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护

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护 第1/2段

    洛玉衡表情冷淡,像是在诉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贫道赠了一枚护身符给楚元缜。”

    说完,便半阖着凤眸,不再解释,态度拿捏的恰到好处。

    是赠楚元缜的.........元景帝脸色稍霁,这样的话,谁使用符箓召唤国师,便不是关键了。

    不过元景帝并没有完全打消怀疑,沉声道:

    “国师,你和地宗虽有同门之谊,但你也是大奉的国师。人宗是大奉的国教,你明知道朕派人争夺莲子,你还..........”

    他露出几分怒容。

    面对元景帝的质问,洛玉衡沉默片刻,忽然叹息一声:

    “实不相瞒,地宗近年来出了意外,地宗道首因果缠身,堕入魔道,影响了大部分弟子。

    “只有极少的一部分弟子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受其影响。这群逃出来的弟子,成立了一个叫天地会的组织。暗中休养生息,积蓄力量,试图清理门户。

    “九色莲子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前阵子,天地会的人托楚元缜联络我,希望我能出手相助。

    “保持三宗的香火延续,是我们的共识,即使太上忘情的天宗,也怀着同样的想法。”

    顿了顿,洛玉衡盯着元景帝,似笑非笑的语气:“陛下莫非不知?”

    她之所以出手,是这个原因啊.........护身符是赠予楚元缜的,和许七安没有关系,是我太敏感了?而许七安掺和九色莲花之事,很可能是欠了楚元缜和李妙真的人情,当日两人曾出手阻拦朕的禁军.......元景帝念头转动,面不改色的摇头:

    “地宗秘辛,朕如何得知?”

    两人结束交谈,如往常一般,打坐修道。而后,由洛玉衡阐述道经奥义,讲述长生至理。半个时辰后,元景帝起驾离开了灵宝观。

    返回寝宫,元景帝喝着宦官奉上的养生茶,吩咐道:

    “去办两件事:一,让天机去查一查那个和尚的来历,尽量活捉。二,召兵部侍郎秦元道进宫见朕。”

    老太监点了点头,试探道:“老奴斗胆,请问陛下准备如何对付那许七安?”

    他觉得,多半会从许七安的二叔堂弟或其他家人方面下手。

    元景帝摆摆手:“魏渊的一条狗罢了,朕自有打算。”

    陛下不说,就是还没想好怎么对付许七安,或暂时没这想法..........老太监有些困惑,出宫前,他还一副要灭许七安九族的阴沉模样。

    如今却又是云淡风轻的做派。

    .............

    卧槽!!!!

    许七安不用照镜子,也能知道自己现在的脸色是崩的,是垮的,是瞠目结舌的..........

    许七安身上有三个秘密:穿越、气运、神殊。

    他一直小心翼翼的藏着这三个秘密,初代和当代监正是棋手,也是事件中人,没法瞒,也不需要隐瞒。

    除此之外,许七安只对武林盟的老匹夫透露过气运的事。两个原因:太平刀的动静太大,瞒不住;他想抱大腿,为自己增加抗争的资本。

    至于魏渊,许七安是信任的,但因为看不透这位睿智深沉的国士,所以一直不敢坦诚布公。

    没想到,魏渊竟然早就知道神殊和尚在他体内。

    “魏公.......怎么知道的?”许七安声音有些嘶哑。

    魏渊淡淡道:“摇了骰子再说吧。”

    许七安苦笑道:“没必要摇骰子了。”

    确实没必要了,魏渊没有问初代监正的情报,而是问了桑泊底下的封印物,这是在告诉他,你的秘密我都知道。

    直接打明牌吧。

    深吸一口气,许七安说道:“在剑州时,我遇到一个叫姬谦的年轻人,我们发生了冲突,我把他给宰了。问灵之后,发现他原来是五百年前的皇室一脉,武宗皇帝清君侧后,他们被初代监正保了下来,而后一直蛰伏至今。

    “山海关战役是初代监正和天蛊部首领煽动的,目的是窃取大奉国运,然后扶持五百年前那一脉,重新登上皇位。

    “他们一直隐藏在一个叫许州的地方,我怀疑那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地方,脱离了朝廷的掌控........”

    他把问灵的过程,转述了一遍,暂时隐瞒自己身怀气运的事。

    魏渊默默听完,徐徐道:“所以,初代监正才联合蛮族,对付镇北王。下一个,是不是就轮到我了?”

    许七安心服口服:“是的。”

    魏渊叹了口气:“初代监正没死,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你提醒了我,当年武宗皇帝夺位之后,曾暗中派遣亲信,满世界的寻找着什么。为此不惜扬帆出海。这件事不记于正史中,但被一位大儒写在传记里了。”

    “初代隐忍这么久,一来是没有除去镇北王和我,二来是暂时收不回你体内的气运吧........咦,你往桌底下钻干嘛?”

    魏渊似笑非笑的问道。

    “我在找魏公的腿,容我抱一会儿.........”

    许七安说着俏皮话,来掩饰内心翻江倒海般的情绪波动。

    笃笃!魏渊敲了敲桌面,沉声道:“出来!”

    许七安从桌底钻出来,正襟危坐:“魏公,你都知道了,你什么都知道。”

    魏渊叹息一声:

    “你是我看中的人,但凡我要培养的人,我都会仔仔细细的调查,监视。你超乎寻常的修行速度,监正对你的青睐,灵龙对你的态度,佛门斗法时儒家刻刀的出现,斩杀护国公时刻刀的出现,嗯,你这不停摇出满点的骰子不也是证明吗。还有很多很多,你身上的破绽太多了。这些零散的情报单独拿出来看,不算什么。

    “但我对你太了解了,所有线索拼凑起来,结合我本就知道的一些隐秘,简单复盘,就能猜个七七八八。

    “当日你打赢天人之争后,跑来问我山海关战役的详情,我曾经问过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我以为你会和我坦白,但你选择了隐瞒。”

    许七安张了张嘴,想解释,但又觉得没必要,略显沮丧的说:“那桑泊底下封印物的事呢?”

    “佛门斗法同时暴露了你气运加身,以及身怀封印物的事实。当然,光凭这个还不够,还得有其他证明,比如北行时,你是怎么杀死四品蛮族首领,把王妃抢过来的?”

    魏渊嗤笑一声:“我既知你气运加身,那么剑州那位能使用镇国剑的神秘高手是谁,也就不用猜了。其实北行之前,我并不确定“封印物”在你身上。

    “你瞒的倒是挺好,就那么信任监正,信任那个佛门的异端?”

    许七安摇头:“监正是神仙人物,我信与不信意义不大。至于封印物,他法号神殊,我答应过他,要守秘。”

    他把和神殊的约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