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两百零五章 大儒裴满西楼

第两百零五章 大儒裴满西楼 第1/2段

    裴满西楼做了一个正规的揖礼,眯着眼微笑:“许大人在哪个衙门任职?”

    许新年礼貌回应:“翰林院。”

    “大奉朝廷派一个七品小官来接待我们?”

    冷笑声传来,裴满西楼身后,一位气质阴柔,双眼竖瞳的少年不满道。

    “你是何人。”许新年反问道。

    气质阴柔的竖瞳少年下巴一扬,正要说话,便听许新年道:“哦,忘了,你不是人。”

    竖瞳少年被他冷淡嘲讽的语气激怒了,冷哼道:“小爷身负远古神魔血脉,岂是尔等凡人能比。”

    “那你怎么还不上天?留在凡间作甚。”许新年诧异道。

    “你........”

    竖瞳少年脸色憋的通红,恶狠狠瞪着他,在北方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现在已经是腹中美食了。

    “玄阴,不得无礼。”

    裴满西楼眯着眼,面带微笑:“玄阴是大妖烛九的血脉,目中无人惯了,许大人骂的好,他确实欠缺教训。”

    被裴满西楼扫了眼,竖瞳少年噤若寒蝉。

    “这位许大人虽然官职不高,确实清贵中的清贵,翰林院是拔尖读书人才能进的。岂是你一个孽畜可以比拟。”

    裴满西楼奉上溢美之词,道:“在下裴满西楼。”

    我没骂他,我要骂他的话,你们得等明儿才能进京........许新年颔首示意。

    黄仙儿狡黠一笑,转动眸子看着许新年,白首部裴满氏的第一个字与中原人族的裴姓相同,绝大部分中原人都会错把裴满氏当做裴氏。

    她期待看到这个年轻的大奉官员混淆姓氏,因此出糗,她好借机展现温柔一面,配合魅惑,撩拨这位年轻官员的心。

    许新年颔首,“裴满使者,本官带你们去驿站歇息。”

    黄仙儿顿时有些失望,这个年轻的大奉官员有几分真才实学,这让她后续的引诱无法施展。

    裴满西楼从未想过靠这种小聪明让翰林院的清贵出糗,乘上马匹,带着使团队伍,在大奉两百名官兵的保护下,离开码头。

    穿过几条小街,终于来到城中主干道,眼前的一幕,让妖蛮使团众人目瞪口呆。

    街道宽敞到难以想象,可以容纳五十名骑兵并排飞驰,两侧房屋鳞次栉比,排列到视线尽头,商铺的牌坊在风中猎猎招展。

    如此繁花似锦的画面,是他们这辈子,首次看见。

    黄仙儿柔媚的眼波一下迷离,终于知道为什么祖辈如此渴望南下中原,渴望夺取这片土地。

    但随后,黄仙儿意识到不对劲,因为主干道两侧站满了人类百姓,他们手里挎着篮子,篮子里放着菜叶子、臭鸡蛋,甚至石头。

    他们脸上是愤怒的表情,眼里燃烧着仇恨。

    “打死妖蛮!”

    有人怒吼一声,朝妖蛮使团丢出臭鸡蛋,就像点燃了火药的导火索,瞬间炸锅。

    “打死妖蛮。”

    “滚出京城。”

    “........”

    菜叶子、臭鸡蛋、石头、臭饭团等等,一股脑儿的砸向妖蛮使团,脏物漫天乱飞。

    妖蛮性格冲动、暴虐,最受不了挑衅,当即龇牙咧嘴,露出怒容。

    “许大人,大奉的百姓非常热情啊。”

    裴满西楼鼓荡气机,把两侧砸来的秽物挡开,笑眯眯的说道。

    许新年淡淡道:“是啊,生怕你们吃不饱。”

    裴满西楼噎了一下,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应。

    妖蛮劫掠边关是常态,为的,不就是一口吃的嘛。

    黄仙儿连连皱眉,有些恼怒,虽然可以用气机挡开人族百姓丢来的秽物,但这样的对待足以让泥人生出怒火。

    这时,她听裴满西楼问道:“这些百姓,似乎对许大人特别关照?”

