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两百四十一章 魏渊的往事

第两百四十一章 魏渊的往事 第1/2段

    不用旁人回答,努尔赫加就知道了那个操纵“飞剑”破攻城车的年轻人是何方神圣。

    城头欢呼的士卒,已经告诉他答案。

    许银锣!

    许七安!

    京察之年崛起的人物,大奉最耀眼的新秀,不,说新秀并不合适。

    他的成就,他的影响力,说一声大人物不过分。

    努尔赫加“呵”了一声:“据说这许七安是魏渊的头号心腹,他能有今时今日的成就,全靠魏渊一手提拔。可惜楚州屠城案中,此人被剥了官身。

    “没想到啊,魏渊死后,他竟亲自来玉阳关了。啧啧啧,果真是和魏渊情深义重。”

    苏古都红熊眯着眼,审视着城头的年轻人:“此子修为不差,据说金刚神功让四品武夫望尘莫及。”

    交谈间,两人都清晰的察觉到大奉守军的士气高涨,斗志勃发。。

    此子竟有此等声望.........努尔赫加皱了皱眉,佩刀高举,喝道:“攻城!”

    第三座万人步卒冲锋,如蚁群般涌向玉阳关。

    “红熊,随我上城头会一会这位大奉的许银锣。”努尔赫加朗声道。

    苏古都红熊知道他是要尝试斩杀那大奉银锣,打消大奉士卒重新掀起的士气和斗志。

    “正有此意!”

    独眼的红熊大笑道。

    两骑冲出阵列,绝尘而去。

    在两位领军者身后,跟随着三十多位武者,修为有高有低,但最低的也是六品铜皮铁骨,可以依靠肉身在万军之中滚一滚的强者。

    没到铜皮铁骨境的,都没资格冲锋陷阵。

    城头,守将们心神一凛,普通士卒的攻城尚还好说,高品武夫的攻城才是最头疼的,尤其在敌我高品数量悬殊的情况下。

    高品武者冲上城头大杀一气,纵使有己方的高手阻击,打退,一场大战下来,周边的守卒也死伤大半了。

    一位将领喝道:“准备神机弩!”

    早有准备的士卒推出一架架模样古怪的车弩,这些车弩与寻常床弩不同,它有着巨大到夸张的发射桶,发射桶表面是一排排发射孔。

    这是专门针对高品武者的,它的攻击力不比床弩差,但它的覆盖范围,是床弩无法比拟的。

    覆盖式打击,针对的是高品武者对危机的预警。

    这种神机弩的造价,是床弩和火炮的十倍。

    “发射!”

    刹那间,不单是神机弩,火炮、床弩也在开火,目标是来势极快的,以努尔赫加为首的敌方高手。

    努尔赫加从马匹上腾跃而起,打出一道道拳劲,打散劈头盖闹射来的弩箭。

    他身后的高手顿时没了后顾之忧,骁勇冲锋。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抓住努尔赫加的双肩,是一只模糊的,展翼的巨鸟。

    努尔赫加打散第一波火炮和弩箭? 望着城头? 哂笑道:“大奉就这点火力?不妨来的更猛烈一些。”

    炎国士卒的士气大振,喊杀声骤然激烈,不顾一切的攻城。

    守城的将领们脸色一沉,他们看见自己周围的士卒? 露出了惧意。

    当是时? 城头“轰”的一响,一道金光砸向努尔赫加? 砸的他在空中狼狈翻滚,堪堪于远处稳住身形。

    李妙真召来飞剑,让它浮在许七安脚底,拖着他浮在半空。

    许七安手持太平刀? 纵声回应:“炎国第一高手?就这点实力吗。”

    这回轮到大奉士卒爆发欢呼? 高喊许银锣。

    将领们松了口气? 只要许银锣还在? 大奉士卒就不缺士气。

    努尔赫加拍了拍胸口,道:“五品........”

    巨鸟虚影双翅一震,带着他从天而降? 扑向许七安。

    “妙真!”

