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九十章 一人挡群臣

第九十章 一人挡群臣 第1/2段

    “五五开?”

    裱裱眨巴一下明眸,诧异道:“狗奴才你把握还挺大呀。”

    然后,那双小妩媚的桃花眸子,扫了一眼怀庆,哼道:“你想进宫,找我便好啦,何必再带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呢。”

    “近来胆子大了不少。”怀庆点点头,朝她走过去。

    按照以往的情况,这时候临安肯定吓一跳,小兔子似的蹦一蹦,然后溜走。

    但这一次她没走,骄傲的挺起小胸脯,掐着腰,竟选择硬刚怀庆,脆声嚷嚷:“怎么的,本宫说的有错?”

    许七安不动声色的挡在两人中间,苦笑道:“两位殿下别闹,周遭都是外人,莫要让人笑话了。”

    难道你就不是外人?怀庆轻轻瞥他一眼。

    身材发育优+,气质却宛如冰山神女的怀庆微蹙娥眉,她意识到银锣许宁宴和临安的关系,在短时间内飞速升温。

    比如许七安横插她们之间,是背对临安,面朝她。这是下意识保护前者的举动。

    再比如结伴而来时,临安与许宁宴离的很近,已经超过臣子和公主之间的礼仪范围。

    显而易见,许宁宴已经渐渐向临安靠拢,这个发现让怀庆心里莫名的烦躁,很不舒服。

    “殿下之前不是问我,打算如何处理此案么,我当时没有说,是因为把握不大。现在嘛,该做的都做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许七安引导话题,不给两位公主撕逼的机会,见果然吸引了怀庆和临安的注意,他笑着继续往下说:

    “最开始,我苦恼的是如何证明二郎的清白,证明他没有舞弊,为此绞尽脑汁。但后来发现,他有没有舞弊根本不重要。”

    许新年只是文官们展开政治博弈的由头,一个理由,或者,一把刀而已。

    用通俗的话说,许二郎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因此,问题的结症,破局的关键是“政治斗争”四个字,只有打赢了这场战,二郎才能得到公正的审理。

    否则,一个在朝堂没有靠山的家伙,清白不清白,很重要?

    怀庆微微颔首,说道:“你要做的是给他找帮手,能打赢朝堂局势的帮手。难度就在这里。

    “云鹿书院学子的身份,让他注定是无根的浮萍,诸公们不落井下石就是万幸,不可能偏帮他。

    “魏公如果出手,那么,那些中立的文官也会下场。没有人希望看到魏公和云鹿书院结盟,王首辅恐怕也不会视而不见了。”

    里头的这些玄机,怀庆自己看的明白,困扰她的是“帮手”二字。

    没有了魏渊,许七安如何在朝堂中找出可以抗衡左都御史、孙尚书、曹国公、兵部侍郎等人的势力?

    他的所有底气,无非就是魏渊而已。

    在这场博弈里,元景帝只是裁判.........只要他不主动搞二郎,我还是能试一试的......许七安心说。

    .........

    诸公们进入金銮殿,保持缄默,静等了一刻钟,元景帝姗姗来迟。

    乌发转黑的老皇帝,穿着朴素道袍,双袖飘飘,像道士而非皇帝。

    正常奏对后,刑部孙尚书突然出列,朗声道:“微臣有事起奏。”

    刹那间,一道道目光看向绯袍官服在身的背影,略显死寂的朝廷氛围,在这一刻,像是激荡起汹涌的暗流。

    一股股旋涡在朝堂诸公之间传递、汹涌。

    前戏结束,大幕正徐徐拉开。

    谋划此事的左都御史袁雄、兵部侍郎秦元道,悄然挺直腰杆,展露出强烈的斗志,以及信心。

    参与此事的大理寺卿等党派,嘴角一挑,既等待好戏开幕,又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展开对许七安、魏渊的报复。

    大学士赵庭芳一派,势单力孤,眉头紧锁。

    换成平时,倒也不惧党派之间的挑衅,不惧那兵部侍郎。只是,如今兵部侍郎携“大势”而来,将东阁大学士与云鹿书院学子捆绑一起。要为东阁大学士洗刷冤屈,相当于为许新年洗刷冤屈,那敌人就太多了。

    殿内殿外,其余中立的党派,默契的看热闹,静观其变。若说立场,自然是偏向刑部尚书,不可能偏向云鹿书院。

    “爱卿请讲。”元景帝高坐龙椅,气态沛然。

    “臣奉旨调查东阁大学士赵庭芳收受贿赂,向考生许新年泄题一案,而今已真相大白,水落石出。涉案人员有三人,分别是云鹿书院学子许新年;东阁大学士赵庭芳及其作为中间人的管家。

