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

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 第1/2段

    “世间万物皆有心,若能心怀慈悲,感应万物,又何须拘泥于人言?”

    老僧双手合十,波澜不惊,并不因许七安的话而恼怒。

    那你倒是别跟我说大奉的官话啊,你说西域语言不就行了.........许七安心里腹诽,直截了当的说道:

    “直接说吧,如何斗法!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有。”

    “施主着相了,为何要斗法?”老僧面带微笑。

    “分明是你佛门提出的斗法,大师这般无理取闹,不怕丢了佛门的脸面?”许七安皱眉。

    “方才施主在山腰处说:出家人四大皆空。”老僧面容祥和平静,徐徐道:“既是四大皆空,脸面是什么东西?”

    “行吧,大师打算如何考验我。”许七安耐住性子。

    他感觉到棘手了,比杠精更可怕的是不说人话的。杠精至少还会拼命的抓住你语句里的漏洞来反驳你。

    可不说人话的家伙,则是不管你说什么,他都不搭理你,他只说自己的话。你不能领悟,那就是你不行。

    可你就算费尽心力的去领悟,也没用,因为他会无视你。

    “人生便是修行,施主入这佛门秘境,亦是一种修行。”老僧笑道。

    “怎么修?大师指点。”

    “修行靠个人,何必问贫僧。”

    修行你妈了隔壁!不说人话是吧,老子不奉陪了。许七安心底忽然升起无名之火,撇下老僧边走。

    可是一道屏障挡住了他。

    “我倒是有一个想法,”许七安冷笑着回身,按住了刀柄:“不知道四大皆空的大师,您能不能接我一刀呢。”

    “阿弥陀佛,那便试试吧。”

    老僧低眉顺眼,沉声道:“贫僧是文印菩萨成道前,斩出的一缕执念。”

    文印菩萨,一品菩萨?!

    许七安面无表情的松开手,“大师,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老僧诚实回答:“施主让贫僧接一刀。”

    “大师!”

    许七安严厉的呵斥一声,走到老僧对面,盘腿坐下,双手合十,批评道:

    “难道佛门只会打打杀杀吗?难道佛门普度苍生,全靠打打杀杀吗?大师,咱们聊个一钱银子的。”

    .............

    “狗奴才他,他刚才是怂了么..........”裱裱小声说,扭头看向怀庆。

    怀庆斜了她一眼,神色清冷,语气平淡:“改变策略罢了。兵法云,上兵伐谋。对敌也是一样。”

    裱裱恍然大悟,于是认为是自己狭隘了,狗奴才那不是怂,是聪明的改变了策略。

    他就是害怕了........没脑子的临安过于好骗!怀庆摇摇头,怜悯的看了眼妹妹。

    听到对方是‘菩萨’执念后,许七安机智的化解冲突,这让场外许多人都赶到意外。

    这也太识时务者为俊杰了。

    不过,这一番举动,让他的形象更加鲜明有趣了,至少贵族女眷们就觉得这位银锣很有趣,很有意思。

    “他倒是识时务,这一关若是以暴力破解,恐怕必输无疑。”南宫倩柔冷哼一声。

    这小子.........金锣们无奈摇头,有些想笑,但场合又不对。

    有时候就觉得他根本不像武夫,怂起来毫无压力,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可他偏又是资质极品的武道天才。

    “义父,这一关的玄机在哪里?”杨砚问道。

    金锣们纷纷看向魏渊,等待他的回答,从来不考虑魏渊又不是佛门的二五仔,他怎么知道第三关斗的是什么。

    魏渊不搭理他们。

    这时,皇室凉棚里,火红色宫裙的少女双手做喇叭,娇声高喊:“喂,秃驴们,这一关比的是什么?是老和尚阵吗?”

    那少女脸蛋圆润,有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乍一看是那种妩媚多情,极为勾人的女子。

    度厄罗汉本是不愿搭理的,但见是问话的是某位公主,出于礼仪,解释道:“第三关,没有内容。”

    这话一出,在场的达官显贵们,尽皆愕然。

    “没有内容是什么意思?”裱裱两只手“啪啪”拍一下桌子,表达自己的不满。

    度厄罗汉只是摇头,笑而不语。

    金锣们恍然大悟,难怪魏公不说,原来这一关根本没有内容,可是,没有内容,如何斗法?

    在众人的疑惑中,怀庆公主开口,清冽的声音宛如玉石碰撞,悦耳且有质感:

    “无题!?那是不是意味着,不管许银锣如何应对,佛门都可以不回应,或不认同,将他困在秘境中,直到他认输为止。”

    一语惊醒梦中人!

    各处凉棚里,文官武将们脸色微变。

    仔细咀嚼后,发现确实如此,再困难的关卡,只要有题目,总归是能攻克的。

    最难缠,最无解的是这种没有内容的斗法,操作空间很大,不管是武斗还是文斗,佛门都可以一票否决。

    佛门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这不是耍无赖吗,既然要斗法,那便摆开阵势,文斗武斗你们佛门尽管说。这算什么?”

