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六十九章 丹书铁券

第六十九章 丹书铁券 第1/2段

    “怎么?若是如此,师妹平息业火,踏入一品,那就指日可待了。”

    金莲道长笑眯眯道:“难道不应该是天大的喜事吗?”

    这样一来,我灭魔也指日可待了........道长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洛玉衡淡淡道:“即使许七安有气运加身,难道比元景帝更强?比未来储君更强?我与他双修,监正会同意?”

    她的问题直指要害,让金莲道长无法反驳。

    金莲道长颔首:“师妹道心澄澈,确实比你父亲更适合成为道门一品,陆地神仙。”

    洛玉衡不置可否。

    金莲道长想了想,又道:“师妹介不介意有一位道侣?”

    见女子国师瞪眼,他笑呵呵道:“有气运加身,修的又是武道,许七安将来成就会极高。你若是要与他双修,也非一朝一夕的事,可以先双修,再培养感情。

    “人宗传到你这一脉,不管如何,你将来都要是诞下子嗣的。以你的性格,与人双修之后,还能再与其他人结道侣?”

    洛玉衡冷哼道:“陆地神仙寿元无穷,何须子嗣。”

    金莲道长笑而不语。

    虽然陆地神仙逍遥天地,寿与天齐,但难免也会发生意外,因此需要子嗣来传承衣钵。

    不过,人宗师妹虽是道首,终究是女子。修的也不是天宗那太上忘情的路子,偶尔会有些小性子。

    “早些抽身而退,史书上,或许会把你写的好些。”金莲道长笑眯眯的语气。

    洛玉衡讥讽道:“自古史书只会说红颜祸水,祸国殃民,殊不知问题结症出在男人身上。那些没骨气的笔杆子不敢触怒君王,便将罪责都归结到女子,实在可笑。

    “元景帝修道是为长生,他想做一个久视的人间帝王。纵使没有人宗,他依旧会修道。与我何干?

    “魏渊这狗东西,说我蛊惑君王,这些年我常与元景帝说,丹药用处已然不大,可他依旧一季一大丹,一旬一小丹,半分不理我的劝告。蛊惑君王?从何说起。”

    “师妹说的有理,”金莲道长先是赞同洛玉衡的话,然后中肯评价:

    “你人宗要借帝王气运修行,压制业火,虽是逼不得已,但确实为元景帝的修道提供助力,难免要被迁怒。”

    你跟我和稀泥?洛玉衡定定的看了他几秒,起身告辞,走到门槛时,回眸道:

    “元景36年尾,地宗道首残魂飘落京城,不思修道,整日附身于猫,与群猫为伍,不亦乐乎.......我要在人宗《年代纪》里添上一笔。”

    说罢,化作幽光遁走。

    师妹,有事好商量啊!!金莲道长冲出房间,朝着天空,伸手做挽留状..........

    “真是个小气又记仇的女人。”金莲道长嘀咕道。

    .............

    许府。

    许七安离开房间,经过内厅时,看见许铃音在厅里欢快的奔跑,褚采薇在后面追她。

    许铃音一边跑,一边发出拖拉机般的小声。

    婶婶在一旁摆弄她的盆栽,许玲月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喝茶,看着妹妹与黄裙子的少女嬉戏。

    这个女人又来我家了,一看便是惦记着大哥的.........许玲月默默的给褚采薇打上标签,但她不表现出来,偶尔在褚采薇看过来时,还回以温婉的笑容。

    许七安先朝院长赵守拱手,踏入厅中,问道:“采薇姑娘,你怎么来了。是被玉树临风的我吸引过来的吗。”

    “大哥,你醒了?”许玲月大喜。

    婶婶也从她心爱的盆栽里抬起头,观察着倒霉侄儿。

    许七安昏迷了大半天,她们早已把激动兴奋的情绪沉淀,不像之前那般,担惊受怕。

    “噢,我是替老师传话的。”褚采薇停止追逐,环顾周围,招手道:“你过来。”

    许七安依言过去,被黄裙少女拉到角落,她附耳低语:“老师说,你可以向陛下要一块铁券。”

    铁券?他用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铁券是什么东西。

    正规名叫“丹书铁券”,俗称:免死金牌。

    我要那玩意干嘛,我换几千两黄金,然后加官进爵,不是更香么.........许七安心说。

    “我明白了。”他颔首。

    见两人低头谈话的亲密姿态,许玲月鼓了鼓腮,招手唤来许铃音,“铃音,去找采薇姐姐玩。”

    许·马前卒·铃音迈着小短腿冲向褚采薇,一头撞她翘臀:“采薇姐姐我们继续玩啊.........”

    见状,许七安只能走人,与赵守去了前厅。

    “院长,监正让我向陛下求一块铁券。”许七安把这件事告诉赵守,然后观察他的反应。

    只有智者才能对付智者。

    赵守缓缓点头:“不错,丹书铁券,除谋逆外,一切死刑皆免。然免后革爵革薪,不许仍故封,但贷其命耳。”

    不许仍故封,但贷其命耳..........这句话什么意思?许七安脸色一滞,而后恢复如常,颔首道:

    “原来如此,原来丹书铁券是这个意思。”

    换一个免死金牌也成........监正特意让褚采薇过来嘱咐我,不会没有理由........嗯,我是阉二代,政敌众多,也算多个保障。

    许七安其实不怕元景帝,如今修为越来越高,他底气越来越足,若是再遇到刀斩银锣的破事,大不了以后远走江湖嘛。

    唯一舍不得的就是家人。

    谈话间,两人来到外厅,厅内主位坐着蟒袍宦官,是位面白无须的中年人。

    许二叔和许二郎陪在下座,与蟒袍宦官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宁宴醒了?”许二叔耳廓一动,看向影壁后方。

    许七安和赵守并肩出来。

    “院长!”许二郎忙起身作揖。

    面对许二郎和许二叔时,颇为倨傲的宦官,见到许七安出来,脸上立刻堆满笑容:

    “子爵大人醒了,身体状况可好啊?若是需要调养身子,尽管跟咱家开口,咱家回宫给您拿。”

    “宁宴,这位是都知监的陈公公。”

    许二叔不知不觉的挺直腰杆,说话也硬气起来了。

    “多谢陈公公关心,本官无碍。”许七安颔首。

    “那便好,那便好。”陈公公热情的笑着,把自己主位让了出来,给了许七安和院长赵守。

    “咱们是代表陛下来探望许大人,许大人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陛下一定会重重奖赏。”

    “其实都是陛下的赏识,给了卑职一个机会。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正是朝廷的培养,卑职今日才能为朝廷立功。”许七安诚恳的说道:

    “所以,请公公状告陛下,卑职不高居功,请求陛下赐予丹书铁券。”

    听到这句话,许二郎和许二叔的内心活动完全不同,许二郎心说,大哥倒是挺有自知之明,丹书铁券的用处,绝对比金银布帛要大。金银只能让大哥在教坊司花的更潇洒,绫罗绸缎则让娘和妹妹身上的华美衣裙越来越多。

    都是鸡肋。

    许二叔则满脑子都是“荣誉”两个字,自古以来,非功臣不赐丹书铁券。

    陈公公一愣,道:“咱们会转达许大人的话。嗯,陛下有几件事颇为好奇,命我来问询一二。”

    来了........许七安面不改色的笑道:“陈公公请问。”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