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钉

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钉 第1/2段

    柴岚,她是柴岚?

    地窖里,许七安霍然睁开眼睛,险些无法维持对老鼠的控制。

    消失的柴岚原来在这里,她一直被柴杏儿秘密关押在祠堂密室?

    他定了定心神,操纵老鼠,说道:“是柴杏儿将你关押在此?”

    蓬头垢面的女子点了点头。

    所以柴岚的失踪确实与柴贤无关,一切都是柴杏儿所为........我明白了,终于理清脉络........许七安叹息般的吐出一口气,然后,他爬到柴岚身边,沿着她臭烘烘的身体,爬到肩膀。

    终于看清了凌乱发丝之下的秀丽,也肮脏的脸蛋。

    和画像上的一样,确实是柴岚,我明白了,我什么都明白了.........许七安道:

    “你不用管我是谁,待会儿,会有人来救你。”

    柴岚“呜呜呜”的摇头,似乎想说些什么,对老鼠的承诺并不相信。

    “我没有骗你的必要。”许七安补充了一句。

    柴岚慢慢停止了出声,隔了一阵,微微点头。

    老鼠也点头,“嗯”了一声,下一秒,这只肥大的老鼠惊恐的左顾右盼,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来到了这里。。

    瞧了柴岚一眼,迅速溜走。

    ..........

    “阿弥陀佛,原来是这样。”

    净心禅师颇为感慨的念诵一声佛号,伴随着叹息声,道:

    “柴贤施主,你执念太深了,手中更是杀孽累累。死,并不足以消弭你的罪过,就让贫僧带你回西域,遁入空门吧。”

    “慢着!”

    柴杏儿跨前一步,并不接受净心的提议,道:

    “大师,柴贤弑父在先,残杀湘州江湖同道在后。必须交给官府处置,必须让湘州众同道一起处置。岂能由你们说带走就带走。”

    净缘也跨前一步,鼓荡气机。

    柴杏儿胸口如撞,踉跄后退,跌入李灵素怀里。

    武僧净缘淡淡道:“佛门做事,不容施主置喙,柴贤罪恶多端,当由佛门来处理。”

    “狂妄!”

    李灵素大怒,拂袖冷哼:“这里是大奉地盘,不是西域。柴贤手中命案累累,自然有官府会处置。何时由你们西域佛门说了算?”

    净缘语气冷淡,目光平视前方,不看李灵素:

    “你大可通知官府,贫僧不会阻拦,且去问问湘州知府,敢不敢从佛门手中夺人。去问问湘州的江湖人士,敢不敢从贫僧手中夺人。”

    李灵素脸色阴沉,显然被佛门狂傲的态度气到了。

    柴杏儿吸了一口气,“两位大师,柴贤是我柴家的人,当由我柴家来处理。请两位大师高抬贵手,将他交给我........啊!”

    她突然一声惨叫,身子倒飞出去,鲜血狂吐。

    净缘松开拳头,脸色冷峻。

    净心摇头道:“天亮之后,我等便会离开湘州,在此之前,不愿妄动干戈,柴杏儿施主,何必召唤行尸,徒惹事端。”

    说着,他看一样窗户方向,淡淡道:

    “柴贤对我们至关重要,非带走不可能,柴杏儿施主莫要螳臂当车。我等早已通知度难师叔,天亮后他便会能抵达湘州。别说是柴府,就算是整个漳州,也没人敢拦。”

    窗户底下的橘猫安心里一沉。

    度难金刚天亮就到了?

    三品的金刚我绝对无法对付,何况,还不知道他身边有没有罗汉,换而言之,天一亮,我就再不可能抢回龙气宿主。

    就算找来孙师兄,也无法对付佛门的罗汉和金刚。

    机会就在今夜。

    “啧,佛门果然是我收集龙气途中的最大敌人..........”

    橘猫一脸凝重。

    这时,它又听净心笑道:

    “素闻天宗太上忘情,历代圣子圣女游历江湖,俱是点到即止。怎么到了李施主这里,竟沉沦女色,无法自拔了?

    “东海龙宫的两位东方施主,雷州商会的闻人倩柔,湘州柴家的柴杏儿施主,都是李施主的红颜知己。施主就是这般修太上忘情的?”

    听到净心的话,厅内的柴杏儿、李灵素,以及窗户底下的橘猫安,难以遏制的涌起惊愕等情绪。

    李灵素暴露了?净心等人既然认出了他,那肯定也猜到了我的存在..........难怪他们说度难金刚天亮就能到,明明今晚才抓住的柴贤,就算立刻通知,也不可能来的这么快..........原来是早就通过李灵素,猜到我在湘州,因此提前通知了度难金刚.......不对,他们怎么确定李灵素一直和我在一起..........

