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撸手串

第一百二十四章 撸手串 第1/2段

    “血屠三千里.........”

    扎尔木哈表情依旧呆滞,没什么感情的语气回复:“什么血屠三千里.......”

    是我问话的方式不对?许七安皱了皱眉,沉声道:“屠戮大奉边境三千里,是不是你们蛮族干的。”

    扎尔木哈目光空洞的望着前方,喃喃道:“不知道。”

    .........许七安呼吸一下粗重起来,他深吸一口气,又问了天狼同样的问题,得出答案一致,这位金木部首领不知道此事。

    他没有放弃,接着问了汤山君:“屠戮大奉边境三千里,是不是你们北方妖族干的。”

    汤山君表情茫然,回答道:“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

    许七安的呼吸再次变的粗重,他的瞳孔略有涣散,呆坐了几秒,沉声道:“褚相龙,你可知道血屠三千里?”

    褚相龙神色木讷,闻言,下意识的回答:“魏渊试图构陷淮王,用一具尸体和魂魄栽赃陷害,而后派遣银锣许七安赴边境,企图捏造罪名,诬陷淮王。”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许七安在心里做了否认三连。

    .......这是褚相龙的想法?他认为所谓的血屠三千里是魏公和朝堂诸公的谋划,针对的镇北王。

    于是将计就计,利用使团来护送王妃。

    这么说来,元景帝打的也是这个主意,顺水推舟?如此看来,元景帝和镇北王是穿同一条裤子的。

    毕竟是一母同胞的兄弟。

    北方蛮族和妖族不知道血屠三千里,而镇北王的副将褚相龙却认为这是魏公和朝堂诸公的陷害,也就是说,他也不知道血屠三千里这件事。

    那,到底谁才是狼人?

    嘶.......案件突然扑朔迷离起来。许七安不知为何,竟松了口气,转而问道:

    “你打算回了北方,怎么对付我。”

    对于这个问题,褚相龙直白的回答:“监视,或软禁,等过段时间,把你们赶回京城。”

    还真是简单粗暴的方式。许七安又问:“你觉得镇北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褚相龙没有犹豫,“霸道、强势,对弟兄们非常好,是值得效忠的主上。”

    想了想,许七安问了一个大逆不道的问题:“你觉得镇北王会造反吗。”

    “不会!”褚相龙的回答言简意赅。

    “为什么?”许七安想听听这位副将的看法。

    “淮王是天生的统帅,他喜欢沙场征战,不喜欢朝堂。淮王是个武痴,除了沙场,他心里只有修行。”褚相龙说道。

    唔,也是,皇位虽然诱人,但未必人人都想坐那个位置。如果淮王真是一个武痴,那么皇位于他而言,就是束缚。

    许七安勉强接受这个说法,也没全信,还得自己接触了镇北王再做定论。

    他没有继续问话,微微垂首,开启新一轮的头脑风暴:

    “两件事我还没想通,第一,王妃这么香的话,元景帝当初为何赠给镇北王,而不是自己留着?第二,虽然元景帝和淮王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可以这位老皇帝多疑的性格,不可能毫无保留的信任镇北王啊。

    “事关皇权,别说兄弟,父子都不可信。但老皇帝似乎在镇北王晋升二品这件事上,鼎力支持?甚至,当初送王妃给镇北王,就是为了今日。”

    对于第一个问题,许七安的猜测是,王妃的灵蕴只对武夫有效,元景帝修的是道门体系。

    在这个体系分明的世界,不同体系,天差地别。有些东西,对某个体系来说是大补药,可对其他体系而言,可能一无是处,甚至是剧毒。

    当然,这个猜测还有待确认。

    至于第二个问题,许七安就没有头绪了。

    褚相龙的问题结束,他把目光投向剩余两道魂魄,一个是横死的假王妃,一个是白衣术士。

    那位白衣术士看起来,比其他人要更呆滞更木讷,嘴里一直碎碎念着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许七安试探道。

    “徐盛祖.......”白衣术士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抽空回答了他的问题。

    原来你就是徐盛祖,我特么还以为是幕后BOSS的名字.........许七安心里涌起失望。

    这家伙用望气术窥探神殊和尚,神智崩溃,这说明他品级不高,从而能轻易推断,他背后还有组织或高人。

    “你背靠什么组织?”

    “.......”

    “你在为谁效力?”

    “.......”

    “你叫什么名字。”

    “徐盛祖.....”

    这,这完全无法沟通啊,除了会念自己的名字,其他的问题无法回答,这不就是三岁小娃吗........许七安嘴角抽搐。

    “我记得地书碎片里还有一个香囊,是李妙真的........”许七安取出地书碎片,敲了敲镜子背面,果然跌出一个香囊。

    这只香囊里养着那只念叨“血屠三千里”的残魂。

    当初魏渊取走香囊,在朝堂上举报镇北王,事后香囊退回给许七安,他就一直留着,忘记还给天宗圣女。

    这种香囊是李妙真自己炼制的小法器,有养魂、困魂的效果,除非是那种被人祭炼过的老鬼,否则,像这类刚死亡的新鬼,是无法突破香囊束缚的。

    “这个术士以后有大用,虽然他能了智障。嗯,先收着,到时候交给李妙真来养,堂堂天宗圣女,肯定有手段和办法让这具鬼魂恢复理智。

    “嘛,这就是人脉广的好处啊,不,这是一个成功的海王才能享受到的福利.........这只香囊能收容鬼魂,嗯,就叫它阴nang吧。”

    许七安把术士和其他人的魂魄一起收进香囊,再把他们的尸体收进地书碎片,简单的处理一下现场。

    好在这里没有发生太过激烈的战斗,神殊和尚强力碾压,干脆利索,因此只要处理掉尸体就可以。

    最后,许七安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婢女而烦恼。

    “还是杀了吧?成大事者不惜小节,她们虽然不知道后续发生什么,但知道是我拦截了北方高手们。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