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失之交臂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失之交臂 第1/2段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白居易当年写这一句的时候,不知道心里是否有暗讽琵琶女矫情做作?

    许七安就觉得叫做红袖的花魁娘子挺做作,或者自视甚高?打茶围后半段才姗姗来迟,不咸不淡的轻笑一声,捏着酒杯说:

    “奴家身子不适,休息了片刻,几位老爷莫要见怪。”

    喝了一杯酒当做赔礼,就没有任何表现了。

    不过也有尽职尽责的充当令官,玩行酒令。嗯,在场都是铜锣,行的肯定不是雅令,是划拳和摇骰子。

    脸上笑容过于职业化....腰杆一直挺着,身躯略显僵硬,这说明没有真正融入氛围里....比较忌讳与酒客有肢体接触,刚才被我摸了一下小手,眼里是有厌恶的....

    总结:看不起武者。

    许七安喜欢观察人的微表情,以及细微动作。因为这些细节都是内心一定程度的折射。

    这是他当年留下来的职业病。

    红袖姑娘的表现,让许七安想起了初见浮香花魁,当日那位教坊司艳名远播的花魁,也是这般表面客套,内心疏离的态度。

    只不过浮香的职业道德更高,没有表现的辣么明显,而这位红袖,则有些赤裸裸。

    当然,浮香是京城教坊司的花魁,京城什么地方?达官显贵云集,岂是禹州能比。

    除了职业道德外,容貌方面,红袖自然是极美的,有着江南女子的柔美和娇柔气质。

    说话总是带着“呀”“呢”之类的尾音,软濡软濡的,跟谁说过都像是在与情郎交谈。

    “奴家为几位老爷弹奏一曲吧。”红袖温婉笑道。

    “红袖娘子的琴技在禹州教坊司可谓一绝,来了咱们禹州教坊司,一定要听听红袖娘子的琴音。”那位漕运衙门的官员登时吹捧道。

    这就像给远方来的贵客介绍家乡的特产,怎么好听怎么说。

    一曲弹罢,漕运衙门的官员笑呵呵的端起酒杯:“几位大人,如何?”

    宋廷风是老油条,忙举杯,接过话题:“比如京城教坊司的浮香花魁,也不遑多让。”

    还是有些差距的....许七安不是偏爱自己的相好,纯粹是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评价。

    浮香的琴技和她的口技一样高超。

    “是那个“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浮香花魁?”漕运衙门的官员眼睛猛的一亮。

    禹州与京城之间路途遥远,但这首诗出世好些时日了,读书人之间书信往来,把它传播到各州儒林。

    这两句诗流传甚广,热度比“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要更高。

    “正是。”宋廷风道。

    “传言浮香娘子国色天香,是世间一等一的美人。”漕运衙门的官员期待的问道。

    这就是名声的滤镜了,浮香是京城最出名的名妓,头顶着这么一个光环,在热衷风月场所的男人眼里,简直是天字号女神。

    红袖娘子笑容微微僵硬,有些不高兴。

    在她的院子里,讨论一个同行业的大拿,还这般津津乐道,她感觉没什么面子。

    宋廷风仿佛没察觉红袖娘子的不悦,嘿嘿怪笑两声,指着许七安说:“这就要问他了。”

    许七安淡淡道:“还行吧,在我见过的美人里,能排进前五。”

    说这话的时候,他脑子里闪过一位位美人儿:婶婶、玲月、怀庆、临安、国师、褚采薇....

    人言否?

    众人忍不住看了许七安几眼。

    “真会说笑,大人真会说笑。”漕运衙门的官员干笑道。

    “不是说笑,”沉默寡言的朱广孝开口了,替同僚解释:“浮香是他的相好。”

    ...漕运衙门的官员脸色差点没崩住,努力管理表情,才让自己没有嘲笑出来。

    浮香是他的相好?堂堂京城第一名妓,会看上你们这种粗鄙的武夫?

    怎么不说公主是你的相好,怎么不说那位神秘的女子国师是你相好。

    不过酒场上吹牛属于基操,漕运衙门过来陪酒的官员心里不屑,表面依旧笑呵呵。

    粗俗的男人....红袖花魁眼里的不屑已经不加掩饰,只是她很好的低头饮酒,没让其他人看见。

    她本就不喜欢武夫,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说话做事都粗鲁的很,不像读书人,温文尔雅,吟诗作对,对待教坊司里的女子也是客客气气的。

    “没想到大人还与浮香娘子有这么一段情分,不知道大人高姓大名?”红袖半认真半嘲讽的说道。

    漕运衙门的官员用责怪的眼神盯了她一眼,忙端起酒杯:“喝酒喝酒。”

    这个话题就此带过,宋廷风笑道:“宁宴,还好头儿没有跟着一起去云州,否则断然不同意我们来教坊司寻欢作乐。”

    许七安道:“这不是寻欢作乐,这是游山玩水,下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