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

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 第1/2段

    黄昏,夕阳西下。

    盗洞里,钻出一个又一个后土帮的成员,总共十三人,加上天地会成员,是十六人。

    “终于出来了!”

    “恍如隔世,差一点以为要死在里面........可惜,捞上来的东西有限。”

    盗墓贼们心情激动,有的虚脱般的坐在地上,享受着劫后余生的喜悦;有的则轻点墓中带出的财物,感慨这次行动的性价比过低。

    天地会众人心情沉重,脸上没有笑容。

    恒远把丽娜轻轻放在地上,木然的望着盗洞,低声说:“贫僧连一个女子都不如。”

    他寂然坐了几秒,双手合十,悲恸大哭。

    伤心程度,竟不比一手带大的恒慧死去弱。

    恒远怕是要留心结了,往后到了高品,这就是他心境最大的破绽..........楚元缜张了张嘴,本想安慰,却说不出话来。

    他也需要静一静,需要一点时间来平复悲伤。

    恒远屡受许宁宴大恩,偏在这种生死关头,“胆怯”逃脱,此事对恒远的打击难以想象。

    他虽然不曾受许宁宴恩情,却将他视作可以交心的朋友,许宁宴卒于地底墓穴,他心里悲恸万分。

    不应该的,不应该的........他是身负大气运之人,不应该殒落在这里.........金莲道长罕见的露出颓废之色,与他向来保持的高人形象对比鲜明。

    心里虽这么想,但也知道所谓大气运之人,并非真的不死不灭,尤其在触及高品级的情况下。

    这样一位身负气运之人折损在这里,是在预示着我必将身死道消么.........金莲道长怅然若失。

    “道长!”

    这时,后土帮的病夫帮主走了过来,他显得愈发憔悴,眼眶深陷,气血虚浮,一双浑浊的眸子迸发出亮光:

    “请道长告诉我们恩人的大名。后土帮虽然是掘墓的窃贼,江湖下九流,但我们一样懂的知恩图报。

    “恩人已经逝去,我们这辈子都无法报答,只想为他立长生碑,从今往后,后土帮所有成员,一定日日祭拜,永志不忘。”

    钱友热泪盈眶,抹着眼睛,哭道:“求道长告诉恩人大名。”

    “求道长告之恩人大名。”后土帮众成员激动道。

    “许七安,他叫许七安,是京城打更人衙门的银锣。”金莲道长叹息道,而后告诉他们名字怎么写。

    许七安........后土帮众人默默记下这个名字。

    就在这时,金莲道长、恒远、楚元缜突然僵住,他们捕捉到了极细微的脚步声,从盗口里传出去。

    有个几秒的沉默,然后,恒远抓起丽娜甩向后土帮众人,低声咆哮:“走,快走!”

    金莲道长和楚元缜后退一段距离,与恒远形成“品”字形,面朝盗洞。

    老道士沉声道:“迅速离开,能走多远走多远,墓穴里的怪物........出来了。”

    恒远毫不畏惧,反而露出了解脱般的神色,无比轻松的语气:“阿弥陀佛,这一次,贫僧不会再走了。”

    我还没参与天人之争呢.........楚元缜嘀咕一声,手伸到背后,握住了那柄从未出鞘过的剑。

    后土帮众脸色大变,吓的魂飞魄散,连滚带爬的逃窜。

    一时间,竟没人去管昏迷的丽娜。

    这群狗娘养的东西.........病夫帮主心里怒骂,忍着强烈的恐惧折返,试图带走丽娜。

    他抓住丽娜的双手,一边俯身把她往肩上扛,一边抬头看向盗口,祈祷着那位可怕的阴尸千万不要此时出来,然后.......他看见了一个光秃秃的大卤蛋。

    这颗大卤蛋低垂着,缓缓走了出来,背上趴着一个披头散发的麻布长袍姑娘,两者形成鲜明对比,让人忍不住去想:

    为什么不把头发分他一点。

    病夫帮主愣住了,保持着俯身的姿势,手里还拽着丽娜的手腕,呆呆的看着出来的一男一女。

    直面盗洞的三人也如他一般,呆若木鸡。

    场面一时间陷入死寂。

    楚元缜喃喃道:“是他本人吗。”

    “福缘”变的更加浑厚了,监正屏蔽天机的法术失效了?他,他是怎么从干尸手中逃脱的..........各种念头在金莲道长脑海里闪过,表情却颇为木讷的说道:

    “应该是他。”

    这时,许七安扬起一个笑脸:“大家都出来了啊,真好。”

    边说着,边托了托钟璃的臀儿,把她往上颠。

    甬道狭窄,无法提供公主抱需要的空间,只能换成背。

    “许大人........”

