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五章 恒远:三号,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

第五章 恒远:三号,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 第1/2段

    .......元景帝噎了一下,他没料到许七安竟是这样的答复。

    每次被他刁难,就高呼着“臣乞骸骨”是官场老油条的风格。谁料,这小铜锣更干脆利索,竟求死。

    元景帝脸色刷的阴沉下去,上位者喜欢说重话来彰显威严,上至皇帝,下至县令,都喜欢说:给朕(本官)如何如何,否则叫你怎样怎样。

    这本没什么,毕竟尊卑有别,臣子和下人只能受着,乖乖领命。

    没想到,这个铜锣竟然给顶回来了,顶的元景帝一阵难受。

    尤其看着变化巨大的许铜锣,元景帝心里更不高兴了,同时感慨脱胎丸不愧是百年罕见的灵丹妙药。

    监正一甲子也才炼出三粒。

    元景帝厉声道:“许七安,你以为朕不会杀你?”

    元景帝在位三十六年,帝王威严极盛,御书房内的空气仿佛降低了些许,几名宦官立刻低头,不敢仰视龙颜。

    能在皇帝面前,泰然自若的只有魏渊。

    许七安当然不会继续顶撞,心里不慌,一改刚才冲拳出击的风采,变的唯唯诺诺,道:

    “陛下恕罪,卑职在云州保护巡抚大人,与叛军戮战,斩敌两名人。

    卑职在云州呕心沥血,破了布政使宋长辅勾结巫神教一案,还都指挥使杨川南清白。

    “以上种种俱微不足道,卑职绝对不会拿出来邀功。至于桑泊案和平阳郡主案,卑职早就忘了,绝不会旧事重提。

    “只是卑职元气大伤,神思衰竭,醒来之后便时常头疼,实在无力为陛下分忧啊。”

    元景帝盯着他,一时间竟说不出狠话。

    这小铜锣故意扯一大堆的案子来凸显自己的功劳,先把自己功臣的位置巩固,再以身体不适来搪塞推脱,已经深谙朝堂官话的技巧了。

    魏渊当即道:“陛下,许七安不过一个铜锣,即使能力再强,但精气神耗损严重,他的生死自然不足为惜,但耽误了案情,让福妃无法沉冤得雪,那才是大事。”

    顿了顿,他看向许七安,道:“你且回去安心养伤,陛下不会差遣饿兵的。”

    皇帝不差饿兵......

    元景帝看了魏渊一眼,略作沉吟,道:“许七安,司天监养神的方子要多少有多少。灵宝观同样不缺灵丹妙药,你身体不适,朕可以赏你几枚丹药。

    “你在云州的功劳,朕记在心里,有意封你为子爵。皇恩浩荡,莫要辜负。”

    说到底,许七安只是一个小人物,还不值得元景帝刻意刁难,内阁提议撤销封爵,元景帝便顺水推舟。

    但眼下要用许七安,元景帝不介意给点好处。不过心里很爽,他知道自己被摆了一道。

    “谢陛下隆恩,陛下英明神武,千古一帝。”许七安大声说。

    元景帝微微颔首:“朕要尽快得到案情真相。”

    “卑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见小铜锣如此识趣,元景帝心里舒服了些,淡淡道:“退下吧。”

    ........

    与魏渊并肩离开御书房,走在空旷的广场上,魏渊眯着眼,目视前方,笑容淡淡:“学到没?”

    “学到了。”许七安道。

    他是真的学到了,而不是以前读书时,老师站在讲台敲击黑板,问:你们都学会了吗。

    他睁眼说瞎话的大声回复:会了!

    魏渊要交他的道理很简单,皇帝也是人,皇帝也有弱点,也有受规矩束缚,不是随心所欲,肆意妄为。

    同时,皇帝不是万能的,皇帝也有需求,只要你拥有他“需要”的东西,就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就比如这次,三法司上下推诿,拖延案情,元景帝能怎么办?顶多就是惩罚,但不可能真的罢官,或者斩首。

