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二十四章 没有说谎

第二十四章 没有说谎 第1/2段

    韶音宫。

    临安的心情不错,今日元景帝在朝堂提出废后,经过半天时间的发酵,大奉官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身在宫中的临安自然也有所耳闻。

    穿着华美红裙的二殿下,哼着小曲坐在葡萄藤架的秋千上,裙摆下,两双小巧精致的绣鞋欢快的晃荡。

    她心情好是理所应当的,皇后承认构陷太子,杀害福妃,那么太子哥哥很快就可以从大理寺出来。

    母妃也不用天天以泪洗面。

    还有还有,狗奴才也活着回来了。短短半旬,简直时来运转。

    临安竟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怀庆现在肯定很悲伤,哼,谁让皇后构陷我太子哥哥的.......嗯,念在本宫心情好的份上,这几天就不找她炫耀了。”

    作妖的心蠢蠢欲动,但考虑到怀庆的拳头比自己大,裱裱选择遵从心的意愿,过阵子再找怀庆挑衅。

    到时候把狗奴才带上,他是力战数千敌军的英雄,肯定能保护好自己的。

    苑外的侍卫走了过来,停在十几米外就不再靠近,抱拳道:“殿下,许大人来了。”

    裱裱脸庞笑容瞬间明媚,“快请。”

    她坐在秋千上没动,但侧着螓首,翘首以盼。

    许七安领着小宦官进来,大咧咧的坐在葡萄藤架下的石桌,吃着宫女给临安准备的水果,御膳房大厨制作的糕点,以及特供的茶叶。

    “诶.....”侍立在一旁的宫女喊了一下。

    “嗯?”许七安不解的看她。

    “那是殿下喝的。”宫女细若蚊吟的说。

    “哦,抱歉抱歉。”许七安端杯又喝了一口。

    这下,裱裱崩不住了,粉面通红,嗔道:“许宁宴。”

    恰好此时,一阵风吹来,葡萄藤微微晃动,阳光透过藤蔓,洒在她圆润的鹅蛋脸,小嘴红润,鼻子秀挺,那双妩媚多情的桃花眸欲说还休,在脸颊的晕红衬托下,透着难以言喻的勾人魅力。

    内媚的女人。

    怀庆和临安都是极出挑的美人.......可惜另外两位公主虽说清秀,但和“盛世美颜”四个字差了不小的距离......许七安心里惋惜。

    不然他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大奉的公主一网打尽。

    许大人既是长公主的宠臣,又是二殿下的宠臣,将来前途无量啊......小宦官心说。

    偌大的京城,除了宫里的皇子皇女,能与临安殿下这般相处的,恐怕只有这位许大人。

    这几天,小宦官随着许七安查案,亲眼目睹他和怀庆公主、临安公主的相处,瞎子都能看出两位殿下对许七安很重视,很赏识。

    “案子不是结了吗。”裱裱脆生生道:“狗奴才,你怎么还要进宫来办案。”

    她是根据小宦官的存在,判断出许七安依旧在查案,否则此刻来韶音苑的就是他一个人。

    “案子还没结束呢......”许七安用力吐出一口气,换上难过的表情:“殿下,我是不是你的人?”

    “当然啦。”裱裱毫不犹豫的点头。

    “我被人欺负了。”许七安捂着脸,悲从中来:“我家里面特别的困难,从小我的二叔告诉我,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可是,景秀宫那个挨千刀的狗东西,勒索了我十两银子。”

    临安虽然婊里婊气,但还是很讲义气的,闻言,果然大怒,“噌”一下从秋千跳下来,秀眉扬起:

    “走,去景秀宫,本宫替你主持公道。”

    银子是小,但欺负了她临安的人,问题就很大。

    许七安“乖巧”的跟在公主殿下身边,一副饱受委屈的模样,行了片刻,随口问道:

    “殿下,陈贵妃身边是不是有一个叫琅儿的宫女?”

    “嗯。”临安点头。

    “这个宫女是景秀宫的老人了吧。”

    “是啊,自打进宫以来,便在母妃身边伺候。”

    “殿下能与我说说此人么,比如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近日发生过什么事。”

    “本宫怎么会关心一个宫女近日在做什么。”

    裱裱理直气壮的说,她想了想,补充道:“倒是挺喜欢吃绿豆糕的,我常看到母后把剩下的绿豆糕给她,她很爱吃。”

    一问一答间,抵达了景秀宫。

    远远的,看见了刚才从许七安这里“贪墨”了十两银子的守门宦官。

    许七安上前就是一巴掌,然后指着捂脸的宦官说:“殿下,就是他勒索我的。”

    “你.....”

