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两百四十四章 许七安苏醒(万字大章)

第两百四十四章 许七安苏醒(万字大章) 第1/2段

    京察之年,打更人银锣朱成铸因为试图玷污无罪少女,被铜锣许七安一刀斩成重伤,后因伤势过重,修为半废。

    许七安则被魏渊关进打更人大牢,判处七日后腰斩。

    恰好桑泊案爆发,在魏渊的暗示下,怀庆向元景帝举荐许七安为主办官,元景帝准他戴罪立功。

    桑泊案结束后,许七安从容脱罪,朱成铸的父亲,金锣朱阳心中不忿,投靠齐党,出卖打更人。

    这个报复行为,因为气运之子许七安无意中撞破齐党和巫神教巫师的密谋而告终。

    事件结束后,朱阳被革职,赶出打更人衙门。原本按照魏渊的意思,朱阳是不可能活到现在的。

    但元景帝强行保了下来,给了一个兵部掌故的闲差,一直到现在。

    袁雄踏着木凳下车,抬头看了一眼朱府的匾额,内心感慨万千:“陛下真是布局深远啊。”

    来到朱府大门,自报身份,袁雄目送门房进府。。

    俄顷,身材魁梧,气息内敛的朱阳亲自出门迎接,爽朗的笑容中暗藏着惊诧,道:

    “袁都御史光临寒舍,蓬荜生辉。”

    袁雄笑着点头,“打扰朱大人了。”

    目光看向府内。

    朱阳当即道:“快快请进。”

    两人进了会客厅,朱阳命下人端上最好的茶水,主客抿了一口茶,袁雄问道:

    “令郎的身体状况如何?”

    开口第一句,聊的是这个。阅历丰富的朱阳似乎明白了什么,无奈摇头:

    “犬子当日被姓许的小子斩成重伤,伤了心肺,伤势痊愈后,便落下了病根,断了武道之路。”

    朱成铸当时是初入练气境,修为不算高,捡回一条命已是万幸。

    受这么重的伤,肯定是要落下病根的。修为越高,生命力越强? 换成朱阳自己,那点伤势? 不出三天就痊愈了。

    “他也嚣张不了多久了。”

    袁雄嘿了一声? 开门见山道:“魏渊战死巫神教总坛之事,朱大人想必听说了吧。”

    朱阳眼中闪过快意和仇恨,冷笑道:“死的好? 这就叫天理循环? 报应不爽。”

    朱成铸是他天赋最好的一个儿子? 他曾指望这个儿子继承衣钵,成为下一任金锣,为此倾力栽培。二十三岁便是练气境,将来前途光明一片。

    全毁在许七安手中。

    朱阳是魏渊一手提拔的,从山海关战役时被魏渊赏识? 而后一步步晋升? 踏入四品? 成为金锣。魏渊是对他恩重如山? 但正因如此,他才越恨魏渊。

    鞍前马后效忠了这么多年? 竟不如一个铜锣?

    玷污一个犯官的家眷怎么了,芝麻绿豆的小事? 他魏渊的心却偏向一个外人? 枉顾多年情分。

    当日听说魏渊战死在靖山城,朱阳仰天狂笑,与儿子朱成铸大醉一场。

    “魏渊的报应来了,打更人的报应也要来了。”

    袁雄捏住茶盖,嗑了嗑杯沿,“朱大人,也是你该翻身了。”

    朱阳眯着眼,灼灼的凝视着袁雄:“袁都御史大人,此言何意?”

    袁雄笑眯眯的望着他:“陛下让我接替魏渊的位置,掌管打更人衙门,顺便肃清打更人内部的贪腐之风。众所周知,打更人衙门是魏渊的一言堂,他牢牢拽在手里二十年,外人连个苍蝇都放不进去。”

    朱阳缓缓点头。

    袁雄无奈道:“我虽然要肃清风气,但手下没兵的将军,什么事都做不了。我得留一部分,抓一部分,这就需要朱大人帮忙了。”

    朱阳作为难状,无奈道:“魏渊把我革职,赶出打更人衙门,不过这是我和魏渊的恩怨。与衙门里的兄弟无关,袁大人,你这会让我很为难的。”

    那你当日卖兄弟卖的如此干脆利索?袁雄抿了一口茶,笑呵呵的说:

    “这次来找朱大人,还有一事,当初你父子二人遭魏渊迫害,不得不离开打更人衙门。如今魏渊已死,该平的冤可以平,该反的案,自然也要反。

    “本官打算上请陛下,助你官复原职。也希望朱大人能助本官管理好打更人衙门。”

    朱阳终于露出笑容:“袁大人想留哪些人,想抓哪些人?”

