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章 许七安:没人能薅我羊毛

第一百章 许七安:没人能薅我羊毛 第1/2段

    “作为身怀大气运的人,你这份直觉还是很敏锐的。”橘猫呵呵笑着。

    “什么?”

    许七安惊讶的看着它,此人......此猫竟把臭不要脸的话,说的如此光明磊落。

    他谨慎回答:“道长,你有说话的权力,但永远不要忘了,拒绝是属于我的权力。”

    “我想你帮忙阻止天人之争。”橘猫开门见山,毫不拖泥带水,给许七安来了一句“当头棒喝。”

    他默然几秒,沉稳的点头:“说说看你的想法和理由。”

    “你知道为什么会有天人之争吗?”橘猫跃上石桌,蹲在那里,琥珀色的瞳孔凝视着许七安。

    “道统之争。”许七安回答。

    橘猫微微颔首,又摇摇头:“相传,人宗和天宗的两位祖师在一次论道中大打出手,双双重伤,返回宗门不久便羽化。

    “两人同时一句遗言:每隔甲子,天人之争。

    “而后的数千年岁月里,人宗和天宗的道首,每隔一甲子,便会进行一场天人之争。有死有伤,也有平手。

    “后来慢慢形成一个传统,道首之间争斗前,由两派杰出弟子各代师门出战。赢的一方,可得三招先机。”

    许七安皱着眉头,问道:“我听妙真说,天人之争背后还有隐情?道长你知道吗。”

    橘猫斜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语气:“我若说不知道,你是不是就不答应了?”

    许七安同样一副似笑非笑的语气:“我若是不答应,你是不是就不说了。”

    “真正的原因,只有天人两宗的道首才知道。但根据过去无数年的蛛丝马迹,其实可以推测出一些东西。”橘猫说到这里,沉默了几秒,开口说道:

    “大概在两千年前,天宗一位道首闭关修行,错过了天人之争,然后........他消失了。

    “六百年前,天宗一位道首不知因为何事,独闯巫神教总坛,重伤而返,养伤期间错过天人之争,他也消失了。

    “至于人宗,人宗从未出现过一品陆地神仙,但每一位在天人之争中胜出的人宗道首,都会在极短时间内冲击一品。”

    错过天人之争,天宗道首会消失.........赢了天人之争,人宗道首会立刻冲击一品陆地神仙?这,这到底是什么回事。许七安愈发觉得,道门的水比想象中的还深。

    “你还没说你的理由呢。”许七安收回思绪,盯着橘猫。

    以上是天人之争背后的隐秘,但不是金莲道长请他阻止李妙真和楚元缜的理由。

    “我和洛玉衡有过约定,她将来会在地宗清理门户的行动中助我一臂之力,因此我想拖延天人两宗的争斗。在解决地宗道首之前,不希望她出现意外。倘若天人之争如约举行,洛玉衡凶多吉少。”

    橘猫的眼神里流露出严肃和沉重。

    道长真是个合格的地宗弟子,为了清理门户,煞费苦心..........许七安心里感慨,有些佩服金莲道长的大义。

    但他依旧不觉得自己能在这件事上给予帮助。

    “可天人之争岂是我一个小银锣能阻止。”他摊了摊手。

    “没让你阻止天人两宗的道首,但你可以阻止楚元缜和李妙真。”金莲道长循循善诱:

    “许大人想不想扬名立万一次?想不想在云集京城的江湖人士面前,好好露次脸,出个风头?”

    我又不是杨千幻,我可不喜欢装逼........许七安质疑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参与天人之争?这并不是个好主意,首先我打不过他们。其次,即使搅乱了三日之后的斗争,那五日之后呢,十日之后呢。

    “道长,你这法子不行的。”

    橘猫轻轻摇头,一副提点晚辈的语气:“出招要有章法,行事也是如此。你毫无准备,毫无理由的扎进去,李妙真和楚元缜自然不会搭理你。即使侥幸破坏了战斗,你也不可能破坏后续的战斗。

    “但是,你可以给自己找个理由。”

    “理由?”许七安反问。

    “比如说,天人两宗在你许大人看来不值一提,两宗的弟子不过尔尔,你见猎心喜,想要与他们交手。并当着群雄的面向他们邀战,与他们赌斗:如果他们能打败你,天人之争就继续。如果不行,那就等到能打败你,再进行天人之争。”

    许七安目瞪口呆,“这也行?如此牵强的理由.........”