    “耍赖赢的斗法,恐怕胜之不武吧。”

    “王首辅,陛下不在,您出面说句话。”

    急脾气的武将气的摔杯,指着度厄罗汉等人破口大骂。

    文斗武斗都不怕,京城高手如云,双方见招拆招,各凭本事。但这第三关简直是无解,许七安不行,那么换别人上,能行?

    被禁军挡在外围的百姓听见贵族们的喝问,立刻意识到不对劲,奈何距离遥远,听不太清楚。

    “怎么回事?凉棚里的诸位大人似乎很愤怒。”

    “似乎在说佛门耍赖?”

    “佛门怎么耍赖了,哎呀,急死了,是不是这第三关有什么玄机?”

    议论的声音里,一位江湖人士沉着脸,朗声道:“诸位,我刚才听到了,事情是这样的........”

    武者耳力极强,普通百姓听不见,但靠近前排的江湖人士却听的一清二楚,当即把第三关的玄机广而告之。

    “无耻!”

    有读书人勃然大怒,“想我读书十几载,从未遇见如此卑劣无耻之人,堂堂佛门,为赢斗法竟如此下流龌龊。

    “是不是怕了我们许诗魁的刀法,才故意使这下三滥的手段。不管考校还是斗法,都应该堂堂正正,人不应该,至少不能........

    “科举这般天大的事,都还有考题呢。”

    百姓们群情激昂,痛斥佛门无耻,可恨手里没有臭鸡蛋和菜叶子,不然统统丢过去。

    有了许七安前面的两刀,平民百姓已经从“佛门真强大”的观念转变成“佛门不过如此”。

    这都是许七安带来的自信,带来的底气。

    无数百姓心里都是骄傲着的,与有荣焉。

    现在,见佛门如此无赖,设套坑许七安,平民们勃然大怒,又开始推搡禁军,一副要冲进来揍光头们的姿态。

    “阿弥陀佛,无题亦是题,人生变幻无常,莫非时刻都有“题”等待诸位?”

    度厄罗汉祥和的声音传遍全场,似乎带着抚慰人心的力量,让外头的群众不自觉的安静下来,并认为他说的有理。

    佛门七品,法师境的能力。

    不止是百姓,就连凉棚里的贵族们,也收敛了怒火,微微颔首。

    “无耻!”

    就在这时,怒喝声响起。

    众人循声看去,发现竟是个面生的俊美书生,他施施然的走下凉棚,来到广场,冷笑的望着一众和尚:

    “难怪你们和尚都是光头,原来是把脑袋上的头发藏进了心里,外表风光霁月,内心藏污纳垢,可耻!”

    净尘和尚皱了皱眉,“这位施主........”

    “谁是你们施主,许某一个铜板都不会施舍给你们,逢人就叫施主,可耻!”

    “你......”

    “你什么你,好一个佛法高僧的大师,你也是佛陀出家前斩出的执念么。”

    佛陀出家前斩出的执念?!净尘一愣,接着大怒,这是在侮辱谁呢。

    “施主身为读书人,张口闭嘴只会骂人,这就是大奉的读书人?”

    “我从来不骂人,我骂的都不是人。”

    佛门众人皆露出怒色,瞪着许新年。

    “怎么滴,不服气?几位高僧远道而来,提出斗法,大奉是礼仪之邦,仅派一个银锣出面,已经给足了尔等脸面。

    “哪知尔等脸皮竟比京城城墙还厚,难怪二十年前山海关战役能打赢,确实多为依仗诸位。南北蛮族联军十年都攻不破大师们的脸皮。

    “偏偏诸位大师还没有自觉,不自觉的东西,照了镜子也没用。”

    “岂有此理!”

    净尘和尚霍然起身,僧袍鼓舞,他怒目圆瞪,仿佛盛怒的金刚,气势骇人。

    许新年巍然不惧,嗤笑一声:“好一个四大皆空的大师,空他娘个什么东西,呸!”

    净尘和尚表情突然僵住。

    度厄大师淡淡道:“净尘,你心乱了。”

    净尘和尚脸色发白,无力的跌坐,双手合十,颤声道:“弟子着相了。”

    西域使团来京是兴师问罪,本身就带着怒意,斗法之后,四周百姓的谩骂就没停过,同时,许七安连破两阵,对佛门僧人造成了极大的心里压力。

    许新年此番突然跳出来谩骂,人格侮辱,佛还有三分怒火呢,何况是他们这些弟子。

    许新年呵呵一声,转身回去。

    一道道目光落在许新年身上,诧异中夹带着欣赏,那些话虽然不听,但骂的好,骂的佛门僧人无言以对。

    这就很爽。

    而且,他们自诩身份,那些话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大庭观众之下说出来的,许新年相当于是代传贵族心声的工具人。

    聪明!王小姐暗赞一声,她看出来,许会元骂人只是表面,真正的目的是扰乱佛门僧人的佛心。

    故意激怒他们,而后给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