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三百三十五章 魏渊的底牌

第三百三十五章 魏渊的底牌 第1/2段

    刻刀刺入心脏,萨伦阿古难以遏制的发出嘶吼声,像是在承受着地狱业火的煎熬,声音凄厉苍凉。

    “以大巫师的滴水不漏,作战前想必有为自己卜过一卦吧,是否上上大吉?若非有监正帮我屏蔽刻刀,遮掩天机,想暗算大巫师几乎不可能办到。

    “术士脱胎于巫师,也只有术士能对付巫师的卦术。没有监正的帮忙,想打你们,太难。”

    魏渊刻刀一点点挺进萨伦阿古的心脏,让他体内灵力疯狂倾泻,让他身体机能在刻刀的侵蚀下,飞速湮灭。

    仅仅两三秒,萨伦阿古就苍老了二十岁,形如枯槁,随时都会“寿终正寝”。

    局势突兀逆转,两名三品灵慧师神色狂变,默契的做出相同的应对方式,双掌分别对准萨伦阿古和魏渊。

    i

    左掌红芒阵阵,激发萨伦阿古的生机,抗衡儒圣刻刀的侵蚀。右掌隔空对魏渊发动咒杀术。

    “哼!”

    魏渊探出左掌,箍住大巫师的脖颈,右手则拔出刻刀,从侧面捅向萨伦阿古的脑袋。。

    先用刻刀的力量消磨身体的机能,使其无法反抗,再用刻刀摧毁对方的元神,彻底让这位一品大巫师魂飞魄散。

    当是时,剑光一闪。

    噗!

    鲜血飞溅,魏渊错愕的看着自己的手臂斩断,鲜血喷涌如泉。

    斩断的手臂,连带着儒圣刻刀,一起被一只手握住。

    这是一只金光与乌光交缠的手臂;从萨伦阿古眉心探出手的手臂。

    魏渊皱了皱眉,毫不犹豫的后撤,远远拉开距离,凝立虚空,审视着萨伦阿古。

    咔擦咔擦.......血肉交织蠕动,骨骼再生,一条全新的手臂凝聚。

    呼!魏渊吐出一口气,护体神光重新覆盖身躯,凝成铜皮铁骨。

    方才手臂被斩,并非他防御不强,先前示敌以弱,被三位高品巫师以鲜血为媒介施展咒杀术,魏渊当场重伤,武夫引以为傲的体魄破功。

    随后抓住战机,出其不意,以儒圣刻刀袭击大巫师萨伦阿古。

    这一系列操作既要示弱,又要抓住转瞬即逝的时机,容不得魏渊恢复铜皮铁骨。

    只是没料到? 对方亦有后招。

    萨伦阿古体内,缓缓钻出一个身穿龙袍的男子? 五官端正? 眉毛略浓,一双眼睛充斥着深深的恶意。

    细看之下? 这位龙袍男子身体无暇如玉,金辉与乌光在他体表交缠,既神圣又邪恶。

    阳神!

    先帝贞德!

    “知道你魏渊擅谋? 敢打到靖山城? 多半是有依仗的。你陪我玩了这么久,我也陪你玩了这么久? 咱们啊,不就是想看看对方有什么底牌嘛。”

    萨伦阿古笑眯眯道:“儒圣刻刀,想不到你也能使用儒圣刻刀,啧啧? 你魏渊竟还是个心系苍生之人。”

    他体表血芒闪烁? 胸口血肉蠕动? 转瞬间恢复如初,皮肤皱纹褪去。

    但是,这位一品大巫师的气息? 终究是衰弱了许多。

    正如魏渊的气血,此刻已跌下三品巅峰。

    咔擦,咔擦........

    龙袍男子撕咬着魏渊的手臂,连骨带肉一同嚼碎,咬的咔吧作响。

    “滋味还不错,想必你的气血更不错。”

    龙袍男子一边笑着,一边把儒圣刻刀握在掌心,充满污秽的,堕落的浓稠液体涌出,一点点侵蚀儒圣刻刀,磨灭它的灵性。

    正如当初地宗道首短暂的污染镇国剑的灵性。

    魏渊深深的看着他,似有悲伤,似有失望,长长叹息一声:“原来是你,真的是你!”