    许七安陡然一凛,在心里迅速分析形势。

    李灵素的内心戏和许七安差不多,震惊和茫然居多,惊恐随后。

    柴杏儿关注的重点却是“红颜知己”和“天宗圣子”两件事上,尤其是前者,她猛的推开李灵素,从他怀里挣脱,美眸含着一包泪,气道:

    “东方姐妹是谁?闻人倩柔是谁?”

    啊,这.......是你的好姐妹啊!李灵素低声哄道:“杏儿,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事后再跟你解释。”

    柴杏儿泪水模糊的双眼里,有着失望、伤心、愤怒、凄楚等情绪,就像把丈夫捉奸在床的妻子。但在下一刻,这些感情尽数收敛。

    她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两位大师想如何?”

    回应她的是净心的“戒律”,以及一根金丝编织的绳索:“无色!”

    柴杏儿和李灵素内心各种情绪消除,一片清明,连飞射而来的绳索都不能激起他们的“求生”本能,瞬间被捆绑在一起。

    武僧净缘缓步走到两人面前,面无表情的说道:

    “李施主,你伙同徐谦夺走佛门至宝,罪不可赦。按理来说,当由贫僧在此将你击杀。但你是天宗圣子,身份终归不同,就有度难金刚来处置你。”

    李灵素眸光一转,立刻求饶:

    “大师,我和徐谦萍水相逢,没有太大的交集,出了雷州,便分开了。佛门的宝贝我一点都不知情。对了,我听徐谦说,他打算去一趟北地。”

    他机智的和徐谦撇清关系,并胡乱指了一个方向,试图干扰佛门僧人。

    净心淡淡道:“不必多说,李施主先想好明日如何应对度难师叔吧。”

    说完,他就听到净缘传音道:“他走了,要不要追?”

    净心微微摇头,传音道:

    “那不是本体,追不追都没有意义。我们抓了李灵素,控制了龙气宿主。并暗示了天一亮,度难师叔就会抵达湘州。就是为了引出他。”

    净缘沉声传音:“这可能会吓走他。”

    净心点点头,说道:

    “但激他孤注一掷的概率更大,对我们来说,佛子若是因此吓走,那就再找机会擒他便是。可对他来说,一旦柴贤施主被送回西域,他将彻底损失这道至关重要的龙气。

    “另外,我刻意没有点明李灵素会遭遇什么惩罚,亦是在给他施加压力。佛子是个重情义的人,在尚有一线希望的情况下,他会竭尽全力尝试抢人。”

    净缘转头看向门外,道:“所有人进来吧。”

    门外守卫的武僧、禅师,纷纷进入内厅。

    无需语言交流,他们似乎早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禅师们盘坐在地,组成一个大圆,把李灵素、柴杏儿、柴贤包围在当中。

    净心随之入圈,面带微笑:“听经时,当盘坐。”

    他说完,闭上眼睛,念诵经文。

    一众禅师随着他一起念诵。

    柴杏儿微微蹙眉,起先只觉得和尚念经,嗡嗡的吵人。不多时,竟渐渐听的入迷,产生了聆听佛法的冲动。

    她心里一凛,强行驱散了这种被强加的“认识”。

    “这是佛门的禅师度人的经文,听到此经之人,会渐渐对佛门的理念产生认同,并不顾一切的加入佛门。”

    李灵素低声解释:“守住本心,时刻强调自我,回想起我们愉快的经历,能有效抵抗经文。”

    说话的同时,他侧看一眼柴贤,这位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满脸桀骜不屑,仅是眉头微皱。

    李灵素收回目光,道:“执念越深的人,越难度化。杏儿,你爱我吗?”

    柴杏儿赌气的别过头,语气冷淡:“不爱!”

    ...........

    地窖。

    许七安在低氧的环境里,点上了一根蜡烛,他凝视着烛光,瞳孔逐渐涣散,思维也随之发散。

    “天亮之前,必须夺回龙气,否则就再没有机会了。这下连李灵素都被他们抓走,唉,圣子啊,是我连累了你........

    “不,是你这个渣男遭天谴,我是被你连累的。有点难办啊,今晚就出手的话,我要面对两名四品巅峰,以及一群实力不俗的僧人。

    “净心和净缘是怎么知道李灵素身份的?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如果他们很早就知道了,那也许度难金刚已经潜入在湘州,就等着我自投罗网,这个可能性要考虑进去。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