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五十章 线索

第五十章 线索 第1/2段

    六趾,柴贤?!

    这是许七安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并为此震惊的脑海刹那间闪过无数念头,无法冷静思考。

    几秒后,他冷静下来,深吸一口气,仔细审视柴建元。

    第六根脚趾明显畸形,紧贴着小趾,丑陋又难看。

    他摸了摸柴建元的脸,确认没有易容,想判断一具尸体的年龄,除了最直观的容貌,还有其他方法。

    比如肤质,骨骼,牙齿等,中年人和年轻人的区别是非常大的。

    对于经验丰富的许七安来说,要判断这具尸体是谁,并不难。

    “真的是柴建元,他也有六根脚趾,有趣了.......”

    许七安撬开尸体的嘴,看完牙齿后,嘿了一声。

    柴贤有六根脚趾,柴建元也有六根脚趾,是巧合吗?

    “柴建元只有柴贤一个义子,柴贤是孤儿,父辈与柴建元没有关系。而柴建元本身有儿有女,只有一个义子,说明他本人没有广收义子的爱好。

    “这些本来没什么,可以理解为柴建元和柴贤投缘,但两人都有六趾,这就很有意思了。。

    “按照柴杏儿以及柴府其他人的说法,柴建元死活不同意柴贤的请求,执意要将柴岚嫁给皇甫家。虽然利益最大化的说法也算合理。

    “但把女儿嫁给义子,亲上加亲,让义子彻底死心塌地为柴家效力,同样也是合理的。把女儿嫁给义子、爱徒的现象比比皆是。

    “可是,如果这个义子是私生子呢?

    “倘若柴贤是柴建元义子的话,两人都六根脚趾,这么明显的特征不可能瞒住所有人。柴杏儿知道柴贤是柴建元的私生子吗?

    “若是知道,那么她杀兄嫁祸柴贤,可谓一石二鸟啊。因为照剧情发展下去,柴贤最后肯定会成为柴府的继承人,成为柴家家主。”

    就在许七安的推理渐入佳境之际,他忽然意识到一个不合理的BUG。

    “等等,如果柴贤是柴建元的私生子,那柴建元完全没必要隐瞒,一个实力强大的化劲武夫,一家之主,有私生子怎么了?

    “完全可以堂而皇之的公之于众,根本没有隐瞒的必要。江湖势力也不是注重繁文缛节的豪阀望族,要考虑礼义廉耻和名声。

    “除非有什么原因,让柴建元不得不隐瞒柴贤的身世。

    “柴贤肯定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否则不会喜欢上自己的亲妹妹。而如果知道,那么“为了爱情”的作案动机,就不存在。

    “因此,只要见到柴贤,问清楚他是否知道自己身世,杀害柴建元的凶手基本就可以判断了。”

    他一边嘀咕着,一边取出地书碎片,轻扣背面。

    太平刀从镜内世界钻出,发出“嗡嗡”的鸣颤声,传达出委屈和兴奋兼具的意念。

    然后,它自动脱离刀鞘,刀尖“叮叮叮”的往许七安背上撞,以此来表达热情。

    “别撞了别撞了,疼死我了........”

    许七安反手握住刀柄,刀尖抵住柴建元的喉部,用力划开。

    柴建元被炼成了铁尸,想要解剖,就得太平刀这样的绝世神兵,才能精准、锋利的割开皮肉。

    他之所以解剖,是怀疑柴建元死前中毒了。

    理由有两点:一,柴家没有四品。

    不管是柴贤、柴建元还是柴杏儿,都是五品化劲。

    众所周知,武夫出了名的耐操,哪怕偷袭,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杀死对方。

    而一旦无法快速解决战斗,柴府中的高手绝对会瞬间反应过来,因此不会出现“赶到书房时,发现家主被柴贤杀死”这样的情况。

    二,柴建元身上伤势极多。

    柴建元确实没有被瞬杀,经过刚才仔细的检查,除了致命的心脏创口,柴建元身上的暗伤极多。

    这证明他死前经历了极为激烈的战斗。

    那么,在什么情况下,会造成战斗激烈,却又迅速结束的现象?

