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复仇者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复仇者 第1/2段

    常言道,战场瞬息万变。

    这句话恰好应在此处。

    任谁都没想到,前一刻还打生打死,势如水火的蛮族和镇北王,竟在此刻突然结盟,把矛头对准手持镇国剑的神秘强者。

    对于五位巅峰高手,同时望来的目光,许七安舔了舔嘴唇,露出了狰狞的,嗜血的笑容。

    “你似乎很兴奋?真以为有镇国剑,就能以一敌五?”镇北王眯着眼,冷笑道:

    “看你的气息,也是三品,正好血丹效果不够,那就用你生命精华来弥补。”

    三品高手的生命精华不比血丹差,更准确的说,镇北王炼制血丹是为了庞大的生命能量推动他冲击二品的关卡。

    本质是“庞大的生命能量”,三十万百姓炼制的血丹是生命能量,三品高手的精血也是生命能量。

    只不过平时要杀一名三品太难太难,远不如屠城容易。

    听到镇北王的话,烛九和吉利知古舔了舔嘴唇,露出垂涎之色。

    围杀一名三品武夫,平时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蛮族和妖族是盟友,两名三品,而北境虽只有镇北王一位三品,但他占据主场优势,有护城法阵和重型杀伤法器。

    本身就是硬骨头,其次,镇北王肯定不会死守云州城。他和烛九拦不住一名只想逃跑的三品。

    而杀不死镇北王,只会招来大奉的反噬,他们害怕那个魏渊再次挥军北上。

    所以双方偶有冲突,但没有这样的大规模战役。

    现在不同,现在是五名巅峰高手围杀一名三品,即使对方有镇国剑,顶多也就是烤肉上扎了一根针,吃起来有难度,也只是有难度。

    在众人注视之下,许七安把镇国剑插在地上,抬起双手,捧住脸,昂起头,发出嘶哑的怪笑声:

    “压抑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尽情释放力量,五个三品的黄毛小子,勉强够本座吃一顿。”

    然后,他竖起一根指头,宣布道:“第一阶段。”

    镇北王等人眉梢一挑,只觉得对方不是虚张声势,就是因为血丹带来的力量有些失去自知之明了。

    喂喂,大师你也太飘了吧,虽然你生前可能很强,可你现在只是断臂加残魂啊........许七安也觉得神殊状态有些不对。

    每次现出不灭之躯,神殊就会变的怪怪的,性情大变,仿佛换了个人。

    “虚张声势!”

    巫师冷哼一声,展开手掌,对准许七安:“歹.......”

    他想说的是“死”,用咒杀术给予这个突然精神失常般的强者一记重创。

    但“死”字说到一半,“许七安”突然食指抵住嘴唇,以一种浮夸的语气,压低声音说道:“嘘,三缄其口。”

    刹那间,巫师只觉得嘴巴被无形的力量封住,不敢他如何努力的张大嘴巴,就是无法发出声音。

    许七安随后消失,贴身近战输出。

    一轮刺目的光团爆发,外人根本看不清战斗细节,只能通过不断爆炸的,雷声般的巨响里领悟到战斗的激烈。

    随后一道人影跌飞出去,激发气血后,这位巫神教的巫师肉身膨胀,原本比青色巨人吉利知古还高大。

    但现在被打回了原形,胸膛凹陷,腹部一个透亮的剑孔,左手齐肩而断,断口平齐,是被一剑斩断。

    高品巫师快飞暴退,过程中激发气血,以九品血灵的能力,为自己修复伤口,重塑断臂。

    “小心,他没有弱点,我找不到他的弱点。”巫师沉声道。

    三品巫师叫做“灵慧”,可以看穿敌人的弱点、招式破绽,从而为自己规划出一套有效的攻击或反击计划。

    灵慧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游刃有余,像是高高在上的强者,不管你如何发狂攻击,他永远不慌不忙的化解。

    “你是佛门中人?”

    烛九尖叫一声,本能的忌惮,竖眼旋即迸射出仇恨的光芒。

    五百年前,在一甲子里被灭国的南妖也好,如今人才凋敝的北方妖族也罢,都吃过佛门的苦头,都被佛门教育过。

    两百年前的九州,能和佛门一较高下的,只有大奉的儒家。

    而今儒家没落,佛门堪称九州第一大势力。

    “佛门算什么,待我重聚肉身之日,便是佛门覆灭之时。”许七安猖狂大笑,像极了无法无天的狂徒。

    一道金光突兀刷来,直直打中神殊,却打中了残影。

    下一刻,出手偷袭的烛九心里一凛,猛的回头,竖眼爆射出金光。

    那里一道身影刚浮现,便被金光撕裂,原来只是一道幻影。

    噗!

