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七章 见太子

第七章 见太子 第1/2段

    小宦官低着头,道:“许公子先去了一趟临安公主的韶音苑,两人在假山后面说了许久的话,出来时,临安公主眼眶通红,似乎刚哭过.....”

    听到这里,元景帝皱眉打断:“他们去假山后面作甚?”

    老太监看了一眼元景帝的表情,知道陛下不悦了。公主和许铜锣到了僻静的假山背后,然后公主红着眼圈出来。

    这着实引人遐想。

    “从实说来。”老太监瞪眼。

    “是......是因为临安公主当时提着刀出来的。许铜锣一见,就躲到假山背后了。还是奴才告诉公主殿下,许铜锣藏身假山。”小宦官连忙解释,战战兢兢,不敢隐瞒。

    老太监立刻看向元景帝,见陛下眼中的厉光已然收敛,顿时松了口气,道:“你继续说。”

    “而后许大人便与公主进了厅,奴才被赶了出来,殿下与许大人在厅里谈了两刻钟。谈话内容奴才并不知晓。”小宦官说到这里,终于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委屈:

    “奴才不是渎职,只是,只是许大人态度太过强硬。”

    说完,他用眼角余光,小心的瞄了眼元景帝。

    让他失望了,元景帝没有任何表情,小宦官只好继续说道:“而后许大人带着奴才和临安公主,去看了福妃娘娘的遗体。

    “过程中,许大人欲触碰福妃娘娘的遗体,奴才竭力阻拦,未能成功,还挨了他一脚。”

    要不怎么说小鬼难缠,那一脚,小宦官牢牢记住心里,就等着这时候给许七安上点眼药。

    果然,元景帝皱了皱眉。

    陪伴了他几十年的老太监,代替主子问道:“怎么验的?”

    “就是反复摸了许久。”小宦官答道。

    他不敢夸大其词,因为如果元景帝震怒,只需要找人核对,找许七安质问,谎言立刻戳破,欺君之罪,小宦官可不敢犯。

    老太监问道:“然后呢?”

    “然后.....便离开了。”小宦官说:“不过许大人与临安公主说,福妃的死另有蹊跷。”

    “另有蹊跷?”元景帝终于再次开口,坐姿端正了些,身体微微前倾,盯着小宦官。

    “许大人说,正常坠楼,应该是面部朝下,而非背部朝下,可福妃确实是背部朝下而死。极有可能是被人推下去的。”

    小宦官把许白嫖的分析,原原本本的复述给元景帝听。

    被人推下去摔死的......元景帝眯着眼,视线仰望天花板,沉吟了许久,道:

    “退下吧。”

    小宦官告退离开。

    老太监谄媚笑道:“这许七安果然名不虚传呐,三法司连查多天,束手无策,他一来,立刻便发现端倪。破案之期,指日可待。”

    元景帝冷哼一声:“三法司不是不会办案,只是不想办。不过,许七安确实有些本事。”

    他还是满意的。

    顿了顿,元景帝道:“传朕口谕,让内阁起草诏书,重启许七安封爵之事。”

    老太监领命退出寝宫,没有即刻去内阁,而是找来监督许七安办案的小宦官,甩手“啪”一巴掌。

    “干爹?”

    小宦官委屈的捂着脸。

    “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耍心眼?你以为陛下听不出来吗,知不知道自己刚才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老太监疾言厉色:

    “福妃的事,陛下心里正烦躁,你在这个时候,在陛下面前耍小眼睛,你今天没出事纯粹是命大。

    “让你监督许七安,你就好好监督,不要夹带私货,他在后宫中接触的人,做的事,都是涉及妃子、公主和皇子们的。你不能有一点一滴的偏见和看法,否则就是置喙天潢贵胄。”

    许七安做过什么事,陛下会自己判断,小宦官灌输自己的私货,那就是置喙皇帝的家眷。

    小宦官低头,战战兢兢道:“儿子知道了。”

    老太监哼了一声:“许大人把你赶出去,是为了你好,真听了不该听的话,结案之日,就是你人头落地之时。”

    小宦官先是一愣,几秒后,他想通了,脸色倏地惨白,背后沁出一层冷汗。

    对许七安那一脚的记恨,烟消云散。

    ........

    黄昏。

    许七安坐在马背,心爱的小母马“哒哒哒”的小跑着,他眯着眼,迎着橘色的阳光,嘴里轻快的哼着:

    “走的是人间的道;扛的是顶风的旗,不嫖不贪做好官,百姓心中有了你.......”

    小母马哒哒哒,进了教坊司的胡同。

    进了胡同口,许七安翻身下马,把缰绳抛给守在胡同口的青衣小厮,顺带丢过去一粒碎银。

    影梅小阁院门紧闭,竟然闭门歇业了?

    许七安看了眼西边的余晖,心说这个时辰点,教坊司理当营业了呀。

    “啪啪啪.....”

    他抬头猛敲影梅小阁的院门,没多久,门开了,刚露条门缝,里头的青衣小厮就说道:

    “影梅小阁不接待酒客了,客人还是去别院........”

    院门打开,青衣小厮看见许七安后,先是一愣,结结巴巴道:“你,你是......”

    “我是你们娘子的许大官人。”许七安挑了挑眉梢。

    “鬼啊!”

