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六十六章 不跪

第六十六章 不跪 第1/2段

    天空中惊雷响了一声后,便没有了动静,翻涌的云雾消散,与之相对应的,度厄罗汉身上的佛光收敛。

    他睁开眼,双眸中迸射出智慧的光,又在转瞬后收敛。

    度厄罗汉见佛门弟子们,兀自沉吟,陷入一种绝妙的境界里,在佛门中,这是见悟的过程。

    眼所见,耳所闻,心有悟。

    当然,这和度厄大师的顿悟差了十万八千里。

    度厄罗汉没有去打搅弟子们领悟,双手合十,朗声道:“圣人曰,学无长幼,达者为仙。此乃至理。

    “许施主虽非我佛门中人,却拥有大佛根,另贫僧茅塞顿开,念头升华。这恰恰验证了人人皆有佛性,照见自我,人人皆可成佛的道理。

    “多谢许施主点拨,让贫僧明悟大乘佛法。许施主当为吾师。这第三关,是你胜了。”

    玄而又玄的佛法理论,平民百姓们听不懂,他们从度厄罗汉的这段话里,提取出核心意思:

    许施主牛逼,许施主是我老师,许施主你过第三关了。

    “刚才,这位佛门来的高僧,似乎在说:许施主当为吾师?”

    前排位置,一位读书人打扮的男子,结结巴巴的说道。

    吾师?

    身为武夫的江湖人士激动了。

    一直以来,武夫都是被各大体系鄙夷的存在,武以力犯禁,粗鄙的武夫只会凭借暴力搞破坏、杀人。

    除了打战时有用,其余时间、场合,毫无作用,反而是九州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而现在,堂堂佛门高僧,二品罗汉,竟然说一位武夫“当为吾师”。

    这句话听在周遭的江湖人士耳里,简直是扬眉吐气,恨不得仰天长啸。

    “整个大奉江湖,都应该记住许七安这个名字,他是真正的武者。”

    “武夫体系终于出一位能人,老夫行走江湖多年,从未有这样一位武夫,被其他体系的巅峰强者尊为师长。”

    “等我回家乡,就把这件事广而告之,这次来京城,不虚此行,长足了见识。”

    “那是,以后回乡和亲友喝酒,我能拿出来说个三天三夜........突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了。”

    某个角落里,风韵犹存的妇人,恋恋不舍的从许七安身上收回目光,扭头,看向了自己的得意弟子——销魂手蓉蓉。

    “蓉蓉啊,为师打探过了,这位许大人........嗯,是教坊司的常客。”

    浓妆艳抹,却不显媚俗的蓉蓉,咬着唇回望妇人:“师父,您想说什么?”

    “咱们江湖儿女,不讲究名分。”美妇人幽幽道:“蓉蓉,以你的姿色,给许大人做妻倒是勉强,但身份不够。做个妾,却是没问题的。”

    “我........”

    蓉蓉是想拒绝的,但那个男人实在太耀眼,耀眼的让她这样自恃美貌的女子,也忍不住有些心动。

    ...........

    许七安拾阶而上,沿途再没有遇到关卡,一直走到台阶尽头,踏入山顶寺庙外的小广场。

    这是一座独栋寺庙,一字型的屋脊,飞翘的檐角,没有偏厅,没有厢房,就一个主殿。

    “寺庙里应该是最后一关,我记得度厄罗汉说过,进了寺庙,如果依旧不肯皈依佛门,那就算佛门输了.........”

    瞬间,许七安在脑海里回忆了教坊司花魁们传授的一百零八种招式,以此污浊内心,整个人染上皇室专属的颜色。

    确认自己成为了一个老色批,他才满意的颔首,推开寺庙的门,进入殿内。

    ............

