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军过境

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军过境 第1/2段

    姿容倾城的白裙女子微微一笑,“你不妨先试着找找,镇北王血屠三千里的地方在何处。”

    面容模糊的男子摇头,无奈道:“这几日来,我走遍楚州每一处,观看气数,始终没有找到镇北王屠杀生灵的地点。但天机告诉我,它就在楚州。”

    白裙女子收敛颠倒众生的媚态,又长又直的眉毛微皱,沉吟道:

    “他在和我们争时间,一旦精血炼化完毕,我们再想阻止,就不可能了。到时候,只有杀了慕南栀,才能阻止镇北王晋升二品。

    “不过慕南栀和那小子在一起,要杀的话,你们术士自己动手。呵,被一个身怀大气运的人记恨,是非常伤气数的。

    “对了,你说监正知道镇北王的谋划吗?如果知道,他为何漠不关心?我突然怀疑慕南栀和许七安走在一起,是监正在暗中推波助澜。”

    白衣男子冷笑道:“你可以继续猜,等你猜到他的谋划,天机有感,监正就会过来。我肯定是有办法走掉,至于你嘛,这条狐狸尾巴别想要了。”

    白裙女子果然有所忌惮,没再多说监正相关的事情。

    “三天,三天之内必须找到镇北王屠戮生灵的地点,否则一切将成定局。”白裙女子沉吟道:

    “我有一个想法。”

    不露真容的术士眺望远处山河,接茬道:“许七安?”

    “是,也不是。”她嘴角浅笑,抚摸着六尾白狐柔顺的长毛,道:

    “你认为许七安的大气运,能为我们指路,这确实是个思路。但我的想法是,好像大家都忽略了魏渊这个人。他是唯一能与监正在棋盘上打成平手的谋士,我们为什么不去盯着使团呢。”

    白衣男子呵一声:“你既知道他能和监正打成平手,就该知道使团只是幌子。我从来没有轻视过魏渊,我只是估摸不准他在这件事上的态度。

    “魏渊是国士,同时也是罕见的帅才,他看待问题不会从简单的善恶出发,镇北王若是晋升二品,大奉北方将高枕无忧,甚至能压的蛮族喘不过气。

    “魏渊这些年一边在朝堂斗争,一边缝补日渐衰弱的帝国,他应该是希望看到镇北王晋升的。

    “但镇北王的所作所为,触及到了底线,魏青衣是默许,还是暗中捅镇北王一刀,呵,恐怕连镇北王自己都心里没底。”

    说到这里,白衣术士冷哼一声:“那蠢货,现在还在西行。”

    白裙女子轻轻抛出怀里的六尾白狐,轻声道:“去通知群妖,速入楚州,啸聚山林,等待命令。”

    娇小可爱的白狐坠下悬崖,过程中,体态膨胀,圆滚毛绒的身躯拉长,顷刻间化成一只一丈长的巨狐,身躯线条流畅,四肢强而有力,身后狐尾宛如孔雀开屏。

    它四足狂奔,于虚空中如履平地,迅速远处。

    ...........

    西行路上的许七安在阴凉的树荫下打了个瞌睡,梦里他和一个倾城倾国的绝色美人滚床单,白袍小将率千军万马七进七出。

    “呼........”

    许七安睁开眼,树影摇曳,光斑细碎,梦中的美人与那晚昙花一现的王妃渐渐重合。

    这让他分不清是自己太久没去教坊司,还是王妃的魅力太强。

    这女人就像毒药,看一眼,脑子里就一直记着,忘都忘不掉。

    想到这里,他侧头,看向依靠树干,歪着头打瞌睡的王妃,以及她那张姿色平庸的脸,许七安顿时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心底涌起一种另类的贤者时间。

    “喂喂,起来了。”

    许七安推醒王妃,看着她睁开迷糊的眸子,催促道:

    “午膳前能抵达下一座城市,我们去改善一下伙食,顺便看看能不能再杀几个蛮族或你丈夫的密探。”

    王妃皱了皱眉,听到“你丈夫”三个字不是很开心,她翻着白眼哼了一声。

    许七安蹲下的时候,她还是乖乖的趴了上去。

    王妃傲娇了一阵子,环着他的脖子,不去看快速倒退的风景,缩着脑袋,低声道:

    “喂,你打的过淮王吗,你准备怎么对付他。”

    尽管当时被他一瞬间展露出的气质所吸引,但王妃还是能认清现实的,很好奇许七安会怎么对付镇北王。

    如果许七安说:我打算一刀砍死镇北王。

    那她就决定劝劝他别做送死这样的傻事。

    许七安没好气道:“我准备捅他媳妇,白刀子进,绿刀子出。”

    “?”

