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陈年旧案

第一百六十二章 陈年旧案 第1/2段

    国师竟然真的大驾光临,而且还是本体亲至?金莲道长面子这么大啊..........许七安一边感慨金莲道长面子大,一边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施礼。

    “见过国师。”

    再次审视洛玉衡时,他发现一些不同,在灵宝观见到的洛玉衡,美则美矣,但依旧是血肉之躯。

    而他眼前看到的女子国师,浑身散发着圣洁的微光,非要形容的话,大概是“冰肌玉骨”最好的诠释。

    洛玉衡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这是阳神。”

    阳神........道门三品的阳神?传说中不惧风雷,遨游太虚的阳神?许七安面露诧异,像围观大熊猫似的,眼睛都挪不开了。

    洛玉衡秀眉轻蹙,清澈眼波闪过愠色,淡淡道:“唤我何事?”

    察觉到自己的目光无意中冒犯了国师,许七安连忙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沉声道:“有件事想要告之国师。”

    顿了顿,他斟酌道:“楚州屠城案中,元景帝和淮王合谋,一人炼制血丹,另一人炼制魂丹。淮王炼制血丹是为冲击三品大圆满,而后吞噬王妃灵蕴。”

    既然已经翻脸,就不装模作样的称“陛下”了。至于王妃的秘密,许七安不信堂堂二品道首,会不知道王妃身藏灵蕴。

    “我想知道的是,元景帝炼制魂丹何用?”

    闻言,洛玉衡皱起眉头,沉吟数秒,缓缓道:“元景修道二十年,堪堪达六品阴神境。结丹遥遥无期。”

    这,这.......修道二十年还是个六品,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举国之力的资源,就算一头猪,应该也结丹了吧!!

    元景帝修道的天赋,与许铃音读书天赋等同?

    许七安收拢思绪,道:“会不会,是伪装?”

    洛玉衡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许七安连连作揖,以表歉意。

    如此质疑,是对一位道门二品强者的不尊重。

    洛玉衡继续道:“元景魂魄天生羸弱,这是他修道资质差的原因。”

    金莲道长说过,魂丹能增强元神,莫非元景帝是为弥补先天缺陷?许七安心里想着,又听洛玉衡蹙眉道:

    “但增强元神的方法极多,冥想、食饵都可以,不必非要炼制魂丹。”

    许七安颔首:“也就是说,魂丹另有作用。”

    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只有疯子才是无所顾忌,但元景帝不是疯子,相反,他是个心机深沉的君王。

    他做事情之前,肯定会衡量后果,利益足够丰厚,他才会去做。如果魂丹仅仅只是稳住六品的根基,他不太可能主动谋划屠城,代价太大了。

    最多就是默许淮王罢了。

    洛玉衡反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许七安苦笑道:“缺乏线索,无从猜测,我会试着查一查这件事。至于国师,您心里做到就好。”

    他相信以一位二品强者的智慧,不需要他做太多解释和叮嘱,给个提醒就够了。

    洛玉衡“嗯”了一声,问道:“王妃她,真的被蛮族掳走,而后再没消息了?”

    许七安扼腕叹息:“是啊,可惜了大奉第一美人,淮王已死,王妃恐怕也.......”

    他适当的流露一些惋惜,充分表达出一个正常男子对绝色美人惨遭不幸的遗憾。

    洛玉衡不动声色的看他一眼,沉默片刻,不经意的问道:“听金莲说,你曾在雍州城外的地宫古墓里,发现上古房中术?”

    你问这个干嘛?许七安愣了一下,如实回答:“是的。”

    “可有参悟透彻?”

    问话的时候,洛玉衡的美眸,专注的凝视着他。

    “这......未曾修行过,听金莲道长说,此术得精通房中术的男女同修才可,并非找一个女子,就能双修。”

    许七安也是老油条了,与一位绝色美人谈起这种私密事,仍旧有些尴尬。

    洛玉衡微微颔首。

    许七安从她眼里,看到了一丝丝的满意?

