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三十五章 背锅侠

第三十五章 背锅侠 第1/2段

    随着抄的诗越来越多,许七安渐渐摸索到读书人“显圣”的窍门,别人问什么你答什么,这是瓜皮才干的事。

    一定要吊胃口,吊足了胃口。

    就像现在这样,从四号到酒客,从酒客到花魁,从花魁到席间伺候的婢女,都在看着他,拭目以待。

    众目睽睽中,许七安起身,在厅中踱步,七步之后,他顿住,悠悠道:“十年磨一剑。”

    楚元缜一怔,他刚说在养剑,许七安立刻作出这一句,没跑了,这首诗就是为他而作。

    四号顿时有些感动,他与这许七安素未谋面,把酒言欢几句,便愿意为他作诗,待人如此友善热忱,实在让人惭愧。

    三号是侠肝义胆的读书人,虽有一些逐利的小毛病,但总体来说是个值得结交的人。他的堂哥比他更加古道热肠,不愧是亲兄弟。

    同时,楚元缜想到了紫阳居士的例子,心头微微火热,他也是读书人,也爱诗词,遇到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没道理不期待。

    许七安环顾众人,念出了第二句:“霜刃未曾试。”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在场的官员咀嚼着这句诗,面带微笑,眼睛发亮。

    这首联对仗工整,不管是韵味还是意境,都比如许七安以前的几首诗,但诗词的魅力不仅仅是韵味和意境。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简短的一句,壮志豪情跃然纸上。十年磨一剑,这股自命不凡的意气,也唯有他这样少年得志的人物才能写的出来。

    楚元缜双眼明亮,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杆,身子半伏在案,整个人做出前倾的姿势,期待着下一联。

    太贴切了,真是太贴切了。

    他这些年走南闯北,开眼界,养剑气,这把人宗的极品法器,始终藏在剑鞘之中,未曾展示。

    它终将有出鞘之日,只不过,楚元缜自己也没有想过,将来会是什么样的情况,让他拔出这把剑。

    直到近来人宗道首飞剑传书,召他回来迎战天宗弟子李妙真,楚元缜才恍然明白,原来是为了等待此时。

    只是心里多少遗憾,这一剑出鞘,必定惊天动地,用来斩李妙真,非他所愿。

    “下联会是什么呢?十年磨一剑,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出鞘?”

    楚元缜心里嘀咕,对此充满了“借鉴”的渴切。

    这时,许七安摇头叹息:“下联暂未想好。”

    “!!!”

    “这,这怎么就没了?不能没有啊,一首诗怎么能只有上联。”

    “许大人,莫要任性,我们还等着呢。”

    “下联是什么,你再想想,再想想.......”

    大厅内,众人瞪大了眼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许七安摊手,握着酒杯返席,无奈道:“确实没想好,这样吧,我先做半首,另外半首以后在给楚兄补,如何?”

    “......也只能这样了。”楚元缜失望道。

    众人勉强接受这个结果。

    行酒令继续,雅令虽然高雅,但氛围略显寡淡,浮香提出划拳,得到众人一致赞同。

    花魁们陪着酒客划拳,玩的不亦乐乎。

    “不如咱们来玩投壶吧。”

    身边没有美人陪伴的楚状元提议。

    本次酒宴是专为他接风洗尘,他是酒宴主角,他说了算。

    投壶有投壶的规矩,很简单,在厅中摆一只壶,酒客们每人三支箭矢,不中者罚酒,投中者可以命令场中任何一人喝酒。

    几轮下来,这群身份不低的官员喝的微醺,渐渐从游戏参与者变成了旁观者,然后从旁观者变成了喝彩助威的群众。

    场上只有许七安和楚元缜在投壶,每根必中,两人仿佛在赌气,谁都不肯认输。

    花魁们在旁摇旗呐喊,许七安和楚元缜任何一人投中,她们就大声喝彩,兴奋的脸蛋酡红。

    如此精彩的投壶对决,非常少见。

    一开始,花魁们还能公平对待,不偏袒任何一方,慢慢的,十二位花魁分成两个阵营,一方支持楚元缜,一方则是许七安的粉丝.......全是许七安睡过的女人,浮香、明砚、小雅等。

    “这样玩分不出胜负,我提议蒙上眼睛。”许七安说。

    楚元缜沉思片刻,摇头道:“即使蒙上眼睛也每发必中,我的建议是,每人二十根箭矢,谁先投完,谁便算赢。”

    会玩!

