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两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

第两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 第1/2段

    深夜,北境的夜晚,荒凉中透着刺骨的寒冷。

    侧卧在篝火边打盹的许新年定期醒来,双手按在两名士卒的肩膀,低声念诵:“热血沸腾!”

    两名士卒舒服的呻吟一声,不再向之前那样蜷缩着取暖,睡梦中露出了微微的满足。

    妖蛮和大奉联军被靖国重骑兵冲散,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携带,比如口粮,比如生活用品。

    没有了帐篷,没有了床铺被褥,在入秋的北境,露宿是很艰苦的一件事。士卒们甚至会造成风寒,染病去世。

    缺乏物资的情况下,染病就等于死亡。

    所以,许二郎会在深夜里定期苏醒,为士卒们施加驱寒暖体的法术。

    他已经是八品的仁者,这个境界的儒生除了体魄比常人强健,再就是掌握了言出法随的雏形。

    语言就是力量!

    许二郎可以在一定程度的范围里,给目标施加任何状态,或虚弱,或勇气,或减轻伤痛..........

    所谓的一定程度,就是要保持合理性。

    具体举例的话,许二郎现在的水平,只能让士兵激发潜能驱寒。。而如果是赵守院长在此,他高歌一曲:大漠美景,三月天嘞~

    周边的气候就会从秋季变成春季,并保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逐一为士卒们施加驱寒法术后,许二郎神色难掩疲惫,从怀里摸出一块肉干,用力的撕咬。

    这时候,他才发现楚元缜并没有睡,这位状元郎背靠着马车而坐,脚掌陷入地面,抠出了深深的坑。

    脸色也不对劲,嘶,一个大男人竟有如此复杂的表情..........许二郎爬起来,走过去,在楚元缜身边坐下,道:

    “怎么了,从刚才传书后,你的脸色就很不对劲。”

    “我只是觉得,人和人之间的信任,突然就没了.........”

    楚元缜一脸自闭的表情,看着许辞旧,欲言又止一番后? 低声道:

    “二郎啊,我以前跟你说过很多奇怪的话,做过奇怪的事,希望你不要介意。现在回想那些? 我就浑身冒鸡皮疙瘩? 只觉得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i

    许二郎想了想,道:“你指的是站在街边莫名其妙的冲我笑?”

    楚元缜如遭雷击:“别? 别说........”

    真相很明显? 三号就是许七安? 他一直在假冒自己的堂弟许新年,三号说,自己不希望身份暴露? 所以见面时,最好不要提地书。

    三号说,我即将随军出征? 地书碎片暂时交给大哥保管。

    这些都是故弄玄虚骗人的,是为了掩盖许宁宴就是三号这个事实。

    但是? 但是许二郎配合的也太好了。

    楚元缜不甘心的问道:“你说你不知道地书碎片? 可你总觉得你对我特别? 嗯? 包容。不管我说什么奇怪的话,做什么奇怪的事,你都毫无反应。”

    很多在他当时觉得心照不宣的对话,现在想来,完全是在唱独角戏,因为二郎并不知道地书,没有那个默契。

    许新年坦然道:“大哥交代过,不管你说什么奇怪的话,做什么奇怪的事,我都不要奇怪,或给你微笑,或点头,或不予理会。”

    楚元缜脚掌又一次深深抠入地面。

    但很快,头脑灵活的楚元缜便想到,许宁宴一直假冒他的堂弟,为了符合人设,经常在地书碎片里吹嘘“大哥”,说了很多让人仅是想一想,就头皮发麻的话。

    如果许宁宴知道我知道了他的身份,尴尬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绝对不能放过他!

    楚元缜顿时露出笑容,这就很念头通达。

    ............

    京城许府。

    许七安感觉脑袋被人拍了一下,瞬间惊醒过来,因为有过几次类似的体验,所以没有怀疑太平刀和钟璃敲他脑瓜。

    真是的,大半夜的私聊,那个王八蛋,不会又是没夜生活的怀庆吧..........他熟练的从枕头底下抽出地书碎片,然后起身,走到桌边,点亮蜡烛。

    火色的光辉里,他坐了下来,查看传书。

    【四:许七安,你就是三号对吧,你一直在骗我们。】

    许七安整个人都呆住了。

    楚元缜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

    我什么时候暴露的?

    他终于通过许二郎露出的破绽,看穿了我的身份?

    这一刻,羞耻感宛如海潮,不,海啸,将他整个人吞没。

    楚元缜传书后,就没有再说话,许七安则陷入巨大的羞耻感里,一时间失去回复的“勇气”。

    过了许久,许白嫖才收敛情绪,传书回复:【不错,你是天地会内部,除金莲道长外,第一个看穿我身份的。】

    不管现实里有多羞耻多尴尬,“网络”上,我依旧是睿智的,是重拳出击的。

    关键是,只有这样云淡风轻的姿态,才能化解尴尬。

    【四:呵,瞒的还不错,其实我早就起疑了,只是近期才完全确定。】

    【三:不愧是状元郎啊。】

    这两人,一个恨不得御剑回京,一剑砍了姓许的。一个羞耻的想捂脸,觉得活下去没意思了。

    但都刻意的装出淡然姿态。

    【三:近期发现的?】

    【四:呵,两个时辰前,我问完你二叔战友的事,二郎便向我坦白了。】

    二郎怎么搞的,一点都不靠谱,嗯?什么我二叔战友的事.........许七安皱了皱眉,传书道:【我二叔战友?】

    许宁宴这个家伙,原来也不是真的毫不在意嘛,装模作样.........楚元缜便把周彪和赵攀义的事重新说了一遍。

    哐当!

    凳子倾翻的声音惊醒了钟璃,她揉了揉眼睛,抬头看去。

    看见许七安疯了般的扑向书桌,研磨、提笔,奋笔疾书...........

    大概一刻钟后,她看见许七安吹干墨迹,把纸张折叠,郑重的夹在书籍里,吐着气,喃喃道:

    “原来屏蔽天机的原理是这样的。”

    “原理是怎么样的?”钟璃竖起耳朵,小声追问。

    “别问,问就是秘密。”许七安白了她一眼,“你一个专业生,好意思问我这个外行人?”

    钟璃羞愧的低下头,蜷缩在毯子里,获取世界上仅存不多的温暖。

    许七安吐出一口气,平复情绪,传书道:【楚兄,这件事可否为我保密?】

    楚元缜传书回复:【你的身份不是秘密,没有隐瞒的必要。】

    许七安仿佛看到了遥远的北境,楚元缜面带戏谑和冷笑的表情。

    【三:那好吧,如果要公布的话,我希望自己来坦白。我做的确实不妥当,害得楚兄一直把辞旧当三号,并对深信不疑,说了很多错话,做了很多错事。】

    【四:其实我并不在乎你身份曝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