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十章 许平志:你俩给我等着

第十章 许平志:你俩给我等着 第1/2段

    “只是有一年,父皇不知为何大发雷霆,将母后打入冷宫,甚至要废后。但被文武百官给死谏回去了,那时候我还没开始记事。”怀庆公主无奈道:

    “虽然第二年母后就从冷宫里出来,但父皇再不去母后寝宫。四皇兄也因此遭了冷落。而本宫也自小便一直不受父皇喜欢。

    “陈贵妃其实是非常善妒,且小心眼的人。尽管后来大皇子被封了太子,但她始终不放心,一直很敌视我和四皇兄。

    “这并非我狭隘之见,你知道临安为何与我不对付?”

    许七安心里一动:“陈贵妃唆使的?”

    怀庆缓缓点头:“临安深得父皇宠爱,对她百般纵容。最开始那几年,陈贵妃担心太子地位不稳,时常怂恿临安挑事,与我为难。”

    可怜的临安,一定被你欺负的很惨.......尽管是临安挑事,但许七安还是心疼临安,倒不是偏爱裱裱,大老婆小老婆的,手心手背都是肉。

    只是觉得以裱裱的段位,会被怀庆欺负死。

    转念一想,这或许就是陈贵妃想要的,越是了解自己女儿,越让她去挑衅,这才能达到效果。

    试想,元景帝宠爱临安,却屡屡被怀庆欺负的哭唧唧,元景帝能不讨厌怀庆么。

    “陛下废后的理由是什么?”许七安问道。

    “没有理由,因此才被群臣死谏。”怀庆摇头。

    废后和废太子一样,即是皇帝的家事,也是国家大事。士大夫阶级尚不能轻易休妻,更何况是皇后,母仪天下。

    没有理由,文武百官怎么可能同意元景帝废后。

    但,没有理由的话,元景帝会突然暴怒,要废后?

    这背后必然还有隐情。

    “此事发生在元景几年?”许七安问完,觉得自己太八卦了,补充道:

    “可能与福妃案有关.....啊不,卑职没有怀疑皇后娘娘的意思。”

    怀庆公主侧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好奇便直接问,哪那么多理由。”

    .......许七安有些尴尬。

    “元景十三年。”怀庆收回目光,望着远处,道:“至于原因,我并不知晓。即使后来许多次问过母后,她也没有回答。”

    元景十三年,有些耳熟.......许七安点点头:“谢公主告之。”

    他原以为元景帝不立四皇子,是因为太子比较愚钝,但现在看来,似乎背后还有更深层的原因。

    对啊,太子虽然不算特别精明,但四皇子又能好到哪去......嗯,不排除四皇子藏拙的可能.......回头问一问魏公,以他毒辣的眼光,他说四皇子怎样,四皇子便怎样。

    走了几步后,怀庆忽然说:“为何今日匆匆结束?以你的能力,不至于要回家“斟酌”。”

    许七安觉得,怀庆对他比较坦诚,自己也应当坦诚一些,这样有利于维持良好的关系。

    “卑职只是想拖延时间而已。”许七安说。

    “拖延时间?”怀庆皱眉。

    “是的,”嗅着长公主幽幽的体香,许七安无奈道:

    “卑职在桑泊案和云州案中得罪了太多的人,陛下也不喜欢我,原本打算追封我为子爵的。但因卑职复生而取消。

    “后来,陛下答应只要好好查福妃的案子,就重新封我为长乐县子。”

    我真是太难了。

    “你是觉得父皇会言而无信?”怀庆公主赞同道:“此计不错,一日不封爵,你便拖延一日。”

    许七安意外的看她一眼,不愧是魏渊的弟子,这思路很同步啊。

    所谓君无戏言,不是说皇帝不会说谎,形容的是皇帝下达的国策、圣旨。

    所以,元景帝一日不封爵,许七安就拖一日,免得狗皇帝说话不算话。

    “时候不早了,卑职先回府了。”许七安看了眼天色,现在回府,还能赶上午餐。

    “嗯。”怀庆颔首。

    ........

    另一边,元景帝寝宫。

    午膳前半个时辰,结束打坐的元景帝返回寝宫,大伴喜滋滋的跑进来,笑容满面道:

    “陛下,福妃案有重大进展,有重大进展啦。”

    元景帝愕然,立刻摆出严肃表情,沉声道:“说。”

    老太监将小宦官汇报的信息,一字不漏的转述给元景帝,后者沉默的听着,不做表态。

    “陛下.....”老太监低眉顺眼:“老奴斗胆问一句,太子这算不算清白?”

    元景帝微微摇头:“为时过早......仅仅两天,便能初步摸清案情脉络,许七安的确是个人才,只是心眼多了些。”

    他冷哼一声,道:“去催促内阁,早日拟好诏书,不用选良辰吉日了。”

    上次他让老太监去内阁传旨,内阁接了,但以近来无吉日为由,拖延了下来。

    “遵命。”

    ...........

    负责日巡的许二叔抱着头盔回府,后腰的佩刀随着脚步摇晃。

    午时有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身为百户长的许平志会在这时候回府用膳,顺便喝一会儿茶。

    厨房还在忙碌着午膳,婶婶在后院里栽种新买的君子兰,她穿着浅蓝色的罗裳,同色的百褶长裙,衣裙上绣着繁复的回云纹。

    弯腰栽种兰花时,凸显出纤细的腰肢和丰满的臀型。

    许二叔抱着头盔,站在不远处,清了清嗓子:“夫人,我饿了,你去伙房催一下。”

    婶婶自顾自的栽花,不理不睬。

    “夫人?”

    “喊什么,”婶婶冷冰冰的表情:“许大人今夜是否要与同僚应酬,不回来了。”

    许二叔一愣:“夫人这是什么话。”

    婶婶栽好最后一株君子兰,拍了拍手,掐着腰,冷冷的笑一下: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血浓于水。你那亲侄儿,发达了都不忘你,知道给你这个二叔偷偷塞银子。”

    许二叔闻言愕然,心说大郎给我塞银子都多久以前的事了,是他去云州之前,怎么这笔旧账还给你翻出来了。

    “哪有哇,大郎昨日刚从棺材里蹦出来,当天外出,夜不归宿,哪有时间给我塞银子。”

    许二叔肯定是不承认的,有也不承认,更何况是子虚乌有的事。

    婶婶一听,炸锅了,柳眉倒竖,大声说:“许平志,你果然是想拿着五十两私房钱偷偷去青楼。

    “二郎今早与我说许宁宴偷塞给你五十两,我想着你要是承认了,那就一笔揭过,没想到你真的想私藏啊。

    “你不承认是吧,二郎会骗我吗?许平志你这个没良心,老娘操持这个家,呕心沥血,还把你的倒霉侄儿都拉扯长大,你就是这般回报我的?”

    “二郎呢?让他出来。”许二叔生气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