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团抵达北境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团抵达北境 第1/2段

    手串脱离雪白皓腕,许七安眼里,姿色平庸的年长女子,容貌宛如水中倒影,一阵变幻后,现出了原貌,属于她的容貌。

    她的眼圆而媚,映着火光,像浅浅的湖泊浸入璀璨宝石,晶莹而动人。

    她含羞带怯的抬起头,睫毛轻轻颤动,带着一股扑朔迷离的美感。

    她的嘴唇饱满红润,嘴角精致如刻,像是最诱人的樱桃,引诱着男人去一亲芳泽。

    她美则美矣,气质风姿却更胜一筹,如画卷上的仙家仕女。

    “.........”

    许七安是见过绝色美人的,也知道镇北王妃被誉为大奉第一美人,自然有她的过人之处。

    然而,真正见到了传说中的大奉第一美人,许七安还是涌起强烈的惊艳感。心里自然而然的浮现一首诗: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还,还给我........”她用一种带着哭腔和哀求的声音。

    许七安沉默的看着她,没有继续戏弄,把手串递了过去。

    王妃劈手夺过,重新戴好,又是一阵水波般的光影晃动,她再次变成了平平无奇的老阿姨。

    三十出头的年纪,五官平庸,气质普通。

    王妃摸了摸脸,如释重负的松口气,然后把戴着手串的右手,紧紧藏在身后,一步步后退,警惕的看着许七安。

    她知道自己的美貌,对男人来说是无法抗拒的诱惑。

    这世上能忍住诱惑,对她不闻不问的男人,她只遇到过两个,一个是沉迷修道,长生高于一切的元景帝。

    一个是痴迷武道,对她另有图谋的淮王。

    至于许七安,在王妃对他的固有印象里,身上的标签是:少年英雄;好色之徒。

    传闻此人成日流连教坊司,与多位花魁有着很深的纠葛,少年英雄和不羁风流是交相辉映的,常被人津津乐道。

    但王妃最怕的就是好色之徒。

    这也太漂亮了吧,不对,她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她真的是那种很少见的,让我想起初恋的女人........许七安脑海中,浮现前世的这个梗。

    他认为非常贴切,王妃美则美矣,但真正让许七安如遭雷击的,是她身上那股奇特的魅力,很能触动男人内心的柔软之处。

    这就是大奉第一美人吗?呵,有趣的女人。

    许七安握着树枝,拨动篝火,没再去看充满警惕和戒备的王妃,目光望着火堆,说道:

    “这条手串就是我当初帮你投壶赢来的吧,它有屏蔽气息和改变容貌的效果。”

    王妃略有错愕,想到自己摘下手串的前后变化,认为他是根据这个推断出来,便点了点头。

    许七安继续说道:“早听说镇北王妃是大奉第一美人,我原先是不服气的,现在见了你的真容........也只能感慨一声:当之无愧。”

    王妃柳眉轻蹙,“不服气?”

    如果是其他女人这么说,王妃认为她是嫉妒,可也算合理。但这句话出自男人嘴里,就显得很奇怪。

    许七安点头:“因为我觉得,我池塘......我认识的那些女子,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美人,妍态各异,犹如百花争艳。所谓王妃,不过是一朵同样娇艳的花。”

    但他得承认,刚才昙花一现的倾城容貌中,这位王妃展现出了极强大的女性魅力。

    即使是久经炮火的他,虽不至于神魂颠倒,方才却有一刹那的冲动,雄性本能的冲动。

    闻言,王妃冷笑一声。

    这个好色之徒勾搭的女子岂能与她相提并论,那教坊司中的花魁固然美丽,但如果要把那些风尘女子与她相比,未免有些侮辱人。

    在京城,王妃觉得元景帝的长女和次女勉强能做她的陪衬,国师洛玉衡最娇媚时,能与她争艳,但大多数时候是不如的。

    至于其他女子,她要么没见过,要么容貌艳丽,却身份低微。

    京城是一座山,王妃就是山顶的独孤求败,她轻轻一瞥,最多就看见怀庆和临安的脑瓜。偶尔看一看洛玉衡的半张脸。

    当然,还有一个人,如果是风华正茂的年岁,王妃觉得或许能与自己争锋。

    她就是大奉的皇后。

    许七安勾搭的这些女人里,自然不会包括怀庆临安以及国师。所以,王妃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并傲娇的抬了抬下巴。

    “离京快一旬了,伪装成婢女很辛苦吧。我忍你也忍的很辛苦。”许七安笑道。

    “什么意思?”王妃一愣。

    “那天晚上咱们在甲板上,我就想摘你手串了,但又不像节外生枝,毕竟我是主办官,得为大局考虑。”

    王妃表情呆滞,愕然看着他,道:“你,你那时候就猜到我是王妃了?”

    骗人的吧,她明明伪装的那么好,晚上常常为自己的演技喝彩,认为自己把婢女的角色演的如火纯情,谁都没认出来。

    “准确的说,你在王府时,用金子砸我,我就开始怀疑。真正确认你身份,是咱们在官船里相遇。那会儿我就明白,你才是王妃。船上那个,只是傀儡。”许七安笑道。

    弃船走陆路后,看见假王妃,许七安心里毫无波澜,甚至更加肯定她是冒牌货。

    理由很简单,他以前写过日记,日记里记录过王妃的一个特征。

    我,我暴露的这么早..........王妃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想起自己这几天的表现,一股恨不得掘地三尺把自己埋掉的羞耻感涌上心头。

    “跟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虽然好色.......试问男人谁不好色,但我从来不会强迫女子。咱们北行还有一段路程,需要你好好配合。”许七安宽慰她。

    大奉许银锣从不强迫女子,除非她们想开了。

    还是无法逃脱北上的命运........王妃抿了抿嘴,略有失落,黯然沉默半晌,问道:“我们什么时候与使团会合?”

    少年银锣抬起头来,火光映照他的脸,嘴角勾起,露出意味莫名的笑容:“谁说我们要和使团会合?”

    ............

    这一晚,榕树“沙沙”作响,什么都没发生。

    清晨,第一缕晨曦照在她脸上,耳边是清脆悦耳的鸟鸣,她于浅睡中醒来,看见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