    青衣小厮尖叫一声,拔腿就逃,两条腿迈的飞快,然后发现自己在原地踏步,后衣领被许七安拎住了。

    “瞎叫唤什么,我还活着呢。”许七安另一只手抬起,啪啪给了他两个不疼,但响亮的巴掌,问道:

    “本官的巴掌是不是热乎乎的。”

    火辣滚烫的触感,青衣小厮相信眼前的许七安是活人了,只是奇怪他怎么模样大变,还戴着貂皮帽。

    “您可算回来了,浮香娘子日日以泪洗面,郁郁寡欢,人都清减了许多。”青衣小厮连忙为自家主子刷好感度。

    尽管很好奇许七安死而复生的原因,但不敢开口问。

    “我立刻去通知她,说您回来了。”

    “你就跟她说来客人了,问她出不出来陪酒。”许七安道。

    青衣小厮连忙进了院子深处,站在浮香的卧室外的庭院中,喊道:“娘子,有客人来了,问您出不出去陪酒。”

    浮香没有应答,屋子里传来丫鬟的呵斥声:“娘子身子不适,不陪酒。谁让你开的门,狗爪子想不想要了。”

    许七安咳嗽一声,“浮香娘子不陪客啊,那我走咯。”

    屋里猛的一静,接着传来浮香颤抖的声音:“许郎?”

    他声音变化极大,浮香一时不敢确认。

    许七安笑道:“是我。”

    屋里传来“乒乓”的声音,似乎是撞翻了什么东西,接着是丫鬟的惊呼声:“娘子,慢些......”

    下一刻,房门打开,穿着白色长裙,赤着雪白玉足,乌黑秀发随意披散的浮香,粗暴的推开门冲了出来。

    一人站在檐下,一人站在院内,画面仿佛凝固。

    许七安无奈道:“外头冷,回屋里。”

    浮香这才哀鸣一声,奋力扑到他怀里,凄厉的痛哭起来。

    ........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不但没死,反而因祸得福,获益颇多。”

    许七安坐在桌边,喝着教坊司里的美酒,向浮香解释自己复生的来龙去脉。

    浮香坐在床榻边,裙摆分叉,露出一条白蟒般的大长腿,小腿处白皙的肌肤有一块淤青,丫鬟帮忙涂抹药膏。

    这是刚才跑的太急,给撞了。

    浮香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既有失而复得的喜悦,又有难以掩饰的悲伤和心悸,心里始终空落落的。

    “只要一想起许郎殉职,奴家心里就还是空落落的。”

    “没事没事,待会你就会觉得好胀。”

    太阳彻底落山时,一列丫鬟送进来满桌的美食,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爬的。

    两人坐在桌边饮酒,话题随性,没有主题。

    “其实京城儒林,许多读书人是很敬佩许郎的,昨日丫鬟从教坊司客人口中打听到您殉职的消息,那些读书人扼腕叹息,说天绝许宁宴,便是绝了大奉诗坛的未来。”

    “说起来,我当日面对数千叛军,孤身力战,力竭之际,确实写过一首词。”许七安捏着酒杯。

    浮香妙目闪闪发亮,脸庞绽放明媚笑容,无比期待:“奴家想听许郎的新作。”

    总感觉当文抄公有些羞耻啊......我果然是个正直的男人......许七安心里这么说,但该装逼的时候,绝不含糊。

    他沉默了几秒,让自己气质变的沉静,徐徐道: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

    浮香痴痴的看着他,美眸中荡漾的水光,妩媚又迷离。

    心里品味着这首词,虽然是残缺的词,但脑海里闪过他面对数千叛军,视死如归的画面。

    她对这个男人越发痴迷,不可自拔。

    “别光顾着发呆,我跟你说它是有目的的。”许七安指头敲击桌面。

    “目的?”

    浮香回神,报以茫然的目光。

    “帮我宣扬出去,教坊司最适合宣扬这些光辉事迹。”

    张巡抚竟然没有在上禀的奏折里添上他的词,简直糊涂。搞得京城官场、儒林到现在都没有拜读他的佳作。

    他们得有多心急啊。

    “......哦。”

    晚膳结束,丫鬟烧好热水,准备服侍许大官人沐浴。

    “你退下吧。”许七安把丫鬟打发走,留浮香一个人在屋内。

    等浮香披着薄纱,迈进浴桶后,许七安扯掉了自己头上的貂帽。

    光秃秃的一颗大卤蛋。

    “噗.......”

    浮香没忍住,笑出了声,趴在浴桶边缘,笑的花枝乱颤。

    有什么好笑的,我虽然变秃了,可我也变强了.......许七安瞪了她一眼。

    他这头发估计要小半年才能长回来。

    .......

    浮香的胸不是胸,当许七安脑袋枕上去时,它就变成了脑垫波。

    如果许七安再翻个身,它就叫洗面奶。

    洗完澡的两人躺在床上,说着话,浮香有些气闷,呼吸不畅,娇嗔着推开胸口的大光头。

    “噗!”

    许七安弹出一道气机,熄灭了蜡烛。

    次日,在花魁娘子的服侍下穿好衣衫,许七安告别了恋恋不舍但黑眼圈深重的浮香。

    影梅小阁的丫鬟们,看着许七安的背影跨出院门,窃窃私语起来:

    “许公子太厉害了吧,我觉得娘子房里的床该换了。”

    “是啊,它现在一坐就响,都快散架了,真是辛苦娘子了。”

    “快去烧水,娘子要沐浴。另外,准备些枇杷膏,娘子声音都嘶哑了。”

    离开影梅小阁,春寒料峭,迎面扑来的寒流让许七安振作了精神,他往马棚方向走。

    突然,脚下踩到了硬疙瘩,低头一看,是一个荷包。

    踏入炼神境后,直接升级成捡荷包了吗......许七安有些欣喜,自然而然的弯腰捡起,打算收入怀中。

    他突然愣住了。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