    贞德帝嘿了一声,嘴角勾起残忍阴狠的笑意,看了眼被黑色浓稠液体一点点覆盖的儒圣刻刀,道:

    “我需要点时间来封印它,你也需要点时间来恢复,看在过去君臣二十多年情谊的份上,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

    萨伦阿古没有反对,他的伤势比魏渊只重不轻。

    “平远伯操纵的人牙子组织,是在为你效力吧。”魏渊说道。

    贞德帝点头,讥笑道:“你自诩为国为民,但如果不是你对平远伯步步紧逼,我就不会设法除掉他,楚州屠城案也许就不会发生。”

    “然后容忍你继续蚕食无辜百姓的性命?”

    魏渊大大方方的取出一枚瓷瓶,“啵”一声弹开木塞,把补气的丹药全数灌下。

    几秒后,他脸色恢复红润,叹息着说道:“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龙袍男子笑容狰狞,说道:“贞德26年,地宗道首污染了我。”

    顿了顿,他眺望着远处的弥漫的战火,缓缓道:

    “我的身体一直不好,那些能生死人肉白骨的灵丹妙药,于我而言,没有太大作用。一国之君,气运加身,能活多久,其实早有定数。

    “以前我并不觉得长生有什么好,生老病死,天地规律。但随着年纪增长,我开始畏惧死亡,渴望长生。但儒圣都无法对抗天地规则,何况是我?

    “直到贞德26年,地宗道首污染了我。他告诉我,人间君王无法长生,纵使超品也改变不了这个结局。但他可以让我活的更久,远比正常君王要久。

    “那时候我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我没能经受住他的蛊惑,便同意了。”

    魏渊眯了眯眼,道:“所以,贞德26年,你把淮王给吃了。”

    贞德帝脸庞泛起极端的邪恶,摇着头:

    “不,是同化,我炼化了他的魂魄,接收了他的记忆。他既是我,我既是他,这才是一气化三清的奥秘之一。

    “只是夺舍的话,肉身和元神是不契合的,后患无穷,相当于断绝了修行之路。我怎么会做这种自断后路的事。

    “遗憾的是,我并非正统的道门中人,纵使有地宗道首助我,强行炼化淮王元神后,我的本体主魂,依旧出现了残缺。”

    没有地宗道首这位二品的帮助,他不可能施展一气化三清之术。

    魏渊思索了一下:“那元景呢,元景也是那时候被你吞噬了?”

    贞德帝摇着头,嘿然道:

    “他们兄弟俩本该在那时一起与我同化,但我说过了,炼化淮王魂魄后,我的主魂没能修复那部分剥离出去的魂魄,出现了残缺。

    “这样的情况下,我又如何再吞噬元景?只好改变计划,让地宗道首以道门迷魂大法,抹去了元景的这段记忆。接着,在他识海里埋下了魔念的种子。

    “而我,作为一切准备后,假死退位,藏入开辟出的地底龙脉中,那里是唯一能避开监正注视的地方。我静静蛰伏着,在等待机会,等待炼化元景的机会。

    “出乎我预料的是,元景以我为鉴,不再放权首辅,一边励精图治,一边权衡各党。大奉国力蒸蒸日上,气运加身之下,我根本没有机会吞噬他,直到你的出现.........”

    魏渊一愣。

    “你忘了?”

    贞德帝盯着魏渊,嘴角的弧度一点点夸大,一点点夸大:

    “元景6年,北方的独孤将军逝世,你亲自带兵出征,打退蛮族大军,从此一鸣惊人。你不妨再想想,你是为什么才出征的?”

    魏渊瞳孔一下子放大,如遭雷击。

    “哈哈哈.......”贞德帝狂笑起来:

    “堂堂大奉皇后,母仪天下的皇后,竟然与宫中宦官对食,而那个宦官,还是她入宫前的青梅竹马。哪个男人能承受这样的打击,何况是元景这种刚愎自用的皇帝。”

    他笑的猖狂,笑的肆意,笑的前俯后仰。

    “从那时起,元景识海里的魔念终于复苏,慢慢的侵蚀着他,污染着他。元景当时之所以不杀你和皇后,是受了魔念的影响,便的阴冷狡诈,了解你与皇后道往事后,改变心态,想借皇后来控制你。

    “而后便是山海关战役,那场战争动摇了大奉国运,山海关战役的尾声,我趁机炼化元景,取而代之。

    “取代元景后,我痛定思痛,不再碰女色,潜心修道。一边炼丹服饵,一边让平远伯继续劫掠人口。四十余年,终于修出阳神,踏入二品渡劫期。魏渊,你说我要不要感谢你?”

    真正的元景,早在二十年前便不在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