    袁雄悠然道:“自然是贪腐成风之人,本官相信,那些人想来都是魏渊的心腹。”

    两人相视一笑。

    ...........

    打更人衙门。

    巡街的铜锣三三两两,陆续返回衙门。

    宋廷风和朱广孝也在其中,他们是被衙门的吏员召回的。

    原因暂且不知,吏员只说赵金锣召集在外的所有打更人回衙门。

    “赵金锣召我们回来作甚?”

    “可能是有急事,必然是急事。”

    “真是多事之秋啊。”

    铜锣们低声交谈,没有太多言语。

    魏渊的死,对打更人来说是一场难以接受的打击,仿佛一夜之间失去了主心骨。

    以致于连日来,衙门的气氛极为凝重。

    那个男人,尽管平日里从不出浩气楼,可只要他还在,打更人头顶的天,就塌不下来。

    如今已经是炼神境的宋廷风喝了口茶,没来由的想起许宁宴还在时的日子。

    那时候,他,朱广孝还有许宁宴,三个人白天巡街(逛街),趁着午膳休息的一个时辰,进勾栏听曲,那段时间虽然腰包空空的,鸡儿蔫了吧唧的,但却是真的快乐。

    用许宁宴的话说,年少不风流,老来空流泪。

    这家伙明明是个粗鄙的武夫,却总能冒出几句让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觉得很厉害的话。

    上回他说的“到底行不行”,宋廷风至今也没咀嚼透彻,他去勾栏扶持家境贫寒的可怜女子,就问她们:

    “到底行不行?”

    姑娘们总说:“行啊行啊。”

    可当他提上裤子不给银子,姑娘们就不行了。

    许银锣如何靠着这五个字白嫖浮香姑娘大半年,在打更人衙门里,至今还是一个谜题。

    现在,就连浮香姑娘也病故了。

    短短一年间,物是人非。

    兴许打更人还没全部返回,宋廷风和朱广孝在春风堂一坐就是两刻钟。

    宋廷风现在是炼神境了,在打更人衙门里,可谓少有的年轻俊彦,虽然远不如许七安惊艳,但魏渊还在时,衙门打算培养宋廷风。

    每一位天赋杰出,且无太大劣迹的打更人,魏渊都会倾力栽培,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准则。

    不过,宋廷风资历和功劳都不够,所以一直在铜锣职位混迹。

    “广孝啊,下半年能盼的也只有你的婚事了。”宋廷风感慨道。

    原以为过了京察之年,日子会安稳起来,谁想京察只是一个开端,今年发生了太多的事。年初的云州案,年中的淮王屠城案,以及秋收后的这场动荡。

    宋廷风目光透过敞开的大门,望向院内枯黄的树叶,喃喃道:

    “多事之秋,还真是个多事之秋啊。广孝,咱们兄弟俩会挺过去的。”

    愈发沉默寡言的朱广孝“嗯”了一声。

    正说着,演武场传来鼓声。

    “赵金锣在召唤我们。”

    两人当即离开春风堂,与李玉春一起,随着衙门内的一众打更人,朝着演武场集结。

    宋廷风来到演武场,目光一扫,愕然发现集结在此的打更人比预想中的多,那些休沐的,竟都被召集了过来。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他看一眼身边的朱广孝和李玉春,两人也有相同的疑惑。

    春风堂三人沉默入列,等了近两刻钟,忽然听见急促而整齐的脚步声传来。

    闻声侧目,竟是一群刀甲鲜亮的禁军,数量极多,初步目测,至少五百人。

    禁军?宋廷风暗暗皱眉。

    禁军队伍汹涌而入,将打更人团团包围,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众打更人正困惑,便见远处缓步走来几人。

    居中的是一个颇具威严的中年男子,穿着绯袍。他的左边是面无表情的赵金锣,右边那人则是朱阳,朱阳身边是朱成铸。

    别说是李玉春宋廷风和朱广孝,便是其他打更人,见到这对父子,脸色都是一变。

    临的近了,袁雄双手负在背后,来到众打更人面前。

    赵金锣扫了眼下属们,没什么表情的朗声道:

    “奉陛下之命,自今日起,袁都御史接替魏公的职务,掌管打更人衙门,还不快见过袁公。”

    打更人们骚动起来,或面面相觑,或低声议论。

    “狗屎,他凭什么掌管打更人?”有银锣嘀咕道。

    “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罢了,也配执掌打更人?”