    “另外,根据许新年交代,他是通过其兄许七安,结实的东阁大学士。”

    孙尚书奏报完毕。

    相应的供词,早就先一步呈给皇帝过目,但凡是朝会上讨论的事,都是提前一天就递交奏章的。

    左都御史袁雄,侧了侧身,面无表情的看魏渊一眼。

    其余官员也随之看向魏渊,等待他的应对和反击,孙尚书这一步,是强行把魏渊拖下水,不给他袖手旁观的机会。

    “陛下容禀,微臣有话要说。”

    这时,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御史出列,正是在云州立下汗马功劳的张行英。

    元景帝的回答没变,沉声道:“爱卿请说。”

    张行英余光瞥了一下孙尚书,扬声道:“臣要状告刑部尚书孙敏,滥用职权,屈打成招。请陛下下令三司会审,再查科举舞弊案。”

    这是官场常用的一招:拖字诀!

    此招的效果如何,最终得看皇帝的意思。

    就这?孙尚书冷笑,反唇相讥:“此案是陛下亲自下达谕令,刑部与府衙共同审理,相互监督,何来屈打成招一说。

    “那三个人犯在牢里羁着,是否有屈打成招,陛下派人一探便知。”

    元景帝缓缓点头,不再看张御史,问道:“各位,觉得该如何处理此案?”

    张行英失望的站在那里。

    孙尚书回瞥张巡抚一眼,目光中带着轻微的不屑,如此绵软无力的反击,这是打算放弃了?

    同时,孙尚书也难免泛起失望情绪,陛下的态度很明确,拖字诀无用,但也没有立刻将此案定性。

    陛下在给魏渊和赵庭芳党羽反击的机会。

    但想着要把魏渊拖下水的左都御史袁雄,眼睛一亮,当即出列,作揖道:

    “陛下,微臣觉得,此案性质极为严重,经多日发酵,京城上下人尽皆知,学子怨念滔天,百姓义愤填膺,不严办,不足以平民愤。”

    这时,大理寺卿出列,摇头道:“那许七安代表司天监斗法,新立大功,不可处置。”

    大理寺卿此乃诛心之言,给元景帝,给殿内诸公树立一个“许七安挟功自傲”的嚣张形象。

    这话说出口,元景帝就不得不处置他,否则就是验证了“挟功自傲”的说法,树立一个极差的榜样。

    赵庭芳的党羽纷纷出列反驳。

    朝堂诸公等待片刻,愕然发现,魏渊居然没有说话,手底下的御史竟也偃旗息鼓。

    这........他要割舍心腹许七安?

    各种念头在殿内官员心里闪过,风向悄悄改变,吏部都给事中出列,试探性的发言:

    “大理寺卿所言极是,此案一定要严办,决不可姑息,否则朝廷威性全无,陛下威信全无。”

    一时间,六科给事中纷纷出列,支持大理寺卿的看法。

    作为推动者之一,却没有说话的兵部侍郎,扭头看向曹国公。

    现在,文官表态了,贵为一等公爵的曹国公再来添把火,殿内便能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陛下没有理由,也不会为了一个大学士,与这股力量针尖对麦芒的抗争。

    曹国公面无表情的出列,牵动着周遭大臣和勋贵的目光。

    曹国公也在“科举舞弊案”中推波助澜.........他若代表勋贵出面,失了先机的魏渊,再难扭转局势,于他而言,那许新年或许并不重要。但,这却会让他与心腹许七安产生无法弥补的嫌隙.......诸公们心想。

    曹国公出列后,与孙尚书并肩,作揖道:

    “陛下,臣觉得,刑部和府衙处理此案,过于轻率。东阁大学士赵庭芳素来清廉,名声极佳,怎么会收受贿赂?

    “此外,许新年虽然只是一位学子,但云鹿书院多年来未有“会元”出现,如此轻率定案,书院的大儒们岂会善罢甘休。”

    曹国公的话,提炼出来其实很简单:许新年是云鹿书院重点培养的学子,处理他时,要考虑书院的态度,不能过重。

    孙尚书僵硬着脖子,一点点的扭过头来,难以置信的盯着曹国公。

    左都御史和兵部侍郎脸色微变,上书弹劾之前,两人有过一番密谋。而后,曹国公主动推波助澜,联合勋贵,欲支持两人。

    多方默契的形成同盟,共同发力。

    此时此刻,袁雄和秦元道有种“革命”遭遇背叛的愤怒。

    这是怎么回事?!

