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

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 第1/2段

    “咚咚.......”

    敲门声响了两下,屋里没有反应,许七安侧耳听了会,捕捉到轻微均匀的呼吸声。

    太阳晒屁股了,还在睡,这女人得多没心没肺.........许七安嘀咕一声,掌心按住房门,在气机的推动下,门栓自动弹开。

    踏入房间,干净整洁的屋子里,窗户紧闭,圆桌上倒扣着四个茶杯,其中一个放正,杯里残留着没有喝完的茶水。

    正对着房门的屏风上挂着罗裙、衣衫和淡粉色绣梅花的肚兜。

    她应该是昨晚洗的早,洗完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衣服和贴身小物件没来得及收。

    这可是大奉第一美人的原味内衣,如果是在我那个时代,肯定能挂网上买很多银子,不,是软妹币.........许七安在房间里寻了一圈,没看见地书碎片,循着与法宝的感应,最后发现它被用来垫桌角了。

    突然有点想让她知道什么叫一条鞭法........许七安心疼的把地书碎片收回怀里。

    这女人根本没意识到这面玉石小镜的珍贵,它里面可是藏着许七安毕生积蓄的。

    想到这里,他扭头看向床榻上,侧着身子酣睡的女人,睡姿倒是文静的很,有几分王妃的气质。

    醒来时就一言难尽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梳妆台边上有水漏,床上的女人时而嘟囔一声,时而不安分的扭几下身子,或者不知道梦到了什么,眉头紧皱,抗拒性的蹬一蹬脚丫子。

    睡的并不安稳。

    时间滴滴答答的走到巳时初(9:00),她终于呢喃一声,缓缓睁开眼。

    随后,许七安看见王妃的娇躯猛的一僵,接着缓缓松弛,他端着茶杯喝了一口,对她笑道:“醒了?”

    见到他,王妃眼里隐晦的闪过惊喜,支起身,故作漫不经心的姿态:

    “你怎么回来了,呵,想明白了对吧,镇北王是三品,整个大奉都没人比他更厉害。你能趋利避害,也挺好。”

    顿了顿,语气略转柔和:“这件事交给朝廷处理便是,没必要你去逞威风。”

    王妃昨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一切当然和她担忧许七安被镇北王杀死没有一文钱关系.......

    许七安淡淡道:“镇北王已经死了。”

    王妃呆在那里,如同雕塑。

    “我,我不信......”她死死盯着许七安。

    “这又不是什么值得开玩笑的事,”许七安没好气道:“堂堂亲王被杀,这么大的事,我骗你作甚。”

    王妃愣愣的看着他,颤抖道:“当,当真?”

    许七安点头。

    他看见王妃长长的睫毛颤抖了一下,一颗泪珠滚落,两颗三颗四颗........泪珠如断线的珍珠,簌簌而落。

    她为自由而哭泣。

    许七安想着,自己和她也没那么熟,便冷眼旁观大奉第一美人嘤嘤嘤的哭。

    等她哭完了,许七安才总结性的安慰道:“你已经自由了,九州之大,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和蒙多一样。”

    她哭哭啼啼的抹着眼泪,不忘问道:“蒙多是谁啊。”

    这么无聊的问题,许七安懒得搭理她。

    吃早膳的时候,情绪恢复的王妃,在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鬼祟的说:“是不是你杀的?”

    许七安摇头:“镇北王这么强,我怎么打的过他?是因为有神秘高手出现,把他当场斩杀。此事使团众人可以作证,以后你就知道了。”

    王妃“哦”了一声,也觉得不太可能是许七安做的,自己是个聪慧而理智的女子,又不是京城里那些盲目崇拜许银锣的无知少女。

    镇北王虽说性情桀骜无情,但修为是不打折扣的,要比现在的许七安厉害很多很多。

    她捧着葱油饼啃着,小手油汪汪,亮晶晶的眸子在许七安头上徘徊:“你头发怎么长回来了?”

    “我本来就有头发。”

    “你没有。”

    “我有。”

    “你.......”

