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两百四十章 攻城

第两百四十章 攻城 第1/2段

    当仇恨的情绪渐渐平复,许七安重新审视这场战役,忽觉脊背发凉,心里冒起森森寒意。

    以他的逻辑推理能力,听完张开泰的描述,脑海里已经复盘了这场战役。

    这场战役的核心是巫神。

    以巫神为核心,展开的博弈和战争。

    援助妖蛮只是表面理由,魏渊真正要做的是对付巫神(原因未知),而先帝和巫神教则是要保巫神。

    巫神教据此做的布局是:

    先帝在背后拖后腿,等大军进入敌境后,便切断粮草,断大军的补给,消磨魏渊的兵力,把大奉士卒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随后,两位三品灵慧师,一位一品大巫师,一位二品渡劫,做最后的收局。只要魏渊兵力削弱到一定程度,他们必然出手。

    而魏渊的应对方式是一路屠城,以战养战,在没有粮草和军备补给的情况下,一直推到炎国腹地,兵临国都。

    接着,他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走水路绕敌背后。。

    从这里来看,魏渊是预料到朝廷会拖后腿的。所以他一开始就准备打快战,不留后路,不要补给,就地搜刮以战养战,直接推到巫神教大本营。

    最后的大决战,魏渊面对四名超级高手,如果他仅是二品武夫,根本不可能打败四人,更不可能与巫神搏命。

    这一点魏渊也考虑到了,他是有依仗的,他的依仗就是儒圣。

    “所有人都以为这场战役是驰援妖蛮,维系平衡,谁能想到背后还有更深的目的..........巫神教将计就计,请君入瓮。魏公也将计就计,召唤儒圣,荡平巫神教总坛,这其中的博弈和算计,真是让人头皮发麻啊.........”

    许七安心里喃喃自语。

    他还几点疑惑没有解开,比如魏公既然是一位合道境的武夫,是非人层次的可怕强者,他为什么这么多年要韬光养晦,对外宣布自己没有修为? 是个普通人?

    又比如? 先帝为什么要联合巫神教杀魏渊,虽说一位二品的臣子? 确实让人忌惮到头皮发麻。但与虎谋皮就能落得了好?

    以魏渊和皇后的关系? 先帝只要捏着这个把柄? 就有谈判的筹码。而且,上头还有一个监正在俯瞰着,想要维持大局稳定,并不困难。

    相反? 把自己国家的士卒、将领? 主动送到敌人虎口? 后患明显更大。

    许七安想到一句耳熟能详的话:陛下何故造反?

    这就是他此时的疑惑。

    最后一点? 魏渊不惜抱着战死的觉悟? 攻陷巫神教总坛? 究竟是为什么?

    原来我连为他收尸的能力都没有..........许七安心里一痛。

    思绪起伏中? 他深吸一口气:“魏公,一直在韬光养晦?”

    张开泰“嗯”了一声? 目光出神的望向军帐口? 缓缓道:

    “山海关战役后,魏公与陛下进行过一次密谈,随后就自废了修为。当时我们无法理解,现在也无法理解,没想到魏公早已暗中重修武道,尽管他战死了,但我依旧很欣慰,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能以盖世强者之姿战死沙场,我对魏公,无憾了。”

    许七安又问道:“除了杨砚和姜律中,你是唯一活下来的金锣,以后有什么打算?”

    “做了打更人,一辈子都是打更人。”张开泰侧了侧头,看向他:“你呢?”

    回应他的是沉默。

    这时,一名副将急匆匆的奔来,脸色惶急,大声道:“指挥使大人,斥候来报,炎国与康国集结八万人马,朝玉阳关而来,最多半个时辰,就会兵临城下。”

    张开泰脸色一变,“领军的人是谁?”

    副将沉声道:“炎君,努尔赫加。”

    张开泰一愣,陷入了沉默,他吩咐道:

    “召集千夫长及以上的将领过来议事,让所有士卒上城墙,让民兵立刻去仓库搬运守城器械、军备........”

    他熟练的下达一条条指令,不慌不忙,但严峻的神色说明这位金锣内心分外沉重。

    俄顷,十几名身披铠甲,挎着腰刀的将领踏入军帐,朝许七安和张开泰拱手,各自入座。

    大概是知道了炎康两国大军即将兵临城下的消息,将领们一个个脸色严肃,并没有和许七安过多寒暄。

    张开泰环顾众人,沉声道:“炎康两国的反扑来了,如此看来,巫神教是要与我们大奉不死不休。”

    在场都是经验丰富的将领,对战争有敏锐的嗅觉,撤回玉阳关后,曾经做过局势分析。

    巫神教在此战中损失惨烈,连破七城,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善后,在这样的情况下,正确做法是一边部署军队,修缮那些被攻破的城池,一边派斥候盯紧边境。

    短期内不可能轻启战事,反之,则意味着巫神教要与大奉不死不休。

    “我们的兵力不够啊.......”