    黄仙儿这才发现,周遭的百姓丢菜叶子臭鸡蛋时,刻意避开了这位年轻官员,但随行的大奉士卒却没有相同的待遇。

    有了这个发现后,黄仙儿眯着眼,观察了一阵,看出了更多细节。

    百姓们何止是关照,甚至仍的时候会特别注意,很慎重的避开他。

    人族百姓似乎很爱戴他,唯恐砸到他..........

    黄仙儿诧异的审视着许新年,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仅凭庶吉士的身份,绝不可能让人族百姓如此相待,他或许有另一层身份?而且是人族百姓识得的身份...........裴满西楼眯着眼,心里猜测。

    许新年呵呵一声,“他们不是关照我,他们关照的是马匹上挂着的牌子。”

    牌子?

    黄仙儿一愣,她和裴满西楼才发现马脖子上真的挂着一个木牌子,先前没有注意到。

    许新年附身,把牌子摘下来,展示给两人看。

    牌子上写着五个字:许银锣之弟。

    许银锣之弟?!黄仙儿声音软濡,宛如撒娇,嗲声嗲气的道:“这是何意呀?”

    裴满西楼的眯眯眼,微微睁开些许,终于恍然大悟:“难怪,难怪!原来许大人是大奉银锣许七安的弟弟。”

    白首部有一间密室,专门存放机密卷宗,这间密室的背后是白首部的庞大情报网,而这个情报网的头目,正是被蛮族誉为书呆子的裴满西楼。

    他曾亲自书写那位大奉的传奇银锣。

    崛起于京察之年的年尾,至今一年不到,从一个平平无奇的长乐县快手,一跃而成大奉最闪耀的新星。

    他的天赋可怕至极,但最让人忌惮的绝不是他的战力,而是他那堪称一呼百应的声望。

    楚州屠城案后,他的声望达到了巅峰,一个让人喟叹的巅峰。

    这份声望有多大,裴满西楼当时的评价是,京城百万之民,无不爱戴。而现在,目睹了一块木牌的威力后,他决定回蛮族后,再添一笔:福及家人。

    黄仙儿显然也想起了那位传奇银锣,一脸惊讶。

    在我们神族里,只有首领才有这样的威望..........黄仙儿对这趟京城之行愈发期待。

    蛮族拥有神魔血脉,一直自称神族。

    在京城百姓夹道欢迎中,许新年带领妖蛮使团进入驿站。

    安顿好使团后,被元景帝打发来做苦差事的许新年,在裴满西楼的强行挽留下,待了半个时辰,这才匆匆告退。

    他也没回衙门报到,旷班半天,悠哉哉的回家去。

    ............

    “兄长已是罕见的人杰,没想到这个弟弟,牙尖嘴利,才华也不错。”裴满西楼送走许新年后,坐在院子里喝茶。

    半个时辰里,他说的每一个典故,对方都能接上,谈历史谈经义,那许新年妙语连珠,聊到大奉和北方神族的旧怨时,他还会口吐芬芳,话中带刺,冷嘲热讽。

    黄仙儿坐在石凳上,故意摆了一个撩人的坐姿,把周围的驿卒勾的魂不守舍,闻言,娇哼道:

    “一个不解风情的臭书生而已。”

    她途中不断暗示,不断勾引,谁知那臭书生视而不见,真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

    黄仙儿吃着石桌上的干果和肉脯,问道:“明日进宫去见人族皇帝,你有什么打算?若是没把握在短期内搬回救兵,记得早点通知我。”

    裴满西楼打发走院子里的驿卒,含笑道:“你待如何应对?”

