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两百二十七章 备胎们的回信(为盟主“败笔的人生”加更)

第两百二十七章 备胎们的回信(为盟主“败笔的人生”加更) 第1/2段

    好黑....我在哪里....我是谁?

    他迷迷糊糊的想,记不清自己是谁,身在何处。

    呜呜呜.....

    咚咚咚.....

    许七安听见了号角声,擂鼓声。渐渐的,他听见了其他声音,排山倒海的喊杀声,沉雄又杂乱的马蹄声,以及爆炸声,刀刃碰撞的锐响声。

    各种各样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于许七安脑海构成一幅清晰的画面。

    是战场!

    他刚这么想,眼前的黑暗便劈开,光明穿透进来,视线里果然是一片战场。

    黑压压的大军冲杀,宛如密密麻麻的蚂蚁,高品武夫在战场中肆虐,就如同人类踩踏蚂蚁窝。

    这个战场里不是只有人类,还有两层楼高的巨兽,几十米长的大蛇,盘绕在天空猛禽....

    有盘坐在高空诵经的高僧;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蛮族;有悍不畏死的死尸大军;有成排成排的火炮军;有骑乘凶兽的骁勇骑兵.....

    “这是什么战场?太夸张了吧,死的人太多了吧。”许七安茫然的想。

    他的目光掠过战场,掠过死尸大军,掠过火炮兵,望向了战场后方的高空,那里有一群悬空的飞兽。

    一袭青衣傲立在兽头,背负双手,漠然的俯瞰着厮杀正酣的战场。

    “魏渊?!”

    许七安心头一震,忽然记起自己是谁了,也就是这个瞬间,战场画面崩溃,归于无边无际的黑暗。

    许七安睁开眼,看见的还是黑暗。

    我去,好闷.....他没有立刻起身,而是凝神细感应,接着,他“看见”了黑暗的船舱,看见了整齐排列的五口棺材,看见了缓速航行的官船,看见了波光荡漾的运河。

    这是他踏入炼神境后获得的神异。

    不知道其他炼神境武者是怎么样的,反正许七安的精神力一定程度上可以充当眼睛。

    哪天即使钛合金狗眼瞎掉,他也丝毫不怵。

    “我刚才看见的梦境....不,应该不是单纯的梦,梦哪有这般清晰?什么死尸大军、佛门高僧....这些我都没接触过,怎么会梦到?”

    “梦里为什么会有魏渊?他看起来还很年轻....至少两鬓没有斑白,我爸爸年轻时可真帅,跟我一样帅.....”

    许七安躺在棺材里,回忆着梦境里看到的画面,漫山遍野都是黑压压的大军,参战人数规模庞大。

    多方势力混战。

    再结合魏渊的出现,以及他的事迹,许七安心里当即有了猜测——山海关战役。

    魏渊的事迹里,最出名的就是山海战役......诸国混战,规模庞大,完美契合史书记载的山海关战役.....只是我为什么会梦到山海关战役?二叔这只弱鸡竟然能活下来,肯定趴在尸体堆里装死了吧.....许七安心里想着,推开了棺材盖。

    新鲜的空气涌入,他深吸一口气,翻身坐起,突然,昏暗的船舱里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

    “你醒了。”

    许七安被吓的一抖,这才发现,左侧三米外盘坐着一个白衣人,背对着他......好了,身份揭晓了,杨千幻。

    这货是唯一一个让许七安只看背影就能认出的男人。

    没有立刻回应,他沉吟着措词几秒,才说道:“我们这是在哪里?”

    杨千幻语气颇为轻快,显示出他心情极好:“回京的路上,哦不,水上。”

    “云州的案子结束了?”许七安脸上喜色浮动:“哎,这破案子终于完结了,老子终于不用熬夜爆肝。

    “我死了一回,也不知道宋廷风和朱广孝有没有为我伤心,可能更伤心五次白嫖的机会没有了吧....

    “哎,最后还是没有把苏苏骗回家当纸片人老婆,李妙真恐怕想砍死我的心都有了,幸好老子早死一步,不然还挺尴尬的....”

    杨千幻耐心的听他唠嗑。

    “对了,你怎么也在船上?”许七安问道。

    ....杨千幻想了想,说道:“我奉师命来云州办事,现在事了,自然就回去了,恰好打更人送你们的尸骨回京,我便偷偷溜上来。

    “随后,我就发现你身上的刀伤箭孔,竟诡异的修复,我便料定你没死。等了一旬,嘿,还真就活过来了。”

    杨千幻说的很平淡,但其实心理历程远比语气要跌宕起伏的多,得知许七安战死的消息后,他心说完了完了,回京后老师要把我镇压在摘星楼底,永世不见天日了。

    恐慌的差点脱离师门跑路。

    同时觉得很可惜,辣么有趣的一个小子,怎么就战死了呢,怎么就想不开呢,竟然用自己20岁的生命去换一个老头子的命。

    张巡抚都半只脚踏进棺材的糟老头子了。

    他一路尾随,潜入官船,打开了许七安的棺材板,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拨开云雾见青天。这小子身上的伤势竟离奇恢复,心跳渐渐复苏,居然是否极泰来的气象。

    于是,杨千幻便开心的守在棺材边,屎都没时间拉。

    当然,这些事是不能让许七安知道的。

    .....他是不是揭我棺材了?不然怎么知道我身上的伤势修复.....好端端的揭我棺材干嘛.....总觉得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许七安心里腹诽,脸上却露出微笑:

    “监正大人派你来云州做什么?”

