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两百零六章 文会(万字大章)

第两百零六章 文会(万字大章) 第1/2段

    文会在皇城的芦湖举行,湖畔搭建凉棚,构架出足以容纳数百人活动的区域。

    夏末的阳光依旧毒辣,湖畔却凉风习习。

    原本文会是国子监举办,参与文会的大多是国子监的学子。

    但裴满西楼一通搅和,闹出这么大的声势,出席文会的人物立时就不同了,国子监学子依旧可以参加,不过是在外围,进不了凉棚里。

    文会在午时举行,因为这样,朝堂诸公就可以利用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堂而皇之的参加。

    午时将近,国子监学子们穿着儒衫儒冠,被披坚执锐的禁军拦在外围。

    “这是我们国子监办的文会,凭什么不让我们入场?”

    “主客关系怎能颠倒?”

    “不但有禁军控场,连司天监的术士也来了,防备有居心拨测之人混入文会,莫非,莫非陛下要参加文会?”

    正说着,一辆辆马车驶来,在芦湖外的广场停靠,车内下来的是一位位勋贵、武将。

    他们和文会本该没有任何关系,都是冲着“讨教兵法”四个字来的。

    不但他们来了,还带了女眷和子嗣。

    “快看,诸公来了,六部尚书、侍郎,殿阁大学士.........”

    “我猜到会有大人物过来,没想到来这么多?一场文会,何至于此啊。”

    “兄台,这你就不懂了,一场文会自然不可能,但这场文会的背后,归根结底还是谈判的事。两国之间无小事。诸公是来造势施压的。”

    “区区蛮子,敢来京城论道,不知天高地厚。待会儿看张慎大儒如何教训他。”

    武将之后,是三品以上的朝堂诸公,如刑部尚书、兵部尚书,以及殿阁大学士们。

    其中部分朝堂大佬也带了家中女眷,比如颇有文名的王思慕,她穿着浅粉色仕女服,妆容精致,端庄秀美。

    “翰林院的清贵也来了,有趣,这群书生自诩学问无双,待会肯定对那裴满西楼群起而攻之........”国子监的学子眼睛一亮。

    一群穿着青袍的年轻官员,趾高气昂的进入会场。

    翰林院是学霸云集之地,这群清贵虽然手里无权,年纪又轻,但他们绝对是大奉最有学问的群体之一。

    他们正值韶华,记忆力、悟性、思维敏锐程度都是人生最巅峰的时刻。

    有了他们入场,国子监的学子信心倍增。

    翰林院清贵们入座后,低声交谈:

    “《北斋大典》我看了,水平是有的,然,杂而不精。”

    “对我等来说,确实不精,但对天下学子而言,却是深奥的很呐。”

    “此人确实厉害,单一的领域,我等都能胜他,论所学之广搏,我等自愧不如啊。”

    “对了,若论兵法的话,我们翰林院里,无人能超越辞旧了吧。”

    刹那间,一道道目光望向俊美如画的年轻人。

    许新年坐在案后,清晰的察觉到不止翰林院同僚,不远处的勋贵、诸公也闻声望来。

    那是自然,我主修的就是兵法.........他刚想颔首,便听勋贵中响起嗤笑声:“裴满西楼讨教的是张慎大儒,老师总不至于比学生差吧。”

    许新年有些恼怒,朗声道:“圣人曰,学无长幼达者为先,谁说学生一定不如老师的?”

    勋贵、武将们哄笑起来,知道他是许七安的堂弟,有几个笑的特别恣意,把嘲笑写在了脸上。

    这个许新年学问是有的,但除了一张嘴能骂出花,其他领域,在翰林院里并不算多出彩。

    他竟说学生能胜老师,可笑至极。

    嗯?骂人?

    勋贵武将们反应过来,笑声猛的一滞。

    许新年喝了口茶,矜持的起身。

    ...........

