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五十八章 国师传信

第五十八章 国师传信 第1/2段

    龙脉脱离宿主的刹那,净心似有感应,抬头望向房梁。

    其他人纷纷抬头,看见了这道半透明半真实的龙气,与散碎的小股龙气不同,九道至关重要的龙气是可以被看见的。

    完整形态的龙脉,当初从地底被抽离时,京城目睹过的百姓不知凡几。

    但寻找到宿主后,龙气就不可见了。

    许七安早有准备,隔着袍子,轻扣藏在小腹的地书碎片,嘴唇开阖,念动咒语。

    那道试图冲出屋子,离开此地的龙气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扯,发出无声的咆哮,不甘心的钻入地书碎片。

    这在外人看来,就是龙气自动选择了许七安成为宿主。

    柴贤的这道龙气钻入地书碎片,立刻与里面的另一道龙气融合,身躯长度没有变化,但更加凝实了。

    同时,许七安的“雷达”范围也成倍增长,如今已能覆盖湘州城三分之一的范围。

    “如果能覆盖湘州三分之一就好了........”

    他不切实际的嘀咕一声,旋即看向了柴贤,叹了口气。。

    对柴贤来说,弑父,杀戮无辜,尤其是二丫一家三口,这个真相过于残酷,当他醒悟一切都是自己所为时,心中便萌生死志。

    而对许七安来说,人格分裂非主观犯罪,不能等闲而论,可小村子灭门案就是柴贤干的,精神病杀人也是杀人,造成的伤害不会改变。

    他并没有因为精神病,而原谅柴贤。

    基于这样复杂的心理,许七安没有阻拦柴贤自尽。

    柴岚扑倒在柴贤身上,哭声嘶哑。

    善恶有报,因果循环........许七安接着看向另一个罪魁祸首,问道:

    “柴杏儿,你的上级是谁?”

    柴杏儿摇头:

    “我不知道,下级不知道上级身份,这是天机宫的规矩。上下级之间,以书信往来,若有急事,则通过信鸽传书。

    “府上便有信鸽,前辈若想知道上级是谁,可以追踪信鸽。我没有试过去探寻上级的身份,但我猜测,信鸽的目的地,多半不是我上级的住处。”

    下级不知上级身份,但上级多半是知道自己下级的身份,负责搜罗哪个区域的情报.........许七安沉吟道:

    “没有其他紧急联络方式?”

    柴杏儿摇头。

    这是防止有暗子落入敌人之手,会被连根拔起,牵连甚广。缺点是,很容易造成情报滞后啊.........许七安接着道:

    “说一说天机宫的情况。”

    “天机宫的暗子,分九品,我是五品密探。下级是两名四品密探,都在漳州。下级的下级我就不知道了。这同样是天机宫的规矩,只能知道直属下级的身份。”

    柴杏儿没做隐瞒,在戒律的力量下,如实的说出情报。

    都是些小喽啰,不值得浪费精力和时间去搜捕,倒是柴杏儿的上级值得我出手.........许七安想到这里,看了一眼佛门的僧人们。

    不行,得尽快离开漳州,度难金刚说来就来,可能还会有罗汉,此地不宜久留了。

    “你是怎么成为天机宫暗子的?”

    许七安问出最后一个问题,他主要是好奇暗子是如何培养的,如何收服甘心自杀的暗子。

    这一点,魏公和不当人子都是行业翘楚。

    魏公已经故去,无法再问。不当人子倒是巴不得他去问,顺势给他来一招“慈父手中剑,游子身上劈”。

    许七安只能采用这种迂回的方式。

    恒音双手合十,道:“不打诳语。”

    戒律的时间已经过去,需要他重新施展。

    柴杏儿内心很抗拒,但嘴巴很老实:“那是十年前,我还未出阁,只是柴府的大小姐。那年盛夏,我在院中修行,忽然听见有人笑着说:小丫头资质不错.......”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宫主,他穿着如雪般的白衣,堂而皇之的站在院子里,而周围的丫鬟对他视而不见。”

    不当人子?

    许七安眉头一皱,以许平峰的身份地位,造访柴家这样一个江湖势力这不合理。更不可能因为柴杏儿资质不错,就现身说法。

    柴杏儿继续道:“我质问他是谁,他说自己是来寻宝的。”

    “寻宝?”

    柴杏儿点头:

    “柴家先祖原本是南疆的奴隶,他少时家族被灭门,仇人把他卖到了南疆做奴隶。后学艺有成,回到湘州,这才有了如今的柴家。

    “时至今日,鲜少有人知道当年柴家为何被灭门,先祖为何被卖到南疆。”

    停顿了一下,柴杏儿脸色严肃,道:

    “柴家原本是守墓人,守着一个年代久远的大墓。后来不知为何,放弃了守墓人的身份,在湘州建立家族。当年之所以惨遭灭门,是因为有人要打那座大墓的主意。

    “按理说,柴家守墓人的身份,外界并不知晓,也许是家族中出了叛徒,泄露了出去,这些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其中细节我并不清楚。”

    大墓?!

    许七安的大墓恐惧症又要犯了。

    雍州城外的那座地宫,就给了他很深的心理阴影。

    “后来呢?许.......”

    许七安清了清嗓子,道:“那个白衣人进了大墓?”

    佛门众僧似乎也很关注这件事,耐心的听着。

    柴杏儿摇头:“大墓的地图,柴家只有半份,另外半份在南疆尸蛊部手里。宫主只拿走了柴家的那部分地图,后续如何,我便不知了。

    “那之后,我就成了天机宫的暗子,我能有今日的成就、修为,都是天机宫这些年给予的栽培。”

    能让许平峰在意的大墓,里面的东西必然非同寻常。一半的地图在尸蛊部手中,所以,许平峰还没进过大墓?

    另外,地图在尸蛊部手里,这说明当年地图在年少的柴家祖先手中?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怎么会被卖去南疆当奴隶的,这不合理啊.........许七安沉吟一下,道:“关于大墓,你还知道什么?”

    “大墓的存在,只有柴家的家主知晓。若非因为宫主,我也不知道这个秘密。”

    “他为什么要把这个秘密告诉你?”

    “宫主说,想打开大墓,需要守墓人的鲜血作为媒介。”

    所以,许平峰把柴府的柴杏儿发展成暗子,当做棋盘中的一枚棋子.........许七安没有再问,转而看向净心和净缘,道:

    “不久后,天机宫的上级会来柴府,各位大师好自为之吧。”

    他召出浮屠宝塔,拖在掌心,第一层的塔门打开,气旋滚滚,将柴杏儿吸入其中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