    浑身缭绕魔焰的“许七安”落在赤红巨蟒的背上,他把青铜剑刺入巨蟒背部,拖着它,在这条赤红色的大路上狂奔。

    镇国剑切开了巨蟒的血肉,切断一节节颈椎骨。

    他身后开出一丛丛血色的花。

    烛九凄厉咆哮,巨大的蛇身在城中翻转,横冲乱撞。在城头士兵们眼里,就如同一条发狂的蛇冲进了沙盘。

    这时,青色巨人吉利知古,无声无息出现在许七安身后,巨剑霍然劈下。

    许七安身后仿佛长着眼睛,回身方撩镇国剑。

    当当当.......

    门板似的精铁重剑在青色巨人手里像是玩具,两人在一瞬间,对拼二十余刀,重剑一寸寸缩短,崩出一块块碎铁片。

    许七安腾声而起,按住青色巨人的脑袋,游鱼般的窜到他身后,咔擦一声,青色巨人的正脸出现在了后背。

    铜剑一闪,割开了皮肤外的角质甲胄,割开喉管,割开颈动脉。

    红中带青的鲜血如同喷泉,强大的压力下,喷起数米高。

    镇北王突然头皮发麻,出于武者对危险本能的直觉,他猛的朝前腾跃,劈开了斩向头颅的一剑。

    也就在他站稳的刹那,神殊如影随形,已杀至身后,镇国剑爆发煊赫的金光,仿佛要将虚空斩碎。

    镇北王眼里只剩煊赫的剑光,汗毛竖起,身体每一根神经都在向他传输危险信号,告诉他:危险危险,不避开会死!

    自山海关战役后,已经很多年没有遭受过致命的威胁。

    这一刻,他的心反而平静下来,念头前所未有的澄澈,有些人,越是危险,就越能爆发潜力。

    天赋绝伦的镇北王恰好是后者。

    他表情波澜不惊,他眼神平静如镜,他握住了拳头,缓缓打出,却又快到极致。

    一股霸道无双的拳意激荡而出,引起天地异变,高空云层旋转,呈旋涡状。大地轰隆隆颤抖,似乎无法承受如此霸道的意气。

    众所周知,武夫之粗鄙,古今少见,没有炫目的特效,没有花哨的技能。

    因此,镇北王这一拳,完全以自身气机引动天地异象,极其可怕。

    当!

    拳头和剑刃碰撞在一起,天地间一声洪钟大吕,直接震晕遥远处的士卒和蛮族骑兵。

    狂暴的能量化作纯粹的冲击波,两人为中心,方圆数里的地面轰然下沉。

    吉利知古、高品巫师等人也不得不暂避锋芒,躲避这股可怕的冲击波。

    高压之下,镇北王轰出了他人生中最巅峰的一拳。

    他的拳头已经化作血泥,断裂的腕口不断流淌出鲜血。

    霸道,是他坚持的武道,也是他凝练的意。

    “有趣有趣,极少见到有人修霸道之意。”

    “许七安”一手持剑,一手捂脸,神经质似的大笑,笑的让镇北王脊背发寒。

    “呼,呼........”

    缓缓后退的镇北王,听见了身旁传来喘息声,他左右瞥了一眼,发现吉利知古和高品巫师缓步靠近自己。

    似要会合。

    而远处的地宗道首也慢慢挪移方向,挪移到三位近身战强者的后方。

    他们不敢分散了。

    “他没有弱点,近身战堪称无敌。”巫师传音说。

    “他的肉身很古怪,非我等能比。”青色巨人也给出自己直观的感受。

    “但他似乎没有“意”。”镇北王传音道。

    他的手还没恢复,血肉缓慢蠕动,消除淡金色的火焰。

    佛门中人,禅武双修,肉身邪异可怕..........太强了,佛门何时出了这样一位强者,他到底是谁。

    到此,五位强者不复刚才的自信。

    .........

    靠近城墙的房舍顶上,大理寺丞和两位御史站在屋脊,眯着眼,眺望着远处的战场。

    他们只是凡人,根本看不清战斗细节,最多就是从轰隆隆的爆炸声,以及吹到近前来时,化作狂风的气机波动,判断出此战的激烈程度。

    但好在身边有杨砚这样一位金锣,堂堂四品,平时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如今做个“望远镜”也是个不错的人选。

    刘御史一边踮脚张望,一边问道:“杨金锣,战况如何?”

    大理寺丞紧接着追问:“那位神秘高手如何能战五人,他,他可还好?”

    杨砚心潮澎湃:“.......太强大了,那位神秘高手太强了。面对五位三品围攻,竟凭一己之力,压住了他们。”

    “好,好!”

    大理寺丞激动的浑身颤抖。

    趁着大奉士卒与蛮族停止交战,那些存活的江湖武夫纷纷溜上城墙,各自挑了一处城墙俯瞰。

    太强大了,这就是巅峰高手的战斗。

    云州城可是一座拥有三十多万人口的大城,普通人横穿这座城市,得走整整一天。

    骑马也要两个时辰。

    而今他们从城头俯瞰,只看见大片大片的废墟,只有临近城墙位置的房舍保持完好。

    这是因为城中的强者们不以破坏为目的,否则,只怕连四面城墙都已经被拆。

    “干他酿的,杀了镇北王和蛮子、蛇妖,为楚州城的百姓报仇。”

    一个年轻的江湖人怒骂道。

    “放肆!镇北王乃亲王,你犯了大不敬之罪。”

    远处,一位黑袍密探闻声,勃然大怒。

    “老子说的有错?”

