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报酬

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报酬 第1/2段

    恍然间,许七安仿佛回到了初识临安的场景,那会儿她也是这样,像一个高贵的金丝雀,漂亮而高傲。

    这是她面见外人时一贯的态度。而后来,她就开始叽叽喳喳起来,展露出单纯活泼的一面,明明战五渣,却像个好斗的小母鸡。

    就像公主脱下沉重的甲胄,让你见到了里面的小女孩。

    临安还是临安,一直没变,只不过我是被偏爱的..........许七安模仿着许二郎的声线,行了一礼,道:

    “下官是受兄长所托,来探望殿下。”

    临安保持高冷矜持的姿态,多情的桃花眸子,黯了黯,声音不自觉的柔弱起来:“他,他自己不会来吗。”

    许七安摇头:“殿下这话说的,大哥他怎么敢来见你,他刚踏入宫中,或者皇城,陛下转头就能砍了他。”

    就算不来见我,为什么连回信都不愿意...........临安轻轻点头,轻声道:“你大哥,近来可好?”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眼神专注,表情认真,并非客套性质的问候,而是真的在乎许七安近来的状况。

    临安是个情绪化的姑娘,你逗她,她会咯咯咯的笑。你捉弄她,她会张牙舞爪的挠你。不像怀庆,智商太高,清清冷冷。

    你逗她,只会自己尴尬。

    所以,许七安忍不住就想欺负她,逗弄道:“大哥啊,近来可好了,每天除了修炼,就是四处玩,前阵子刚去了趟剑州。”

    “那就好,那就好........”

    临安矜持的点点头,抿了抿嘴,像一个不甘心的小女孩,试探道:“他,他这几天有没有提及最近的朝堂之争?嗯,有没有为此烦恼?”

    她还想问,有没有去求过魏渊?

    但考虑到许二郎平日里在翰林院当值,未必知道这些事。

    不过,如果许七安真的把她的请求记在心里,肯定会多方打听,思考计策,而在朝当官的许二郎,肯定是询问的对象之一。

    见她一副期待的模样,许七安摇头:“大哥已经不是银锣了,他说懒得管朝堂之事。殿下为何突然问起?”

    “本,本宫只是随便问问。”

    临安勉强一笑,她感受到了男人的敷衍,感受到了他的疏远和冷淡,心里一下子变的很难过,很沮丧。

    她记得许七安说过,要一辈子给她做牛做马,尽管那些话有玩笑成分,但他展露出的,对她的重视,在当时的临安看来是不打折扣的。

    一个你青睐的男人,把你放在心里重要位置,这是开心且幸福的事。

    可突然间,你发现那个男人之前说的话,做的事,可能是敷衍的,是骗人的。他现在根本不把你当一回事。

    鼻子酸涩,泪水差点滚下来,临安心里刺痛,强撑着说:“本宫乏了,许大人若是没其他事........”

    话没说完,宫女踏着小碎步进来,声音清脆:“太子殿下来了。”

    临安有些慌乱的低下头,收拾一下情绪,再抬头时,笑吟吟的不见悲伤,忙说:“快请太子哥哥进来。”

    太子怎么来了,别到时候把我赶走,那就完犊子了,裱裱恨死我了..........许七安有些想骂娘。

    锦衣华服的太子殿下大步而入,最先注意到的不是临安,而是许七安,这就像漂亮女人最先注意的永远是比自己更漂亮的同性。

    太子现在也有这种感觉。

    虽然身为储君,身份高贵,自身血统优异,皮相极佳,但和这位庶吉士相比,就有点泯然众人。

    尤其他今天穿着天青色华服,贵气傲气半点不输自己,而精气神则胜自己许多。

    “许大人也在啊。”

    太子面带微笑,转头就把那点小不快抛弃,只是有点诧异,他不记得胞妹和许新年有什么交集。

    正好,他是许七安的堂弟,我先把他拉拢到阵营里,届时,许七安还能不买我的账?

    太子当即入座,热切的与许新年展开交谈。

    闲谈之后,太子不经意般的把话题带到朝堂之事,笑道:

    “打眼了,打眼了,原以为王党这次要伤筋动骨,没想到事后竟有反转,袁雄被降为右督察御史,兵部侍郎秦元道气的卧病在床..........”

    他开了个头,然后看着许七安,期待他能顺着话题说下去。

    喜欢指点江山,点评朝堂之事,是年轻官员的通病。尤其是初出茅庐的新科进士。

    许七安笑容平淡,随口敷衍:“朝堂之争,波诡云谲,发生什么样的反转都有可能。”

    临安百无聊赖的听着,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但这里是韶音宫,身为主人,她得陪席,自行离场丢下“客人”是很失礼的事。

    看来还是有戒心..........太子目光一闪,不再打机锋,开门见山道:

    “本宫听说,王党之所以能集结群臣,顺利过关,全是许大人的功劳。”

    裱裱猛的扭头,直勾勾的盯着许七安。

    太子殿下真是王牌捧哏...........许七安瞄了一眼临安,不动声色的回应:“并非我的功劳,是我大哥的功劳。”

    果然,临安听了他的话,呼吸猛的急促一下:“许大人,你说什么?什么叫都是你大哥的功劳,前,前阵子的朝堂争斗,许,许宁宴他也有参与?”

    太子接过话题,说道:

    “临安,你还不知道吧,据说曹国公生前留下过一些密信,上面写着他这些年贪赃枉法,私吞贡品等罪行,哪些人与他合谋,哪些人参与其中,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许七安不知从哪里得到了这些罪证,正是因为这些罪证,王党才能度过这次危机。为兄说的这些都是机密,临安千万不要外传。”

    临安身子微微前倾,她目光紧紧盯着许七安,一眨不眨,语气急促:

    “狗........许宁宴为何要帮王党?”

    她能感觉到,自己心脏砰砰的狂跳,就像心心念念盼着某件事,却又害怕看到结果。既忐忑又期待。

    哈,临安心跳这么快?我要是说:大哥是为了和王首辅结盟,她会不会当场哭出来?

    许七安笑道:“大哥说,因为临安殿下派人来传话了,临安殿下要做的事,他会竭尽全力的去完成,哪怕已经不是银锣,那么能力有限。”

    为了我,为了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