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五十七章 自戕

第五十七章 自戕 第1/2段

    柴杏儿露出无辜且茫然的笑容:“徐前辈此话怎讲?”

    “怎讲?”许七安笑眯眯的反问:“这一切的幕后黑手,难道不是你吗。”

    李灵素脸色微变。

    净心等和尚,也诧异的看了过来,包括已经醒转,脸色苍白的净缘。

    柴杏儿摇摇头:“前辈,你误会我了。”

    女人不愧是戏子,她的眼神语气,诚挚又无辜,看不出丝毫心虚。

    你在堂堂大奉许银锣面前装模作样........许七安“呵”了一声:

    “先别急着否认,听我说完。

    “这段时间以来,我对柴建元的案子查的还算深入,咱们从头梳理案件,首先,按照你的说法,柴建元是在书房被柴贤杀的,时间是夜里,当你们赶到的时候,看见屋内有柴贤和柴建元。

    “而后者已经死了,对吗。”

    柴杏儿点头:“这是柴府众人有目共睹的事,前辈难道以为我说谎?”

    “你当然没有说谎,你看到的都是真的,但未必是事实。”

    许七安道:“柴建元和柴贤都是五品化劲,铜皮铁骨防御了得,即使柴贤出其不意的偷袭,想在短时间内杀死柴建元,根本不可能。。可是,你们赶到的时候,柴建元已经死了,柴府就这么大。”

    李灵素眼睛微微发亮,想起了许七安说过的话:“是中毒,柴建元事先中毒了。”

    净心微微点头,认可了李灵素的说法。

    其他和尚默默听着。

    许七安接着说道:“为此,我刻意潜入地窖,解剖了柴建元的尸体。发现他确实有中毒的迹象。”

    说话的同时,他走到柴建元身边,撕开他胸口的衣衫,露出里面的被缝合好的“伤口”。

    柴杏儿神色一下复杂起来,道:“原来如此,当晚潜入地窖的人是你........”

    顿了顿,她沉声道:“看来是柴贤早有预谋,暗中给大哥下毒。”

    众人的目光旋即落在怀疑人生中的柴贤,他低着头,碎碎念着什么,对周遭的事务完全不在意。

    自闭了........

    “阿弥陀佛。”

    净心摇摇头,低声念诵佛号。

    “不,下毒的人不是柴贤,是你柴杏儿。”许七安朗声说道。

    众人霍然转移目光,看向柴杏儿。

    李灵素睁大了眼睛。

    柴贤的碎碎念停了一下。

    柴杏儿俏脸略显僵硬:“前辈还是不相信我?”

    许七安不理会,侃侃而谈:

    “诸位还记得吗,为什么柴建元不告诉柴贤他的身世?仅仅是因为怕他受到打击?能修炼到五品化劲的,哪个不是心智坚韧之辈。这点打击算什么?

    “最初我也没想明白,可当我看到柴贤的离魂症,突然就明白为何柴建元会隐瞒他的身世。这样只会加重他的病情,甚至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我们现在看到的结局。”

    众人若有所思。

    李灵素恍然,旋即皱眉问道:“但这和杏儿有什么关系?”

    许七安看了一眼清丽的人妻:

    “柴杏儿的前夫因柴建元而死,你心生怨恨,于是你借父子俩因为柴岚婚事闹矛盾这个契机,暗中让柴贤知道了他的身世,刺激了离魂症加重。

    “同时给柴建元下毒,让他合理的死在柴贤手中。柴贤自幼偏激,他的另一面更加偏激狠辣,发现柴建元就是导致他悲惨童年的罪魁祸首,也正是柴建元要把他心爱的姑娘嫁给别人,他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内厅忽然安静了。

    柴杏儿能感觉到那些目光,在此刻尽数聚焦在自己身上。

    她只是看了一眼李灵素,说道:

    “徐前辈,这些都是你的猜测,没有证据。而且,小岚至今下落不明,她和柴贤关系亲近,未必就不知道柴贤的身份,或许早就看过他的六趾。因此,她才不会爱上柴贤。”

    “这一点,你们问一问柴贤,是否知道他左脚有六趾就知道了。”

    柴杏儿继续说道:“她不愿意嫁给皇甫家,于是给大哥下毒,并暗中透露柴贤的真实身份,然后逃离,至今,她都下落不明。前辈,我的这番推测,是否合理?”

    还不承认!

    “仅仅是因为不愿意出嫁?”

    一个年轻的和尚忍不住开口质疑。

    “那杏儿也不会因为柴建元将前夫炼成铁尸,便害死自己的亲大哥。”

    李灵素低声道:“前辈,柴建元是逼不得已才将杏儿前夫炼成铁尸,并非刻意,杏儿即使心有怨念,也只是怨念而已。”

    许七安不理,笑了一下:

    “你的动机我确实不太明白,这是后话。柴杏儿,祠堂底下的密室里,关着的是谁,需要我说出来吗?”