    看到这一幕,度厄罗汉双手合十,道:“进了此庙,便是石头,也能点化,皈依佛门。”

    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闻言皱眉,随后想起本次斗法的主题:皈依佛门。

    西域使团不但要赢天机盘,还要让斗法者皈依佛门,狠狠打大奉颜面。

    “臭和尚,本宫要看寺庙里的情形。”裱裱霍然起身,妩媚多情的桃花眸,罕见的绽放出狠意,怒道:

    “谁知道你们佛门在里头设了什么龌龊伎俩,坑害我大奉的银锣。”

    她不信许七安会遁入空门,但佛门手段诡异,强行“度化”也是有可能的。看不见寺庙里的景象,裱裱反而不停脑补,脑补许七安受害。

    一下子就忍不住了。

    “既然是斗法,自然该风光霁月,度厄罗汉,请现寺庙景象一观。”怀庆冷冰冰的说道。

    凉棚里的贵族们纷纷开口。

    “有理!”

    度厄罗汉合十微笑,宽大的袖子一挥,佛境画面切换,众人看见了烛光摇曳的大殿。

    殿内,一尊六丈金身盘坐,头顶几乎触到殿顶。

    这尊佛像,双耳肥厚下垂,面如金盘,半眯着眼,似带慈悲微笑,却又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直达心灵的威严。

    让人观之,便忍不住双手合十行礼。

    “寺庙中共有两尊法相,这尊便是金刚法相,许施主,金刚经的奥秘就在金身之中,你若能参悟,便可修成佛门金刚不败。”

    度厄大师的声音传了进来。

    金刚经就在法相中.........许七安顿时眼神火热,他一直很眼馋佛门的金刚神通,若是能修成这门护体神功,他在六品武者境,堪称无敌。

    而且,有了这门神功,许七安最后的短板也将得到弥补,砍完一刀之后,气虚力竭的许大人把刀一扔,躺在地上,对敌人说:上来,自己动。

    难怪监正非要让我代表司天监斗法.........监正,这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之中吗?

    许七安激动之余,又觉得脊背发凉,监正太可怕了。

    外头,听完度厄罗汉的话,在场的武夫双眼骤放光明,抬头望着佛像,恨不得把眼睛瞪出来,黏到佛像上去。

    许七安盘坐在蒲团上,昂着头,审视着金刚法相。

    度厄罗汉则在看他,金刚神功只适合武僧,不到罗汉境,修佛法的僧人是无法掌握金刚神功的。

    度厄罗汉这是在给他画饼,为拉拢许七安进佛门做铺垫。

    一位天生慧根的佛子,无论如何,度厄罗汉都要将他度入空门,成为佛门弟子。

    这不仅是惜才,更因为许七安是大乘佛法的开创者,度厄罗汉则想做大乘佛法的奠基人。

    如此一来,想要更好的推广大乘佛法理念,想要化小乘为大乘,许七安的存在就至关重要。

    许七安这位提出大风佛法理念的先驱者,一定要加入佛门,如此,才能彰显“正统”。

    金刚经在佛像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明明没有啊........许七安盯着佛像观察了一刻钟,眨都没眨,眼睛快酸了。

    我果然是没有佛根的粗鄙武夫.......他心里自嘲一声。

    突然,腹内一股暖流涌来,从丹田起势,走过中丹田,进入上丹田,眉心霍然一振,像是塑料薄膜被拉开。

    眼前的佛像,有变化了.........

    它依旧盘坐不动,但周身佛韵流转,一股玄而又玄的禅意展现于许七安眼前。

    令人意外的是,他看懂了禅意,看懂了法相中蕴含的佛韵。

    是,是......在帮我?!

    念头闪过,许七安不自觉的改变坐姿,双手合十,眼睛半眯,与佛像一模一样。

    这个过程维持了不知多久,突然,他的眉心一点金漆诞生,接着迅速蔓延,宛如无形的笔在他身上勾勒。

    几个呼吸间,许七安浑身灿灿金光,俨然也是一尊金身法相。

    ...........

    度厄罗汉愕然不已。

    “他,他怎么化成金身了?!”

    “这,这.......真的皈依佛门了?”