    殿内诸公难掩愕然之色,曹国公调转阵营了?那他此前推波助澜的意义何在..........

    突然,诸公们悚然一惊,看向了魏渊。

    是什么时候,魏渊什么时候说服的曹国公,许诺了什么利益?

    就在诸公们纷纷猜测的时候,魏渊回过神,颇为意外的看一眼曹国公。

    魏渊似乎极为诧异,他也不知情吗..........这个细节落入众人眼里,让大臣们愈发不解。

    一时间,朝堂局势忽然诡谲起来。

    众臣陷入了沉默,没有立刻跳出来反驳,选择了旁观局势发展。

    兵部侍郎却无法保持沉默,跨前三步,沉声道:

    “陛下,曹国公此言诛心。试想,若是因为许新年是云鹿书院学子,便从轻处置,国子监学会作何感想?天下读书人作何感想?

    “当年文祖皇帝设立国子监,将云鹿书院的读书人扫出朝堂,为的什么?便是因为云鹿书院的读书人目无君上,以文乱法。

    “程亚圣在云鹿书院立碑刻文:仗义死节报君恩,流芳百世万古名。就是要告诉后世之人,如何忠君爱国。

    “诸位难道要让当年文祖皇帝的无奈重演吗?”

    元景帝瞬间眯起了眼,不复淡泊气态,切换成了手握大权的君王。

    厉害!

    孙尚书和大理寺卿嘴角微挑,这招偷换概念用的妙极,宛如在朝堂上划了一道线,一边是国子监出身的读书人,一边是云鹿书院。

    道统之争,如何抉择?

    再有文官要为许新年说话,就得考虑自身的立场,考虑会不会因为不但的言论,让自己背离朝堂,背离众臣。

    左都御史袁雄险些要抚须大笑,如此一来,魏渊就不得不下场,因为有些话,读书人不好说。但他这个阉党领袖可以,因为他不是科举出身的读书人。

    魏渊下场的话,王首辅会作何表态呢?其余旁观中立的文官也会作何反应?

    把魏渊拖下水,再携大势击败他,让他妥协,退让出都察院的掌控,这是左都御史近期的重要谋划。

    “哼!”

    这时,一道饱含滔天怒火的冷哼声,在殿内响起。

    众人循声侧头,竟是一直以来的小透明誉王,这位穿暗黄盘龙服的亲王跨步而出,脸色铁青,他的两鬓霜白,眼角鱼尾纹深刻,显得无比苍老。

    见到他出列,方才还感慨激昂的兵部侍郎秦元道,心里徒然一沉。

    “往前推两百年,本王从未听说过云鹿书院的读书人,有做出暗害郡主之事。这就是你们国子监读书人所谓的忠君爱国?”

    誉王大声喝骂:“虚伪!”

    而后,他朝向元景帝,作揖道:“陛下,科举舞弊案真相如何,臣弟并不在乎。臣弟只是觉得,刑部众官尸位素餐,昏聩无能。

    “他们若是会办案,我可怜的平阳又怎会喊冤而死,若非打更人银锣许七安彻查此案,恐怕今日依然不能沉冤得雪。

    “科举舞弊案事关重大,希望陛下能重审此案,由三司会审联合打更人一同审理。”

    元景帝皱了皱眉,踌躇不语。

    誉王立刻大哭:“陛下,我那可怜的平阳.......”

    无耻!

    孙尚书、大理寺卿、左都御史、兵部侍郎等人脸色大变,平阳郡主案是文官和元景帝之间的一根刺。

    兵部侍郎告诉元景帝,云鹿书院的读书人无法驾驭。而现在,誉王则在告诉元景帝,国子监的读书人同样有谋害宗室之心,且会付诸行动。

    魏渊心里暗笑,那小子能求誉王相助,在他预料之中,但曹国公为何临阵倒戈,他心里有大致的猜测,不过现在无法验证。

    许宁宴虽不擅长党争,但悟性极高,看待局势一针见血。

    这时,曹国公和其余勋贵纷纷附和,隐隐与文官形成对抗之势。

    王首辅冷眼旁观,内心却颇为诧异,眼下勋贵与文臣对抗的局面是他都没有想到的。

    曹国公和誉王不是一路人,而这两者与魏渊也不是一路人,但双方联手确实不争的事实。

    是谁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

    这位幕后操纵之人,清晰明确的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并由此展开策略,寻找能与“敌手”抗衡的势力。

    誉王.......平阳郡主案........是他?!王首辅心里闪过一个猜测,他脸色微微一顿,继而恢复如常。

    形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