    许七安穿着轻甲,腰胯制式佩刀,跟随着怀庆和临安的马车来到场地,豪华马车缓缓停靠在路边,穿着素雅宫装和火红长裙的怀庆裱裱同时下车。

    然后,她们齐齐抬手,遮了一下猛烈的阳光。

    公主怕日手遮荫........某个侍卫,脑海里跃出这句话,紧接着便看见宦官举着华盖,为两位公主遮挡阳光。

    裱裱回过头来,在人群里寻了一遍,水汪汪的桃花眼有着困惑,她不知道狗奴才易容成了谁的模样。

    伪装的还挺好嘛........裱裱心里有些失望,因为她在话本里常见到“相互喜欢的人就会心有灵犀”这样的描述。

    两位公主刚入场,便看见许新年站在案边,感慨陈词,口吐芬芳,指着一干勋贵怒骂。

    勋贵武将们大怒,你一句我一句的围攻许新年,后者巍然不惧,引经典句,言辞犀利。

    不少武将已经开始撩袖子了。

    诸公喝着茶,优哉游哉的看戏。

    怀庆皱了皱眉,清斥道:“放肆!”

    她盛怒时的模样,充满了威严,竟然极有威慑力,不但许新年停止了谩骂,就算气的嗷嗷叫的上头武将们,也偃旗息鼓了。

    诸公和勋贵们纷纷起身,躬身行礼:“见过两位公主。”

    怀庆冷哼一声,带着裱裱,以及两名侍卫入座。

    许新年抿了口茶,润润嗓子,随后看向左上方席位的王思慕,恰好对方也看过来。

    昨日,王思慕特意寻他,希望他能在文会上展露一下才学,博个好名声,增添声望。

    王大小姐没指望许二郎能在文会上大杀四方,震惊四座。

    因为有张慎出场,张先生是许二郎的老师,有他出场便足够了。

    许二郎朝她笑了笑,正如昨日听完后,云淡风轻的笑了笑。

    这时,外围传来学子、侍卫们恭敬的喊声:“见过太子殿下,见过三皇子、四皇子..........”

    凉棚里众人侧头看去,只见太子扶着一位白发苍苍,拄着拐杖的老人,沿着禁军包围出的通道,走向凉棚。

    “太傅?”

    怀庆惊喜的脱口而出。

    而裱裱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她从小被这个臭老头打手掌心,打了好些年。

    太傅不是针对临安,太傅针对的是学渣。

    太子搀扶着太傅进了凉棚。

    诸公纷纷起身,恭敬行礼。

    论辈分,在座的诸位都是太傅的晚辈。

    许新年随同僚们齐声行礼,审视着被太子搀扶的老人,头发虽白,却依旧茂密,真是让人羡慕的发量。

    脸庞沟壑纵横,皮肤松弛感严重,眸子也略显浑浊,但这个老人的气质很独特。

    他记得院长赵守说过,太傅是当代唯一养出浩然正气的读书人。

    本朝三公都是一品,但没有实权。太傅原本有望执掌内阁,只是当年父皇修道,不理朝政,太傅欲持竹条痛殴父皇,被拦下。之后再无缘仕途,便在宫中专心治学。

    没想到连太傅都来了.........许新年心道。

    太傅冷哼一声,看向国子监大祭酒,淡淡道:“老夫隐居多年,才发现国子监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大祭酒面红耳赤。

    同样出身国子监的诸公亦有些尴尬。

    朝廷的脸面,就是他们的脸面。

    一个蛮族年轻人在京城大放异彩,若是武道也就罢了,蛮子本就是粗鄙的武夫。偏偏是以学问扬名。

    要知道,人族最大的骄傲就是文化,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儒家是中原人族的体系,是独有的文化瑰宝,是无数人骄傲的所在。

    见气氛有些僵凝,怀庆起身,把太子从太傅身边挤开,搀着他入座,声音清冷:

    “太傅,裴满西楼才情惊艳,只论四书五经,大祭酒并不弱他。所学广搏,且能精深之人,太罕见了。不过你放心,有张慎出面,想来一切都是稳妥的。”

    太傅拍了拍怀庆的手背,有了几分笑容:

    “殿下若是男儿身,岂有那蛮子在京城耀武扬威的机会?老夫这次来凑这热闹,就是不信邪,我大奉士林人杰辈出,后起之秀无数,真无人能压他一个学了些圣人皮毛的蛮子?”

    这是,轻笑声从凉棚外传来,带着几分悠闲,反驳道:

    “圣人曰,有教无类。太傅左一句蛮子,右一句蛮子,可有把圣人的教诲记在心里?”

