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见临安

第一百九十三章 见临安 第1/2段

    王贞文眉头微皱,沉声回应:“进来!”

    他知道以嫡女的识大体,没有要事,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

    书房门推开,王思慕站在门口,盈盈施礼,姿态拿捏的恰到好处:“爹,许大人有紧急的事求见。”

    以为王思慕口中的“许大人”是许七安的孙尚书等人,眼睛猛的一亮,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这根搅屎棍虽然讨厌,但他搞事的能力和手段,早就赢得了朝堂诸公的认可。

    许七安这时候拜访王府,是何用意?

    王贞文亦是精神一振,道:“请他进来。”

    王思慕扭头,看向一侧,几秒后,鼻青脸肿的许二郎从门侧走出来,跨入门槛,作揖道:“下官见过诸位大人。”

    原来是他........钱青书等人摇摇头。

    许辞旧是极不错的人才,学识、胆识都出类拔萃,但比起他大哥,委实差了太多。

    许辞旧在他们眼里,是很优秀很有潜力的后辈。而许七安在他们看来,则是一个让人头皮发麻的对手。

    分量不可同日而语。

    王贞文眼里闪过失望,旋即恢复,颔首道:“许大人,找本官何事?”

    许新年从袖子里摸出一叠密信,健步行到桌边,推给王首辅:“这些东西,想必对首辅大人有用。”

    王首辅扫了一眼,不甚在意的拿起,翻看一眼,目光倏地凝固。

    他迅速扫完第一份密信,有些迫不及待的展开第二封,第三封..........

    尽数看完后,王首辅保持着坐姿,一动不动,像是发呆,又像是在思考。

    刑部孙尚书和大学士钱青书对视一眼,后者身子微微前倾,试探道:“首辅大人?”

    吏部尚书等人也在交换眼神,他们意识到这些信件非同一般。

    王首辅把几份密信收拾了一下,递给最近的孙尚书,见他伸手来拿,忙叮嘱道:“注意些。”

    孙尚书一愣,似乎有些错愕,点点头,而后注意力集中在信件上,展开

    看着看着,他徒然僵住,微微睁大眼睛。

    沉默了几秒,忽然有些急促的展开其他信件,动作粗鲁又急躁,看到王首辅眉毛扬起,生怕这老小子弄坏了信件。

    而孙尚书的表现,落在几位大学士、尚书眼里,让他们愈发的好奇和困惑。

    迫切的想知道信件里记载着什么。

    “好,好啊!有了这些东西,我们不需要退让利益,就能拉拢一大批势力。陛下不是想查吗?呵,就算查到明年,他也查不出东西。”

    孙尚书冷笑连连。

    “给本官看看。”

    吏部尚书率先抢过信件,展开阅读,十几秒后,他激动的连说三声“妙”。

    “我想过搜罗袁雄等人的罪证来反击,但时间太少,而且对方早已处理了首尾,路子行不通。这,这正是想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书房里,大佬们逐一看完信件,一改之前的沉重,露出振奋笑容。

    王思慕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父亲和叔伯们从脸色凝重,到看完信件后,振奋大笑,她都看在眼里。

    虽然信件是属于许七安的,但二郎送信的人情,父亲怎么也不可能无视的...........她悄然松了口气,对自己的未来愈发有了把握。

    王首辅收回信件,放在桌上,然后注视着许二郎,语气温和:“许大人,这些信件从何处而来?”

    孙尚书、徐尚书,以及几位大学士,纷纷看向许二郎。

    许二郎作揖道:“家兄处。”

    果然是他..........孙尚书心情复杂,复杂到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何感受。毫无疑问,他是恨许七安的。

    桑泊案中结下的梁子,那小兔崽子几次三番与他作对,最绝的一次是写诗骂他,把他钉在耻辱柱上。

    对,不是绑架他儿子,是写诗骂他。

    按照官场规矩,这是要不死不休的。事实上,孙尚书也恨不得整死他,并为此不断努力。

    直到云州屠城案,是一个转折点。

    有些人就是这样,你恨不得他死,却难免会因为某些事,由衷的敬佩。

    而现在,王党危急存亡关头,许七安竟送来了如此重要的东西,要知道,这东西落入他们手里,这次的危机相当于有惊无险。

    这份人情很大,孙尚书偏偏无法拒绝。

    钱青书等人既惊讶又不惊讶,这些密信是曹国公留下来的,而曹国公死在谁手里?

    惊讶则是不相信许七安会帮他们。

    王首辅吐出一口气,脸色不变:“他想要什么?”

    许二郎作揖:“等明日解决了朝堂之事,大哥会亲自拜访。”

    王首辅沉吟几秒,颔首:“好。”

    这时,王思慕轻声道:“爹,为了要到这些信件,二郎和他大哥差点反目,脸上的伤,便是那许七安打的,二郎只是不居功罢了。”

    王首辅一愣,细细的审视着许二郎,目光渐转柔和。

    钱青书等人看一眼许二郎,又扭头看一眼王思慕,神色颇为怪异。

    都是官场老油条,立刻品出很多信息。

    那许七安如果不愿意,许辞旧便是豁出命也拿不到,他退出官场后,在有意识的给许家找靠山.........钱青书想到这里,心头一热。

    在他看来,许七安愿意投来橄榄枝是好事,尽管他是魏渊的心腹,尽管魏渊和王党不对付,但在这之外,如果王党有需要用到许七安的地方,凭借许新年这层关系,他肯定不会拒绝,双方能达成一定程度的合作。

    许七安是一件趁手的,好用的工具。

    京察之年后,绝大部分朝堂诸公都有类似的概念。

    王党若能掌握这件工具,将来肯定有大用。

    此子唇枪舌剑极是厉害,若是能扶持上去,将来骂架无敌手,嗯,他似乎和思慕侄女有暧昧.........最关键的是,收了许辞旧,许七安这个工具就能为我们所用........吏部徐尚书沉吟着。

    其他人的念头都差不多,迅速权衡利弊,揣测许新年和王思慕的关系。

    王首辅咳嗽一声,道:“时候不早了,把密信分一分,咱们各自奔走一趟。”

    他没再看许新年一眼。

    ............

    王思慕赶在黄昏前,把许新年送出了皇城,送了一大堆治跌打的药酒、药粉给许二郎,回府后,听见大哥二哥还有母亲在厅中说话。

    王二哥语气颇为轻松的说道:“爹和叔伯们似乎有了对策,我看他们离去时,脚步轻盈,眉宇间不再凝重。我追出去问,钱叔说不用担心。”

    王大哥笑道:“爹还刻意让管家通知厨房,晚上做油炸肉,他为了养生,都很久没吃这道菜了。”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