    酒客和花魁们眼睛一亮,纷纷表示赞同。

    浮香命婢女取来丝巾,为两人蒙住眼睛,许七安发现丝巾是朦朦胧胧的,透光性很好,隐约还能看见藤壶的轮廓。

    他默默的转过身去,背对着场中。

    楚元缜一愣,笑着摇头,也背过身去。

    场上气氛更活跃了,不但蒙面,还转过身去,这玩法他们从没见过。

    “这怎么玩。”明砚娇声道:“谁能投的中呀!”

    另一位花魁咯咯娇笑:“两位大人谁能胜出,明砚今晚就伺候谁。”

    明砚红着脸“呸”一声,偷偷看向许七安。

    许七安习惯性口嗨,蒙着眼大笑道:“不成不成,头筹也太少了,我要你们全部。”

    花魁们一点都不怵,笑嘻嘻回应:“许大人明儿怕不是要扶着墙去衙门应卯。”

    笑声“轰”一下响起,莺莺燕燕。

    “三号婉拒了我的提议,看着是从不去教坊司的正经人,他这个大哥,却恰恰相反。”

    楚元缜心里感慨,这个许七安果然是个风流之人,在教坊司如鱼得水,比任何读书人都能放得开。

    教坊司和青楼对于当下的士大夫而言,更多的是一个应酬的地方,与同僚、同窗喝酒应酬,酒楼是平民才去的地方,真正有身份的人,首选都是教坊司。

    有才情出众的花魁充当令官,有清秀乖巧的婢女倒酒伺候,这才是排面。

    但士大夫们顾及颜面,不会太过放浪形骸,这个许七安就不一样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许七安搂着浮香的小腰。

    突如其来的金句,让在场众人暗暗赞叹,这人的天赋怎么如此可怕,佳句、好诗章口就莱。

    此人若是读书,必成一代大儒。

    许平志不当人子。

    “咚!”

    一根箭矢准确的投入藤壶,打断了众人发散的思路,注意力归位。

    投完一支的许七安笑道:“楚兄,开始了。”

    “好!”楚元缜淡淡回应。

    说话的同时,他随手往后抛出一根箭矢,精准命中。

    “哇.......”

    明砚惊呼一声,瞪大眼睛。

    咚咚咚........

    许七安和楚元缜一人一支箭,每投必中,每中一支,花魁们便惊呼一声,感觉大开眼界。

    投壶只是个小游戏,却被两人玩出花样来了。

    一支接一支,许七安投完第十支时,楚元缜已经投了十三支,手里只剩七支。

    许七安手里剩五支时,楚元缜手里只剩两支。

    似乎胜负已分。

    浮香和明砚几位支持许七安的花魁神色一黯,难掩失望之色。

    而支持楚元缜的花魁们,提前鼓掌,给这位元景二十七年的状元郎献上掌声。

    周遭旁观的官员们,似乎早就料到这个结果,笑容反而最淡。

    楚元缜是个传奇人物,当年还是学子时,便已在同窗中鹤立鸡群,才华相貌出类拔萃,而后弃文修道,谁都不看好他,一位至交好友气的与他割袍断义。

    可谁想到,短短几年,竟一飞冲天,挑战金锣张开泰,虽败犹荣,被魏渊誉为京城第一剑客。

    这样一位绝世天才,在他们看来,自然要比一个会查案的许七安出彩多了。

    此时,楚元缜已经投出了倒数第二支箭矢,准确入壶。

    浮香抿了抿唇,从藤壶收回目光,看了许七安一眼,愕然发现这男人嘴角轻轻挑起........这个表情她很熟悉,每次许七安春风得意时,就会微微挑起嘴角。

    他有把握?!

    念头刚起,浮香看到了堪称荒诞的一幕,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