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十六章 金莲道长:把许七安推出来背锅

第十六章 金莲道长:把许七安推出来背锅 第1/2段

    “老奴当然认识,小柔以前是蟹阁的,三年前清风殿放出去三个宫女,缺人,我瞧她长的俊俏,手脚又利索,就推荐她过去.......”

    “尸体捞上来时,你没有出来见见?”许七安突然问。

    “哪敢看啊,老奴年纪大了,见不得死人。”

    “哦,你继续说这个黄小柔。”

    容嬷嬷许是年纪大了,情绪变化很大,突然生气起来:“那死丫头是个凉薄的,当年要不是老奴推荐,她能成了福妃身边的大宫女?这么多年,竟从未回来看过老奴。

    “那些没把的男人还知道孝敬干爹呢,呵,这女人薄情寡义起来,才最让人心寒。”

    “嬷嬷,别这么说,你年纪大了,躲不开拳师刁钻的角度攻击的。”许七安调侃了一句,接着说:

    “本官验尸的时候,发现黄小柔左胸受过致命伤,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

    容嬷嬷想了许久,做回忆表情:“受伤......倒是有那么一回事,好像是小柔调去清风殿的前一年,不知道怎么的,她夜里起来用剪刀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幸好与她同屋的宫女及早发现,喊来了太医,这才救了她一命。”

    许七安与怀庆同时皱眉。

    老嬷嬷的话里有漏洞,那伤疤直达心脏,是致命伤。治疗代价绝非一个宫女能支付。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小柔侥幸捡回一条命,第二年就去了清风殿,再不用干杂役的活了,她模样很俊俏,原本有机会得陛下临幸呢。”

    许七安回想了一下黄小柔死后浮肿的脸,嘴角一抽。

    不管是谁救的黄小柔,有一点可以确认,大出血的情况下,留给她的时间不多。那位背后之人是怎么做到在深夜里救下一名宫女?

    除非一直关注着她。

    容嬷嬷没有骗人的话,那问题就出在......

    “那个宫女叫什么名字?”怀庆先许七安一步问出问题,补充道:“那个与黄小柔同住的宫女。”

    “回殿下,”容嬷嬷想了许久,不太确定的口吻:“好像叫.....荷儿?”

    明显的,许七安看见怀庆的瞳孔猛的收缩了一下。

    她认识那个叫荷儿的宫女......许七安心里做出判断。

    “我问完了,两位殿下还有什么要补充?”许七安看向怀庆和临安。

    临安配合的摇摇头,怀庆则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没有回应。

    许七安正打算撤退,接着去查御药房,容嬷嬷忽然说:“这位大人,老奴有句话要对你说。”

    说着,容嬷嬷起身,走向另一边。

    许七安跟了上去,容嬷嬷望着怀庆等人远去的背影,收回目光,接着看向许七安,语重心长道:

    “这位大人,深宫内苑,藏不住的事实在太多了。只要一脚插进去,就会一直沉下去。”

    “容嬷嬷,我就说你简单,你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你花白的头发,脸上的老年斑,大大的肚腩,都深深惊艳到了我。”许七安赞叹道。

    还有什么秘密就尽管告诉我。

    “大人说话真好听,还不是看你长的俊俏,才与你说这话的。”老嬷嬷慢悠悠的回到躺椅上,不再说话。

    许七安没走,惊讶道:“没了?”

    老嬷嬷摇摇头:“老奴知道的也不多,深宫内苑的事,不该知道的就不知道。”

    ......嘿,这老妈子,浪费我感情!我还以为她知道些什么呢。

    按照许七安的想法,老嬷嬷既然留他单独说话,那后边肯定有“不能说的秘密”在等待着他。

    结果只是一句告诫!

    出了蟹阁的院子,红裙鲜艳的裱裱还等在外头,但不见了怀庆的身影。

    “长公主呢?”