    金莲道长“呵”了一声:“那是你没在江湖上闯荡过,江湖人士下战书,从来都是简单粗暴,不敢应战,就狠狠羞辱,羞辱到答应为止。

    “这还是讲规矩的,不讲规矩的,直接上门砸场、踢馆。

    “李妙真和楚元缜都是心高气傲之人,你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削他们面子,他们十有八九会应战。而一旦应下来,约定便成了。纵使天宗长辈,也不能说什么,只会催促李妙真尽早解决你。”

    天宗长辈真的不会纷纷下山,一人给我一巴掌?许七安道:“如果李妙真始终赢不了我,是不是天人之争就不会进行?”

    橘猫又斜他一眼:“贫道最欣赏许大人的一点,就是你过于自信。我说过了,天人之争无法阻止,但可以拖延。你拖延个一年半载就行。

    “当然,这确实会得罪天宗,换成其他人,可能不敢,但你没问题。”

    是我没问题,还是你强行说我没问题.........许七安黑着脸,道:“为什么。”

    橘猫呵呵笑道:“因为你足够年轻,因为你和李妙真有交情。如果是其他人强行参与,天宗长辈或许不会出手,但会责令李妙真斩杀阻拦之人,甚至会赐予相应的法宝和丹药,这一点无需怀疑,天宗的道士足够冷漠。”

    “那我又能从中得到什么?”许七安问道。

    “相信我,洛玉衡不死,你将来会得到一份难以想象的馈赠。这也是我找你帮忙的原因之一。”橘猫悠然道。

    猫东西,又给我画大饼.......许七安沉吟片刻,道:“我要考虑考虑。”

    橘猫点点头,耐心十足。

    许七安坐在石桌边,思考着参与此事的利弊。

    先排除空头支票(难以想象的馈赠)。

    仅是楚元缜和李妙真的交手,这不是一场切磋,而是背负师门使命的死斗,尤其是楚元缜,他虽不是真正的人宗弟子,但一身剑法来自人宗。这份香火请他得还,因此,他会拼尽全力为洛玉衡赢下三招先机。

    李妙真做事一板一眼,让她在天人之争里放水,几乎不可能。除了性格之外,还涉及到天宗的颜面。

    最好的解决就是一胜一负,两败俱伤。最差的结果,可能会出现一死一伤?

    而如果我能阻止这场天人之争,这样的情况就可以避免。

    可我只是一个六品武者,而两位杰出弟子的真实战力,有四品.........嗯,得到神殊和尚的精血滋养,我的金刚神功早就超越正常品级。

    战力方面,我或许比六品武者强,但肯定不是五品,甚至四品武者的对手。可论防御力,四品武者恐怕都不如我。

    金莲道长如此笃定我能帮忙,似乎是看穿了我的虚实.......那天我和李妙真交手,道长看出端倪了?

    “道长,我明白你的意思,楚元缜和李妙真都是天地会内部成员,但碍于宗门命令,不会留手,他们中出现伤亡,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许七安叹口气。

    橘猫满意的笑容,点点头,就像成功忽悠的小朋友的大人。

    “至于天宗长辈们的反感,我相信问题不大,道长你不至于害我。”许七安道。

    橘猫再次笑着点头。

    “所以,我拒绝。”许七安得出结论。

    橘猫的笑容倏然凝固。

    “为什么?”橘猫语气急切,道:“许七安,互帮互助是天地会的宗旨。”

    有事许大人,没事许七安,您可是一只现实的猫...........许七安诉说着惨痛经历:“上次我们去找丽娜,差点死在地底,好处没捞到,命却快没了。”

    “你吸收了玉玺里的气运。”橘猫抬起前爪,拍了拍桌面。

    “那这次呢?这次我能有什么收获。”许七安唉声叹气:“道长啊,你要知道我的名声来之不易,京城百姓都很崇拜我,视我为大奉英雄。

    “楚元缜和李妙真的修为远高于我,你让我去挨揍,有损我一人一刀,独战数千叛军的威名。有损我力挫佛门的威名。”

    橘猫叹息一声:“你想要什么?”

    许七安露出纯真的笑容:“两个要求,一,我要一件宝贝,是什么没想好,就当是你欠我的。但以后我问你要,你不能反悔。”

    橘猫沉思片刻,点头:“但你也不能狮子大开口......唉,第二个要求呢。”

    许七安端正脸色,道:“我要一枚青丹。”

    “!!!”

