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十章 不平事

第十章 不平事 第1/2段

    “哒哒哒........”

    小母马踩着优雅的小碎步,驮着王妃,小跑过来。

    它打了个响鼻,轻轻蹭着许七安的脸。后者不停的抚着它的脖颈,将它安抚。

    王妃则解开挂在马背上的包裹,抓出一件青袍递给许七安,而后,她看一眼小妇人,略作犹豫,把自己的棉衣也取了出来。

    “穿上吧,感染了风寒,救人也白救了。”

    深秋季节,雍州的气候阴冷到骨子里,人刚从河里捞出来,不及时更换衣物、取暖,一旦染病,死亡率还是很高的。

    “老汉家就在前面,到老汉家去换衣裳吧。”

    握着竹竿的老汉忙说道。

    许七安抱着干净的青袍和棉衣,作揖道:

    “多谢老人家。”

    当即牵着马,拽着小妇人,跟在老汉身后。。

    周围的百姓依旧在议论,指指点点,或说八卦,或感慨张跛子的媳妇命大,遇到了一个水性好,又愿意在大冷天不顾感染风寒,跳水救人的。

    走了百米不到,老汉拐入铺设鹅软石的小巷,推开黑色的,布满腐蚀痕迹的木门。

    门后是一个小小的四合院,头顶是四方天井。

    小妇人此时已是脸色铁青,嘴唇发白,浑身不停哆嗦。

    如果许七安还是武夫的话,气机渡送,很容易就能驱除她体内的寒意。

    但气机属于武夫的专利,在中低品级时,各大体系中,只有武夫能施展气机。

    到了高品,其他体系随着肉身的增强,也能施展气机,但远无法和武夫相比。就如力蛊,到了丽娜的层次,她可以主动炼精化气,以肉身为主,气机为辅? 更好的发挥战力。

    “带她去换衣服吧。”许七安把大包裹取下来? 丢给慕南栀。

    王妃紧紧抱在怀里? 看了小妇人一眼? 悄悄把那件漂亮的棉袄塞回包裹,取出一件不怎么漂亮的棉衣。

    刚才草率了,一不小心拿了件好衣裳.........

    望着两人进了主卧,许七安在老汉的引导下? 去偏房换衣裤。

    “老人家? 您要不先避一避?”

    许七安委婉的说道。

    老汉一愣? 纳闷道:“怎么滴? 后生你还害羞?”

    不? 我是怕吓到你.........许七安歉意的笑了一下? 看着老汉没说话。

    老汉便把干净的汗巾放在桌上,退出房间。

    许七安解开袍子? 脱下里衣,他前腹、后背各有四根钉子潜入血肉? 伤口暗红,狰狞可怖。

    他的头顶百会穴? 更有一根钉子封住了元神。

    封魔钉封印了他的修为? 包括气力,如今空有三品武夫的皮实? 但挥不出足够的力量,便是想靠肉身坚硬这个特点来杀人都难以办到。

    换好一套干爽的衣裳? 许七安和老汉坐在简陋的堂内,烤着炉火,炉上架着一壶黄酒,两人闲聊着。

    “老人家,家里就你一个人住?”

    “是啊。”

    “家人呢?”

    “老伴去年走了,有一双儿女,女儿嫁到外乡,好多年没回来看过我了。至于儿子........”

    老汉停顿了一下,略浑浊的眼里闪过无奈:

    “前些年水患,庄稼全没了,为了一家人填饱肚子,他随猎户上山打猎,失足跌落悬崖,摔死了。”

    一时沉默。

    许七安自己是经历过大悲大痛的人,所以不会去说“节哀”之类的话。

    这时,老汉提起酒壶,笑道:“这酒温到刚刚好便成,沸了,味儿就散。后生,尝尝。”

    家里没有多余的杯子。

    许七安倾倒酒壶,喝了一口,眼睛一亮,味道鲜甜醇和,酸苦辣涩皆有,却又恰到好处。咽下酒液后,唇齿间馥郁芳香久久不散。

    京城好酒数不胜数,但这种酒,他确实第一次品尝。

    这时候,再来一盘白切鸡和咸煮花生就好了.........许七安心里遗憾的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客栈住下来,和王妃畅饮到天明。

    老汉满意的点头,见他一副回味悠长的模样,满脸褶皱的脸露出笑容。

    “听后生的口音,不是雍州本地人吧。”

    “京城来的。”

    老汉肃然起敬,道:“原来是京城人士,难怪,后生和你媳妇儿,真是郎才女貌。”

    喂喂,老人家你说这话良心真的能安么.........许七安心里吐槽。

    恰好这时,王妃和小妇人出来,后者脸色依旧苍白,纤细窈窕的身子因寒冷而微微发抖。

    老汉招呼两人过来烤火,许七安从王妃的脸色里看到了异常,似是极力压制怒火。

    “怎么了?”

    许七安把酒壶递给小妇人,示意她喝一口暖身子,然后扭头看向慕南栀。

    老汉叹息一声:“张跛子是不是又去赌了?”

    小妇人低着头,点了点脑袋。

    见状,老汉评价道:“看来是日子没法过了。”

    小妇人摇摇头,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

    慕南栀小脸阴沉沉的说:“她男人把她送人了.........”

    送人是委婉的说法,事情是这样的,小妇人的丈夫叫张有福,是个跛子,因为残疾的缘故,干不了重活,家境一直贫寒。

    偏张跛子是个眼高手低之人,不甘心过苦日子,于是沉迷赌博。

    几年下来,本就不富裕的日子愈发的过不下去。

    赌博十赌九输,张跛子并不特殊,不但输光家财,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其中最大的债主是一个叫朱二的大混混。

    朱二串通赌场,榨干了张跛子的钱财,而后借钱给他,九出十三归。

    其目的并非为钱,而是看上了张跛子的媳妇,也就是眼前的小妇人。

    他以债务威逼,要求而张跛子把妻子典当给自己,何时能还上钱,何时再来带回妻子。

    走投无路的张跛子无奈答应,签了契约。

    小妇人昨日被朱二带走,被迫委身于他,今晨趁着朱二沉睡,偷偷逃了出来,欲跳河寻短见。

    老汉听完,又叹了口气,似乎早就料到张跛子迟早走到这一步。

    典妻在大奉南方颇为常见,日子太平时还好,一旦遇到天灾人祸,典妻风气就会盛行。

    对于这样的风气,律法是严令禁止,但官府对此通常是睁只眼闭只眼,采取默许态度。

    许七安再次审视小妇人,确实长的标致,气质柔柔弱弱,很能激起男人的占有欲。

    慕南栀频频用目光示意,询问许七安如此处理小妇人。

    “你丈夫欠那个朱二多少银子?”

    小妇人抬头,怯怯的看他一眼,低声道:“三十两。”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