    凉棚外,满头白发的裴满西楼,带着妩媚多姿的黄仙儿,以及气质阴冷的竖瞳少年,大大方方的进入凉棚。

    他们明明是外族,是客,却摆出一副闲庭信步的轻松姿态,仿佛自身才是文会的主人。

    对于诸公、勋贵武将们的镇场,毫不在意,毫不露怯。

    国子监学子、翰林院清贵、在场诸公、勋贵武将..........沉默的凝视着裴满西楼,这位才情惊艳,学问深厚的蛮族。

    没有人回应,但却悄然挺直腰背,平稳情绪,如临大敌。

    “在下白首部,裴满氏长子,裴满西楼,见过诸位!”

    裴满西楼用自己的学问,塑造了一位惊才绝艳的读书人形象,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这次文会,他打算把名声再次推向高峰,为后续的谈判做铺垫。

    ...........

    许府。

    楚元缜坐在庭院里,石桌边,手里捏着酒杯,他的身边坐着丽娜、李妙真、许铃音。

    “为什么他能进皇城?他去作甚?不怕元景帝斩他狗头吗。”楚元缜酸溜溜道。

    他很眼馋文会,身为读书人出身的剑客,还是曾经的状元,这种巅峰对决的文会,对楚元缜有致命诱惑。

    但他不能进皇城了,更不能众目睽睽之下参加文会,这一切都是因为许七安。当初要不是为了帮他,哪会这么凄惨。

    于是过来找他喝酒,抱怨几句。

    没想到,这个始作俑者自己却进去了。

    楚元缜心里酸的像恰了柠檬。

    “我也想去。”

    许铃音脆生生道。

    “文会就是一群读书人讨论无聊的东西,你不会想去的。这种地方和我们师徒没关系,不如在家吃糕点,喝甜酒酿。”

    丽娜借机教育徒儿,她还是很有逼数的,并希望徒儿也能渐渐有逼数起来。

    “师父,文会有很多好吃的,上次大锅跟和尚打架,我跟着一个伯伯,吃了好多好吃的。”

    许铃音给出致命一击。

    “对哦,我怎么没有想到,文会有美酒佳肴。”丽娜眼冒精光。

    角度很刁钻啊.........楚元缜摸了摸许铃音的头,觉得这个憨丫头蛮可爱的,然后想起了那日在云鹿书院的噩梦教程。

    他默默收回手。

    李妙真说道:“那蛮子近日嚣张的很,我看着不舒坦,忍不住想一剑刺了他。”

    看谁不爽就刺谁,你真的是天宗的圣女么.........楚元缜觉得,天地会里槽点最多的就是李妙真。

    一号身份不明,三号许辞旧正人君子,六号恒远慈悲为怀,五号丽娜虽然不聪明,爱吃,但自身没有什么让人想“一吐为快”的缺陷。

    七号八号“失踪”多年。

    九号金莲道长性情温和,是个让人尊敬的长辈,修功德,品性值得肯定,也没什么不良嗜好。

    只有李妙真最让人无奈,她是天宗圣女,本该性情寡淡,冷冷清清,结果下山历练两年,硬是把自己历练成急公好义,铲奸除恶的飞燕女侠。

    “国子监读书人如此不堪,还得靠云鹿书院的读书人来摆平他。”李妙真道。

    楚元缜笑着点头:“张慎所著《兵法六疏》精妙绝伦,有他出面,那蛮子嚣张不了多久。不过,此人能著出《北斋大典》,足以开宗立派,成为一代名儒。”

    李妙真皱了皱眉,她听出楚元缜并不看好张慎,道:“这蛮子这么厉害?”

    楚元缜点头。

    “若是比诗词,应该还是许宁宴更厉害吧。”李妙真谨慎问道。

    楚元缜嗤笑一声。

    李妙真皱眉道:“也悬?”

    楚元缜摇头失笑:“不,许宁宴的诗才旷古绝今,但文会不是诗会。再说,许宁宴也出不了场。”

    .........