    在这样的背景下,连破数起大案,得罪许多官员的许七安,正是绝佳的查案人选。

    既然皇帝想用你,那么合理的为自己争取利益是必要的操作。

    而一旦成为子爵,许七安象征性的做一些努力,但因为“能力不足”没能破案,也合情合理。

    毕竟他又不是仙人。

    那时,元景帝的愤怒是可以预见的,但彼时已是子爵的许七安,顶多就是受些惩罚,杖责啊,罚俸啊,甚至降职。

    但爵位不是说剥夺就剥夺的,爵位是朝廷笼络人心的手段,必是立下汗马功劳的人才能被授予。

    相应的,剥夺爵位的条件也很严格,绝不是皇帝说剥夺就剥夺。否则,爵位就太廉价了,如何服众。

    至于元景帝会不会赖账,许七安和魏渊没想过,堂堂一国之君还不至于这般无赖。即使元景帝想赖账,许七安一样可以拖着案情。

    上有计策下有对策。

    “许大人请留步。”

    身后传来尖细的叫声。

    许七安和魏渊驻足回望,是元景帝身边的老太监,小跑着追上来,手里握着一块金牌。

    “这是陛下御赐的金牌,许大人可以随时入宫查案,不过必须有宫里的当差陪伴。”老太监奉上金牌。

    许七安接过,掂量一下,分量很足嘛。

    这块金牌和他以前收到的金牌不同,金牌正面多了一个“内”字,是可以在皇宫内行走的金牌,级别更高。

    “劳烦公公了。”许七安拱手。

    老太监点点头,没多说什么,转身返回。

    “公公稍等。”许七安又喊住他。

    老太监回身看来。

    “陛下隆恩浩荡,本官今日就要开始查案,请公公派个当差于我。”许七安道。

    当差是级别最低的太监......用“太监”这两个词不准确,太监是一种身份、职位。

    当差是级别最低的......斩草除根之人。

    老太监很欣赏许七安积极的工作态度,脸上笑容顿时浓郁了几分,问道:“咱家多嘴问一句,许大人准备从何查起?”

    许七安咧嘴笑道:“从临安公主身上查起。”

    老太监返回御书房,俄顷,一位年轻的小宦官奔出来,对着魏渊和许七安行礼。

    许七安点点头,送魏渊到宫城门口,然后在当差的陪伴下,转道去了临安公主的韶音苑。

    .........

    韶音苑。

    萧条的后花园,临安坐在亭子里,望着沉凝的池水发呆。

    池子里的水昨夜结了冰,此时在暖阳的照射下,渐渐融化,只有几块浮冰残留。

    半旬时间,临安清减了许多,圆润的鹅蛋脸都显得有些瘦削,桃花眸原本是水灵灵的,略带迷蒙,看谁都是媚眼如丝的。

    现在缺了些神采。

    从小到大,除了被怀庆揍过,她一直无忧无虑,顺风顺水。

    因为元景帝修道的早,子女虽不少,但也算不上多,皇子皇女之间的勾心斗角没那么厉害。

    再加上胞兄是太子,自身又会撒娇,婊里婊气懂的讨人喜欢,所以一直顺风顺水。

    但这几天接连不断的噩耗,让她心里积郁,大受打击。

    今天刚在母妃那里哭过一场,母女俩忧心太子的前途,回来后临安就坐在亭子里想事情。

    如果是怀庆的话,肯定无比坚强,她是那种不会被任何事情打倒的女人.......太子哥哥肯定不会做这种事,但谁会陷害他呢.......四皇子,怀庆的胞兄?

    临安心里忽然闪过这个念头。

    她是没怀庆聪明,读书差,背经书还要太傅用竹条打着板子威胁,才肯委委屈屈的噙着泪背几篇。

    但她不蠢,在笃定太子哥哥是冤枉的前提下,只要动动脑筋,想一想太子哥哥被废的话,谁得利最大,

    可疑人物就立刻浮出水面。

    一念及此,临安眸子稍稍灵动起来,积极开动脑筋,想到了很多问题。

    比如,四皇子是怎么暗中杀害福妃,嫁祸太子哥哥。比如,他的同党是谁,皇后?怀庆?

    等等。

    然后,越想越困惑,越想越混乱,泄气的一拍脑袋。

    “如果他还在就好了,肯定“唆”一下就能破案。”临安跺了跺脚丫子,怒道。

    但下一刻,她脸色突然垮下来,眉毛耸拉,失去了精气神。

    可是.....他已经不在了啊。

    “殿下,殿下。”

    一名佩刀侍卫,脚步匆匆的奔来,在亭子顿足,抱拳道:“铜锣许七安求见......在前院等着。”

    临安的反应,就像是被人敲了一棍,懵住了,大概有个三四秒,她霍然起身,疾步走到侍卫面前,美眸死死瞪着:

    “你,说什么?”

    “铜锣许七安求见。”侍卫重复了一遍。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