    守门宦官捂着火辣辣的脸,又气又怒,他没想到许七安居然带着二殿下回来找麻烦。

    自己怎么也是陈贵妃宫里的人,首辅门前还七品官呢,他可是陈贵妃门前的人。

    通常来说,外臣是不敢与宫中太监这般硬来的,吃了亏,多半也是咽下去,忍气吞声。

    “再掌一个嘴巴。”

    在外人面前,临安保持着公主应有的姿态,冷冰冰的吩咐。

    许七安又一巴掌甩过去,甩的守门太监一个踉跄,耳鸣阵阵。

    “本宫的人也敢讹诈,瞧在母妃的面子上就饶你一次。下次再敢对许大人不敬,直接贬去做苦力。”

    临安俏脸如罩寒霜,“把银子吐出来。”

    愿意给一个微不足道的守门宦官机会,她其实是个挺善良的女子,比大多数皇家女子要纯真......许七安心说,正是因为这个性子,才容易招惹渣男啊。

    临安与我关系不错,我得看紧她,不能让她被渣男祸害。

    守门宦官满心不甘,五两银子比他一个月的例钱还多,可二殿下的命令他又不敢违背,只能交出来。

    他把刚捂热的银票摸了出来,双手奉上:“奴才狗眼看人低,请许大人莫怪。”

    许七安没接,“我给你的是十两。”

    十两?!

    守门宦官抬起头,目瞪口呆,辩解道:“明明是五两,许大人怎么能冤枉奴才。”

    许七安立刻看向裱裱,大声说:“殿下,你看这阴奉阳违的狗东西,完全没把你放在眼里。”

    临安瞪着她那双怎么都凶不起来的桃花眸。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

    守门太监摸了半天,摸出三两银子,一把碎银,哭丧着脸:“奴才只有这么多了。”

    许七安笑眯眯的把银子收入怀中:“做好事不一定会有回报,但不做好事,总有一天会被清算。

    “本官给你上一课,这些银子就当是束脩。”

    有些人总以为做错事,道歉就行了,别人再咄咄逼人,就是对方不懂事。道歉有用的话,还要律法做什么.......坑了我五两银子,还回来就完了?想得美。

    接着,他扭头看着裱裱线条圆润的侧脸,“来都来了,殿下就带我进一趟景秀宫吧,正好卑职要为福妃案收尾。”

    当下,裱裱带着他跨过院门,进了院子。

    “殿下,卑职要找的是叫琅儿的宫女,请您帮我请来。”

    许七安跟着宫女进偏厅,裱裱则去看望母妃,他朝着红裙子的背影喊,红裙子头也不回,娇声道:“知道啦。”

    进了偏厅,一位小宫女侍立在不远处。

    许七安问道:“茅厕在哪里。”

    “大人稍等。”宫女软软的应了一声,出门找来一位小宦官,道:“带大人去茅厕。”

    许七安随着太监离开偏厅,去了大院南边的茅厕,关上门,他从地书碎片里倾倒出儒家版“魔法书”,撕下记录望气术的纸张,以气机引燃。

    两道清气从瞳孔里射出,继而收敛。

    “用着用着,魔法书都薄了一半。不行,这么好用的东西,我要一直用下去。等春闱之后就去云鹿书院,见一见我的三位老师。嗯,白嫖他们的诗要事先想好........”

    返回偏厅,他喝着茶,等待那名叫琅儿的宫女。

    ........

    内院,主屋。

    陈贵妃慵懒的倚在软塌,两名贴身宫女伺候着,一人为她揉肩,一人为她捏腿。

    元景帝的后宫里没有皇贵妃,陈贵妃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众妃之上。而且,再过不久,她于后宫中的地位就真的顾盼无敌了。

    手里捧着一卷书,陈贵妃笑道:“这《春庭月》写的真好,本宫今天越看越喜欢。”

    琅儿抿嘴轻笑:“娘娘这是心情好,书看着才觉得好。”

    另一位宫女笑着附和:“是啊,太子虽还未从大理寺出来,但也是早晚的事儿。娘娘近日来以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