    单方面殴打。

    柴建元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被单方面施暴,很快被破开了铜皮铁骨的防御,死在凶手的屠刀之下。

    合理的解释是,柴建元中毒了。

    暗红色的血肉被割开,检查完喉部,没有发现明显的中毒迹象。

    于是他又割开胃袋,终于有了发现。

    柴建元的胃袋里,残留着微黑色的物质,这些物质更像是毒素和胃酸反应之后形成。

    许七安通过毒蛊的能力做了初步解析,只解析出三种毒草的成分,时间隔的太久,再多就不行了。

    这三种毒草具备致幻和麻痹神经的作用。

    “复合性毒药,相当高级,以这个时代的制药水平,复合性毒药基本是简单粗暴的把几种毒药混合。这样势必会产生气味和颜色,不管以什么方式下毒,都瞒不过武者的危机预感和敏锐的嗅觉、味觉。

    “这毒药应该是无色无味,一般人炼不出这种水平的毒药,只有两种职业可以,术士和毒蛊师。对了,柴杏儿,她在李灵素体内植入了情蛊。

    “她去过南疆求情蛊,再求一味能无声无息毒倒化劲武夫的奇毒不难。”

    想到这里,他不禁捏了捏眉心,能炼出这种毒药,直接毒杀柴建元不是更干脆利索?

    何必多此一举呢。

    许七安是个聪明人,立刻想到原因:“当然不能毒杀,毒杀了的话,怎么证明人是柴贤杀的?”

    这是一个局,针对柴贤的局。

    “现在有一个快速推进案情的办法,那就是抓住柴杏儿,严刑逼供。”

    许七安旋即打消这个念头,首先,他没有望气术,也没有佛门的戒律能力,浮屠宝塔第一层是“不杀生”戒律,是固化的。

    “不杀生”和“不说谎”显然没关系。

    塔灵更不会戒律法术,塔灵就是浮屠宝塔,不可能施展出浮屠宝塔没有的能力。

    心蛊能短暂影响智慧生灵,柴杏儿是化劲武者,心蛊目前的力量还不足以让她有问必答。

    其次,一定对柴杏儿对粗,圣子的态度还在其次,事后她肯定因此翻脸,把徐谦的存在告诉佛门。

    这样的话,净心的重心就从除魔卫道,转移到自己身上,甚至直接联络度难金刚。

    如此一来,别说查案,连龙气都会被佛门夺走。

    “今晚就在这里将就一下吧,正好借助地窖里的尸气温养尸蛊。”

    许七安盘坐在地,背靠着墙壁,两侧的尸体静静站立着。

    他在这样寂静又可怕的环境里怡然自得,感觉就像回了家一样,尸蛊在这一刻得到无比强烈的满足。

    许七安后颈处,微微鼓起,俄顷,一只蟑螂大小的虫子钻破皮肤,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

    它们是七绝蛊孕育出的尸蛊子蛊。

    尸蛊现在最多只能孕育出四只子蛊,其中一只寄生在了三花寺首座恒音尸体上,剩下三只刚刚诞生。

    子蛊们刚一出世,便兴奋的朝周围的尸体爬去,两只就近原则,选择了距离最近的铁尸。

    剩下一只,在密室里装了几圈,选择了一具胸口微微鼓起的女尸。

    “小伙子有前途!”

    许七安啧了一声,然后闭上眼,感应了一下三具铁尸的情况。

    他们体内毫无生机,两具铁尸只保留肉身原本的力量和防御,女尸则保留身前部分能力——对危险的预知。

    这种能力可以直接回馈给操纵尸体的主人。

    这意味着女尸是在死后不久,便立刻炼成行尸,因此保留了部分能力。

    “行尸的使用寿命不超过五年,炼尸手法有点粗糙啊,不够正宗。也对,柴家先祖是南疆奴隶出身,不管是偷学,还是得了尸蛊部的传授,肯定都无法正宗的秘术。”

    许七安收回对子蛊的控制,专心分析今夜的收获。

    “柴贤极有可能是柴建元的私生子,但因为某些原因,柴建元一直隐瞒了他的身世。”

    “柴建元死前中毒,这才被人杀死在书房里,下毒者是亲近之人,柴贤、柴杏儿,以及那位失踪的柴岚都有可能。”

    “接下来要查的方向是,柴建元为何隐瞒了柴贤的身世;调查柴杏儿,嗯,这一点就靠海王圣子了。”

    他一边思考,一边吸纳地窖里的尸气,温养尸蛊。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见一丝异动,立刻睁开眼。

    蜡烛已经燃烧到尾部,再过片刻就要燃尽,微弱的火光中,女尸趴在地上,撅起臀部。

    一具男尸趴在女尸背上,另一具男尸则趴在“他”身上。

    你们在做什么啊.......许七安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他当即以“母蛊”绝对的威严,控制住了三只子蛊,终于明白它们想做什么。

    它们在做本能的繁衍。

    搞什么啊,交配不脱衣服的吗,呸,当只工具虫不是很好吗,工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