    橘猫抬起爪子,在桌面用力拍了三下,大声说:“这是不可能的事,青丹和脱胎丸一样,一甲子才炼三颗,脱胎丸是材料难寻,而青丹是炼制手法复杂,材料昂贵,论成本,是脱胎丸的好几倍。”

    这小子也不想想,如果他金莲有青丹这样的宝贝,当初用的着让他去灵宝观找洛玉衡求丹药?

    地宗什么都不缺,就是缺钱。

    许七安搓了搓手,热情的笑着:“道长这话说的多生分,咱们是一个组织的,我还能对你狮子大开口不成。

    “你没有青丹,可人宗有啊,道门里谁不知道人宗是狗大户。”

    橘猫犹豫很久,踌躇道:“我去试试,黄昏前给你答复。”

    许七安连忙点头:“不急,明日也行。天人之争在三日后。”

    橘猫不理他,窜入花圃,消失不见。

    “金莲道长这个老油条,总喜欢薅晚辈羊毛,比白嫖还过分。”许七安哼哼唧唧的说。

    所谓青丹,是一种洗精伐髓,强筋健骨的丹药,这八个字可以说被用烂了,江湖上卖大力丸的不屑用这八个字形容自己的药。

    但青丹的洗精伐髓、强筋健骨,和平时意义上的不同。它能让六品铜皮铁骨境的武夫,防御力突飞猛进。

    “我的金刚神功达到瓶颈,神殊和尚的精血还剩小部分残余,但怎么都无法化为己用,沉淀在身体里的话,那就浪费了........”

    许七安为此,特意向魏渊讨教,当然,他只问如何让金刚神功在短期内突飞猛进,魏渊给他指了两条路:实战历练和青丹。

    “之前我还在苦恼,如何让金刚神功达到小成境界。今日橘猫道长找我帮忙,突然就打开了思路.........

    “换个角度思考,是不是和我强大的气运有关?我需要突破,需要青丹和死斗,李妙真恰好就来京城履行天人之约。”

    .............

    “什么办法?”

    元景帝眼睛微亮,望向浮于池中的绝色美人。

    洛玉衡红唇轻启,清冷中带着柔媚,“派人阻止这场天人之争即可,得是同辈,且不惧天宗报复。”

    元景帝皱了皱眉,沉吟道:“强行干预的话,天宗势必派人兴师问罪。或许,可以以赌约的方式插足。”

    洛玉衡点头,随后又摇头,柔声说:“赌约一旦成立,至死方休。代价太大了。陛下不必为了此事,折损一位年轻天才。”

    这相当于把自己卷入天人之争里,本来是天宗和人宗的约定,而今变成三方约定。

    天宗与人宗的斗争是有原因的,他们会遵循规矩。可这个强行干预进来的人,在天宗眼里就是个麻烦。

    天宗的反应无外乎两种:一,责令李妙真速战速决,对此,天宗会给予一定程度的“帮助”。

    二,师门长辈直接过来,一巴掌拍死坏事的家伙。

    这里不存在全身而退的可能,你若想毁约,退出决斗,首先目的没有达到,天人之争如期举行,只不过是延缓了几日。

    其次,天宗的道士未必肯答应,到时候还是一巴掌拍死毁约的家伙,拍的还光明正大,有理有据。

    元景帝置若罔闻,目光从洛玉衡脸上挪开,遥望司天监方向,道:

    “因此,司天监的杨千幻,是最佳人选。即不惧天宗报复,又有足够的能力对付楚元缜和李妙真。”

    洛玉衡微微点头,元景帝说的没错,杨千幻是最佳人选,没有人比他更合适。

    “朕即刻派人与监正商量。”

    元景帝招手,唤来院外恭候的老太监,吩咐他去司天监请人。

    两炷香时间后,老太监派出去的侍卫回禀,监正的答复是:杨千幻镇压在观星楼地底,请陛下另选贤能。

    这个结果,在元景帝和洛玉衡的预料之中,但依旧有些失望。

    “监正从来只做“规矩”中的事,此外,没有情分可讲。”元景帝摇摇头,颇为无奈的语气。

    该做的事,监正一件都不落,不该做的事,哪怕是他这个九五至尊,也使唤不动。

    “朕再想想办法吧。”元景帝说完,摆驾回了皇宫。

    待元景帝离开,洛玉衡轻轻叹息。

    返回皇宫,元景帝坐在御书房沉思一刻钟,抓起笔写了份名单,道:“大伴,去把名单上的人召唤入宫。”

    ........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