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汹涌

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汹涌 第1/2段

    起居录最大的问题,就是你的字写的太特么草了..........问完,许七安心里腹诽。

    许二郎喝了一口,润润嗓,解释道:“起居郎一般由一甲进士担任,是真正的天子近臣,清贵中的清贵。

    “三年一科举,因此,起居郎最多三年便会换人,有些甚至做不到一年。我在翰林院翻阅这些起居录时,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

    他有意卖了个关子,见大哥斜着眼睛看自己,连忙咳嗽一声,打消了卖关子想法,说道:

    “元景10年和元景11年的起居记录,没有标注起居郎的名字,这很不正常。”

    许七安沉吟了一下,问道:“会不会是记录中出了纰漏,忘了署名?”

    许二郎摇头:“起居郎官属翰林院,我们是要编书编史的,怎么可能出这样的纰漏?大哥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们翰林院了。

    “再说,历任起居郎都有署名,偏就元景10年和11年没有?这也太奇怪了。我推测,10年和11年都是同一个人。”

    元景10年和11年的起居记录没有署名,不知道相应的起居郎是谁..........如果这不是一个纰漏,那为什么要抹去人名呢?

    如果起居记录有问题,那应该是修改这份起居记录,而不是抹去起居郎的名字。

    许七安念头转动,分析道:“会不会是这样,起居记录有问题,你抄录的那一份是后来修改的。而那位起居郎,因为记录了这份内容,知道了某些信息,所以被杀人灭口,除名。”

    许二郎摇头:“不对,按照大哥的推测,就算杀人灭口,也没必要抹去名字吧。真正有问题的是起居记录,而不是起居郎的署名。只需要修改起居记录便成。”

    “你说的对。”

    许七安点头,主次关系不能乱,真正重要的是起居记录,只要修改了内容,那么,当时的起居郎是罢官还是灭口,都不必抹去名字。

    “那么,是这个起居郎自身有问题。”许七安做出结论。

    “这个起居郎和元景帝的秘密有关?”

    许二郎压低声音,夜深了,他却双眼明亮,炯炯有神,显得无比亢奋。

    “他和元景帝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我想起了一件事.........”

    许七安揉了揉眉心,没想到无意中,又发现了一件与术士有关的事。

    如果问题出在起居郎本身,而他的名字自行消失,这么熟悉的操作,和苏苏父亲的案子一模一样,和术士屏蔽天机的操作如出一辙。

    苏航的案子,背后有术士操纵的痕迹,而这位起居郎的名字同样被抹去了........两者之间必定存在联系。

    当年的朝堂之上,肯定发生过什么,而且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件。

    “我怎么感觉忽略了什么?对了,离开剑州时,我曾经托大理寺丞和刑部陈捕头查过苏航的卷宗.........”

    许七安吃了一惊,如果不是二郎的这份起居记录,让他重新审视这件事,他几乎忘记了苏航卷宗的事。

    而以他五品化劲的修为,记忆力不可能这么差。

    看来我得随时写日记了,免得好不容易查出来的线索,自动遗忘.........许七安心说。

    “怎么查这个起居郎?最有效最快捷的办法。”许七安问。

    “自然是找官场前辈打听。”许辞旧想也没想。

    如果是屏蔽天机的话,不可能有人记得.........许七安摇头:“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去吏部查,吏部案牍库里保留着所有官员的卷宗,自开国以来,六百年京官的所有资料。”许二郎说道。

    他旋即摇头:“这些都是机密,大哥你现在的身份很敏感,吏部不可能,也不敢对你开放权限。”

    除非不相干了。

    要让元景帝知道,直接卷铺盖滚蛋都是慈悲的,没准罗织罪名下狱。

    “吏部尚书好像是王党的人吧,你未来岳父可以帮我啊。”许七安调侃道。

    “大哥休要胡言乱语,我和王小姐是清白的。再说,就算我和王小姐有交情,王首辅也从未认可过我,甚至不知道我的存在。”

    许二郎摆摆手,拒绝了大哥不切实际的要求。

    “要你何用,”许七安批评小老弟:

    “你要是早点把王家小姐勾搭上床,把生米煮成熟饭,哪还有那么麻烦。我明儿就能进吏部查卷宗。二郎啊,你这点就做的不如大哥,要换成大哥,王家小姐已经是老司姬了。”

    许二郎“呵”了一声,没好气道:“大哥除了睡教坊司的花魁,还睡过哪个良家?”

    许七安脸色顿时呆滞。

    大哥笑了二哥,二哥嘲讽了大哥,打成平手。

    空气沉默了许久,兄弟俩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继续讨论。

    许七安沉吟道:“必须要想办法去一趟吏部,这很重要。二郎,你帮大哥去查一查先帝的起居记录。”

    历代皇帝的起居录是撰写历史的重要依据,而翰林院就是负责修史的。许二郎想要查起居记录,易如反掌。

    许辞旧没问原因,点了点头。

    怎么进吏部?这件事就算魏公都办不到吧,除非师出有名,不然魏公也无权进吏部调查卷宗.........而吏部我又没人脉,额,倒是勉强有一位,但那位的侄儿已经被我放了,没法再要挟他。

    许七安揉了揉眉心,愁眉不展。

    “对了,辞旧知道许州吗?”

    许七安定了定神,换了个话题,没忘记初代监正这条线,向学识丰富的小老弟打探消息。

    许新年皱着眉头,回忆许久,摇头道:“没听说过,等有闲暇了,再帮大哥查查吧。每个朝代都会有更改州名的情况。

    “另外,民间对州的叫法也不同,比如剑州别名武州,这是因为武林盟在剑州势力庞大,压过了官府。所以,最开始是戏称为武州,后来这个叫法渐渐流传下来。

    “大洲还好,名称变来变去都容易查,州中小州,数量驳杂,需要很长时间。”

    剑州别名武州,那许州是不是也是其他州的别名?许七安思考起来,道:“有劳二郎了。”

    .............

    次日,许二郎骑马来到翰林院,庶吉士严格来说不是官职,而是一段学习、工作经历。

    成为庶吉士后,许二郎还得继续读书,由翰林院学士负责教导。期间参与一些修书工作、协助学士为书籍做注、替皇帝起草诏书,为皇帝、皇子皇女讲解经籍等等。

    因为许七安的缘故,许二郎的前途大受打击,起草诏书、为皇帝讲解经籍这些工作与他无缘。

    也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