    王妃茫然片刻,猛的反应过来,柳眉倒竖,握着拳头用力敲他脑瓜。

    duang、duang、duang!

    打了一路。

    ............

    楚州卫。

    杨砚带着刘御史,停在军营外,所谓军营,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帐篷。

    除了行军时住帐篷,各地驻扎的军队都有专属的营房,与普通的民居房没有区别。

    正常而言,州城的卫兵,人数是五千到六千人。边境州城的卫兵人数一万到两万之间。

    而像楚州这样临近边关的州城,加上镇北王增幅,卫兵人数达三万六千人。

    这三万六千人是镇北王可以在短时间内直接支配的兵马,至于楚州各地的卫所,身为楚州总兵的镇北王同样可以支配,但需要经过一道手续。

    楚州都指挥使的印章!

    杨砚和刘御史坐在马背上,晒了一个时辰的烈阳,胯下马匹都热的直打响鼻了。

    刘御史无精打采,嘴唇干裂的趴在马背上,有气无力道:“杨金锣,我,我们先回去吧。本官快晒成人干了。”

    就在这时,一名卫兵按着刀柄出来,朗声道:“都指挥使大人请两位进去。”

    刘御史如释重负,虚脱般的吐出一口浊气,连滚带爬的翻下马背。

    两人随着卫兵进入军营,穿过一栋栋营房,他们来到一处两进的大院。

    进入大院,于会客厅见到了楚州都指挥使、护国公阙永修。

    阙永修有着极为不错的皮囊,五官俊朗,留着短须,只不过瞎了一只眼睛,未存的独眼眸光锐利,且桀骜。

    他端坐在大椅上,手里端着茶盏,独目冷冷的凝视着杨砚:“这不是魏渊的螟蛉之子吗,到我军营作甚?”

    螟蛉之子就是义子,只不过前者带了点嘲讽意味。

    杨砚这样的面瘫,自然不会因此动怒,眼睛都不眨一下,淡淡道:“查案。”

    阙永修明知故问:“查什么案?”

    杨砚语气冷漠:“血屠三千里,我要看楚州卫兵出营记录。”

    之所以从楚州卫兵这里开始查,是因为使团抵达北境,自然得先来楚州城,就近原则。再就是楚卫三万六千兵马,全是镇北王的心腹。

    也是楚州的主力军队。

    蛮族血屠三千里,镇北王肯定要出兵交战,那么出营记录就是证据。军队的调动是一个繁琐的工作。

    并不是说出营就出营,相应的辎重、器械等等,都是有迹可循的。

    碍于镇北王对楚州城的掌控,未必会留下蛛丝马迹,但该查还是要查,不然使团就只能待在驿站里喝茶睡觉。

    “什么血屠三千里!”

    阙永修拍桌而起,吓了刘御史一跳。

    这位护国公大步走到杨砚面前,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本公追随镇北王,镇守楚州十几年,是你这个魏阉狗的螟蛉之子,说查就查的?”

    杨砚没回应,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本公在前阵杀敌,戍守边关的时候,你们在京城躺在美娇娘的床上。如今跑来跟我说什么血屠三千里,呸,滚回去告诉魏渊,告诉那群只会提笔杆子的酸儒,想构陷本公,构陷淮王,做梦。”

    护国公阙永修冷笑道:“现在,给我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刘御史勃然大怒,指着阙永修怒斥:“护国公,我等奉旨查案,你敢违命?”

    阙永修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刘御史回京后大可以弹劾本公。”

    就是这么狂。

    刘御史脸颊肌肉抽动,怒不可遏,偏偏拿他没有办法。他非主办官,更非巡抚,无权处置护国公。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