    沐浴在黄昏的阳光里,恒远只觉得世间是如此的美好,善有善报,佛法无量。

    他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微微颤抖的双手合十,眼眶通红,低头念诵佛号。

    “恩公,恩公.......原来你没死,真是太好了。”脚底抹油的钱友,看见许七安安然无恙的出来。

    顿时狂喜,脚底再一抹油,狂奔回来。

    这人虽然谨慎小心又怕死,但秉性还行。

    “恩公福大命大,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后土帮的成员随之返回,满脸喜悦。

    许七安被他们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心说要不是受到气运刺激,神殊和尚醒过来,我当时可能就真的逃走了.........

    玉玺化作白沙,气运贯入他体内,那时许七安察觉体内有什么苏醒,那是神殊和尚的断手。原本沉寂的断手,首次真切的让许七安感觉到它的存在。

    有了底气,他才敢留下来断后。否则,就只能祈祷跑的比队友快。

    毕竟在遇到“熊”的时候,和你竞争的不是熊,而是你队友。

    ............

    城外,距离南边山脉极远的山谷里,溪流边,许七安接过钱友递来的水。

    他是从溪流里填装的水.........也不知道喝了会不会拉肚子,全是细菌.........许七安心里想着,吨吨吨的一口喝光。

    探索古墓花了一整天,最后与BOSS大战,体力耗损巨大,继续补充水分。

    丽娜被丢在一旁,呼呼大睡。钟璃孤零零的坐在溪边,处理自己的伤势。

    术士体系不擅长战斗,体魄无法与武夫这种完善自身的体系相比,好在术士人人都是大国手,悬壶救世六的一批。

    这点伤钟璃自己就能搞定,不影响许七安在旁吹牛皮。

    “当时我啥都没想,只想着大家赶紧走,一切危险由我来挡.........”许七安说的唾沫飞溅。

    让一众后土帮成员感动的无以复加,再回想自己怕死逃命的行为,一个个的羞愧的无地自容。

    私底下,许七安告诉金莲道长等人,传音解释:“监正在我体内留了后手,至于是什么,我不能说。”

    监正竟在他身上留了后手.........果然,我预料的没错,许宁宴是监正的重要棋子。如今看来,这颗棋子的重要性,非同寻常啊。

    金莲道长恍然且释然的颔首。

    难怪,难怪司天监的钟璃姑娘会跟着他...........楚元缜看了眼远处,钟璃瘦削的背影,露出了恍然之色。

    此外,他联想到了更多的细节,比如监正为何钦点他为代表,与佛门斗法。又比如金莲道长为何对许七安如此看重且厚爱。

    还有刚才在迷宫带路时,展现出的细节,一切种种,都预示着许七安此人绝不简单,背后隐藏着难以想象的秘密。

    有点意思。

    恒远念头相对纯粹,在他看来,许宁宴是好人,许宁宴没有死,所以世界暂时还是美好的。

    “可惜我没机会修行金刚不败,距离三品遥遥无期。”恒远心里感慨。

    吹完牛皮,许七安目光挪向后土帮里的那位野生术士,头发花白,年约五旬,穿着肮脏长袍的老者。

    “这位前辈如何称呼?”

    “不敢当“前辈”二字,老朽复姓公羊,单名宿。”野生老术士摆摆手。

    “前辈是怎么发现这座墓的?”许七安问道。

    根据钱友所说,南山底下这座大墓是精通风水的术士,兼副帮主公羊宿发现。

    这就很奇怪,这座墓埋在那里数千年,不,上万年,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被发掘?

    “那座墓并不是我发现的,而是我老师发现的。我们这一脉的术士,几乎断绝了晋升的可能。大部分止于五品,至于原因.........”

    公羊宿摇头道:“体系里的隐秘,不便透露。”

    不就是需要依附朝廷嘛,我早就知道了........许七安暗暗撇嘴,没打断他,继续听着。

    “人总得吃饭嘛,谋生的手段就那么几种,最挣钱的行当,嘿嘿,无外乎发死人财。我自幼跟着老师游历九州,足迹踏遍天下河山,每遇到一个风水宝地,我们就会记录下来,将来寻机会挖掘。

    “有墓就发一笔横财,没墓,就介绍给富户。这座墓是我老师年轻时发现的,便记录了下来。不过我老师不热衷掘墓,说此事有违天和,迟早遭天谴。

    “谁成想,还真给这老东西说中了,这次要没恩公出手,老朽怕是永眠地底了。”

    我也没能力判断你说的是真是假,作为术士,望气术对你根本没用..........这件事的契机是五号,不是我,知道我是天地会成员的存在寥寥无几,而且,还得满足一个条件,那就是知道五号行踪,这就排除了人为安排的可能.........哎,我都快得监正应激障碍症了。

    许七安心里感慨。

    而后联想到云州遇到的神秘术士,忍不住暗骂一声:术士真他娘的全员老银币。

    嗯,高品术士。

    褚采薇这种脑子不太聪明的女子,绝对是选错体系了,钟璃也是。

    不过这么说对钟璃有点不尊严,毕竟她虽然倒霉、可怜,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