    王妃被许七安用筷子敲了一下,识趣的改口:“你有。”

    得益于神殊的强大,许七安的头发终于再生回来,三品武夫能断肢重生,何况是头发呢。

    这是一件让许七安很是欣慰的事,更欣慰的是自己一直把光头保护的很好,戴着貂帽,别人并不知道头发的生长情况。

    以后在外面还是戴着貂帽,等过段时间,就可以摘下来了..........我还是那个长发飘飘的少年郎。许七安开心的想。

    吃完早膳,他坐在梳妆台前,镜子里是恢复了原样的许七安,剑眉星目,鼻挺,嘴唇偏薄,脸颊轮廓偏硬朗,整体透着男人俊朗阳刚的美感。

    与唇红齿白的许二郎,眉目如画的南宫倩柔,是截然不同类型的帅哥。

    王妃坐在床边,晃荡着脚丫子,看着他结发髻,问道:“我以后怎么办呀。”

    许七安盘着头发,事不关己的语气:“都说了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察觉到许七安不太想管自己,她有些赌气的说:“再借我十两银子,我要回江南慕家,以后有钱了,托人把银子还你。”

    “啪!”

    许七安把一锭银子放在桌上。

    竟如此干脆........王妃咬了咬唇,板着脸,把银子收好,然后她默不作声的把脏兮兮的几件贴身衣服打包好,小包裹往肩上一背,宣布道:

    “我走了。”

    “去吧!”许七安点头。

    王妃深深看了他一眼,猛的转身,跑出房间。

    跑出客栈后,她独自一人往城外走,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穿过闹市和长街,这座城并不大,很快就走到城门口。

    可是,看着宽敞的城门,王妃突然胆怯了,那仿佛不是通往自由的途径,外面的世界那么危险,人心那么复杂。

    她十三岁时,便被家族送进宫,换取高官厚禄。

    她在层层宫闱里生活了许多年,而后又元景帝转赠给镇北王,在王府一住就是二十年。

    她渴望获得自由,渴望无拘无束,可当自由唾手可及时,她突然明白自己根本无法在外面生存。

    她就像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二十多年的锦衣玉食,让她丧失了飞往自由天空的能力。

    尽管可以回到“娘家”,可那不过是被父母再卖一次,不,大概率是她刚回府,第二天就被族人重新送回皇宫。

    她茫然的杵在原地,许久后,她不再茫然,只是眼里的亮光一点点熄灭。

    王妃低着头,看着脚尖,肩膀瘦削,背影单薄,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女孩。

    这时,身后传来男人的叹息声:“小婶子,我想了想,觉得还是要带你一起走。”

    王妃赌气没有转过身来。

    许七安走到她前面,蹲下来,没有说话。

    闻言,王妃用力瞪了他背影一下,她嘴角轻轻翘起,张开双臂,扑倒他背上。

    出了城,许七安背着她沿着官道狂奔,这时候,他就有点想念心爱的小母马。

    “我很麻烦的。”王妃在他耳畔轻声说。

    温热的吐息喷在许七安耳垂,让他不由皱紧眉头,耳垂是许白嫖敏锐地带,这个秘密只有浮香知道。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许七安问道:“你这副模样,元景帝知道吗?”

    王妃摇头:“但他知道我有改变容貌的法器,我好几次偷偷溜走,他肯定也知道的。但没见过我这副模样。”

    她想了想,补充道:“王府的侍卫见过我这个样子。”

    许七安没有作答,思考起来。

    镇北王虽然死了,但王妃依旧是香饽饽,元景帝绝对不会对她不闻不问,虽然使团上下一致认为王妃被蛮族掳走。

    可那些丫鬟知道我最后找到了她们,当然,她们并不知道我打败蛮族强者,救回王妃。可她们能存活下来,并顺利回京,这本身就是一个疑点。

    虽说无法做为我救回王妃的证据,可只要有疑点,元景帝绝对会派人来查,都不用监视,直接光明正大的查。

    所以王妃不能随我回府。但可以养在外面。

    京城人口三百万,不可能挨家挨户的找,而且,并没有任何线索指明我把王妃带回了京城。

    最好的办法是把她养在外面,离许府不远,但也不能太近。

    考虑好细节后,许七安满意的点头,觉得很稳妥。

    然后,他不可避免的茫然了一下,为什么我要为一个老阿姨做到这一步?

    我是什么时候中了她的毒的?