    见到这一幕,市井百姓险些崩裂,脸色瞬间垮了,一个个的像是戳破了的气球,一泻千里,再没有之前的喜悦和骄傲。

    这位大人历经三关,让大奉出尽风头,让京城百姓扬眉吐气。结果,最后却被佛门“度化”。

    佛门这一巴掌打的效果,真是太狠了。

    “金刚不败,他修成金刚不败了!”人群里,突然爆发出一身尖锐的叫声。

    那是一位江湖人士打扮的男人,他激动的指着许七安,嘴皮子不停的颤抖。

    “什么金刚不败,难道不是皈依佛门了吗?”

    男人身边的百姓连忙追问。

    “当然不是,非但不是皈依佛门,反而是修成了佛门神功——金刚不败。”江湖客打扮的男人一边解释,一边手舞足蹈,狂笑道:

    “偷鸡不成蚀把米,哈哈,哈哈哈!佛门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位银锣是天纵之才,天纵之才啊。

    “假以时日,未必不能超越镇北王,成为大奉第一武者。”

    喧哗声顿时如开闸的洪水,汹涌着,翻腾着,不懂修行的平民百姓们放心了,再次笑了起来。

    原来不是大奉的年轻天才皈依佛门,而是修成了佛门的金身。

    假以时日,未必不能超越镇北王........许新年身边,听到这句话的妇人耳朵一动,她昂起头,神色复杂的凝视许七安。

    骗人的,大奉怎么可能有人在武道上超越镇北王。

    同一区域,九位金锣心里像是恰了柠檬似,酸的胃水翻腾,强大如四品武者的他们,也对金刚不败垂涎欲滴。

    战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谁最硬,谁就能胜。

    金刚不败.........魏渊皱了皱眉头,随后露出笑容。

    他不追究内幕,只要许七安能在武道勇猛精进,难得糊涂也挺好。

    文官们反应还好,毕竟不是修武道的,内心感慨一下许七安天资竟如此恐怖。

    武将们则把眼睛瞪的滚圆,心里酸溜溜的,既酸许七安,又酸魏渊。

    如此出色的一枚武道种子,竟被魏渊给得了。

    “爹,今日过后,也许你就不是不当人子了。”许新年低声道。

    正高兴的许二叔扭头,诧异道:“为何?”

    “因为你培养出了大哥这样一位武道天才。”许新年笑道,“以后但凡习武之人,都要竖起拇指夸您。”

    “哈哈哈哈。”许二叔放声大笑。

    许玲月挺了挺初具规模的胸脯,与有荣焉,满脸骄傲,这是她大哥。

    “嘿嘿嘿。”临安弯起眉眼。

    “别高兴的太早,还有一尊法相呢。”怀庆沉声道。

    酒楼顶上,恒远羡慕不已:“金刚神功........”

    “稳了。”楚元缜拍了拍大光头的肩膀,笑道:“回头找许宁宴讨要金刚不败,你的武僧之路,能走得更远,晋升三品金刚,也不是不可能。”

    那位执念老僧与许七安的一席话,外头的人一字不漏的听在耳里,以楚元缜的智慧,不难猜出八品武僧的下一品级是三品金刚。

    在一片欢呼鼓舞中,度厄罗汉念诵佛号,略带笑意的声音传遍全场:“这一关,叫修罗问心。”

    修罗问心?

    声浪渐渐平息,一道道目光从佛山秘境挪开,看向了度厄大师。其中包括魏渊和王首辅,以及观星楼顶层的元景帝。

    “此乃我佛门典故........”

    度厄罗汉娓娓道来。

    相传,佛陀在西域开宗立派之时,西域被一群名为“修罗”的蛮族占据,修罗族凶残好斗,茹毛饮血。

    为了争夺地盘,肆意残杀佛门僧人。

    佛陀知道后,亲自来到修罗族地盘,打坐三天三夜,任打任杀,绝不还手。

    残忍的修罗族立刻刀枪相加,只见一刀下去,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但血肉里传来了铿锵之身。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