    市井之中。

    虽然平头百姓进不去皇城,但他们对文会的讨论度极高,对结果更是期待无比。

    连辛苦劳作的贩夫走卒,坐在小摊边吃一碗面食时,也能听见邻桌时刻在讨论文会,指点江山,激昂文字。

    “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斗法,那是何等的轰动。最后咱们许银锣挺身而出,力挽狂澜。”一个穿着蓝色褂子的货郎,呲溜一口面食,大声说道。

    “文会可不是斗法,可惜许银锣不是读书人,帮不上忙。”同伴惋惜的回应。

    面摊老板揭开热锅,一边下面条,一边搭茬,愤愤不平的说道:“国子监读书人可真是废物,竟然输给一个蛮子,我都替他们脸红。”

    其他桌的食客忍不住说道:“许银锣要是读书人就好了。”

    在百姓眼里,许银锣是无所不能的英雄,大奉的传奇人物,真正有良心的大人物。

    所以对他有着盲目的崇拜,认为许银锣无所不能。但理智告诉他们,许银锣不是读书人,学问肯定不如那蛮子。

    因此只能感慨一声:如果许银锣是读书人就好了。

    面摊老板捧着面递给客人,笑道:“不过这蛮子竟敢挑战云鹿书院的大儒,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众食客笑了起来。

    ............

    皇宫,寝宫内。

    元景帝慵懒的坐在塌上,翻阅道经,脚步声传来,老太监小碎步返回,低声道:

    “文会那边传来消息,裴满西楼和翰林院大人们论了经义、策论、民生、农耕、史..........不落下风。”

    “不落下风,就已经是我大奉脸面无光了。”元景帝没什么表情的说道。

    老太监看皇帝露出这个表情,便知他心里不悦。

    归根结底,裴满西楼如此逞威风,丢脸最大的还是一国之君。

    “可有论诗词?”元景帝突然说道。

    老太监摇头。

    “他倒是有自知之明。”元景帝嗤笑一声,笑声刚起,又忽然板着脸,冷哼一下。

    顿了顿,元景帝道:“张慎还没来?”

    老太监低头:“张先生未来。”

    元景帝缓缓点头:“不急,文会还没进正题呢。云鹿书院的读书人虽然讨厌,学问上倒也从未让人失望。”

    他神态颇为轻松。

    ...........

    文会正题是什么?

    是战争,是发生在北方的战争。

    国子监代表里,一位学子起身,愤慨陈词:

    “蛮族常年滋扰边境,残杀我大奉百姓,为祸深远。而今遭了东北靖国铁蹄的碾压,竟恬不知耻的来我大奉求援。

    “蛮族就是蛮族,厚颜无耻。”

    外围的国子监学子纷纷响应,怒骂蛮子“厚颜无耻”。

    黄仙儿笑吟吟的全部在意,手指绞着鬓发。

    竖瞳少年满脸怒火,极力压制蛇类残暴嗜血的本性,竖瞳阴冷的扫了那名学子一眼。

    裴满西楼面不改色,甚至笑了起来,道:

    “巫神教称雄九州东北,与大奉紧邻只有三州之地。以大奉的人口和兵力,耗费一定的代价,就能把他们堵在三州之外。”

    他停顿了一下,见诸公和武将们露出认同的表情,这才继续道:

    “但如果北方的领地也被巫神教占领,靖国骑兵南下,可直扑京城。康国和炎国再从东进攻,遥相呼应。大奉岂不危矣。

    “众所周知,北方有连绵无尽的草原,靖国若是得了北方领土,便能养出更多的骑兵,届时,大奉纵使有火炮和弩,也挡不住这群陆地上的“无敌者”。

    “所以,大奉出兵,不是帮我神族,而是在帮自己。我神族繁衍艰难,人口低下,纵使时而滋扰边关,却没那个兵力南下,对大奉的威胁有限。但巫神教可不一样啊。”

    没人反驳。

    翰林院的学霸,国子监的学子,乃至朝堂诸公,其实都认可他的这番话。

    巫神教掌控的东北,物产丰富,既能狩猎,也能农耕,而农耕的文明,人口是最繁盛的。

    巫神教人口相比大奉,差太远,那是因为地域有限。

    若是北方版图落入巫神教手里,迁出一部分人口去北方,最多二十年,巫神教的人口会翻一倍,至少一倍。

    裴满西楼沉声道:“到那时,我神族的今日,便是大奉的来日。”

    许新年默默旁观着。

    这群蠢货,不知不觉被对方掌控了主动,你们要讨论的,难道不应该是索要筹码嘛,怎么讨论起出兵的必要性,肯定要出兵啊,这是毋庸置疑的......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