    黄仙儿打着哈欠,姿态慵懒妩媚:

    “那我就不回北方啦,在京城挑个当大官的,做人家小妾,不比回北方受罚更好么。也不怕族人报复对吧,京城有监正俯瞰,咱们神族没人敢来。”

    裴满西楼笑了笑,说道:“要让大奉出兵相助我神族,割让利益在所难免,我等前来的意义,无非就是“讨价还价”四个字。

    “神族有求于大奉,失了先机,要想让彼此对等,咱们就得先打击他们的锐气、傲气。他们敬你三分,才能在谈判桌上的退让三分。

    “当然,还得需要你们狐部在谈判桌之外出力。酒、色、财三毒中,色字当头。”

    竖瞳少年玄阴,找到插话的机会,冷哼道:“人族卑微如蝼蚁,上古时代,是我们神魔先祖圈养的牲血食。即使神魔时代结束的而今,人族平民依旧是食物。”

    他知道使团这次来大奉是求援,但他依旧看不起个体弱小的人族。

    裴满西楼看了他一眼,眯着眼睛笑起来:

    “这些话,私底下说说便是,你若敢在外头口无遮拦,我剥了你的皮。”

    玄阴撇嘴:“我知道,我不是等驿卒走了才说嘛。”

    裴满西楼从本次携带的贡品里,取出一只小箱子,他小心翼翼,郑重其事的打开箱子,里面摆着一本本书籍。

    这些书,都有共同的名字:《北斋大典》

    “北斋是我的书屋,我自幼好读书,不求甚解,只会死记硬背,后来随族人南下劫掠人族读书人,前三年,听他们讲学。中三年,与他们论道。后三年,北境能劫掠到的读书人,学问再无人能及我。

    “那年我十八岁,为南下求学,不惜把头发染黑。二十岁那年,我突然萌生了著书的念头。在中原求学十年,把自身所学编著成书,修修改改。那时候还没想给书起什么名字。

    “直到我返回部落,回到北斋书屋,突然就明白它该叫什么了。而后六年里,我呕心沥血,《北斋大典》终于问世。

    “此书卷帙浩繁,共三百零八卷,囊括了士农工商史天文地理。大奉不是说我妖蛮无史吗?其实是有的,因为他们还没看到北斋大典。大奉的史官若是看到这本书,必定欣喜若狂。

    “当然,我这一生最得意的,还是兵书。大奉的兵书我几乎都看过,前人之作不谈,当世真正拿得出手的兵书,是云鹿书院大儒张慎所著的《兵法六疏》。所说不错,但过于注重修行者在战争中的作用。

    “忽略了寻常士卒在战争中的重要性,倘若把修行者剔除出去,只剩普通士卒,那他的《兵法六疏》就是狗屁不通。”

    黄仙儿听的昏昏欲睡,听到兵法,终于来了点兴趣,问道:

    “凡人在战斗中能发挥的作用本就微小,注重修行者的作用有何错。”

    裴满西楼摇头:

    “你知道魏渊为何能打赢山海关战役么,他一代军神的威名是如何来的?只有魏渊能把普通士卒用出神来之笔。他是真正的领军之人。剔除掉修行者,只用普通士卒的话,给魏渊五十万大军,他能横扫九州。

    “我研究过当年那一战,各方兵力投入超过百万,普通士卒的数量积累到了相当可怕的程度。当这股力量被完美的掌控,调度时,它将所向披靡。”

    很厉害,但我听不懂.........黄仙儿嫣然道:“你说我去勾引魏渊如何,若能搞定他,咱们这次才算功德圆满。”

    “你不想活了?”裴满西楼反问。

    黄仙儿咯咯娇笑,媚态横生。

    她当然只是随口一说,能被选为使团领袖之一,她是极聪慧的女妖。

    ...........

    次日,妖蛮使团进宫面圣,穿过午门,过金水桥,在金銮殿中朝见皇帝。

    这一路上,黄仙儿丝毫没有面见一国之君的自觉,烟视媚行,勾搭着侍卫、大臣,途中的一切男人。

    进了金銮殿,两侧是衮衮诸公,元景帝高居龙椅。

    黄仙儿这才稍稍收起媚态,依旧嗲声嗲气的拜见皇帝。

    而后是妖蛮两族向元景帝进贡,除了贡品之外,还有三名千娇百媚的狐族女子,上品鼎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