    无法腾空,在空中交手必输的许七安大吼一声。

    李妙真心领神会,操纵飞剑将他送回城头。

    另一边,古都红熊腾空而起,一气上城墙,其余高手则徒手攀爬城墙,这是火炮和床弩的射程死角。

    李妙真瞳孔退去颜色,化作琉璃之色,她抬起手,掌心对准苏古都红熊。

    下一刻,苏古都红熊的佩刀叛变,把刀锋对准了主人的咽喉。

    他的铠甲叛变,发出格拉拉的响声,要把苏古都红熊勒死。

    苏古都红熊气机一震,将铠甲震成碎片,嗤嗤连声,碎铁片嵌入城墙,嵌入周遭守卒的身体里。

    他狂奔着杀向天宗圣女,撞飞沿途的所有士卒。

    李妙真翩然跃起,脚踏飞剑,呼啸如风。

    她竖起剑指,以元神之力驱使法器的手段,驱使散落在城头的兵器,召来两拨规模庞大的钢铁洪流。

    苏古都红熊哂笑一声,双膝一沉,骤然腾跃,四品武夫的体魄顶着两拨交汇的钢铁洪流,在火星四溅中,坚定不移的扑向李妙真。

    一道黑影从侧面冲起,斜斜撞向苏古都红熊。

    那是张开泰。

    两人纠缠着飞出去,在城头撞开一个又一个坑洞。

    苏古都红熊掐住张开泰的脖颈,右拳凝聚四品拳意,轰然砸在他的面门。

    当!

    张开泰七窍流血。

    “狗娘养的蛮子!”

    张开泰不苟言笑的脸庞骤然狰狞,剑指点在苏古都红熊的胸膛,倾斜出煌煌剑意。

    苏古都红熊被这道无匹剑意打下城头,砸死一圈的己方步卒,他胸口血肉模糊,疼的脸色扭曲。

    猛的一跃,又杀了上去。

    ...........

    “叮!”

    许七安拔出太平刀,斩断努尔赫加的佩刀,同时抬起脚,猛的踹在努尔赫加腹部。

    炎君不可避免的后退,他左手握住许七安的脚踝,右肘对准膝盖,猛的下击。

    当!

    天地间,一声洪钟大吕。

    灿灿金光巍然不动,许七安顺势高踢腿,踢的对方踉跄后退,咧嘴道:“差了点。”

    “是吗!”

    努尔赫加周身血光缭绕,本就是四品巅峰的高手,气势再上一层。

    下一刻,许七安宛如炮弹般飞了出去,沿途撞散众多守城士卒。

    他双脚在地面滑出十几米,堪堪稳住身形。

    努尔赫加轻啸一声,周边的尸体受到召唤,纷纷爬起,疯狂的攻击守城士卒。

    他本人则再次消失不见,他本人则突兀的出现在许七安面前,一拳打向面门。

    许七安似乎早有察觉,轻轻侧头避开,太平刀光芒爆起,在这位四品巅峰高手的手臂斩出一道血痕。

    心剑威力爆发,震荡对方元神。

    “好刀!”

    努尔赫加丝毫不受影响,望向太平刀的目光充满炽热,然后,他一个头锤撞上来,许七安头疼欲裂,又一次倒飞。

    刚才那一头锤,混合了四品巫师强大的元神之力。

    当当当........

    努尔赫加的拳头如暴雨般落下,打的许七安节节败退,打的金色的光浪荡漾。

    “确实是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努尔赫加皱了皱眉。

    许七安持刀冲锋。

    努尔赫不慌不忙,加张开手掌,那里握着许七安的一片衣角:“死!”

    咒杀术!

    纸页燃烧,一颗虚幻的金丹从许七安头顶升起。

    一颗金丹破万法!