    “楚州屠城案暂告一段落,元景现在恨不得此事立刻过去,绝不会在短期内对你施行报复。”洛玉衡提点道:

    “至于后续,你自己多加防备。一旦发现他有报复的迹象,便立刻让家人辞官,等以后再起复吧。”

    许七安点点头,这是得罪一个皇帝的代价。

    幕后黑手暂时没有出手的迹象,是远患,而元景帝是近忧。

    我必须极快提升修为,这样才有自保能力........

    “这枚符剑收好,危机时刻以气机激发,勉强算我一击吧。若是需要联络,灌入神念便可。”

    洛玉衡的阳神,化作金光遁走。

    许七安收好符剑,捏了捏眉心:“短期目标,晋升五品。然后查一查元景帝,嘿,想不到我也有查皇帝的一天。”

    ..........

    “钟璃钟璃.......”

    许七安出了屋子,四处张望。

    “我在这里。”钟璃抱着膝盖,坐在窗户边,弱弱的回应一句。

    没摔伤就好.......许七安松了口气。

    他带着钟璃路过许二郎的书房边,从窗户里看去,许二郎和楚元缜把酒言欢,书生袖手空谈,还在继续。

    嗯,以楚兄对人情世故的老练,知道二郎“不愿透露身份”的前提下,不会贸然提及地书碎片。

    二郎能和楚元缜聊这么久,不愧是春闱会元,二甲进士,水平不错嘛。

    一路来到李妙真房门口,听见苏苏在里面脆生生的说道:“爹,哎,爹,哎........”

    复读机似的,一遍又一遍,乐不可支的样子。

    “你已经开始练习怎么叫我爹了吗?不要叫爹,要叫爸爸。”许七安推开房门,进入房间。

    苏苏穿着精美繁复的白裙,咯咯笑道:“关你什么事,你家那个蠢小孩真有趣,主人教你认字,写了一个“爹”,主人说:爹。

    “你家那蠢小孩说:哎!”

    苏苏笑的脚底打滑,趴在桌上,花枝乱颤。

    许七安:“........”

    难怪李妙真当时一副怀疑人生的样子。

    那楚元缜又是为何如此暴怒?他想了想,忍住没问,不想去揭同伴的伤疤。

    “我要出门一趟,你要是无事,陪我走一遭?”许七安看向天宗圣女。

    圣女的小脸蛋写满了“不开心”三个字,没好气道:“有事就说,别打扰我修行。”

    语气有点冲啊,你不要把小豆丁的气迁怒到我头上吧..........许七安解释道:

    “我知道曹国公的一处私宅,里面藏着了不得的东西,一起去探索探索?”

    你这么一说我就来兴趣了........李妙真笑起来:“好呀。”

    .............

    曹国公的私宅在离皇城几里外,临湖的一座小院。

    说是小院,其实也不小,两进,院门挂着锁,许久不曾有人居住。

    李妙真眯着眼,审视着这座宅子,冷哼道:“这样一座私宅,离皇城不远,地段好,又安静,少说得八千两银子。

    “而曹国公有十几座这样的私宅,用来金屋藏娇养外室,简直可恨,可杀。”

    抱歉,再过不久,我也成了买私宅养外室的男人........许七安无声的调侃一句,环顾四周,武者对危险的本能直觉没有给出回馈。

    周围没人埋伏,曹国公的这座私宅,确实隐蔽。

    见四下无人,许七安李妙真和钟璃跃过高墙,轻飘飘的落在院内。

    脚掌落地的刹那,许七安突然转身,张开双臂,下一刻,翻墙时脚尖被扳了一下的钟璃,一头扎进他怀里。

    钟师姐娇躯柔软,隔着布衣袍子,仍能感受到肌肤的弹性。

    “谢谢........”钟璃有些欣喜,本来这一下,她的脸就先落地了。

    “不用谢,熟能生巧。”许七安笑道。

    “........”李妙真张了张嘴,怜悯的叹息一声。

    术士五品,预言师,不知道卡死了多少天之骄子。

    这座院子许久没有住人,但并不显落魄,想来是曹国公定期让人来养护、打扫。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