    许七安没有往楚州城方向去,打算先去和郑兴怀会合,把他带去楚州城。

    而今楚州城毁了,他是楚州布政使,得收拾一下残局,顺便告诉他镇北王已经殒落,不比再东躲西藏。

    途中,他故意要求金莲道长屏蔽天地会成员,与李妙真开启私聊,问她身在何处。

    毫不意外的被天宗圣女臭骂一顿,而后被告之镇北王殒落的消息。

    许七安“大吃一惊”,直呼不可能。充分表现出一个“震惊党”该有的素养。

    这让李妙真心里微微得意,便不再那么生气他放鸽子。

    随后,许七安让她以找“正在赶来的路上的许银锣”为由,离开楚州城,来山谷会合。

    中午时分,许七安便来到山谷,当日拜别郑兴怀,他在附近的县城找一家客栈安置王妃,本来就离的不远。

    ...........

    山洞里,篝火熊熊,李瀚和赵晋哥们俩,分别烤着山鸡、野兔、鲜鱼等猎物。

    高瘦的申屠百里闭着眼睛,盘膝吐纳。

    膘肥体壮的魏游龙擦拭着大砍刀,沉声道:

    “不知道许银锣和飞燕女侠怎么样了,阙永修和镇北王残暴凶狠,如果被他们发现端倪,很可能招来杀身之祸。而他们如果出了意外,那我们极可能被顺藤摸瓜。”

    军伍出身的枪兵唐友慎,目光锐利的扫向洞口,而后又收回目光,抱着长枪,闭目养神。

    郑兴怀摆摆手,声音轻,但语气透着笃定:“不会的,他们两人即使一无所获,也不会被镇北王和阙永修盯上。”

    容貌姣好的少妇问道:“郑大人为何如此肯定?”

    郑兴怀道:“飞燕女侠闯荡江湖,好管闲事,能博下这么大名声,又安然无恙。绝非鲁莽之辈。至于许银锣,破一次大案,也许是运气。但这一桩桩一件件的,足以说明他的能力。”

    众人缓缓点头。

    无论是飞燕女侠还是许银锣,都是让人有踏实感的人中龙凤,是那种把事情交给他们,就会无比安心,不用整日担心受怕的人物。

    这时,申屠百里猛的睁开眼,声音低沉且急促:“有人来了。”

    李瀚和赵晋下意识的丢掉猎物,抓起各自的兵器,与众人冲出山洞。

    一男一女结伴而来。

    男子阳刚俊朗,气度不凡,正是银锣许七安。至于女子,他们只是看一眼便忽略,脚步行走没有章法,颠颠的跟在许银锣身边。

    姿色平庸,疾走间带着微微的气喘,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子。

    后头的郑布政使迎上来,拱手道:“许银锣。”

    他身后的武夫们带着诧异,许银锣前天夜里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去楚州城查案,岂料今日便返回。

    此地距离楚州城有数百里,这点时间,不够一个来回。

    许七安没有废话,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收到消息,镇北王已经殒落在楚州城。我是来接你们过去的。”

    晴天霹雳!

    郑布政使脸色倏然僵硬,眼睛缓缓瞪出,嘴巴慢慢长大,让许七安明白,原来这才是震惊党的真正素养。

    众侠士无声对视,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不信”二字。

    “是,是不是收到的消息有误........”

    郑布政使跨前几步,脸上表情复杂,一边奢望消息属实,一边又认定许七安收到的是错误消息。

    申屠百里等人没有说话,但也认为布政使大人说的有理。

    千真万确,镇北王就是我亲手宰的..........许七安笑着点头:“没有错,是真的。”

    砰砰,砰砰.......郑布政使听见了自己狂乱而激烈的心跳声。

    “飞燕女侠很快就来,她知道事情的经过。”许七安把锅甩了出去。

    众人随后返回山洞,在忐忑的情绪里等待着。

    王妃乖巧的坐在许七安身边,小口小口的啃着鸡腿,大奉第一美人在努力扮演一个微不足道的路人甲。

    来时的路上,她从许七安口中得知郑兴怀的身份,明白他的家人死于屠城。

    尽管自己和镇北王并没有感情,可毕竟是有名分的夫妻,王妃对郑大人心怀愧疚。

    半个时辰后,李妙真来到山谷,降下飞剑,轻飘飘落入山谷。

    她环顾着早已等在洞口的众人,微微颔首,又在姿色平庸的王妃身上顿了顿。

    “飞燕女侠,许银锣说,说.........镇北王殒落在楚州城?”

    郑布政使疾走几步,直勾勾的盯着她。

    李妙真给予肯定答复:“是的,他的尸体还在楚州城。”

    当即把楚州城的战斗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

    郑布政使听完,缓缓点头,他布满血丝的双眼,扫过众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