    道门金丹。

    早知道对方是高品巫师,许七安自然会防备着他的咒杀术。

    两道交错而过,许七安回身,抖了抖刀上的血迹。

    努尔赫加低头,腹部出现一道夸张的伤口,肠子隐约挂出,他轻轻一抹,血光闪烁见,伤口便恢复的七七八八。

    他似乎被激怒了,口中轻啸,许七安周边死去的士卒,突然活了过来,不顾一切的扑击,张嘴撕咬他。

    努尔赫加趁势发起冲锋,抓住那一刹那的机会,成功贴身许七安。

    两名掌控化劲能力的武夫快速交手,他们身体时而扭曲出诡异的姿态躲避攻击,时而无视惯性的连续出拳。

    外人无法看清他们的招式,看不清他们的动作,只听见一声声肉体碰撞的巨响。

    某一刻,终归只是五品化劲的许七安,气力凝滞之际,额头遭了炎君一拳,紧接着便遭受到了可怕的,连绵不绝的打击。

    高品武者抓住先机,是能一套连死其他体系的。

    根本不会给人喘息的机会,因为他们掌控化劲的能力,无视惯性,招式完美衔接。

    两道刀光腾起,两名将领一左一右夹击努尔赫加,打断了他狂风暴雨般的铁拳。

    呼,呼.........

    许七安剧烈喘息,只觉浑身都疼,喉中腥甜,比力量,比气机,他都差了四品巅峰很大一截。

    何况对方还是双体系。

    怎么办?双体系的四品巅峰,是三品之下最强一档,肉身和元神没有短板,能飞,能操纵,防御强大,贴身肉搏可怕无比,还有巫师的血灵术修复伤势。

    我该怎么打,我该怎么打才能杀了他.........

    念头刚起,一道黑影被砸了过来,那是刚才出手支援许七安的将领。

    许七安探手捞住他,以巧劲卸力,发现这位将领浑身骨骼尽碎,已经无力再战。

    中年将领咧嘴,满口血沫,喘息道:“许银锣,我,我尽力了,这狗杂碎太强了.........”

    许七安点点头:“别说话,休息吧,剩下的交给我。”

    此时,城头战况激烈,随着努尔赫加率高手破城,底下攻城的敌军压力大减,陆续的,不停的有敌军士卒攀上城头,与大奉军队展开厮杀。

    尤其苏古都红熊,他依仗四品巅峰的体魄,硬抗李妙真和张开泰的攻击,在城头大开杀戒,肆意破坏。

    纵使自身不断受伤,但与他而言,先破坏一通,杀不过逃走便是。

    毁了大奉军队的守城法器才是王道。

    不行,不能让他们这么杀下去了,损失太惨烈,对将士们的士气是巨大的打击,行军打仗,最怕的就是消极..........

    必须打退他们,必须打退他们...........

    我有洛玉衡的符剑,可以杀他,但它在地书碎片里,要取出它,动作太明显,努尔赫加是四品巅峰武夫,他肯定会有防备。

    心里想着,许七安还是明目张胆的探手入怀中,轻扣玉石小镜背面,取出一页纸张。

    “魏公打到你炎国国都,杀了那么多人,炎国还有多少兵?这次攻城,把剩下能打的,基本都召来了吧。”

    许七安试图说话转移注意力:“你努尔赫加是赌上炎国的国运了么。”

    努尔赫加冷哼一声,没有反驳,因为这是事实。

    其实八万大军里,大部分都是康国的军队,炎国士卒占不到三成。

    因为实在没那么多兵了,魏渊几乎打残了炎国。反倒是康国,因为临海,没有被魏渊率铁骑践踏,兵力保存尚算完整。

    这一战打完,炎国至少五十年才能恢复国力,而这场攻城战若是败了,几乎就此一蹶不振。

    这次攻城,努尔赫加没有调动飞兽军,国君不是赌徒,他要给炎国留一支王牌部队,留一点种子,尽管这支部队数量不多。

    努尔赫加心痛如绞,然后盯着他的手,“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许七安无所谓的抖了抖纸页:“你不是看见了吗。”

    努尔赫加摇头:“不,我说的是另一只手,刚才什么东西藏那里了。”

    艹.........许七安心里暗骂一声,迅速燃烧第二页纸张,沉声道:“禁杀生!”

