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阁      欢迎您,前来本站阅读小说!~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阴真经

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阴真经 第1/2段

    “这位可是许公子?”

    许七安听见身后有人喊他的名字。

    卧槽,逛青楼被熟人认出来了?他一边心里暗骂,一边回过身,然后松一口气。

    身后是个模样清秀的少年,穿着青色的小衣,与影梅小阁门口伫立的少年打扮一致。

    “许公子,我家明砚姑娘想请公子喝茶。”清秀少年躬着身,笑容谄媚。

    明砚....许七安在脑海里搜索片刻,知道这位明砚姑娘是谁了,也是位花魁,以舞扬名的大花魁,与之前的浮香是同等级的。

    当然,浮香现在一波成功的炒作,早已今非昔比,力压教坊司众花魁。

    学舞的呀....众所周知,舞蹈和瑜伽的功效是一样的!许七安眼睛微亮,笑着说:“带路。”

    清秀少年脸上笑容一下子绽放,不停的鞠躬,“许公子跟我来,这边请,这边请....”

    能把许七安请过去,明砚娘子肯定会欣喜若狂,到时候赏银绝不吝啬。而如果空手而归,少不得一顿呵斥。

    影梅小阁门口,正要出来迎接许七安的小门房,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变,张了张嘴,本想挽回许公子,呵斥挖墙脚的同僚。

    转念一想,自己的身份地位不足以插手此事,说不得还会惹许公子厌弃。

    他咬了咬牙,关上门,火急火燎的跑进了院子。

    “几位姐姐,大事不好。”他进了酒屋,站在门口位置,朝着里面擦拭桌案摆放冷菜的丫鬟,大声示警。

    一位个子高挑的清秀侍女,蹙眉看过来,嗓音软濡:“慌慌张张的,出了什么事?”

    小门房满脸着急,不忿道:“许公子让人抢走了,就在院门外,给明砚院子里的小厮给半途抢过去了。”

    “什么?”

    “这小骚蹄子,刚抢我们家娘子的男人。”

    众丫鬟打惊,个子高挑的侍女猛的甩掉湿布,提着裙摆,像是禀报军情似的冲向了主卧。

    ....

    主卧,穿着梅花长裙的浮香,姿态慵懒的坐在塌上,手里捧着一卷书,一边品尝紫葡萄,一边专心读着才子佳人的烂熟话本。

    果盘里都是时令水果,葡萄、甘蔗、香蕉、冬枣等。

    服侍她的丫鬟蹲坐在床榻边,手里捧着浮香白嫩玲珑的小脚丫,按捏脚底穴位。

    “娘子最近精神恍惚的,也不太高兴,是在想许公子吗?”

    “一个臭男人,我想他干嘛。”浮香摇摇头。

    “那你为何每晚打茶围,总让我去外头问:许公子来了没。”丫鬟窃笑道。

    浮香皱了皱眉,指着果盘说,“天底下的男人都一个德行,就像甘蔗。”

    “甘蔗?”

    “最开始是甜的,甜的叫人心肝都化了,吃着吃着,会发现最后是一口的渣。”浮香撇嘴。

    脱下了端庄温婉的架子,她的眉眼神态,更加鲜活,更加生动。

    丫鬟笑了笑,心说,即使是渣,甜的时候也是真的甜,您每晚陪他的时候,叫床声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浮香本来好好的,被丫鬟打开了话匣子,心里难以平静下来,抿了抿唇:

    “你觉得许郎怎么样?”

    丫鬟嘿嘿笑道:“特别厉害,每晚都把娘子折腾的浑身疲惫,走路都打颤。”

    浮香脸蛋一红,轻轻踢了丫鬟一脚,风情无限的娇嗔瞪眼,道:“你不觉得他和其他男人不同吗。”

    丫鬟做回忆状,赞同道:“是比其他男人要温和,没有看不起咱们的那种倨傲态度,不过盯着娘子胸脯看的时候,却也不比外面那些男人干净到哪儿。”

    “男人都好色嘛,”浮香到不在意这些,捏了颗葡萄塞进小嘴:

    “最近教坊司流传半句七言,惊艳程度不差“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据说是宫里传出来的。”

    丫鬟点点头:“我听来打茶围的客人说,是皇子公主们行酒令时所作,就是不知道是哪位皇子,竟有如此诗才。”

    这时,身段高挑的侍女跑了近来,略有些娇喘,眼神有些急,说道:“娘子,许公子刚才来了教坊司....”

    说到这里,她停顿几秒,平复气息。

    浮香“嗯”了一声,不甚在意,“酒菜招待,让他在外头等着吧。”

    这男人,快一旬没见到了,花前月下时就喊她小甜甜,兴致过了,便将她冷落。

    索性就一个男人而已,犯不着为他牵肠挂肚。

    侍女连连摇头,“许公子被明砚娘子的人给半途抢走了,现在已经去了人家的院子。”

    “什么?!”

    浮香“噌”的站起来,荡起胸前层层波涛,她柳眉倒竖,咬牙切齿道:“更衣,去青池院。”

    ....

    布置雅致的锦厅,许七安面带微笑的欣赏着舞花魁的姿容。

    她穿着鹅黄色的纱裙,打扮既不算保守,也不艳丽俗气,有着清亮的眸子,尖尖的下颌,常年练舞的缘故,让她有着一股与教坊司其他女子没有的抖擞精神。

    此外,她的身段不算火辣,但比例极好,想来微微鼓起的胸脯虽然份量不大,但绝对亭亭玉立。

    “奴家注意许公子有段时间啦,可惜许公子逢着来教坊司,便直奔影梅小阁。”明砚声音温柔,似幽怨似玩笑,嘴角含笑:

    “今儿个,可算让我逮住机会了。”

    许七安笑着说“害怕唐突佳人嘛”,心里则在计算,这位花魁与浮香是一个级别,当初的浮香身价是三十两银子一夜春宵,这位应该也差不多,还没算打茶围的银子。

    我今儿个没带那么多银子,黄金倒是不少,只是它无法当做流通货币。

    两人聊了几句,一名侍女急匆匆的跑进来,低着头,“娘子,浮香来啦,我,我们拦不住。”

    明砚眉梢一挑,笑吟吟道:“看来浮香对公子情深义重,视为禁脔了。”

    许七安同样挑眉,这句话乍一看是在恭维,细品的话,其实在挑拨离间。

    被一个风尘女子视为禁脔,在这个时代的男人眼里,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呵,婊里婊气....许七安喝了口酒,没觉得不开心或者厌烦,不同人群不同态度,教坊司 未完待续

大奉打更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