    柴杏儿脸色瞬间苍白。

    许七安环顾众人,接着看向柴贤:“柴岚就被柴杏儿关在祠堂密室里,我已经找到她了。”

    柴贤猛的抬起头,嘴皮子颤抖:“她,她可好........”

    “李灵素,你去把人带过来。”许七安朝门口抬了抬下巴。

    “我?”李灵素指了一下自己。

    “难道是我?”许七安反问。

    可我不知道密室在哪里啊.........李灵素本能的不想去,害怕揭开真相,但他看见门口站着一只橘猫,不悦的抬起爪子拍了一下门槛。

    于是知道再不去徐谦这个死老头子就要生气了,只得硬着头皮迈步出门。

    内厅安静下来,谁都没有说话。

    佛门的众僧半期待半忌惮,期待的是案件的进展,忌惮则是不知道待会儿许七安会如何处置他们。

    禅师们还有一战之力,可自问面对那神鬼莫测的一刀,没有半分胜算。而且对方也有一具傀儡可以施展、抵消戒律。

    至于净心,他是最知道许七安身份和修为的人。

    其他人或许还有博一博的念头,净心完全不抱这方面的侥幸。

    半刻钟后,李灵素横抱一位蓬头垢面的女子进来,刚才一起离开的橘猫没有跟来。

    柴杏儿脸色又白了几分。

    柴贤死死的盯着女子,距离近了,透过凌乱的发丝,看清了女子的面容。

    “小岚........”

    他颤抖着,发出类似哭喊的声音。

    柴岚张了张嘴,情绪激动之下,无法成言,嚎啕大哭起来。

    “小岚,小岚........”

    柴贤扭动身子,挪到她面前,仔细的审视了好几遍,悲喜交织:“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

    许七安审视着漂亮人妻:“还有什么要狡辩的?”

    柴岚的出现,是指控柴杏儿的铁证,强行狡辩没有意义,因为还有戒律在等着她。

    柴杏儿明白这个道理,她没有再说什么,缓步走向李灵素,抬起双手,捧住圣子俊美的脸,柔声道:

    “李郎,我早知道你是浪荡子,从见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她叹息道:“我本不想理会你,可你偏要招惹我,你从千绝谷回来后,我就再难违背本心的爱上你。那时候想的是,纵使你是个浪子,可一个愿意为你豁出命的男子,就算是个浪子,我也喜欢。”

    “杏儿,你,你这是何必呢.......”李灵素怜惜道。

    为了一口怨气,何至于此?仅仅是因为柴建元将亡夫炼成铁尸?

    李灵素难以理解,他刚想说些什么,捧着他脸颊的柴杏儿突然掌心反转,朝她自己眉心拍去。

    变化来的太快,李灵素猝不及防,只能在瞳孔急剧收缩间,看着蕴含气机的掌心往柴杏儿眉心拍去。

    突然,一只手出现在李灵素的瞳孔里,握住了柴杏儿的手腕。

    “想自尽?我允许了吗。”

    许七安冷笑道。

    “徐前辈........”

    圣人一下子惊喜起来,心说前辈你真是太靠谱了,你永远是我的靠山。

    旋即,涌起一阵后怕的李灵素按住柴杏儿的双肩,又惊又怒又怜惜:

    “自尽?口口声声说爱我,反手就自尽?为什么。”

    柴杏儿没搭理他,侧头望向许七安,苦涩道:“前辈,我已无话可说,只能以死谢罪,你也要管?”

    “话还没问完呢,现在想死,是不是太急了。”

    看着徐谦似笑非笑的表情,迎着对方灼灼的目光,柴杏儿忽然有一种被剥光的感觉,什么秘密都无法隐藏。

    什么意思?

    幕后凶手已经认罪,案子真相大白,还有什么要问?

    众人诧异的表情里,李灵素道:“前辈?”

    “我有两个疑点,想请柴姑姑解答。”

    许七安扫过众人,“诸位不觉得奇怪吗,柴杏儿前夫死了近三年,为何这三年里,她一直按兵不动,非得等到现在才出手?”

    净心和李灵素眉头同时一皱。

    他们理解了徐谦的话,隐忍的前提是寻找机会,或积蓄实力。但过去的三年里,有什么阻拦了柴杏儿复仇?

    柴杏儿抿了抿嘴,坦然道:“我在等待一个机会,加重柴贤离魂症的机会。柴家和皇甫家联姻就是机会。”

    “呵,以柴贤的病情,冰冻三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