    那年轻的江湖人有着北境人的火爆脾气,吊着眼睛,毫不畏惧的与密探对骂:

    “镇北王为一己之私屠了楚州城,狗屁的亲王,连镇国剑都厌弃他。”

    “对,杀了他们,老子这次要是能保住狗命,一定把镇北王干的事宣传出去。”

    周边的江湖人士同仇敌忾,纷纷叫骂,并按住了刀柄。江湖匹夫桀骜难驯,心里本就憋了无尽的怒火。

    他们按刀柄可不是震慑,而是真的会抽刀子玩命。

    密探见对方人多势众,且都不是弱手,便冷笑道:“尔等以为妖蛮联军攻城,内忧外患,非常时期,便可以目无法纪,诋毁亲王?

    “我现在就让你知道,这楚州,依旧是镇北王的楚州。”

    说罢,他大手一挥,命令伸手的数百士卒:“给我拿下这几人,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没人动。

    黑袍密探霍然转身,面具下的眼睛恶狠狠瞪着众士卒:“你们想违抗军令吗!”

    士兵们低下头去,依旧不动。

    “老子虽是匹夫,但也知道读书人常说一句话: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镇北王丧心病狂,早已人心尽失。

    “你这镇北王的走狗,还敢在这乱吠。”

    十几名江湖人士,果然抽出兵刃,一拥而上,把密探活活砍死。

    不远处的士卒依旧垂着头,什么都没看见,保持沉默。

    砍完人后,众江湖人士继续关注战场,俯瞰远方。

    其实他们完全可以借此逃离楚州城,远离是非之地。但没有人走,并非爱看热闹,而是想看到一个结果。

    为此,即使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匹夫以力犯禁,然,匹夫胸腔热血未熄。

    ..........

    这时,地宗道首的传音:“不夺走镇国剑的话,我们很难战胜他,吞噬血丹后,此人实力突飞猛进。”

    黑莲道首的话,引起烛九、吉利知古等人一致认同。

    五人保持着严阵以待的架势,暗中传音交流。

    镇北王腕口血肉缓慢蠕动,恢复,传音回应:“你有什么办法?”

    黑莲道首传音道:“我能利用阵法侵蚀镇国剑,让它短暂失去灵性,维持一刻钟。代价是这具分身消散。”

    镇北王等人不惊反喜,武夫只有暴力蛮干,遇到战力比自己强的同体系强者,很容易被压制。

    但其他体系不同,手段诡谲多变。

    黑莲道首的一具分身,换取对方失去镇国剑一刻钟,这是无比划算的买卖。

    远处的巨蟒烛九传音道:“不行,以他肉身的可怕,即使没有镇国剑,我们也不可能在一刻钟里将他杀死,或重创。”

    没有镇国剑,他们有信心打败对方,但做不到在一刻钟里杀死。

    高品武夫太难杀了。

    镇北王略作沉吟,道:“或许可以,只要我们的总体实力能短暂达到二品,嗯,我单纯指二品的力量。”

    三品晋升二品,当然不只是气机方面的提升,还是“意”的蜕变。

    青色巨人嗤笑传音:“二品的力量,你说有就有?”

    镇北王淡淡道:“我有一张阵图,是监正早年作品,此阵叫无双法相,他能把众人之力合二为一,凝成一具法相。有一无二,故名无双。”

    阵图是很多年前,他从监正那里求来的,理由是一旦北方妖蛮两族联手,他独木难支,需要强有力的自保手段。

    监正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于是赐了阵图,顺便清一清库存。

    大敌当前,五人很快达成共识。

    青色巨人吉利知古率先行动,目标却不是“许七安”,而是对准某一段城墙,猛的一摄。

    “嗡嗡......”

    城墙上的士卒和蛮族骑兵,手里的武器忽然脱手,自动飞向空中。

    呼......钢铁铸造的炮架等重型武器也飞了起来,一股脑儿往高处汇聚。

    这些铁器在空中熔化成铁水,不断排出杂质,浓缩成赤红色的铁水球。

    “许七安”持着镇国剑,嘴角翘起,桀骜的看着这一幕。

    大师,他们在憋大招,莫哔哔,肛了他们.........许七安心里一凛,于脑海沟通神殊和尚。

    神殊和尚置若罔闻,保持着拄剑而立的姿势,像是信号不稳,突然掉线了似的。

    这个状态下的神殊太桀骜太嚣张了,我根本驾驭不住他..........额,是什么让我产生了我能驾驭他的错觉.........许七安心里叹息。

    巫师抬起手,掌心对准许七安,喝道:“死!”

    神殊下意识的施展佛门法术,打断他的咒杀术,但这时镇北王杀到了,这位大奉第一高手气势如虹,拳意霸道无双。

    “许七安”施法被打断,抬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