    佛门戒律。

    就在这时,一道虚幻的黑影降临在努尔赫加的头顶,隐约是个僧人。

    努尔赫加沉声道:“无效。”

    当年山海关战役时,努尔赫加杀过不止一位僧人,他召唤僧人的英魂,可比许七安要迅速便捷许多。

    但努尔赫加拆招后,快速暴退,但他预料错了,许七安根本不准备对他使用杀手锏,转身狂奔,而后跃出城墙,过程中,大吼道:

    “妙真,带我过去。”

    飞剑呼啸掠空,许七安踩着飞剑掠过城头,目标是苏古都红熊。

    “红熊!”

    努尔赫加脸色一变。

    他不知道许七安有什么手段,但刚才那小子握住那个东西的瞬间,他便心神不宁,武者对危机的直觉异常敏锐。

    他尚且如此,何况苏古都红熊。

    苏古都红熊正杀的兴起,不断屠戮大奉士卒,毁坏火炮和床弩,心中警兆大升,听到努尔赫加的提醒,他本能的想跃下城墙,不做犹豫。

    但天宗圣女比他更快一步,操纵飞剑迎接许七安的同时,她已阴神出窍,发出无声的尖啸。

    包括张开泰在内,周边武夫、士卒脑海嗡的一震,刹那的眩晕。

    仅是刹那。

    “吼!”

    一声震耳欲聋的狮吼响起,无缝接续。

    踩着飞剑的许七安逼近,朝苏古都红熊甩出了符剑。

    煌煌剑气浮于天地之间,苏古都红熊眼里映出剑光,他的眼神,他的表情,露出了深切的绝望。

    下一刻,万念顿消。

    洛玉衡的剑气直接带走了他半截身躯,胸口以上保存尚好。

    许七安一跃而下,站在墙头,摄来苏古都红熊的头颅,高高拎起。

    他深吸一口气,爆发出雷霆般的怒吼:“敌酋已死,众将士,杀敌!”

    城头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大奉守军,上至将领,下至士卒,此刻,热血沸腾。

    下方,敌军一片大乱,尤其康国步卒,他们看见自己的首领被斩后,有的悲恸大哭,有的开始撤退,仓皇逃窜。

    先前气势如虹,此时丧家之犬。

    “许七安!”

    努尔赫加脸色阴沉似水,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

    第一轮攻城,康国军队的最高首领就死在城头,这固然是极大的损失,但真正糟糕的是溃散的士气。

    两国联军凝聚起来的士气,被许七安那一剑,打消了大半。

    沙场征战,士卒全靠一口士气撑着,兵败如山倒,指的就是这口气没了。

    “我看你还有多少底牌!”他咬牙切齿的说。

    “你尽管来,老子底牌多的是。”

    许七安隔空挑衅道。

    努尔赫加不再废话,跃下城头,召来巨鸟虚影,带着他返回阵营。

    康国士卒的军心已经乱了,继续攻城只是送死,他必须先回去稳住军心,重整旗鼓。

    好在他这位炎君的声望、武力,都远胜苏古都红熊,有他在,大军就能稳住。

    咚!咚!咚!

    鼓声如雷,敌军大规模撤退,丢下近五千名士卒撤退。

    .............

    残阳似血。

    大奉守城军在如血的夕阳里,沉默的清理着敌人和同袍的尸体,清理着残肢断臂。

    民兵背着军备上城头,补充弩箭和火炮,修补残破的城头。

    第一轮攻城,就打的如此惨烈。

    血染城头。

    但士卒们眼里有光,因为他们有信仰,有主心骨。

    洛玉衡的符剑用完了,我为数不多的底牌耗尽...........许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