    裱裱一听,顿时不开心了,竖眉道:“张口闭口就是怀庆怀庆,忘记自己是谁的人了?本宫在这里等着,你权当没看见。”

    阳光下,她圆润的鹅蛋脸色泽柔和,脸颊白里透红,想一块通透的美玉,不见瑕疵。

    眉毛竖起的缘故,妩媚的桃花眸子里荡漾着不忿。

    就算是生气,也是可爱居多。

    “长公主终于走了,没人打扰我们独处。”许七安欣喜道。

    裱裱闻言,脸蛋微红,心虚的看了眼不远处的侍卫,小声道:“狗奴才,不许这么跟本宫说话。”

    她一个未出阁的公主,经不住糖衣炮弹的攻势,听见土味情话,就会又羞又窘。

    “殿下太自谦了,殿下就像黑暗中的一道光,那么灿烂,太阳都无法掩盖你的光辉......”许七安一个句式换成外衣,又拿到临安公主面前说。

    裱裱又喜悦又窘迫,还有点无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渐渐无法驾驭这个小铜锣。

    刚从怀庆手里夺过来时,他还很乖顺听话,发誓要和怀庆一刀两断,全心全意为她做牛做马。

    时间久了,她发现这个男人自己根本驾驭不住,他表面上谦卑恭敬,其实单独相处时,自己一直落在下风。

    而偏偏这种相处模式,她竟然从未在意过。要知道,即使是在怀庆面前,她也是力争上游的奇女子。

    想到这里,裱裱昂起弧度美妙的下颌,质问道:“怀庆在的时候怎么不说?”

    这种话怎么能当着你们的面一起说.......如果是怀庆的话,我就得换个说法:殿下就像风雪中一朵洁白无瑕的雪莲花,您倾国倾城的容颜、修长笔直的玉腿、浮夸的36D胸大肌.......深深惊艳到了我。

    许七安岔开话题:“长公主去了何处?”

    “本宫怎知?”

    裱裱似乎想翻白眼,但顾及到礼仪修养,强行忍住,说道:“我们赶紧去御药房吧,查案如救火,不能耽误。”

    许七安看着她,猜测道:“你是担心怀庆毁灭证据?”

    裱裱假装没听到,脚步轻盈的走在前头,裙摆晃荡间,小蜜桃般的臀型若隐若现。

    “上帝把智慧洒满人间时,这位公主虽然和铃音一样,机智的打了把伞......应付她确实比应付怀庆要简单轻松.......不过就是太婊里婊气了,让人防不胜防。”许七安心里嘀咕着,陪着公主前往御药房。

    .........

    灵宝观。

    檀香袅袅的静室内,两个身份地位非同一般的女子对坐饮茶,阳光穿透格子窗,在地面投下整齐的方块光斑。

    光束中尘糜浮动。

    洛玉衡坐在背靠“道”字的蒲团上,一手挽着浮尘,一手捧着茶杯,喝了一口,享受的眯起美眸,凸显出卷翘浓密的睫毛。

    “南栀种的茶,与凡品就是不同。每天都能喝上一壶的话,神仙我也不做。”洛玉衡感慨道。

    洛道首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穿靛青色繁复长裙,戴着华美头饰,轻纱蒙面的女子。

    她的脸藏在轻纱之下,只能隐约看见脸颊轮廓,仅露出一双秋水明眸,以及两条修的精致的秀眉。

    “此茶三年成熟,只产三斤。大半都贡给了宫里。”蒙面女子声音柔媚,充满成熟女性的磁性。

    她掀起轻纱,抿了一口,转而问道:“最近京城有没有有趣的事儿?”

    洛玉衡无奈道:“朝堂争斗你不感兴趣,但最惊心动魄回味无穷的岂不就是这个?至于案子的话,从税银案到桑泊案,你来来回回听了好几遍......这里可是京城,哪有那么多案子说给你听。”

    “福妃的案子不是还没完结么。”蒙面女子眉眼弯了一下,似乎在笑。

    “此案还是那个铜锣负责查,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洛玉衡“吨吨吨”喝完杯里的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毕竟是皇帝家事,你若感兴趣,可以找怀庆公主问问。”

    “罢了,不高兴搭理皇室的人。”女子摇头,接着说道:“那个铜锣我见过两次,有些讨厌。”

    “你见过他?”洛玉衡一愣。

    蒙面女子“嗯”了一声,青葱玉指沾着茶水,在茶几上画了一个猪头,弯着眉眼,哼哼一声:

    “捡走了我的香包,不肯还了。”

    洛玉衡点点头,顺着话题说道: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