    恰好这时,杨千幻问道:“你怎么做到死而复生的?”

    问完,两人望着彼此,陷入了沉默。

    几秒后,心虚的他们又默契的同时岔开话题:

    “今天天气不错。”

    “今天风儿甚是喧嚣。”

    许七安和杨千幻又沉默了下来。

    有些尴尬....就在许七安想着岔开话题,聊一聊别的时,他忽然发现自己怀里揣着四份信函。

    谁的信?

    棺材存放在舱底,只有微弱的光从甲板缝隙里穿透进来。

    甲板居然透光,这船应该好好修缮了.....许七安吐了个槽,随手拆开信封,接着微光阅读起来。

    而今他的目力,已经能做到黑夜中视物,毫无障碍。

    踏入炼神境后,身体各方面属性得到提升。

    “大哥:

    寄回来的信,家里收到了。娘和爹都很开心,铃音也很开心,尤其是娘,没想到大哥竟会给她写信,娘高兴的直拍桌呢。知道大哥在外一切安好,我便放心了。”

    字迹娟秀,是玲月妹子的寄来的信。

    婶婶怕不是拍桌骂我已故的娘吧.....那你有没有开心啊,小妹子.....许七安心里浮现许玲月清丽脱俗的瓜子脸,想着她微微低头,含羞带怯的姿态,不由的翘起嘴角,继续

    “你离京没多久,铃音就被迫去塾堂读书啦,一切都是二哥操办的。现在,铃音已经会背诵三字经的前九个字了,爹和娘刚得知时,险些喜极而泣。”

    铃音竟然能背九个字了?许七安险些喜极而泣。

    “不过她好像被人欺负了,娘给她买的玉镯子,价值十两的玉镯子,前几天不见了踪影。她的手腕有浅浅的淤青,显然是被人硬拽下来的。

    “铃音傻乎乎的,问她是谁干的,她也不说,完全不当一回事。大概在她心里,除了吃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春祭将近,爹每日都归家都很晚,要么就宿在外营,没时间管理家里的事。娘没敢告诉他,自己去找塾堂先生质问,但先生推说不知道,兴许是铃音自己弄丢了。娘气的浑身发抖,但又无可奈何。

    “如果大哥在家里,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吧。如果二哥在家,肯定骂的先生无地自容。

    “不过二哥最近很生气,听爹说,他在寒风里冻了半宿,第二天回家拿钱粮时,就不跟我们说话了。二哥真小气,忘记给他写信又不是大哥的错,大哥也是很忙的呀。”

    妹子,二郎好歹是你亲哥,你这不是胳膊肘往外拐了,你这是连胸都拐到我这里了....请继续保持....许七安看到这里,险些伸手捂住嘴,才没让自己笑出声。

    好可惜,没能目睹二郎狼狈模样,库库库....

    “对了,娘说开春后,就要给我找夫婿,娘真讨厌,她怎么不自己嫁。铃音很想你,天天嚷嚷着要找大哥。我,我....也很想你。”

    说什么傻话,婶婶怎么能改嫁?婶婶生是我许家的人,死是我许家的鬼.....嗯,大哥也很想你们。

    看完了,许七安心满意足的折叠好信纸,装回信封里。

    他看了眼杨千幻,这货依旧背对着他,安静的像个木头人。

    “你看我做什么,我还能在哪?”杨千幻没好气道。

    许七安不搭理他,低头,拆开了第二封信。

    “许郎:

    与君一别,已是两旬,思君之情,如烈火烹油,愈发炽烈。我在教坊司一切安好,就是总爱瞌睡,醒来便摘摘梅花,四处走走。我酿了一坛梅花酒,盼君归来,举杯共饮。”

    这是花魁娘子的回信。

    “偶尔也会出去陪客人小酌几杯,听他们高谈阔论,其实奴家是想听到关于你的消息,然云州与京城相隔万里,消息传递不易。

    “那些臭男人,自诩读书人,其实大多都是酒囊饭袋,才华平平,不及许郎万一。奴家常常想,能遇见许郎,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

    “前些日子,倒是丫鬟带回来一个消息,听说许郎在青州新作一首诗,被紫阳居士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