    “粮草也不够,陈婴杀完户部那些狗官,才知道粮草根本没运过来,户部那些狗官刻意隐瞒了我们。”

    “通敌叛国,就该满门抄斩。兄弟们在前头拼命,这些狗官在背后捅我们一刀,狗娘养的。”

    张开泰敲了敲桌面,把话题纠正回来,说道: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守住玉阳关,然后发塘报给朝廷,让朝廷迅速派兵支援。但粮食是个问题,仓库里的粮食支撑不到援兵到来。”

    一位将领沉吟道:“豫州自古便是产粮之地,当地百姓不会缺粮,可以向他们征粮。我们现在信不过那些狗官了,咱们自己派人去征粮。”

    张开泰皱了皱眉:“这不合规矩,百姓也未必愿意。届时,别落一个横征暴敛的骂名,主动给了文官弹劾我们的把柄。”

    “他们会愿意的。”

    这位本地的将领一字一句道:“四十年前那笔债,朝廷忘了,但我们三州的百姓不会忘。”

    粮草的事告一段落,将领们转而讨论起兵力问题。

    一个个愁眉不展。

    “以朝廷调兵的速度,咱们这一万六千多人,能守住吗?”

    巫神教不比蛮族,蛮族攻城全靠尸体来堆,巫神教是有攻城器械的,一小部分是自己制造,一部分是暗中偷运的大奉器械。

    山海关战役中,巫神教痛定思痛,总结了战败的原因,认为大奉能叱咤九州,重型杀伤武器是最重要的依仗。

    于是暗中勾结大奉官员,侵吞军备,然后拆卸,学习模仿..........这么多年下来,他们也学着制造了许多攻城器械。

    包括火药。

    不过巫神教没有术士,他们制造的那些攻城器械、火炮和车弩,都是凡物,而大奉的是法器,杀伤力不可同日而语。

    “守不住也要守,巫神教就是纸老虎,这波打退他们,我们赢。打不退他们,也要打疼他们,打的他们元气大伤。就像山海关战役一样,让他们一蹶不振二十年。”

    “大不了一死嘛。”

    说着说着,张开泰的副将看了眼直属上司,沉声道:

    “陈婴这狗东西,擅自离营,现在我们四品高手数量屈指可数,很难挡住他们了。我记得努尔赫加是四品,武道和巫师体系的双四品。”

    这句话,让在座的将领眉头紧锁,气氛凝重。

    “笃笃......”

    许七安敲了敲桌案,吸引来众人的注意,问道:“武道和巫师双修?这个努尔赫加是什么人物。”

    说实话,他如今也算见多识广,却极少遇到这类双体系的人物。

    有些惊讶。

    修行那么困难,在一个体系里摸爬滚打,已经很不容易,哪还有多余精力修炼别的体系?

    张开泰回了他的提问:“巫神教附属国的王位传承,与我们中原不同。炎靖康三国的制度中,政务交由臣子处理,国君手握兵权,所以历代国君,都是骁勇无匹的武夫,也是沙场征战的老将。

    “而在两者之上,有巫神教的三品高手充当国师。国师不过问军政,但却是国家权力最大的人。除了不能废立国君,国师有一切事务的决定权和否定权。国君,其实更像是掌控一国兵力的统帅。”

    难怪,靖国的国君夏侯玉书被誉为仅次于魏公的帅才,我就纳闷了,这一个两个的,当皇帝都是副业?还特么真是副业...........

    许七安恍然的点头,大致明白了神权至上的阶级制度。

    张开泰继续道:

    “努尔赫加是当代炎君,他的统筹能力或许不如夏侯玉书,但论个人战力,两个夏侯玉书也不是他的对手。努尔赫加不仅是四品巅峰,还是双体系的四品巅峰。

    “出征之前,我们甚至已经做好用两个,或三个四品去换掉他的准备。谁想.........”

    谁想我们连炎都都攻不下。

    许七安冷静的扫了一眼在座的将领,见他们神情凝重,似乎因张开泰的讲述,而产生些许消极和沮丧,当即点头,没有再问。

    听着战友讲述敌人的强大,是一件很打击士气的事情。

    战争方面,许七安没有经验,便不再参与,半闭着眼,思索着。

    他的沉默,倒是让几个知道许银锣是兵法大家的将军非常失望。

    双体系的四品巅峰,有点难搞啊..........许七安在心里权衡再三,发现自己并没有能力战胜对手。

    首先,不同体系的手段叠加,能产生质变的效果。就像许七安当初凭借儒家的法术书籍,暂时成为“全才”,以一人之力,压服李妙真和楚元缜。

    而当时,他的比两人要低两个品级。

    其次,四品也是有强弱的,李妙真这样晋升四品半年的后起之秀,遇到哪些四品巅峰级的强者,基本是被按着捶。

    双体系的四品巅峰,什么概念?

    三品之下,能打他的不多。

    “我的天地一刀斩加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