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二十五章 坦诚布公

第二十五章 坦诚布公 第1/2段

    这一瞬间,许七安难掩脸庞错愕和惊讶表情。

    望气术侦测出的结果让他内心倏然警惕,各种念头相互碰撞,火花四溅。

    他迅速想到了两种可能:一,琅儿其实不爱吃绿豆糕,之所以表现的爱吃,是想讨陈贵妃喜欢。

    二,她在说谎,望气术没有甄别出来,这意味着她身上有屏蔽望气术的法器。

    第一种可能,暂时无法判断。

    第二种可能,才是让许七安头皮发麻,肾上腺素疯狂分泌的原因。

    景秀宫的宫女怎么会有屏蔽望气术的法器?

    她佩戴屏蔽望气术的法器做什么?

    除非,她这几天需要用这种法器来瞒天过海。除非她知道自己近期会遭遇盘问。

    她这几天做过什么?

    她去过御药房!

    至于是不是被李代桃僵,其实站在眼前的琅儿是“外人”易容假扮.......许七安觉得可能性不大,人皮面具的话,瞒不过他的观察。

    若是高段位强者的“变幻”之术,更加不可能。这里是皇宫,高段位强者根本潜不进来。

    “许大人?”

    琅儿皱了皱眉,眯着眼审视着失去表情管理的许七安。

    “不能轻易下定论,也许她只是不爱吃绿豆糕,无意中说出了心里话。”

    心里想着,许七安没有慌乱的去稳定情绪,而是让脸色保持着一定的“糟糕”,盯着琅儿,略带不忿的语气说:

    “琅儿姑娘虽是陈贵妃身边的人儿,但脾气未免也太大了些,本官为朝廷流过血,立过汗马功劳,琅儿姑娘的态度如此轻慢,是对本官有意见?”

    琅儿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许大人多想了,奴婢并非轻慢,对大人也没有意见。”

    顿了顿,施礼道:“奴婢还急着回去伺候贵妃娘娘。”

    说完,跨出门槛,离开了。

    看着宫女离开的背影,许七安一颗心沉入谷底。

    刚才,望气术的反馈里,琅儿依旧没有说谎。

    最后一句的质问,即是许七安在掩饰自己的失态,也是挖坑等琅儿跳。

    首先,琅儿对于这场问询很不耐烦,对他观感也是嫌弃,想尽早打发走.......这一点许七安可以确认。

    而正常人在面对“你是不是讨厌我”类似的质问时,出于礼貌,会下意识的敷衍,不承认,于是这就构成了撒谎。

    可是在望气术给予的反馈中,琅儿的情绪异常稳定,没有侦测到谎言。

    由此,几乎可以确认这个宫女身上有屏蔽望气术的法器,也侧面验证了她心虚,刻意用这类手段开规避拷问。

    到这里,一个令人细思极恐的真相揭开了。

    幕后之人是她!

    陈贵妃?!

    这一刻,无数细节、线索在许七安脑海里浮现,信息素如同沸腾的湖水。

    这我是真没想到.......赶紧离开这里,向魏公和怀庆禀报我的发现.......许七安一刻都不想在景秀宫待下去了。

    这感觉,就像在漆黑的深夜,进入某个荒山旅馆,却发现这是一座鬼屋。招待员是一个眼珠子挂在脸上,满脸腐肉,蛆虫乱爬的恶鬼。

    桌上的一盘盘食物是蛆虫,是屎,是腐肉,是人头.......

    许七安则是那个无意中窥破鬼屋秘密的活人,头皮发麻,只想着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然后趁着恶鬼反应过来前,赶紧离开。

    “我问完了,小公公,咱们回去吧。”

    许七安深吸一口气,泰然自若的提出离开。

    “是!”

    小宦官不疑有他,颇为轻松的应了一声,跟在许七安身后跨出偏厅门槛。

    等等!

    许七安的步伐忽然僵住,如果陈贵妃是幕后之人,那么皇后遭遇的一切,就是陈贵妃即将支付的代价:剥夺位份,打入冷宫。

    太子会不会被废,说不准.......太子怎么样,许七安不关心,他关心的是:临安怎么办?

    她今天很开心,因为案情即将告破,太子无罪释放是迟早的事。

    可是接下来,我可能亲手把她的母妃推入万丈深渊。

    她知道这件事后,应该会恨我吧。

    相比起怀庆,临安这样的姑娘心理承受能力更差,母妃被打入冷宫,甚至被赐白绫和鸩酒都是有可能的。

    不谈皇帝的宠爱,仅从位份上说,贵妃和皇后差远了。

    皇后是皇帝的正妻,或许害死一个妃子不会被赐死,但贵妃呢,贵妃有这样的待遇吗?