    “就算是接替魏公的位置,那也是左都御史刘洪刘大人吧。”

    袁雄眯了眯眼,不动声色。

    赵金锣看了一眼这位新官上任的上级,心里一沉,喝道:“统统闭嘴!你们想造反吗?”

    他愤怒下属不懂得察言观色,新官上任三把火,烧的就是刺头,越不服管束的,越容易杀鸡儆猴。何况,袁雄这次就是来“查案”的。

    赵金锣同样是魏渊的心腹,金锣都是魏渊的心腹,包括朱阳也曾经是。

    他之所以能高枕无忧,不被“株连”,四品武夫的修为是重要原因。

    在大奉,乃至九州任何一个势力,四品都是中高层的人物,尤其武夫,攻击强防御高破坏力大,只要不是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朝廷对四品武夫通常是采取怀柔政策。

    袁雄需要足够多的四品金锣撑场面,于是招安了他。

    在赵金锣看来,既然皇命不可违背,那除了随波逐流,还能怎么做?他在这里守着,总好过把打更人衙门全数交给朱阳。

    朱阳是抱着报复的心态重临打更人,和他是不一样的。

    魏公既然捐躯了,认清现实才是关键。打更人是魏公半身的心血,他至少还能替魏公守一守。

    袁雄对打更人的非议置若罔闻,朗声道:

    “今日午时,有民妇路李氏于午门前,敲鼓告状,状告魏渊敛财无度,诬陷良民,打更人敲诈钱财,玷污她的儿媳妇。

    “陛下龙颜震怒,特命我接手打更人衙门,肃清歪风邪气,惩治以权谋私之人。”

    怒骂声和叫喊声瞬间炸开。

    打更人们不知道陆李氏是谁,但不妨碍他们口吐芬芳。

    魏公敛财无度?

    整个衙门,谁不知道魏公最廉洁公正,一个民妇竟敢状告魏公敛财,迫害她家人,也不想想,她配吗?

    魏公就算真要敛财,难道会像普通胥吏一样,去敲诈百姓?

    铜锣银锣们不傻,立刻意识到有人要构陷魏公。而这个人,多半便是眼前的右都御史袁雄。

    他是魏公的政敌。

    “太吵了!”

    袁雄淡淡道。

    赵金锣正要出声呵斥,朱阳抢先一步,一脚踏出,四品高手的气机汹涌而出,霎时间,在场打更人站立不稳,脸色发白。

    喧哗声顿时一滞。

    袁雄满意颔首,高声道:“本官已经收到秘密举报,绝不姑息贪赃枉法之徒,接下来,报到名字者出列。”

    “张栋梁。”

    没人响应。

    “张栋梁!”

    还没无人响应,打更人在无声的反抗

    袁雄不再说话,轻飘飘的看一眼身侧的朱阳。

    后者心领神会,目光早已锁定人群中的某位银锣,张开手臂,掌心对准那人,骤然一个抓摄。

    一个粗壮的方脸的汉子被迫“挤”出人群,他双脚杵着地,脚尖拖出两道痕迹,竭力对抗,但又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己被拉出来。

    袁雄笑眯眯的说:“本官奉旨办案,违令,便等于违抗圣旨。死罪!”

    赵金锣害怕朱阳再次抢先出手,慌忙抢过张栋梁,抱拳道:“大人,这莽夫无意冒犯,请手下留情。”

    张栋梁脸色憋的紫红,脖颈青筋暴突,沉沉低吼一声:

    “老子不服,赵金锣,不必求他,魏公若还在,他袁雄敢踏入衙门半步?其他金锣还在,朱阳刚回来?我只遗憾当日没有追随我头儿一起出征。他能随魏公战死在靖山城,是幸事,总好过我,死在自己人手里。”

    袁雄淡淡道:“朱大人,打更人是有官职在身的,生杀予夺,都得陛下决定。”

    朱阳点了点头,嘿道:“明白。”

    他气机一拽,把张栋梁拉了过来,一拳捣在这位银锣胸口,噗!张栋梁后背的衣衫登时开裂。

    众人听见了胸骨碎裂的声音。

    张栋梁缓缓萎顿在地,仅一息尚存。

    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烧到了这个可怜虫身上。

    “锵!”

    拔刀声传来,有银锣拔刀了。

    锵锵锵!

    周遭的禁军纷纷拔刀,随时准备镇压打更人。

    朱阳眯了眯眼,跨前一步,以四品武夫之身威慑众打更人。

    “都住手!”

    赵金锣暴喝道:“你们想造反吗,脑子不想要了?”

    “赵金锣。”

    “头儿........”

