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四十九章 舍不得砍你脑袋

第四十九章 舍不得砍你脑袋 第1/2段

    “第四百六十名,杨振,国子监学子。第四百五十九名,李柱鸣,青州胡水郡人......”

    站在“功名墙”下的吏员,大声唱榜,而在他开口的瞬间,原本嘈杂的声浪,不约而同的安静下来。

    数千名学子竖着耳朵聆听,当听到自己名字时,或喜极而泣,或振臂狂呼。

    “二郎,怎么还没听见你的名字?”婶婶有些急。

    “娘,这才到一百多呢。”许玲月安抚道:“你不是说二哥是会元么。”

    婶婶瞪了眼女儿,死丫头居然连她都敢调侃。

    “二郎,还没到你啊。”

    第五十多名时,婶婶更急了,眉头紧锁。

    “再等等。”许二郎皱眉。

    唱榜到前十时,婶婶脸色发白,感觉儿子十有八九要落榜。

    许新年眼里流露出忐忑和些许激动,这是不成功便成仁的趋势,想起大哥的那首《行路难》,以及自己平时的积累,二郎心里还算有些底气。

    终于,当那声传唱想起:“今科会元,许新年,云鹿书院学子,京城人。”

    婶婶耳边“轰”的一声,宛如焦雷炸开,她整个人都猛的一颤。

    这一声“焦雷”同样炸在数千学子耳边,炸在周遭打更人耳边,他们首先浮现的念头是:不可能!

    不可能会是云鹿书院的学子成为会元,儒家的正统之争绵延两百年,云鹿书院的学子在官场备受打压,这是不争的事实。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会元怎么可能会是一位云鹿书院的学子?

    上一个成为“会元”的云鹿书院读书人,还是二十年前的紫阳居士。但是,紫阳居士何等人也?

    那是四品的大儒啊。

    二十年后再看,他成为会元,乃至状元,完全是合情合理,人家本就是一条潜龙。

    但是,换个思路,这位同样出身云鹿书院的读书人,在千军万马中厮杀出一条血路,成为会元。

    是否意味着他也有大儒之资?

    一时间,不少人怦然心动。

    这些人都是榜下捉婿的富家翁,或士大夫阶级。

    榜下捉婿自古便有,到大奉元景年,虽说不算流行,但守着杏榜物色女婿的家族依旧不少。

    等的就是一位资质出众,有潜龙之资的读书人,比如眼下的“会元”许新年。

    榜下捉婿是戏称,大户人家守着杏榜,瞧中那位读书人,便派人去家中说媒,争的是时间。

    一旦说媒成功,婚事便定下来了,别人再想抢,那是抢不走的。

    礼法重于天的年代,可不是带着师门长辈施压,给一粒聚气散,说毁婚就毁婚。除非不想要锦绣前程。

    “许新年是哪位?”

    “许新年许老爷是哪位?”

    人群里,时不时传来问询声。

    一位学子转头四顾,相隔漫漫人海,看见了面容呆滞的许新年,当即大喊一声:“辞旧,恭喜啊。许新年在那儿呢。”

    呼啦啦........最先涌过去的不是学子,而是有意榜下捉壻的人,带着扈从把许新年团团围住。

    “许会元可有婚配?本官家中有一女儿,年方二八,美貌如花。愿嫁公子为妻。”

    “本官家中亦有未嫁之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许新年连连后退。

    春儿垫着脚看了片刻,喜滋滋道:“榜下捉壻真有意思,小姐,没想到会元是那位俊俏书生。”

    话音方落,窗帘忽然掀起,气质斯文,脸颊有些婴儿肥,甜美暗藏的王小姐探头张望了片刻,道:

    “春儿,回去吧。”

    这一边,从未见过这般阵仗的许新年,眉头紧锁。

    正要口吐芬芳,喝退这群不识趣的东西,忽然,他看见几个江湖人不怀好意的涌了上来,冲撞扈从形成的“防护墙”,意图占母亲和妹妹便宜。

    扈从被逼的连连后退,婶婶和玲月吓的尖叫起来。

    “住手!”

    许二郎大吼道。

    但是没用,他根本阻止不了这么多人。

    “呵,这般泼皮无赖,本事没有,浑水摸鱼倒是厉害。”中年剑客远远的瞧见这一幕,颇为不屑。

    不过他也没太在意,这种小小的混乱很快就会被打更人和官兵制止,不过那两个姿容绝色的女子,恐怕得受一番惊吓了。

    “住手!”

    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炸响,这回不是心理上的炸雷,而是真真切切的有雷霆炸响,震的在场千余人头晕目眩,耳鸣阵阵。

    骚乱一下子止住了。

    贡院的围墙上,站着一位身穿打更人差服,绣着银锣的年轻人。他单手按刀,目光锐利的扫过闹事的那伙江湖客。

    与此同时,官兵和打更人挤开人流,终于赶来了。

    见到许七安的瞬间,婶婶如释重负,仿佛有了依靠,母女俩松了口气。

    “把那几个捣乱的家伙带走。”许七安把几个江湖人一个个指出来,周边的几个铜锣立刻上去拿人。

    底下的学子们认出了许七安,颇为惊喜,喊道:“是许诗魁!”

    “见过许诗魁!”

    许多京城的学子拱手招呼,态度毕恭毕敬,像是在与前辈、师长行见面礼。

    事实上,许七安确实当得起这样的待遇,就凭他那几首传世佳作,即使是在傲慢的读书人,也不敢在他面前表现出倨傲。

    但外来学子不知许七安身份,叫他是个打更人,原本颇为不屑,但京城士子们的态度让他们意识到这位年轻的银锣身份不一般。

    “兄台,这人是谁?如此张扬,瞧着就是个武夫罢了。”

    “你不认识他……哦,你不是京城人士。这位大人叫许七安,暗香浮动月黄昏的许七安。”

    “……原来是他,果然一表人材,器宇不凡,当真人中龙凤,令人望之便心生敬仰。”

    这下,外地学子就知道他是谁了。许七安的“私生饭”还是很多的,凭借着抄来的诗,在大奉读书人群体里收获海量粉丝。

    一时间,无数学子拱手招呼,高呼“许诗魁”。

    “真威风啊……”许玲月喃喃道。

    “真威风……”

    远处,蓉蓉姑娘望着墙上的年轻人,目光有着敬仰。

    “明明我才是主角啊……”许新年小声嘀咕。

    …………

    许新年不但中了贡士,还是贡士头甲:会元!

    这是全家都没有料到的。

    婶婶开心的就像一只女装的范进,差点眼皮一翻晕过去。

    二叔也很高兴,决定要在家里大摆宴席,请同族和同僚过来喝酒。现在许家阔绰了,流水席摆个三天三夜都毫无压力。

    吃完午膳,许二郎搁下筷子,看向许七安,道:“大哥今日还要巡街吗?”

    许七安摇摇头。

    他是银锣,巡街通常是看心情,而非强制性。而且,现在杏榜已揭,数千学子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治安压力没早上那么大了。

    许二郎颔首,起身,一手抬在腹部,一手别在背后,淡淡道:“那大哥就辛苦些,帮我守着家门,午后必定有讨人厌的苍蝇打扰,我,一概不见!”

    这姿势通常出现在德高望重的老夫子,或者官员身上。

    嘿,这小老弟还装起来了........许七安嘴角一抽。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