    “许大人,许大人?”

    小宦官见许七安杵在原地发呆,忍不住喊了几声。

    许七安恍然回神,依旧没有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同时,心里闪过一些困惑,得知幕后之人是陈贵妃后,他依旧没有解开所有的疑问。

    先回去吧......这件事先不和魏渊说了,为了临安,我,我再思量思量.....

    到了院门口,那守门的宦官怨愤不平的看了一眼许七安。

    但当许七安走近,他又立刻收敛了情绪,老老实实,恭恭敬敬。

    “对了,你收了我的银子,进了里头,有帮忙通传过吗。”许七安在守门宦官面前停下来。

    “当然!”

    守门宦官无奈道:“小人通传过了,但琅儿姐姐说不见,奴才贪心,不愿归还银票,又不好向大人您交代,就.......”

    所以她是有准备的........许七安点点头,正要离开,身后忽然传来琅儿的喊声。

    “许大人慢走!”

    “琅儿姑娘。”

    许七安脊背肌肉悄悄紧绷,表面若无其事的转身:“何事?”

    模样俏丽的大宫女停了下来,笑容淡淡:“娘娘想感谢许大人破了福妃案,让太子殿下沉冤得雪,请您过去一叙,当面感谢。”

    .......许七安刚刚松弛的肌肉,再次紧绷。或许是“做贼心虚”的缘故,有点头皮发麻。

    “本官还有要务在身,不方便逗留,福妃案是奉旨办事,职责所在,娘娘不必感谢。”他现在不想见陈贵妃。

    “许大人真客气。”

    琅儿掩嘴轻笑,似玩笑一般说道:“娘娘说,许大人不去见她,她便不让许大人踏出景秀宫半步。”

    .....艹泥马!!

    许七安心里徒然一沉,悄悄发散元神,感应周遭,确认没有得到“危险信号”的反馈,这才松了口气。

    我刚才的发现谁都没告诉,包括琅儿她也没察觉出端倪,陈贵妃不可能知道我已经看破她的诡计,应该只是单纯的想感谢我,做做样子.......退一步说,这里是皇宫,外头有大内侍卫,里头有临安,以及身边这位元景帝派来监督我的眼线,陈贵妃不可能也不敢在这里对我怎样......

    再说,我一刀两个李玉春的修为,可不是吃素的。

    “好,劳烦琅儿姑娘带路。”

    许七安又扭头对小宦官说道:“你也跟上。”

    两人跟在荷色宫装的琅儿身后,穿过前院的回廊,进了后院。

    景秀宫的主屋是一座建造精巧的二层阁楼,黑瓦层层叠叠,飞檐斗角,四方屋脊蹲着十二只檐兽。

    二楼有供瞭望的瞭望台,适合在春暖花开,或秋高气爽的季节饮酒、赏景。

    来到内院,小宦官用力咳嗽一声,给出提醒。

    许七安心领神会,在院中停了下来。

    琅儿脚步不停,独自进了里屋,接着,许七安捕捉到她细细的声音:“娘娘,许大人来了。”

    陈贵妃“嗯”了一声,柔声道:“我有些话要和许大人说,你们都退下吧,去外院。”

    然后是临安的声音,娇声说:“啊?临安也要走吗?我不走我不走。”

    “临安听话。”

    “.....哼。”

    .......陈贵妃这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要屏退其他人,有什么话是大家不能坐在阳光里说的?许七安眉头紧皱。

    紧接着,临安和屋子里的两名大宫女跨出门槛,与许七安擦身而过时,裱裱偷偷吐了吐舌尖,低声说:

    “待会记得向本宫汇报。”

    小宦官左右为难,正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便听琅儿说道:“娘娘说了,其余人退下,你没耳朵吗。”

    “哎。”小宦官点头应着,转身跟了上去。

    “等等,”许七安喊住他,训斥道:“陛下派你来监督我,你得有“钦差大臣”的自觉,腰杆子挺直些。”

    旋即,他大声说:“本官终究是外臣,与贵妃娘娘不便私下见面,这位小公公负责监督本官,是奉了陛下旨意的。”

    他这话表面是说给琅儿听,其实是对里头的陈贵妃说。

    沉默了几秒,屋里传来陈贵妃的声音:“那便在外头候着吧。”

    “站远点.....”许七安挥挥手。

    小宦官乖顺的退到远处。

    站在院中,许七安假装整理仪容,其实趁着这个短暂的时间,权衡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