    打更人们反应很激烈。

    “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他是在清洗我们,不管我们有没有罪,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赵金锣,魏公不在了,衙门里只有你能为兄弟们做主,你不能给这个袁雄当狗啊。”

    “头儿,你忍心看着兄弟们被诬陷吗?”

    至少你们能活........赵金锣额头青筋凸起,一字一句道:“把——刀——收——好——”

    打更人们心凉了半截,有愤怒有不甘有悲凉,仍就不肯收刀。

    袁雄见状,笑道:“诸位的家眷都在京城吧。”

    杀人诛心!

    打更人的录用条件是,祖上三代以上都是京城人士,家世清白。

    为什么?就是防备这些武夫以力犯禁。

    魏公战死,其余金锣要么战死,要么未归,他们便是有心抵抗,也没人撑腰。

    “如果许宁宴还在.........”有人低声喃喃道。

    众打更人恍惚了一下,不由想起了那位挥刀斩腰牌,从此不当官的同僚。

    是啊,如果许宁宴还在的话,以魏公对他的恩情,以他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刚烈性格,朱阳和袁雄还敢这么嚣张吗?

    袁雄等人也听见了,不作回应,也不屑回应。

    朱成铸表情明显扭曲了一下。

    许七安,当初的那个卑微铜锣是毁了他前途的罪魁祸首。

    他对此人恨之入骨,可是短短一年,物是人非,那个卑贱的铜锣已经成为他无法企及的大人物。

    纵使许七安得罪了陛下,依旧不是他能干预、报复的。

    于是,这股复仇烈焰在心中燃烧,却找不到宣泄口,日日灼烧着他的灵魂,让他心性出现轻微的扭曲。

    .........

    “李玉春!”

    “楚洪河!”

    “闵山!”

    “唐有德!”

    “........”

    一名名银锣出列,被解除武装,被禁军双臂拧到背后,捆绑双手。眨眼间,在场的银锣,几乎去了一半。

    那些银锣或面无表情,或冷笑,或吐口水。偏就没有害怕和求饶的。

    名单中没有铜锣,作为打更人的底层,通常来说,铜锣是没站队资格的。

    当然,不代表袁雄不会处理他们。

    这位意气风发的右都御史,朗声道:“打更人衙门遭逢巨变,职位多有空缺,本官值此危难之际接手衙门,手底下正好缺人,需提拔忠良之士。

    “明日黎明前,你们中只要有人写信举报贪污受贿、敲诈百姓的同僚,本官就提拔他。”

    用心险恶。

    在场的打更人们面无表情,不作回应。

    袁雄却知道,猜忌和野心的种子已经在这群人里种下来。

    对于这些铜锣来说,晋升是非常困难的事,既要有相应的修为,也要有足够的功绩。因此,有部分早已是炼神境的铜锣,迟迟得不到晋升。

    但凡有野心,有上进心,谁不想升官?

    现在打更人衙门动荡不安,对一些有野心的,渴望晋升的人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袁雄不再去看沮丧的打更人们,转而望着朱阳和赵金锣,笑道:“两位金锣,随本官去浩气楼观赏一番。”

    他无比渴望进入那里,取代魏渊的位置。

    赵金锣点点头,扫了一眼众打更人,道:“都散了。”

    朱广孝耳边传来宋廷风的嘀咕声:“低头,快低头,离开这里.........”

    情绪沮丧的朱广孝微微一愣,本能的照做,随着同僚们往演武场外走。

    没走几步,他便听见一道声音传来:“站住!”

    众人纷纷驻足,一边心惊胆战,一边望了过去。

    出声喝止的是朱成铸,当初的银锣,在场的打更人几乎都认识他。

    朱成铸不理会其他人,指着宋廷风和朱广孝,咧嘴笑道:“你俩出来。”

    宋廷风心里一沉,硬着头皮上前,道:“朱银锣,恭喜朱银锣官复原职,朱银锣喊小的有何事?”

    他向来是个八面玲珑的,说起阿谀奉承的话,眉头都不皱一下。

    朱成铸露出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高声道:

    “袁公,我要举报,这两人贪赃枉法,卑职亲眼所见。”

    宋廷风吓的脸色一白。

    袁雄微微颔首,道:“那就交给朱贤侄处理吧。”

    他没有停顿,与两名金锣继续往并肩走着。

    赵金锣看向朱阳,善意提醒:“那两人,是许七安的至交好友。”

    这既是在警告朱阳,也是在保朱广孝和宋廷风两人。

    朱阳尚未说话,袁雄便已开口,淡淡道:“魏渊死了,没了这个靠山,你道许七安还能蹦跶多久?”

    朱阳跟着笑了笑。

    赵金锣不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