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两百四十八章 忠什么君?(第一更)

第两百四十八章 忠什么君?(第一更) 第1/2段

    “许,许银锣?”

    王思慕瞪大眼睛,怀疑自己听错了。

    刚才确实是辞旧大哥,许七安的声音。

    裱裱侧目看一眼狗奴才,诧异道:“弟媳妇?”

    王思慕是二郎的小姘头.........许七安笑眯眯道:“思慕小姐与二郎情投意合,有情人终成眷属是迟早的事。”

    王思慕“啐”了一口,又羞又气又甜蜜,从许银锣的话中可知,许家对她是相当满意的。

    而父亲从未明确阻止过她和许二郎交往,甚至持默认态度,不然,当日她从许府回来,父亲也不会特意问询许府的情况。

    呀,这不是亲上加亲了?裱裱顿时开心,桃花眼弯成月牙儿。

    许七安直入主题,道:“思慕小姐,我想见一见王首辅,对了,方才进来,看见下人在收拾东西,这是何故?”

    王思慕略有犹豫,低声道:“父亲可能要辞官!”

    辞官?许七安皱了皱眉,第一反应是魏公死后,元景帝清洗朝堂局势,平衡党派势力,所以要把王首辅赶下台。

    但这几天元景在努力抹黑魏公,为这场战役盖棺定论,应该没时间搞王首辅。

    这时候辞官,是不是太早了?

    还是王首辅自知仕途将尽,索性提前辞官,还能得个好结局。

    “许银锣呢,找我父亲有何事?”王思慕眼波柔媚,盯着他。。

    “叫银锣就见外了,叫一声大哥吧。”许七安岔开话题。

    他来找王首辅,是寻求帮助。

    王思慕对这种没正经的男人毫无办法,无奈道:“我领你们过去。”

    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许七安和临安跟在她身后,一路穿廊过院,走向王府深处。

    王思慕穿了一件浅粉色褙子,长及膝盖,下身是百褶长裙。行走时,裙摆与褙子晃动,柔美飘逸。

    许七安审视了一下,这位弟媳妇身段高挑,臀腰肩比例极好,姿色也是上佳,加之首辅千金,秀外慧中,她和许二郎倒是天作之合。

    唯一不好的地方? 聪明、个性强? 身份又高贵,这样的女子普遍都很有占有欲。

    二郎将来想纳妾就难了。

    不过也好? 好男人? 就应该一生一世一双人。

    许七安很认同这个道理? 并觉得自己就是这样的好男人。

    眼见就要来到王首辅的书房,许七安突然道:“我去上个茅厕。”

    进了茅厕,取出一页望气术纸张,燃尽? 两道清光从他眼中激射而出? 继而缓慢收敛。

    等他回来时? 临安和王思慕不见踪影? 只有一位下人原地等候。

    见许七安返回? 小人迎上来? 恭声道:

    “小姐让我在此等候? 说她和临安殿下去闺房玩耍,您自行进去便好? 她已通知老爷。”

    感情不错嘛? 挺好的,有王思慕这个弟媳妇出谋划策,裱裱不怕被欺负了...........许七安颔首,走至书房前,敲了敲门。

    “进来。”

    书房里传来王贞文醇厚温和的嗓音。

    许七安轻轻推开门房,采光极好的书房里,宽敞雅致,黄花梨木制的大案后,王首辅寂然而坐,他浑浊而疲惫的双眼,他沉凝又严肃的表情.......种种细节都在昭示着这位老人的状态极差。

    “听思慕小姐说,首辅大人准备辞官?”许七安笑道。

    “知道瞒不过她!”

    王首辅无可奈何的笑了一下:“明日朝会,我会乞骸骨,按照规矩,他会象征性的挽留几次,然后准许我告老还乡。”

    “您是自己想辞官?”

    许七安盯着他。

    王首辅点头:“是。”

    望气术给出的反馈是真话,不曾说谎,首辅大人这是激流勇退啊..........许七安还是问道:

    “为何如此?”

    望气术纸页是见完二叔后,找大儒张慎要来的,没要其他法术,四品及四品以下的法术,对一位道门二品来说,根本不会有效果。

    道门四品金丹,就能万法不侵了,何况二品。

    至于院长赵守那里,那本儒家法术书籍是他唯一的存货,早已被许七安消耗,拿不出其他。

    非要记录的话,倒是可以记录儒家体系的法术,只是三品大儒的言出法随,许七安不敢用,用了,未必能杀死二品贞德,但绝对会让他死翘翘。

    挂逼如他,两次鬼门关之旅后,对儒家的吹牛逼大法有了些许心里阴影。

    “既无力改变,不如辞官。”王首辅淡淡道。

    “只是因为魏公,怕不止于此吧。”许七安皱眉。

    王首辅略有犹豫,摇头道:

    “其中另有隐情,你不必知道,对你没有好处。老夫已然心灰意冷,不愿在朝中久留,可惜这祖宗传下来的江山,要亡于那昏.........”

    王首辅果断闭嘴。

    他辞官当然不只是因为魏渊之事,当今圣上不当人子,当今监正冷眼旁观,他虽位极人臣却只是一介书生,能做什么?

    徒呼奈何!

    既然如此,这朝廷不待也罢。

    只是这些隐秘,许七安一个小小的四品武夫,不必知晓,知道太多,反受其害。

    王首辅心灰意冷的端起茶,喝一口热茶,暖一暖哇凉的心。

    “你知道断粮是元景一手操纵的?”许七安试探道。

    “咳咳.......”

    王首辅惊的噎了一下,剧烈咳嗽起来,这口茶没暖到心窝,烫嘴了。

    “你也知道?”

    首辅大人震惊的审视着他。

    “此来是想请首辅大人帮个忙!”

    许七安内蕴望气术的眼睛,专注的盯着他。

    ...........

    直到黄昏,许七安才离开与临安离开王府。

    送走两人后,王思慕径直走向书房,明亮的烛光从纸糊的格子门里透出来。

    咚咚!

    她抬起手,青葱纤细的手指,扣了两下。

    “进来!”

    王贞文的声音传来。

    王思慕推开门,闻见了一股纸页燃烧的味道,侧头一看,父亲王贞文坐在圆桌边,大腿上搁着一叠书,几幅画,几幅墨宝,正一份份的往脚边的火盆里丢。

    “爹,你在烧什么?”

    王思慕莲步款款,靠拢过去。

    “烧一些年少无知写的东西。”

    王贞文低着头,凝视着火光吞噬纸张,他的双眼也仿佛有火光跳跃。

    “爹,我帮你。”

    王思慕在他身边坐下,不由分说,拿起一幅墨宝,展开,愕然道:

    “这,这是爹你以前写的诗,陛下还夸赞你诗才惊艳呢。”

    王贞文的诗写的很不错,年轻时常常混迹诗会,大半辈子下来,也有几手很得意的好诗。

    这是一首写忠君的七律,写的荡气回肠。

    被元景夸赞后,王贞文很得意,裱起来挂在墙上,一挂便是近三十年。

    “烧了吧。”

    王贞文从女儿手里夺过那幅诗,丢入火盆,火光瞬间高涨,吞噬了这幅年纪比王思慕还要大的墨宝。

    王思慕大急,扭头一看父亲,愣住了。

    王贞文老泪纵横。

    “爹?”

    王思慕颤声道。

    从小到大,她从未见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