之有理,望三思。”

    “此事,唉,确实不妥啊陛下。”

    群臣纷纷附和。

    就在众人七嘴八舌,群情激昂之际,永兴帝淡淡道:

    “许银锣今早已入宫,来人,请他上殿。”

    抗议声忽然就没了,殿内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你把人都请进宫了,为什么不早说..........诸公怔怔的看着永兴帝,脸上的表情仿佛写着:

    你玩我们?

    没人说话了。

    定国公僵在那里,进退两难。

    殿门口的许新年伸手捂嘴,才没让自己笑出声。

    诸公反对的厉害,叫嚣着弑君之人,一听大哥已经入宫,立刻不敢说话了。

    就好比单方面的隔着墙咒骂,没想到对方搬来梯子翻过墙来,当场怂半边。

    让人窒息般的沉默里,殿内诸公听见了脚步声跨过高高的门槛。

    纷纷侧目,只见一袭华丽青衣跨步而来,气质沉稳,目光温和,恍惚间,众人险些以为昔日的大青衣死而复生。

    静默之中,脚步声不疾不徐的回荡,走到御座之前,走到定国公身边。

    哒!

    许七安停下脚步,侧头看向定国公,道:

    “闻诛一贼矣,未闻弑君。

    “定国公觉得呢?”

    定国公脸皮火烧火燎,又尴尬又丢脸,强撑着哼道:

    “许七安,你........”

    话没说完,忽然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许七安嗤笑道:“凡夫俗子,不配与我说话。”

    他挥了挥手,便将定国公扫飞出去,当场昏厥。

    堂堂国公,竟在殿内遭受此等羞辱..........当场就有皇亲宗室气不过,喝道:

    i

    “许七安,金銮殿内,岂容你行凶!”

    这声怒喝极为响亮,殿外的群臣听的一清二楚,纷纷昂起脑袋,朝殿内观望。

    “许七安竟在金銮殿内动手?”

    “荒唐,金銮殿乃陛下与诸公议事之地,王朝核心,许银锣太没分寸了。”

    “这匹夫,越来越胆大包天,以后谁还能制他?”

    殿外的群臣嘀嘀咕咕起来,一些推崇许七安的文官,也觉得许银锣太过冲动,有辱斯文。

    这时,他们听见殿内传来许银锣的狂笑声:

    “当日我持刀闯金銮殿,诛元景,尔等怎么没有怪罪我殿前行凶?

    “元景勾结巫神教,企图颠覆老祖宗留下的基业,许某斩之,在尔等眼里,竟成了弑君之人?

    “我在玉阳关杀退炎康两国联军,在京郊斩杀昏君元景,这才保住大奉江山不受巫神教侵蚀,就是为了让你们这群废物吸食民脂民膏?

    “区区一个国公,也敢在殿内妄议我,也不想想,他还能站在殿内耀武扬威,是谁的功劳。”

    殿内鸦雀无声。

    丹陛两侧,以及广场上的京官面面相觑。

    有人嘀咕道:“打个国公算什么,菜市口还斩了两个呢。”

    “就是,许银锣为社稷贡献巨大,不输当年的魏公,岂容一个国公诋毁非议。”

    “如今各地流民作乱,世道不太平了,有一位三品武夫坐镇,社稷才能安稳。陛下和诸公但凡还有理智,就该明白如何选择。”

    推崇许七安的文官纷纷开口,而不满他的官员,则沉默不语。

    殿内,许七安负手而立,锐利的目光扫过诸公、勋贵、宗室,哂笑道:

    “我九死一生,保住大奉社稷,可不是为了养你们这群废物。

    “今日尔等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打更人衙门都将由我执掌。冥顽不灵者,休怪我不客气。”

    殿内群臣,脸色铁青,暗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人的名树的影,这个匹夫杀过国公,斩过皇帝,发起狂来,六亲不认。

    指望官场的规矩、大奉的律法约束他,简直痴心妄想。

    此人若是执掌打更人,整个官场都将任他揉捏...........一念及此,殿内不少人已萌生辞官的念头。

    这样的官场混着没有意义,一个不守规矩的人掌控官场,是件很可怕的事。

    许七安话锋一转,道:

    “诸位若肯尽心辅佐陛下,勤政为民,许某自然不会为难尔等。反之,曹国公和护国公的昨日,便是尔等的明日。”

    殿内静悄悄的,无人反驳,无人回应。

    没有声音,亦是一种态度。

    勋贵和诸公一脸不甘,但可能是许七安最后的话起到一点作用,他们的情绪暂时还算稳定。

    一人压服百官,当今大奉,除了监正,只能许七安能做到了...........永兴帝见状,笑呵呵的打暖场:

    “有许爱卿坐镇打更人衙门,朕就放心了,以后还劳烦许爱卿多协助朕。

    “退朝吧。”

    他面带微笑的起身,带着贴身太监离开金銮殿。

    朝会结束,文武百官沉默的走在广场上,刘洪和王首辅站在金銮殿的丹陛上俯瞰,众官一个个垂头丧气,像是吃了败仗似的。

    许七安从殿内出来,朝两人颔首示意。

    王首辅也点点头,问道:“龙气收集的如何?”

    许七安叹了口气:“任重而道远。”

    王首辅默然片刻,深深作揖,转身离开。

    “刘大人,找个地方喝酒?”

    许七安笑着说道:“正好有些事要问刘大人。”

    刘洪也笑了起来,拒绝了许七安的提议:

    “喝酒就算了,这要是被人弹劾,一个月的俸禄就没了。

    “去打更人衙门吧,我们以茶代酒,聊聊。”

    ..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